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爭休假權 移工遊行週日上街嗆聲

苦勞報導2011/12/08
爭休假權 移工遊行週日上街嗆聲

陳韋綸(苦勞網特約記者)
責任主編:王顥中

移工大遊行即將於本週日(12/11)再度登場。昨天(12/7)台灣移工聯盟(簡稱移工盟)在凱達格蘭大道召開行前記者會,公佈今年遊行訴求──「血拼休假、移工嗆聲」。自2003年首次移工大遊行開始,迄今已是第5屆,其中有4次都以移工休假權為訴求,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秘書長陳秀蓮說,「休假這個議題好像很『老』...,沒錯!因為到現在,外籍看護工在台灣還是不能放假...」而面對這個「老」議題,移工盟也以行動劇,諷刺政府長年來對於移工勞動權益都毫無作為,讓移工團體只能無奈地「炒冷飯」。

經歷4次移工遊行,看護工還是沒休假。移工盟只得無奈「炒冷飯」。(攝影:陳韋綸)

2003年,罹患類風濕關節炎的作家劉俠,遭印尼籍看護工維娜因長期工作沒有放假、在精神耗弱不穩定的狀況下拉扯身亡。這起不幸事件,促成了2004年移工團體推出工人版《家事服務法》,要求立法保障外籍看護工的勞動權利。然而,這幾年下來,不但家服法遲未送入立院審查;今年勞委會年初公布的《家事勞工保障法》草案,更因為工時、休假與工資等事關移工勞權的條文中,置入了「得勞雇協商」的後門條款,而被勞團批評為「家奴法」。

勞委會的《家事勞工保障法》,雖然表面上規範家務工得七日休一、每日八小時休息時間,但卻仍然留下「勞雇協商」的空間。由於外籍勞工在台灣目前尚不能自由轉換雇主,而在移工擔憂被遣返,甚至護照經常直接被雇主扣留的情況下,移工往往根本沒有與雇主對等協商的條件,因此,TIWA秘書長陳秀蓮批評,「勞委會推出的家保法,是把家奴制度就地合法化!」;另外在薪資方面,法案雖規定了不得低於基本工資,卻允許雇主剋扣膳宿費,陳秀蓮直言,「假設家保法通過,家護工得領基本工資17880元,但是由於雇主最多可扣膳宿費5000元,算下來,比目前看護工的最低薪資15840元還低。」

「我一整年沒有休息,不公平!」移工阿娥陳述自己惡劣的勞動狀況時,仍然難掩悲憤。為了償還銀行貸款而決定來台的阿娥,雖然美其名為「看護工」,每天除了照顧阿公以外,還得幫一家人煮飯、打掃、倒垃圾,直到晚上10點才能就寢,當其他人酣甜入睡時,阿娥卻得每3個小時起床一次,幫阿公沖牛奶、換尿布。生病的時候,雇主與仲介更是不理不睬,簡直把阿娥當「機器人」使用。

印有東南亞各國家務工手印的百衲祺,也將出現在週六遊行現場,代表國際聲援的聲音。(攝影:陳韋綸)

根據勞委會統計,目前來自東南亞各國的看護工人數約20萬人,其中超過4成全年無休、超過9成例假日沒有休假。為了這些無法參與本週日遊行的移工,移工盟也特別製作「小機」機器人,象徵全年無休、被雇主「當機器人」用的外籍看護工,屆時將會有機器人分身隊伍,參與此次的移工大遊行。

目前台灣的家庭看護工作,幾乎由東南亞移工一肩扛起,但政府提供的喘息服務(由政府負擔費用,提供家庭照顧者短暫休息,一定時間內申請居家看護)卻又排除外籍看護工。天主教新竹教區越南外勞配偶辦公事督導張裕焯認為,問題癥結在於,政府不願撥用資源,提供外籍看護工喘息服務。「目前全年無休的外勞人數是10萬,以每人一週10小時喘息時間、每小時最低工資76元計算,我們算過,額外增加的預算不會太多,甚至少於國中小學生午餐費補助。」

記者會現場,移工盟並將來自香港職工盟的百衲祺,展開於凱達格蘭大道上。這張印有無數手印的百衲祺,是由東南亞各國移工組織搜集,再由香港職工盟下的家務工工會縫製而成,並在今年6月曾到日內瓦,經歷了聯合國《家務工國際公約》的訂定過程,現在則來到台灣,象徵國際聲援移工遊行的聲音。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的Eugenia表示,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簡稱ILO)已經通過《家務工國際公約》,對於家務工的工時、休假、工資以及居住自由,都有明確的規範,呼籲台灣政府訂定《家保法》時,必須符合《家務工國際公約》。

