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法院:違社區公約收容愛滋病患協會須搬離

中廣2006/10/12
法院:違社區公約收容愛滋病患協會須搬離

台北市再興社區日前要求收容愛滋病患的「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搬離社區,案件經過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後,雖然關愛之家協會主張,社區公約違反憲法、法律和人性尊嚴,應該無效,不過,法院認為,公約規定不能住戶不能收容或安置傳染病的業務,並沒有抵觸憲法,因此,判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敗訴,必須搬離。不過,案件還可以繼續上訴。(陳鳳如報導)

再興社區自治管理委員會主張,「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在去年6月搬進再興社區,並趁夜間管理員不在,把協會所看護、具有法定傳染病的愛滋病患帶進屋子裡收容,管委會認為關愛之家協會,違反社區公約裡「住戶不得將社區建物提供收容或安置法定傳染病患」規定,因此,打民事官司,要求關愛之家搬離。雖然關愛之家認為,不得收容法定傳染病的社區公約已經不但牴觸憲法、也違反公序良俗,但台北地院發言人劉壽嵩表示,法院審理後認為,社區公約規定不能從事收容業務,並非不能有愛滋病患居住,同時,憲法也不適用在規範私人間的法律關係。:

法院也表示,雖然愛滋病不會從一般公共場所或日常生活中感染,不過,大量傳染病患所集中的治療廢棄物處理,也會對再興社區居民的衛生健康和心理造成嚴重威脅,法院因此判決關愛之家協會敗訴。

中國時報2006.10.12
台北地院 爭議判決 愛滋之家禁入社區

王己由/台北報導
前司法院副院長汪道淵兒子汪其桐將自己位於北市再興社區的房屋,出借給收容愛滋病患和愛滋寶寶的「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引發社區自治管理委員會興訟。台北地方法院十一日審結宣判,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必須遷離現址,全案還可上訴。

成立於民國九十二年的台灣關愛之家是愛滋感染者及愛滋病人的中途之家,在台北縣市、高雄市都設有分會。本件判決是第一件社區管委會採訴訟途徑,「驅逐」愛滋中途之家的案例。

屋主不必強制賣屋

再興社區管委會也要求汪其桐出讓名下房地產,這部分法官判決敗訴,汪其桐不必強制賣屋。

關愛之家去年六月十七日搬進北市興隆路三段的再興社區。社區管委會指控該協會在夜間管理員不在時,偷偷帶著愛滋病患搬進來,違反住戶規約:遷進須知會管委會、住戶不得在社區內從事收容或安置傳染病業務規定。

再興社區管委會去年七月及八月召開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並去函關愛之家協會,要求函到三月內搬遷,否則提出訴訟。

全案經台北地院審理,關愛之家協會表示,並不知道有這兩次會議,且決議欠缺法律依據。社區規約規定住戶不得收容傳染病患,也違反憲法第十條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

法官認為,再興社區的住戶規約經過區分所有權人會議通過,並未逾越和違反有「住戶憲法」之稱的《公寓大廈管理條例》規定,憲法保障人民居住和遷徙自由,也應包括對於人民居住環境品質、安全無虞的要求。

法律保障社區安全

法官認為,依北市衛生局的公函指出,全台北市愛滋帶原者共一千三百多人,關愛之家協會收容廿三人,比率不低。

再興社區住戶密集,傳染病患和住戶間接觸機會容易增加。且大量傳染病患集中的治療廢棄物處理,對社區居民衛生健康與心理造成嚴重威脅,以規約限制並不違反公序良俗,因此判決關愛之家協會搬遷。

中國時報2006.10.12
關愛之家:法官歧視愛滋 決長期抗戰

黃庭郁、石文南/台北報導
關愛之家創辦人楊捷昨天表示,法官的判決等於宣布愛滋病友不得在社區居住,根本違背衛生署保障感染者基本人權的法令。關愛之家不會遷離,也準備提出上訴,長期抗戰。

