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沙灘裸體與禁面紗法令

旺報2011-09-27
沙灘裸體與禁面紗法令

【刁卿蕙】法國通過禁面紗法令後,922日兩名戴面紗的穆斯林婦女在路上被警察攔截,創罰款首例。同日一名32歲的伊斯蘭婦女宣布參選總統以維權。戴了面紗13年,本尊和文宣照都只露雙眼的杜瑞德對媒體表示,「女人想要自由,就得勇敢」。法國總統薩科奇則反駁「面紗禁錮(imprison)了女人」,必須禁止。

有人認為薩科奇推行此禁令,是欲提振其下滑之聲望,爭取保守派選民,同時也藉此轉移民眾對法國經濟不景氣的注意力。這是繼2004年法國禁止在課堂內戴頭巾後,進一步對穆斯林婦女的限令。不管這是為否薩科奇的一石二鳥之計,法人此「先進立法」,已有比利時,荷蘭和義大利等國跟進。稍早前,巴黎更禁止穆斯林於黃昏時,在街道上鋪墊子跪禱,因為有人抱怨「阻礙人行道」。

全歐洲計有2500萬穆斯林,其中500萬分布在法境。黃昏時的巴黎得有多少穆斯林同時跪下才能阻礙行人交通,是個難解的謎。但據官方估計,禁令前約只有2000名婦女戴面紗。不少法人認為此非關宗教自由,而是伊斯蘭劣俗有違女性主義,禁令是婦解。

向歐洲法庭爭覆蓋權
凡看過坎城沙灘女子露兩點者,無不對其開放稱奇,更感佩視若無睹的男士。在這女性可盡情展現胴體的國度,那兩名遭罰的女士將上訴歐洲法庭,爭取的卻是「覆蓋權」;這個女性可競選總統的民主典範國家,其候選人的主要政見竟是維護「只露兩眼」的人身自由。

法國雖政教分離,但文化本質仍屬基督教文明。聖經提到神創造天地,立伊甸園,為男人造配偶,到始祖被誘惑,違背主命後,說了一句話「耶和華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神對夏娃的詛咒之一是「你丈夫必管轄你」。或許從此男人對女人就有了至高無上的強制穿衣令吧?

縱觀西方女性穿衣史之血淚斑斑,並不亞於其東方姐妹。昔時束腰匝胸之苦堪擬三寸金蓮的畸怪;不談《慾望城市》的凱莉鞋損傷了多少荷包和脊椎,越來越多標榜女權先進之地的女人,忍受將矽膠鹽水袋植入體內之痛為哪般?

深受基督教和猶太教啟迪的穆罕默德先知,神啟時所記下的阿拉口諭,內容多與《聖經》雷同,《可蘭經》更進一步指出,魔鬼的工作還未完成,所以「別讓撒旦以同樣方式誘惑你,他使你父母出伊甸,剝除了衣服,曝露了羞恥」。有趣的是,吃了禁果的始祖是感到裸身之羞後,神才以衣物覆蓋。而已在園外的亞當後代之禁果,在穆斯林看來,就應是受撒旦誘惑,剝除神所賦予之衣物,赤身裸體之羞了。《可蘭經》並未要女性蓋頭巾與面紗,而是後來穆斯林男人以神之名強加女性的穿衣令。

女性穿脫由男性決定
不論是基督教或伊斯蘭教,女性穿脫間,與衣物式樣的流行或規定,關聯最大的,其實不是那三言兩語,模稜兩可的神旨,而是其所屬社會男性之眼光。法國沙灘女不以裸體為羞,部分雖是女性自覺使然,主要也是因其社會的大多數男性,表面已「進化」到可賦予她們身體的自主權。

這樣看似包容的社會以「面紗禁錮女人」為訴求,卯足勁管起那區區2000名女子的面紗,似在伸張女權,其實演出的仍是男性主導的舊戲碼。項莊舞劍,志在壓制穆斯林諸公。所欲傳達的訊息是:即使你們全已歸化法籍,在我的地盤,就得屈服於我主流男性的眼光,由我來決定你們女人的穿衣令。這是男人間的戰爭,真的別扯到自由與民主,神和女人。
(作者為旅美時事畫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