移工盟也對三組總統候選人「嗆聲」,他們指出,馬英九2008年時《家服法》的競選承諾已經「跳票」;宋楚瑜提出不符現實的中高齡婦女進入長照產業,是「亂開票」;而蔡英文至今對於長照體系中家務工的勞動條件,尚未提出任何對策因此根本「沒票」。移工盟要求,三組總統候選人在下次辯論時應該表態,說明未來的長照體系,是否仍要繼續剝削移工權利。

立報2011-12-11
工時超量壓力大 家務工爭休假

【記者許純鳳台北報導】「Where is my day off?」數百名來自台灣各地的移工上街怒吼。台灣移工聯盟11日舉辦「血拼休假」大遊行,菲律賓、印尼、越南移工們額頭綁上「我要休假」橘色布條,手持拖著鐵罐的掃把,敲打杓子、鍋子,發出清脆的聲響,向台灣政府嗆聲。代表移工分身的黃色機器人帶領遊行隊伍,沿著假日最熱鬧的忠孝東路走到台北市政府,面向象徵台灣財富集中的101大樓,攤開由亞洲各國移工的手掌印所染成的超長布條,移工們齊聲吶喊「I want my day off!」要求台灣政府正視移工擁有休假的權利。

2011移工大遊行以「Where is my day off?」為口號,訴求外籍移工也能享有休假的基本人權,圖為遊行現場一位外籍移工以逗趣表情扛著標語。(圖文/黃士航)

馬路快閃表訴求
耶誕節、新年的腳步近了,但是台灣近半數家務移工全年無休,更不用說慶祝耶誕節或新年,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吳靜如引領移工高唱改編自耶誕歌曲的「Where is my day off?」歌聲中,黃色機器人走向松壽路口,大玩「快閃」,趁著綠燈1分鐘,黃色機器人跑到馬路正中央,向行經的路人大力宣導台灣移工需要休假,希望像台灣人一樣,有空閒時間逛街散步。

日前台灣外交官劉姍姍疑似虐待外傭事件爆發後,立即引起社會輿論撻伐,然而在台灣,剝削家務移工的情形活生生在你我面前上演。根據勞委會統計,全年無休、完全不能外出的家務移工佔40%以上。例假日可放假的移工僅5.57%,移工每日工時高達13小時,證件幾乎被扣押,並遭受遣返威脅,勞動條件十分惡劣。

為照護品質上街頭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勞工關懷中心專員王文秀憂慮地說,長期下來,家庭移工犧牲健康,嚴重影響照顧品質,最著名的例子莫過於2003年的劉俠事件,劉俠所聘請的印尼籍看護工,來台7個月,沒有休假導致精神耗弱,意外造成劉俠過世。

為此,民間團體開始爭取移工休假,爭取的不只是移工人權,更是為了保障殘障者及老人照顧品質。

與雇主談判 異想天開
天主教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督導張裕焯感嘆,民間團體從2003年爭取家務移工的休假權,歷經8年至今問題仍沒改善。

今年勞委會曾經推出「家事勞工保護法」,規定家務移工可周休一日,卻附帶但書,休假時間可與雇主協商。張裕焯氣憤地說:「在勞資雙方不對等的情況下,移工根本不可能和雇主平等談判。」王文秀補充,移工為了來台工作,背負高達20萬貸款,移工不可能抵抗雇主,勞委會附上此但書,無疑讓「家事勞工保護法」變成家奴法。

本勞、學生共聲援
「血拼休假」大遊行的現場,本勞也跳出來挺移工。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賴萬金感性地說,移工們從遠方來台灣,犧牲和家人的相處,應當受到尊重。賴萬金強調,休假是勞工基本權利,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絕對支持移工,爭取休假權,他也高喊「人權不分國界,本勞、外勞綁鬥陣。」獲得現場移工熱烈附和。

不單是台灣勞工,學生、同志等團體也站出來為移工爭取休假權。台北藝術大學的彭同學,胸前掛著自製看板,上頭寫著「學生挺移工,我要休假。」彭同學說,台灣是開明社會,沒想到家務移工竟全年無休,實在太誇張!她希望藉由遊行,呼籲政府保障移工休假權。

▲參與遊行的移工們在台北市政府前攤開超長「Where is my day off?」布條,並以紅色的粗麻手套穿出布條,象徵染紅鮮血的勞工之手。(圖文/黃士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