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加州研究顯示法院對性傾向存有偏見

加州研究顯示法院對性傾向存有偏見
【PlanetOut 2001/2/5日電/同志新聞通訊社PC編譯】

加州司法當局率先針對其體系中的同性戀偏見提出檢討質疑──但是如果加州的情況都不理想,其他地方還能好到哪兒去?

在加州司法議會(Judicial Council of CA)進行的首次類似調查中發現,該州的司法體系中對同性戀者存有重大偏見。長達150頁的報告書於1月31日出爐,其中的建議事項,包括應讓更多的同性戀者出任法官,已於2月1日獲得議會全體委員一致通過。《浪達法律辯護與教育基金會》(Lambda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 Fund)的資深法律顧問戴維森(Jon W. Davidson)在一份聲明中說:「加州的司法單位是第一個就此議題進行內部檢討的州,加州應引以為傲。」但是他認為調查結果「令人不安」,並指出「談到同志平權,加州是少數最進步的州,如果這裡的問題都如此嚴重,試想全國其他各地有多麼糟糕。」

制定加州法院政策的司法議會,將把報告書散發給各級法院,並將成立一委員會研擬改善對策、施行敏銳性訓練(to institite sensitivity training)。

監督調查研究的委員會主席洪法官(Judge Fred Horn)認為調查結果與針對婦女和少數族群的類似調查有可比較之處。但是司法議會的性傾向小組組長,已公開同志身份的高等法院法官柯立格(Jerold Krieger)對於法律的不公造成的恐同問題遠多於對人事的責難。

該調查計畫從1996年的5個焦點小組(focus group)開始,以數種不同研究方法進行為時6年的調查研究。從最初研究中取得的數據,後來被應用發展成1998年與1999年的兩個大型研究計畫;其中一個是針對2100位法院使用者發出問卷,有1225名同志回覆;另一個是調查5500位法院工作人員,有效回收問卷1525份。

在法院使用者(像是証人、訴訟當事人、辯護律師及超過回覆人數半數以上的陪審團人員)的回覆方面,有80%的同性戀者說她們受到公平對待與尊重。但是在論及性傾向時,同性戀回覆者中有56%表示曾體驗過或觀察到反同性戀的言行──言行反動者通常是律師與法院職員。有56%的回覆者不願表明性傾向,有38%擔心因性傾向受到威脅。有29%的人相信他們曾被「曝光」,另有25%有被強迫現身的感覺。被強迫現身的情形多發生在填寫婚姻狀況時。

在法院工作人員(秘書、書記與法警)的回覆方面,20%表示在公開法庭上聽過輕蔑、嘲笑、或者是開同性戀玩笑的話──這種人通常是法官、律師或法院職員。59%認為在法院工作還是隱瞞同志身份較好,有29%覺得在工作單位公開身份「不安全」。64位回覆問卷的具同性戀與雙性戀身份的法院工作人員中,有20%曾在工作場所遭受過性傾向歧視,而他們的異性戀同事只有2%有類似經驗。甚至有部分問卷填寫人態度也充滿敵意。

6年調查期間,負責撰寫報告的《浪達》的戴維森評論道:「負有執行正義之重任的人──法官、律師和法院職員──卻常也是製造對同志的偏見和歧視的人。一如報告中所建議的,法院需要加強訓練、需要制定更嚴厲的反歧視政策,而且要更強力地執行。」

該調查報告中建議:持續加強提昇法官與法院人事的訓練、使地方法院採行更嚴厲的反歧視政策,包括人事法與反歧視法、以及增聘人員以確保法院人才庫之多元化。去年,加州遵照某上訴法庭破天荒的決議,成為第一個立法保障陪審團人選不受性傾向歧視的州。

新聞辭典:
Lambda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 Fund:暫譯「浪達法律辯護與教育基金會」,透過影響訴訟、監督教育與公共政策方式,爭取同志平權與HIV帶原者及愛滋患者權益的美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法律性組織。浪達選擇接辦勝選希望較濃的案子,導引法院創下有利於同志及HIV帶原者和愛滋患者的判決範例後,在此基礎上推展其法務工作。浪達在紐約、洛杉磯、芝加哥和亞特蘭大等地均設有辦公室,辯護律師眾多,同一時間可接50件以上訴訟案。http://www.lambdalegal.org


報長PC的話:要等台灣官員懂得做自我反省,那可還得等很久吧!
報長的話:白小豆插嘴一下∼圖為「浪達法律辯護與教育基金會」的一個小標語「貢獻心力,改變處境」,很振奮吧!
(圖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