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司馬觀點:沙烏地沒有春天(江春男)

蘋果日報20110928
司馬觀點:沙烏地沒有春天(江春男)

北非茉莉花革命的訊息,像潮水般湧入沙烏地,這個中東地區最保守的王國,雖然也受到衝擊,但情況剛好相反。北非獨裁者因壓制改革而被推翻,沙烏地國王推動改革,卻受到宗教團體的抵制,而寸步難行。

學者反國王改革
現年87歲的阿布杜拉國王為推動經濟現代化,花數十億美元在紅海邊蓋一座科技大學,並允許女生與男生共同參與研究工作,卻受到宗教學者的批評,他們反對這種傷風敗俗的行為,說男女混雜必定產生罪惡。

伊斯蘭教的兩大聖地麥加和麥地那都在沙烏地,沙國王室是聖城的守護者。全國的土地屬於王室,人民的權利和福利均由王室賜予,沒有天賦人權的觀念,但是政權合法性來自宗教,瓦哈比教派是遜尼派中最保守的支派,王室行為受到他們的監督,他們是改革開放的絆腳石。

沙烏地盛產石油,教育和醫療均免費,留學海外的10萬名學生,每人每年有2萬英鎊獎學金,大半留學美國。它和附近國家一樣,30歲以下佔70,其中16歲以下又佔35%。房子太貴,年輕人失業率高達20%,今年3月沙王在國外看到茉莉花革命來勢洶洶,回國立刻宣布1300億美元的社會安定基金。

石油越多,民主越少,王室用金錢收買民心,國王是部落老族長,他像父母照顧兒女一樣地治理這國家,沙王知道石油早晚用完,必須發展知識經濟、解放女權,但受到傳統社會與宗教勢力的牽制,統治者走在社會的前面,這現象舉世罕見。

女性投票大新聞
沙烏地婦女須男性家人陪伴才能出門,現在才開放女性投票也成國際大新聞,這麼封建保守封閉的社會,卻仍然是中東最穩定的國家,沒有沙烏地之春,也沒有沙烏地之夏,也許特別受到真主阿拉的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