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外籍愛滋孕婦及配偶成為最弱勢的感染者

中國時報2006.12.01
防治條例 外籍媽媽染愛滋 為免遣送如逃犯

林倖妃/台北報導
我國愛滋防治條例規定,外籍人士一旦確認感染愛滋病即需出境,國內一位泰國媽媽四年前產檢發現愛滋病毒陽性反應,丈夫為免妻離子散,揚言只要太太被遣送就要跳樓自殺。四年來,全家躲躲藏藏,由愛心醫護人員集資購藥給她服用,至今開銷將近百萬。

協助該名泰國媽媽的愛慈基金會執行長邱淑美表示,衛生署雖然為愛滋病外籍配偶開一扇窗,只要證明是在台灣感染,即可繼續留在國內,但至今從沒有任何人成功。

愛滋外籍配偶 遣返率百分百
十二月一日為世界愛滋日,台灣愛滋病患已超過一萬兩千人,共有二四○對愛滋夫妻,去年產前檢查發現廿八名愛滋媽媽,其中有七名外籍配偶。依民國七十九年起實施的愛滋防治條例,七人都要被遣送出境,愛滋人權團體已多次要求衛生單位「刀下留人」。

該名泰國媽媽嫁到台灣四年,原本已可申請入籍台灣,但尚未來得及提出,就在生第二胎前發現愛滋病毒陽性反應,並生下愛滋寶寶,但先生和長子檢驗都未感染愛滋病。醫院通報衛生單位後,她本來應被遣送出境,但先生四處求情,堅持只要太太遭遣返,送就要全家跳樓自殺。

邱淑美說,有醫護人員被先生感動,集資買藥供這位媽媽服用,每個月開銷超過兩萬元,到現在已四年之久;加上基金會補助,總花費可能已高達百萬元。這位媽媽躲著不敢見外人,孩子學校有活動也不敢現身,就怕有個萬一,被送回泰國。

人間有暖 暗中接濟愛滋患
邱淑美說,愛滋媽媽在孩子成長過程無法全程陪伴,也感到很痛苦。

邱淑美說,愛滋人權團體都會接獲類似案例,只能仰賴募款接濟這群媽媽。該會協助過的愛滋外籍配偶中,有一位是被先生傳染造成,家人不但不給予支持,面臨被遣送出境時,婆婆還告訴兒子「再買一個就好」,令人寒心。這樣的家庭悲劇一再發生,政府絕不能再視若無睹。

中國時報2006.12.01
法令跟不上時代 人權不及格

林倖妃/新聞分析
愛滋防治條例明訂,外籍人士感染愛滋就須遣送,去年修法更趨嚴峻。隨著外籍配偶逐年增加,一旦感染就難逃骨肉分離命運,法令跟不上時代變化,也毀了多少家庭和生命。

我國民國七十九年實施愛滋防治條例,規定外籍人士證實感染愛滋須遣送出境,以當時的時空背景或許有必要。但隨著愈來愈多東南亞和大陸籍女子嫁到台灣,這樣的法令早已顯得不合時宜。

主因是,國內對外籍女子嫁入台灣要取得台灣國籍,原本即有諸多限制,東南亞籍配偶一般約需四年,大陸配偶長達八年左右。而國人迎娶外籍女子,多在第二年即生子,以致不少外籍媽媽檢驗確認罹患愛滋時,馬上面臨骨肉分離的家庭悲劇。

而強制這些台灣之子的媽媽回到母國,更可能是放任她們「自生自滅」。 愛滋人權團體近年一再要求政府正視問題,衛生署開「小門」,同意外籍配偶可申覆,但成功前提是須證明,是在台受到配偶或醫療過程感染,還要備妥出生和結婚證明、國內外就醫或體檢資料,以及自己和丈夫的流行病學、病毒基因序列相關報告,以供比對雙方病毒株相符機率。

繁瑣的資料不一定能取得,被打回票的機率超高,不少丈夫拒不出面,或不願接受抽血檢驗,甚至扣留配偶護照、入境前體檢證明,讓染病的太太連申覆機會都沒有。

政府為保障國人權益,避免外籍人士感染愛滋卻想方設法滯留台灣,瓜分醫療資源的想法或許可以理解。但已在台灣落地生根、生兒育女的外籍媽媽,因此即被遣送出境,可能造成的家庭、社會與人權問題,政府是否合理考量過?

中央社2006/11/30
外籍愛滋孕婦及配偶成為最弱勢的感染者

(中央社記者陳清芳台北三十日電)在許多愛滋病友被鼓勵走出陰暗角落之際,感染愛滋的外籍配偶卻面臨戶籍、國籍不保,家庭拆散及骨肉分離的處境,估計至少有二、三十人因此成了藏在社會底層的「黑戶」,她們所生下來的新台灣之子,還不知道媽媽發生了什麼事。

愛慈基金會今天公佈「生命角落」記錄片,片中人先生是在公園被男同志強暴而感染愛滋,先生是注射毒品而受到感染,兩人都成為被家庭、社會拒絕的人,不得不落腳在中途之家及監獄內,但是在更黑暗的角落,則是一群感染愛滋的外籍配偶。

愛慈基金會執行長邱淑美指出,有一位泰國籍的外籍新娘八年前嫁到台灣,生下的第一孩子很正常,四年前生第二胎時,被驗出感染愛滋,第二個孩子受到垂直感染,奇怪的是這位泰籍新娘生活單純,沒有危險性行為,不知感染途徑,而且台灣籍的丈夫沒有感染。

邱淑美說,這位泰籍配偶還來不及取得中華民國國籍,被驗出了愛滋,不但無法入籍,還會被驅逐出境,後來這位泰籍配偶經人指點,放棄泰國籍,把自己變成無國籍的「國際人球」,躲在台灣,也躲警察,所幸她的台灣婆家對她很好,社福團體也撥款買藥,暫時解決她的生活需求及抗愛滋病毒的藥物供應。

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秘書長林宜慧指出,有個感染愛滋的外籍配偶生下一位重大傷病的孩子,這位媽媽不忍與病子分離,於是打官司爭取留在台灣;還有多年前一位位外籍配偶為得中華民國國籍,先放棄自己原先的國籍,卻在申請入籍時驗出愛滋病毒,成了沒有國籍的人,只好回復原先國籍,最後黯然離台。

林宜慧說,目前有二、三十位外籍配偶不想讓愛滋感染使自己喪失居留台灣、照顧家庭的權利,不得不躲起來變成「黑戶」,其中有人已經生兒育女,只是最大的孩子才八歲,還不能理解愛滋感染以及現行的入出國及移民法,為何會拆散一個家庭。

邱淑美指出,她的立場是贊成孕婦全面篩檢愛滋,這樣至少減少下一代受到愛滋毒害,不過一旦篩檢出愛滋,外籍孕婦生產後勢必要被驅逐出境,林宜慧認為,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防治條例應修法網開一面,成全這些外籍孕婦親自照顧子女的人倫及親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