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美國馬利蘭州官員酒後對同志出言不遜 被判接受戒酒治療

美國馬利蘭州官員酒後失言入院治療
【PlanetOut 2001/1/5日電/同志新聞通訊社PC編譯】

巴爾的摩的住宅管理委員長因在酒吧對同志出言不遜,被判接受戒酒治療,但論者認為處罰太輕。馬利蘭州巴爾的摩市的新任住宅管理委員長即將入院接受30天的戒酒治療,據傳,這位委員長在12月29日一間酒吧中,對他懷疑是同性戀的顧客語出不敬,並在拒絕離開酒吧後遭到逮捕。

市長馬丁•歐邁立(Martin OMalley)在1月4日對保羅•T•葛拉奇安諾(Paul T. Graziano)發出最後通牒,其中包括入院治療的休假單以及要求他在出院後尋求女、男同志社群寬諒的誓約書。歐邁立先前因寬待此事而遭到同運人士嚴厲批評,部分人士仍堅持葛拉奇安諾應被撤職或自動請辭。現年47歲的前紐約市住宅管理委員會總監葛拉奇安諾,去年10月由歐邁立任命接掌因理念不合求去的派翠西亞•J•裴恩(Patricia J. Payne)留下的職務;並已於12月4日宣誓就職。12月28日傍晚,葛拉奇安諾與代理市長吉瑛•D•希區考克(Jeanne D. Hitchcock)共進晚餐,商討遊民問題與煙毒防治計畫,席間曾「小酌兩杯」。希區考克事後告訴《巴爾的摩太陽報》說,她在8:30或9:00左右離開時,葛拉奇安諾還沒有喝醉。但是,在葛拉奇安諾於晚間11:45分到達位於費爾斯坡因特(Fells Point)的《貝莎的酒吧》(Berthas)時,他已醉到記不得自己從何而來、又是怎麼來到酒吧。

《貝莎》的服務生多娜•阮瑟(Donna Reisel)說,葛拉奇安諾點了一品脫麥酒,靜靜喝了約十分鐘後,突對兩位客人傑生•E•駱(Jason E. Rao)和普拉薩•庫都瓦立(Prasad Kuduvalli)口出惡言。據兩名顧客表示,葛拉奇安諾朝他們說了一些反同志和低級下流的話;阮瑟請葛拉奇安諾離開酒吧,但被拒絕,於是打電話報警,此時葛拉奇安諾對著坐在吧檯的另兩名客人高聲說道:「這邊到處都是娘娘腔。」12:30分一位警官趕抵現場,稍後又到了兩位,但是葛拉奇安諾仍不願離開並揚言要電召警察委員愛德華•T•諾瑞斯(Edward T. Norris)前來處理。直到他終於把酒喝完、站起身來,警察人員才給他銬上手銬,當晚被扭送該市《酒精濃度測試中心》(Central Booking and Intake Facility)拘留。警方原擬以妨害治安及未配合警察執勤等理由提起告訴,但為響應州府辯護律師辦公室新頒布的小事化無、疏減訟源的命令,而予撤回。然而事發當時的目擊者一致認知到該事件的嚴重性。阮瑟告訴太陽報說:「我不能信任讓那樣一個有攻擊性格的人來當公共行政官員。」當時與庫都瓦立在一起的駱(異性戀者)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分子生物學家,他表示:「同性戀朋友應當要質問這件事,我是不是同性戀不是重點,我覺得巴爾的摩的同志市民應當要對這個人提出質疑。」

但是歐邁立在12月29日陪同葛拉奇安諾出席的記者會上,態度卻是相當寬容。歐邁立形容說這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在一個很糟的晚上,做了件很糟的事,」他饒富哲理地說道:「如果每做錯一件事就要走路,那大家早都走光光了。」雖然他相信公共行政官員酒後發表類似談話足以構成彈劾條件,但他認為葛拉奇安諾喝酒醉乃「可從輕量處的原由」,口頭申誡足矣。

依據太陽報的描述,記者會當日,坐在歐邁立旁邊的葛拉奇安諾「無精打彩、神情沮喪」,除了冒出一句「那晚神智不清」不記得有去貝莎的店的話外,直可以大澈大悟、痛悔無已形容之。「我昨晚的舉動全然不當,我現在知道我飲酒過量,而且顯然因為過量以致讓我做出了一些我非常非常後悔的事。」他接著又說這件事逼使他認真思考他是不是有酗酒的問題,他承認酒醉鬧事,但他說:「我記不得有哪次比昨晚醉得更厲害。」

