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一胎化」後遺吹皺一池春水

旺報2011-08-27
統計研究所-兩岸男盈女虧的時代

【張芷雁】中國人「傳宗接代」的傳統觀念根深柢固下,導致兩岸性比例都出現男性多過女性的現象,間接衍生許多社會問題。據主計處分析,中國大陸與台灣男女失衡分別在全球排一、二名。2010年全國出生性別男女比為109100(男嬰出生數為女嬰的1.09倍),在生得少的情況下,部分家庭會事先篩檢性別,估計約有3000多名女嬰經性別鑑定後慘遭墮胎。

大陸2010年男女性比例為118100,雖然較過去有逐漸縮小趨勢,但「男盈女虧」仍舊存在。作家李敖在微博回應大陸網友提問:「年過25以後就被逼著相親,這種現象反映了什麼問題,這種現象正面嗎?」他簡短地回一句:「因為一胎化後造成男女比例失衡,所以相親就是搶親。」傳神的回覆也反映了大陸目前嚴重的性別失衡現象。

兩岸政府現階段皆是祭出禁止性別篩選的裁罰政策,但要扭轉性別失衡的現象現象,恐怕得從改變國人性別觀念的教育上著手,才是關鍵。

工商時報2011-09-28
社論-「一胎化」後遺吹皺一池春水

【本報訊】美國以研究中國人口問題而聞名的楊百翰大學教授哈德遜女士,日前在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人權小組針對中國採行「一胎化」政策所舉辦的聽證會中作證時指出,「一胎化」已經造成大陸的男女嬰兒比例嚴重失衡。她並進一步的分析與推論,這種失衡的情形如果持續惡化,除了將衍生社會問題,最終並可能衝擊台海安全。

從對「一胎化」政策實施的現象分析,最後可以推演出將衝擊台海安全的結論。哈德遜教授的這一番證詞,即使不算是危言聳聽,至少也會令人覺得不可思議。但進一步檢視她的邏輯推演,實施「一胎化」,由於中國傳統根深柢固的重男輕女觀念,因此不論是早期常見的「溺女嬰」行為,或是晚近透過醫事檢查於判定為女性後刻意採行人工墮胎,最後造成大陸的男女嬰兒比例嚴重失衡,從正常情況的106100,在大陸卻高達約120100,部分地區甚至是140100

如此人為的男女比例先天失衡,哈德遜女士因而預估到了2020年,中國1534歲的年輕男性,將有2,300萬以上的人找不到配偶,而這些無法成家的男性可能造成社會犯罪率的上升。她還特別指出,歐洲及中國過去都曾因為性別失衡而出現戰亂,於是她認為如果大量光棍危及社會安定,則北京即有可能藉由發動戰爭以維繫統治,甚至還可以藉此順道解決台灣問題,堪稱是「一石兩鳥」的妙計。

對於哈德遜女士的這一番演繹推論,從實施「一胎化」推到可能衝擊台海安全,對照今天兩岸經由不斷升級與深化的交流合作,開展出雙贏互利的和平新局,直覺的會令人感到匪夷所思,某種程度上堪稱是「蝴蝶效應」的極致化。如果再從更嚴謹的角度來檢析,則哈德遜女士的論述至少是犯了把複雜問題過度簡單化的基本錯誤,從而更令人質疑背後是否意謂著面對中國的快速崛起,反射出部分西方本位主義者的恐中焦慮和下意識想要污名化中國的錯綜交織反應。

然而,即使這樣的論述邏輯是可批判的,惟就論述本身所依附的事證數據,的確凸顯出中國當年決定採行「一胎化」政策,固然主要著眼於抑制快速增長的人口,以免給國家社會和環境資源帶來沉重的負擔。但是現在看來,「一胎化」政策的施行,其所帶來的副作用,不只是已被廣泛討論的使傳統的社會結構體系,特別是宗親社會關係受到衝擊而瀕臨瓦解;以及長遠來看會隨著人口年齡結構的老化,這些「一胎化」政策下的產兒,未來勢必要承擔更為沉重的經濟和家庭負擔。而今,顯然還要另外加上「一胎化」政策下應運而生的「怪胎」,也就是男女比例嚴重失衡的課題。這個課題的化解之道,是否會質變為啟動戰爭姑且不論,但首當其衝的,自然是中國本身,包括社會犯罪率的飆升,買賣婚姻的更加盛行。至於因為出現大量的男光棍,從而在大陸本土是否也應運出現數量可觀的「外籍新娘」,使大陸的人口結構、社會結構增添新變數,自然也是另一個值得觀察的焦點。

經由這樣的分析,顯示這許許多多的變數後遺,在當年決定推行「一胎化」政策時,即使不是未曾顧及,至少也是輕估了它的影響性和後座力。而誠如哈德遜教授所指出,即使中國官方今天開始檢討,有意放寬「一胎化」政策,以期改善性別失衡的現象,但是這個從1970年代開始實施的政策,其所造成的問題,自然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獲得解決。

站在台灣的角度,看到「一胎化」老問題被炒熱,除了因為牽拖到可能衝擊台海安全而成為新聞話題外,其實更應深刻的反思,一項公共政策的施行,如果沒有縝密周全的規劃,和建立隨時監測檢討調整的機制,則即使立意再好,出發點再如何堂皇正大,實際運作起來都可能變數橫生,最後勢成騎虎,只能陷入進退失據的窘境。另外,即使非政府主導推動的公共政策,主政者面對社會現象的轉變也不可掉以輕心。台灣雖沒有「一胎化」政策,但「少子化」出生率連一胎都不到,同時「老化」現象也極為嚴重,主政者又豈能隔岸觀火事不關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