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急死人 陸女生發動占領男廁
AFP法新社 2012/2/23
急死人 陸女生發動占領男廁

中國大陸1名李姓女學生在廣州發起占領男廁運動,因為受不了上廁所時的漫長等待。

李同學在廣州市和20名女生踏進男子公廁,手上拿著彩色海報,要求男生和女生上廁所的等待時間應該一樣。李同學也此攻占媒體頭條。

她現在計畫在北京發動示威。中國大陸領導階層下個月將在北京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她告訴法新社:「我們要讓高官注意這個議題。這對許多女生來說是件大事。廣州示威期間,我們隨機對民眾做調查,發現大多數人都支持我們。」

媒體報導,示威過後廣州市官員同意增加女廁數量50%,李同學表示,這個承諾應該施行全國。

雖然示威活動並未打動所有人,這件事已經在網路上掀起熱烈討論。

1名網友寫道:「美國人占領華爾街,中國人占領廁所。這很不一樣。」

 

中央社2012/2/21
穗女生抗議廁所不足 陸媒挺

中國大陸廣州市多名女大學生日前佔領男廁所,以表達男女廁不均的問題,她們的行動獲得當地媒體支持。

廣州日報今天發表署名文章表示,客觀地說,鑒於女性「如廁權」長期遭到忽視,社會確實需要一場「廁所平權運動」來改變重男輕女的現狀。

文章指出,女人「方便」,遠沒有男人「方便」。資料顯示女性如廁平均時間是男性的2.3倍左右,若按時間計,女性廁所與男性廁所比應該是2.31,如再考慮空間需要,比例更高。

但文章表示,短時間解決女性如廁難是不可能的,只能分兩步走,短期可以適當縮減男廁位,增加女廁位;長遠應該提高女廁位的比例,在市政規畫中落實。

廣州幾位女大學生19日以行為藝術名義,佔領越秀公園一個男廁所,以行動來呼籲解決男女廁位不均衡的問題。

香港政府近年也注意到男女如廁的時間不同問題,因此,新建公廁都會調整男女廁位,令比例適當。

 

中央社2012/2/25
女攻男廁 台灣16年前就起義

一名中國大陸女學生苦於等待女廁時間漫長,在廣州發起佔領男廁運動。這條路,16年前的彭渰雯也走過,不但成功凸顯男女如廁權的不平等,並促成建築法規修正男女廁空間比例。

據外電報導,中國大陸一名李姓女學生最近帶著海報,與20名女生一起走進廣州的男性公廁,要求男女上廁所的等待時間一樣長,凸顯女廁不足。在當地政府同意增加女廁數量後,她接下來打算進軍北京,希望全國女廁數量不足的問題都能獲得解決。

1996年時,彭渰雯還是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所研究生,現為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副教授。當時的她與一群女性研究社同學發起「搶攻男廁」運動,與廣州的李姓女學生一樣,把女性長期以來的如廁困擾變成公共議題。

彭渰雯得知廣州女學生發起佔領男廁運動後,上網瀏覽了新聞,同時回想當時的活動。

她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當時她與20名男女同學以「女廁不夠,就用男廁」為訴求,到台北車站佔領男廁1小時,藉由造成男性不便,凸顯空間規劃對女性不公平的問題。

隔天,彭渰雯與同學再到大安森林公園舉辦「尿尿比賽」,比較男女如廁時間長短,強調女性如廁時間是男性兩倍之多,男女廁數量比例理應調整。媒體大幅報導、社會熱烈討論後,促成內政部營建署修改「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備編」,調整公共場所男女廁比例。

彭渰雯說,當時身邊的男性友人,有些認為女廁運動侵犯他們的權益,但也有很多人或因體諒理解,或因女友總是在廁所前久等不耐,而表示樂見其成。

此外,一定年紀以上的女性應該還記得,過去公共女廁以提供衛生紙為由,門口總有人收取「清潔費」;彭渰雯等人的女廁運動連帶影響發起「拒付費」運動,才取消了這項不成文規定。

對於廣州學生所發起的運動,彭渰雯建議,若一時無法興建足夠的女廁,可將部分男廁改為「無性別廁所」,也就是男女都可使用的廁所,這樣不僅擴展空間功能,對「跨性別者」也更友善。

 