至於他的恐同性戀言論,葛拉奇安諾說:「那些話當然不能代表我的真實感受。」他強調「以前從未說過那樣的話,」並向「任何及所有因其言行受辱的人」道歉。然而,不論是歐邁立的口頭申誡還是葛拉奇安諾的懺悔,都無法令當地的女、男同志平權人士滿意。巴爾的摩的女、男同志社區中心(Gay and Lesbian Community Center)理事會會員凱西•布瑞南(Cathy Brennan)在接受太陽報訪問時說:「市長竟然背棄了在市長選舉時全力支持他的群眾,這太讓人失望了。」她指控歐邁立面對歧視未能力挺女、男同志。社區中心社長堤摩西•赫爾利(Timothy Hurley)表示:「任何不及去職程度的懲罰皆意謂著性少數是次等市民。」又說:「一個醉到失去記憶的人顯然有嚴重酗酒問題,單就這點即應質疑他是否適任。」

州府方面,州長巴瑞士•葛稜登寧(Parris Glendening,民主黨)成立的《馬里蘭州性傾向歧視特別研究委員會》(Special Commission to Study Sexual Orientation Discrimination in Maryland)的會員安•葛登(Ann Gordon)認為歐邁立的回應「很可悲。」(該委員會最近提出女、男同志公民權保護法,1月4日的PlanetOut有詳盡報導。)而州議會議員山姆•I•羅森伯格(Samuel I. Rosenberg,民主黨)則是玩弄外交辭令,僅表示「做得不夠。」做出最嚴厲批評的是太陽報,該報在1月4日的社論中呼籲住宅管理委員長「做一件對的事,辭職。」社論中提到:「歐邁立先生告訴太陽報說,葛拉奇安諾先生的言論『與他個性不符,』葛拉奇安諾先生當時『醺然大醉,』這是一個『可從輕量刑』的理由。我們不接受這套說詞──不接受市長毫無義憤之情的論調,市長必須說明他為何容忍歧視的發生,以使女、男同志社群重拾對他的信任,並銷解其他巴爾的摩市民的疑慮。」

直到1月4日為止,歐邁立都在為葛拉奇安諾的「錯誤」辯護,強詞奪理地說:「如果有那種從不喝醉酒、從不酒醉失態,從不酒後失言的完人,我很樂意跟他認識一下。」他還公開邀請批評他的人,如果對他失望就自己來做市長。但是他在太陽報登出報導的那一天與媒體會面時,態度有了轉變。他首度承認他始終支持的葛拉奇安諾有酒精濫用病史,歐邁立親口宣佈30天前自己任命的委員長將休假30天接受治療,他也首次對葛拉奇安諾的行為做出強烈譴責。

歐邁立說葛拉奇安諾必須爭取女男同志社群的諒解,補救這個事件對他自己信譽所造成的傷害。他以市長之尊指示道:「他回來後,必須要與外界接觸,我有資源,我可以去找我在同志社群裡的朋友,跟他們談談,葛拉奇安諾先生在事件發生前默默無聞,在得到女男同志朋友寬諒之前他有一段好長的路要走,我不怪他們,一點都不。」


報長PC的話:這位市長很重「兄弟情義」歐,說不定那位葛拉奇安諾正是壓抑過度,才會酒後失態吧。

報長白小豆的話:我…我怎麼不記得1/ 4有馬里蘭州女、男同志公民權保護法的報導…,我發誓我沒有喝太多,我只乾了一瓶凍頂XO…。好啦!我已經找到了,有機會我們再來詳盡報導一下。

一般台灣人大概不懂為何「只不過」講幾句歧視同性戀的話,每天大家不都隨口罵得很習慣,竟會搞到當官的要下台,有∼那麼∼嚴重∼嗎∼?但大家必須相信的是,在一個互相尊重的社會裡,根本沒有任何一種人是理所當然該被踩在腳下的,現在大家會以為說說同性戀噁心變態沒什麼,但總會有一天,這種念頭是根本不應該存在的;就像如果有那個人到現在還敢脫口台灣人怎樣怎樣(但除此之外都是高興就罵),那還真是不要命,如果他竟然還是什麼官員,不知他除了下台謝罪之外,還有什麼選擇。這是同樣的道理,根本沒人應該被這樣對待;但如果這則新聞帶給我們的感覺是「不可思議」或「小題大作」,而不是「這官員真過份」,那這條的路顯然還很長的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