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家事法應速開公聽會 避免恐龍立法

聯合晚報2011/10/05
司院版家事法 婦團籲重擬

【聯合晚報╱記者劉開元/台北報導】
婦團演出行動劇,呼籲立法院退回司法院的「家事事件法」草案。

記者蘇健忠/攝影多個婦女、司改團體及律師,上午嚴詞抨擊司法院版的「家事事件法」仍秉持「審判本位」的思維,提出一個徒具新法之名,實則維持現狀,無法解決現存問題的版本。因此公開呼籲立法院應退回司法院版本,要求司法重新擬訂具服務性、整合性、前瞻性的家事事件法。

司法院於8月間公開「家事事件法」草案,卻遭到婦女新知與台北晚晴婦女協會反對,指控司法院送出的是一部「拼裝版」的草案,並發起反對行動,迄今已獲得48個重要婦女、法界、社福團體及300多名個人連署,相關團體上午更公開展示反對理由。

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創會理事長尤美女律師表示,司法院不願將法官、家事調解委員、程序監護人應具備「性別意識」,直接納入家事事件法母法中,卻只願列在司法人員選任辦法中,是非常矛盾的做法。

民間司改會執行程員黃國昌表示,司法院版家事事件法草案無法平衡兼顧「隱私權保護」與「公開審理原則」是非常粗糙的立法。

台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沈冠伶則警告說,司法院版本中,有關離婚事件的處理,是以「夫妻關係」作主軸,而將未成年子女所涉的問題為「附帶請求」,反而未順應國際最新趨勢的「父母與子女關係」為核心;一旦立法通過,將使當事人或關係人的程序保障受到嚴重影響,甚至被譏為「恐龍法案」,不可不慎,司法應儘速舉辦公聽會,廣納各界意見。

家事調解學會理事長謝崇浯則建議,家事事件法應明文規定「調解法官」與「審判法官」分離原則,以免影響當事人權益。

司法院:立法並不粗糙
【記者董介白/台北報導】
司法院版「家事事件法」草案遭民間團體要求退回,司法院表示,在立法院去年附帶決議要求在一年內完成草案送審的時程下,今年分別在北中南舉辦3場公聽會,同時延請專家學者及婦女團體代表參與討論,絕無立法品質粗糙情事。

中國時報2011-10-01
開啟柔性親民的新家事法

【黃梅月/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廳長】
針對沈冠伶副教授於時論廣場有關家事法的投書,司法院特予澄清。

司法院為建制完備的家事審理制度,從八十九年延請第一階段委員開始研制「家事事件法草案」,原委員會歷經十年二一五次會議,草擬百餘條條文,惜研擬速度似趕不上各界期待的腳步。在不得已情況下,終止第一階段委員會;另延請熟諳親屬、繼承、程序法之專家學者、婦女界代表等接續完成立法。並非投書所云「拼裝法案」或「草率」。

誠如某先進學者所說,一部法案如果需要二十年的催生時間,就如同一個新出生的嬰兒,直到滿二十歲成年才等到一部他可能已經不再需用的家事法,這恐非關心婦幼與弱勢權益保護者所樂見。

八十八年全國司法改革會議決議、立法院九十九年附帶決議,均要求司法院盡速完成家事事件法之立法程序,考試院亦於九十八年院會,呼籲司法院配合專業法院之設立,盡早研擬專業法律之家事事件法,柔性親民之新家事審理制度需要有一部完整之作用法以為支柱,刻不容緩。司法院基於全民福祉與保障未成年子女及弱勢者權益之考量,終止第一階段委員會,容或造成若干委員不諒解之情緒,實屬情非得已,仍望有所體諒。