中央社2012/2/25
如廁平權 推無性別廁所

台灣女性經過努力後,已在如廁權上拉近與男性的距離;如今社會組成更多元,公廁不僅數量要平等,還應考慮年長者、跨性別者等其他需求,無性別廁所就是選項之一。

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副教授彭渰雯於1996年與同學發起女廁運動前,公共場合的男女廁經常只是面積上的平等,但女性需要的如廁空間較大、時間較男性長,一樣面積的女廁所能提供的使用人數較少,因此女性在廁所前排長龍的景象隨處可見。

女廁運動促使內政部營建署修改「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備編」,調整新建物男女廁比例,前立法委員黃義交在任內進一步提案修正「建築法」,提升法律位階,也希望舊建物有改善的法令依據。

立法院於201012月底三讀通過修正建築法,規定學校、電影院等公共場所男女廁便器比例不得低於15,辦公廳舍、餐廳等地比例則為13,效力涵蓋新舊建物,且最遲應於5年內改善完成。

現在的女廁除了數量增加,環境也舒適很多,不少公廁提供衛生紙、掛勾、洗手乳、烘手機,經常有人打掃,具備蹲式、坐式兩種,並考慮到身障人士,無障礙廁所漸漸普及。

但所謂社會進步,從來就沒有盡頭,只要仍有公民的需求未被滿足,就永遠有改善空間。

有一次,彭渰雯在公廁遇到一個孩子,看起來是男生模樣,卻上女廁。受到觸動的彭渰雯詢問女同志友人上公廁的經驗,才發現男性裝扮的她們,為避免驚嚇其他女性或引起質疑,通常選擇上男廁,但心裡也並非沒有顧慮。

彭渰雯認為,即使跨性別者占少數,社會也應重視他們的需求,否則對他們來說,每次上廁所都是折磨,也是性向被迫受檢驗的時刻。

去年10月,當時在世新大學任教的彭渰雯提議將學校部分男廁改成全台首見的「性別友善廁所」,內有男性使用的小便斗、坐式馬桶、蹲式馬桶及無障礙空間4種隔間,不分身體狀況或性別認同都能使用。

彭渰雯說,有些日本女廁內有小型小便斗,方便媽媽如廁帶著小男孩,台灣雖然也有,但很少數,要修改法規才能普及。

她更指出,不只跨性別者,一般人也需要這種無性別廁所(unisex toilet);台灣邁入高齡社會,廁所區分性別,女兒就無法陪老父上男廁,兒子無法帶母親上女廁,老夫老妻也無法互相扶持。

部分女性對於與陌生男性共用廁所有安全及衛生顧慮,彭渰雯認為,可廣徵使用者意見,找出相對完善的做法。

曾任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的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尤美女說,現行法規對男女廁有一定比例規定,而無性別廁所屬兩性共用,有無法歸類納入計算的問題,若要鼓勵新建物採用無性別廁所,就要修改法規,她研究後,將建議修改建築規則。

 

中央社2012/2/25
女性爭如廁權 打破假平等

在中國大陸廣州發起「佔領男廁」行動的女學生,為打破兩性假平等跨出一步。爭取性別平權的學者表示,透過類似運動釐清「平等」真義,可望改變社會,「義憤」就是進步的起點。

一名中國大陸女學生在廣州發起「佔領男廁」行動,凸顯女廁不足的問題,並打算前進北京,希望全國女廁數量不足的問題都能獲得解決。類似她的行動,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副教授彭渰雯16年前就發起過,並成功促成法規調整男女廁數量比例。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說,空間存在資源錯誤分配的問題,「搶攻男廁」等社會運動可引起大眾注意,讓大家知道部分族群的不便。

學建築的王蘋表示,過去建築設計圖上的平等,是將廁所面積一分為二,看似公平,但當使用者透過體驗及運動表達實際上的不公平,才能逐漸釐清「平等」的真義,廣州女學生所採取的行動,若引起廣泛迴響,將是改變社會重要一步。

彭渰雯曾在一篇文章中說,當時還是研究生的她,基於「義憤」展開的女廁運動,啟蒙了她的社會運動意識,並讓她體認,只要對不滿的事情採取積極行動,每個人都有可能是進步改革的種子。

彭渰雯認為,包括公廁改造在內,任何社會改造都不可能一次完成,甚至不會有完成的一天,但只要公民願意持續且集體思考、討論及行動,絕對有機會變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