中國時報A20/時論廣場2011/09/30
家事法應速開公聽會 避免恐龍立法

【沈冠伶】
司法院為落實一九九九年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之決議,自二○○○年起召集實務界代表、法務部代表及專家學者組成「家事事件法研究制定委員會」,進行家事事件法之研擬。該委員會至今年一月間共召開二一五次,完成草案條文計有一一八條(以下稱「委員會版」)。然而,司法院卻在今年一月底率然終止該委員會之運作,另成立「家事事件法研究制定小組」,以少數幾位法官為主,僅召開十四次會議後,在欠缺民事程序法代表性之學者專家參與下,快速地於七月十一日發文公布草案,並旋即在七月二十日召開公聽會,議程安排僅有不到一小時之討論。會中已有數位學者質疑司法院立法草率,草案提出竟連立法理由都沒有,應重組委員會慎重立法。但司法院卻仍執意於八月二十四日之院會通過家事事件法草案,並已送立法院審議中。其後,婦女新知基金會抨擊該法是「拼裝法案」表示反對,而發起連署,目前已有台灣法學會、各地律師公會等多個重要之法界團體及個人連署。

司法院雖宣稱,司法院版草案係在「原有基礎上繼續進行」,「二階段委員接續接力完成工作」,然經比對委員會版及司法院版草案,竟發現存在有諸多重大差異,而與委員會版草案之規定或精神大相逕庭。例如:家事事件之種類規定過於簡略,以至於應適用之程序規定為何不明;家事調解程序之設計不足以使調解制度發揮應有機能;雖有合併審判之規定,但範圍有限,難能統合處理家事紛爭;未具有適時審判之意識,以至於就此欠缺適當規定,恐有造成程序延滯之虞;關於受裁判效力所及之第三人救濟程序未有完足之設計;家事非訟程序開始以後未設有得為和解之規定,忽略和諧性處理之可能性……等,難謂已符合新世紀家事事件之程序正義要求。

面對二十一世紀新的家庭關係及社會環境,我國於上一世紀分別制訂之人事訴訟與家事非訟程序之架構及規定,早已不能滿足人民對於家事事件程序之需求。現行分立之法典及分散之規定,不僅使程序之利用者難以一窺全貌,而充分理解、掌握程序之進行,不符合程序透明化與程序主體參與之程序正義要求,亦使得同一家庭所涉相關家事事件未能予以統合、通盤處理,更未能妥適、有效地保護家庭中未成年子女及弱勢者之利益,確應重新立法,而不該僅是將現行舊法之規定整理為一部法律為已足。例如:關於監護宣告事件,司法院版草案竟然仍又分為訴訟與非訟程序予以規定。

再者,向來關於離婚事件之處理,係以「夫妻關係」作為主軸,而將未成年子女所涉問題視為「附帶請求」,早已不合於保護未成年子女之世界趨勢及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所宣示之精神。而應重新思考以「父母與子女關係」作為處理之核心,正視未成年子女作為程序主體之地位。

此外,未成年子女亦須求與父母維持良好、穩定之關係,不因父母間有無婚姻或法院程序而受影響,父母如能相互協同尋求解決方法,將較能持續性地自動履行義務而有助於未成年子女利益。因此,法院應盡可能促成當事人以合意解決紛爭,以修復、重建穩定之關係,而宜採取「重建型」處理模式。除調解外,亦應肯認諮商制度在家事程序中所得發揮之機能,並體認法官作為法律人之侷限性,採取跨專業領域之整合性協力處理,而應就此設有規定,以供法官妥善運作。但司法院草案就此亦未有適當規定。

家事事件法確有立法上之急迫需求,但司法院版草案不僅就現行實務上所生之問題,例如:關於扶養請求,應進行何程序、如何審理及如何促使債務人履行,均未能適當解決;更因未具有問題意識及前瞻性觀點,使得該草案喪失作為一部新法的機能。如依該草案內容通過,將使當事人或關係人之程序保障受到嚴重影響,甚至恐被譏為「恐龍立法」,立法諸公不可不慎。當務之急應儘速召開公聽會,廣納各方意見進行研議。
(作者為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

自由時報2011-10-4
家事事件法的制定需透明化

◎沈冠伶
家事事件法如何制定,將深遠影響台灣及華人社會今後百年之家庭生活,為此擬借貴報一角,敬覆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九月三十日在司法院網站之新聞稿,所謂司法院幾經溝通,卻未能獲得第一階段家事事件法草案研制委員會具體完成草案時程之回應,乃終止該委員會云云等不實內容:

一、本人忝為前司法院家事事件法研究制定委員會委員之一,與該委員會之其他成員及召集人,均從未接獲司法院任何事前詢問或商議,能否於一定期日內完成該法草案,或以如何方式加速立法進度,卻忽在今年一月二十日左右收到主管廳之簡訊及司法院長之便箋告知,即日起終止委員會之運作。於一月二十五日最後一次召開委員會時,全體委員均表錯愕(經當日會議紀錄載明)。然成功不必在我,本人亦曾表達體諒該廳黃廳長重責大任之意,並相當期待司法院能提出完善之家事事件法草案,然事與願違,今司法院提請立法院審議之草案,含有諸多差誤,顯難充分保護人民權益,將導致國家資源之浪費、加重整體法官工作負荷,勢必同時降低今後法學研究及教育之水平。

二、民主先進國家之重大法案,於立法通過以前,先行召開公聽會聽取各方意見,以求周全,乃民主正當程序不可或缺之一部分。衷心企盼黃廳長有雅量,調整自七月二十日至今,始終拒不回應各界代表公開呼籲舉辦公聽會之態度(參照翌日自由時報以砲聲隆隆為題之新聞報導),能正式函請立法院促成公聽會之召開,而不動念要求採取逕付二讀之方式,亦請勿私下阻礙司法院其他各廳處表達不同意見,並能親自出席且選派專精於民事程序法之代表性起草人全程參與公聽會,進行理性之逐條討論,屆時必可釐清司法院版草案有無何等重大錯誤或法理敘述不通之處。

三、現行民事訴訟法係歷經十七年餘之研修始完成(每週開會一次),施行迄今逾十年,尚無任何重大爭議,月前亦受司法院「民事訴訟改革成效評估委員會」公開肯定。家事事件法屬全新制定之法律,為避免立法品質粗糙而遺禍社會,且因起草工作受限於司法院人力配合上之困難(僅能隔週開會一次),以致所需時日較長,難謂不合理。(作者為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

自由時報2011-7-21
家事事件法草案公聽會/法界轟草率:未照顧弱勢

〔記者項程鎮/台北報導〕司法院昨舉辦「家事事件法草案」公聽會,學者、律師、社團代表砲聲隆隆,質疑司院立法草率,草案連立法理由都沒有,不少法界人士及與會代表要求重組委員會重新立法。

台大法律系教授許士宦舉例,親子鑑定是否該強制採取DNA,草案未詳述解決方法;台大教授邱聯恭提出書面意見,認為草案未顧及弱勢族群權利,例如未成年子女扶養債權、父母離婚的子女照顧權等,草案都沒提到。

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長黃梅月會後解釋,家事案件與刑案不同,如強制採取DNA,可能有違憲及違反國際公約等問題,草案也無法包山包海,未來將訂子法詳述弱勢族群照顧的條文。

家事事件法研究制定委員會89年成立到今年1月停止運作,擬定家事事件法草案初稿194條,並討論完成其中99條條文,司院今年2月到74止,以上述草案的初稿為基礎,另擬191條條文草案,引起不少當初參與委員會成員反彈,許多律師、社團代表也認為新草案不夠周延。

王甲乙籲保留已討論法條
曾為家事事件法研究制定委員會召集人的前最高法院院長王甲乙在會外指出,希望司法院不要急就章,應多開公聽會,聽取各方意見後再深入研究。王甲乙建議司法院應保留原始草案初稿中,已討論完成的法條,然後再整理剩下的條文,而不是重擬草案。黃梅月認為新版草案不草率,重擬草案是為了納入更多不同意見,草案無立法理由是因為想多聽取各界意見,等草案定稿後再公告立法理由。

少年及家事廳長:廣納意見
王甲乙、邱聯恭、許士宦等法界人士還主張應多開公聽會、重組委員會;黃梅月認為目前時程上不易辦到,因為立法院去年11月做出附帶決議,要求司院須在1年內把草案送進立院審議,現已快7月底,時間緊迫,今明兩天還會在台中及高雄各辦一場。黃梅月說,司院很重視原先家事事件法研究制定委員會的意見,後來另設制定小組是為了廣納多元意見。

蘋果日報20111013
揭穿司法院新聞稿謊言(陳玫儀)

婦女新知基金會與北市晚晴婦女協會為抗議司法院不顧人民期待,草率送出《家事事件法》草案,發起反對司法院版「拼裝車式」《家事事件法》草案的連署行動,目前已有48個法界、婦女、社福團體及300多位個人連署。隨後司法院於922進行「澄清」,試圖以新瓶裝舊酒欺瞞社會大眾。我們嚴厲譴責司法院罔顧人民需求草率立法,並揭穿其搪塞謊言:

與實際情形不符
司法院認為在立法說明或遴選辦法中納入家事程序司法人員應具「具備性別意識」條件,即已足夠。其實,司法院明知「立法理由」根本沒有拘束力,而遴選辦法的訂定又是未定之數,既然司法院不反對將「性別平權意識」納為選任、訓練法官、程序監理人及家事調解委員的條件,為何仍拒絕將「具備性別意識」明定於條文中?

而司法院以審判過程將提供新移民通譯服務,以及多國語言民事保護令狀,說明司法院版有尊重多元文化制度設計。但是,請問調解過程中的通譯人員在哪裡?一連串程序的多國語言說明在哪裡?

我們到法學檢索資料庫查詢,僅用兩個關鍵字,就發現至少有18件民事判決,法官毫不隱蔽的以當事人在調解中的陳述或讓步為裁判基礎,其中有13件是家事事件,這絕非少數例外,事實上,審判法官與調解法官若為同一人,心證形成將會受到調解過程當事人陳述的影響。司法院說,因「審判法官無論是否為原調解程序之法官,依法均不得參考、斟酌當事人於調解程序中所為之陳述或讓步資料」,因此「對於當事人的權益應該不會有影響」云云,顯與實際情形不符。

司法院指出,依《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40條規定,兒童在任何訴訟階段,隱私權應受完全尊重,試圖為草案所採取之「不公開審判」原則提出辯解。事實上,該條款之規範對象為「被指稱或控訴觸犯刑法之兒童」,並非任何涉及兒童之訴訟程序或司法程序均採取不公開審理原則。司法院根本惡意扭曲《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40條的規範內容。

草案缺乏前瞻性
司法院表示為保護弱勢族群,草案已有社工或其他專業人員陪同未成年人出庭、為程序能力不足者選任程序監護人的規定。然而依司法院版草案第10條「未成年人表達意願或陳述時,法院認為必要者,得依聲請或依職權通知社工工作人員……」,顯然社工陪同並不是一項「服務」與「權利」,而是法官允許下的「恩賜」。此外,依草案第14條,法院選任程序監護人僅限未成年人是當事人的情況,對其他非當事人身分但需參與家事事件程序的未成年人保護顯有不足。

依司法院版草案第17條,設置家事調查官目的僅在協助法官進行事實調查、分析個案,根本不是司法院宣稱的具有「結合資源功能」。司法院以審判為中心的思維,完全無法想像應該設立結合各領域(例如警政、社政等)的家事服務中心,並配置提供當事人及關係人諮詢服務的專業心理諮商人員,使審判者與各領域專業進行有機結合、互相合作,建構積極解決家事紛爭的服務性制度。

我們想問,司法院推出一個徒具新法之名,實則維持現狀,無法解決現存問題的《家事事件法》草案,除趕上立法院的時間表,這樣欠缺前瞻性的草案,能給民眾什麼?
作者為婦女新知基金會培力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