但她也說,假使未來真的沒辦法了,會直接關門,「但讓病人亂竄,難道會比較好嗎?」

她質疑,這位法官一開始就對愛滋病帶有歧視,關愛之家的律師好幾次請法官到關愛之家來看一看,法官根本不願意,做成這樣的判決不意外,卻是台灣司法對弱勢族群人權保障開倒車的極大諷刺。

「台灣關愛之家」被收容者小珍表示,好不容易有個家,老老少少都在這堙A他們當然不願意搬離。他們沒有打擾到其他的住戶,有時去買一點東西就回關愛之家了,很少碰到鄰居;即使碰到鄰居,鄰居也沒有閃避他們。。

關愛之家以收容、照顧能自理生活的愛滋感染者為主,目前共收容廿三位病友,包括六位婦女、十位男性,以及七個從剛出生、一歲、二歲到十一歲大小不等的小朋友。

楊捷說,社區不歡迎關愛之家,法官也不瞭解愛滋病,一開庭就批評關愛之家「不應該造成別人的困擾、應該要到偏遠的地方去」,根本違背全世界主張的愛滋病回歸社區的趨勢。她將集結國內外力量,包括聯合國愛滋病部門、世界衛生組織、全世界愛滋組織,共同譴責台灣法律的不平等。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愛滋病中心主任、台灣關愛之家監事廖學聰表示,全世界沒有文明地區的社區容不下愛滋病患,他們是無害的,判決敗訴太離譜了。

楊捷表示,原先「台灣關愛之家」在北縣三重一棟租了八年的房子,因房東要賣房子,「三犬基金」的三位事業有成的善心人士買下再興社區的房子,以一年一元無償使用方式贊助「台灣關愛之家」。

楊捷說,當律師提出憲法有保障人民居住自由,法官卻說「不要拿憲法來壓我」,等於宣判所有弱勢團體都可以被趕來趕去,更是告訴社會大眾,只要看了不喜歡,都可以歧視,是很壞的社會教育。

中國時報2006.10.12
如此判決 弱勢團體震驚

黃庭郁、朱武智/台北報導
也常被人「趕來趕去」的其它弱勢團體昨天獲悉台北關愛之家被判須搬離社區,極為震驚!他們指出,同在台灣,桃園卻有社區居民抗議智障者居住,被法院以妨害自由判決敗訴。他們呼籲,法官應重視弱勢者的人權。

陽明大學愛滋病防治及研究中心主任陳宜民說,關愛之家案例凸顯台灣對愛滋病的認識完全沒有進步,民眾對愛滋病依然充滿恐懼,「對弱勢團體是很遺憾的事」。

中華智障者家長總會副秘書長孫一信指出,法院判定關愛之家敗訴的理由,很可能牴觸憲法對人民居住自由權的保障。內政部擬訂的「整體住宅政策」、《住宅法草案》,以及研修中《身心障礙保護法》都將納入反歧視條款,司法部門還做出如此判決,令人不解。他舉例,「台灣省私立啟智技藝訓練中心」在桃園中壢帝國官邸社區購買二戶獨立房舍,收容並訓練身心障礙者,當地居民卻以「降低生活品質、房價」為由,集體阻擋,噴漆、拉白布條抗議,還逕自斷水斷電、把進出的磁卡消磁,讓學員與教師有家歸不得。去年,桃園地檢署依妨礙自由罪,對該社區三名主任委員提起公訴,法院判決社區敗訴。孫一信表示,難道身為首都法院的法官沒有看到這個案例?

中國時報2006.10.12
管委會沒有高興 只有沉痛

石文南/台北報導
台北市再興社區自治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陳愛潞指出,全案判決勝訴,她心中沒有高興的感覺,只有沉痛;並認為,此時正是政府公權力伸張、發揮的時候,動作要快。

陳愛潞表示,台北市衛生局對「台灣關愛之家」有失職的地方,依愛滋病管理防治的規定,衛生局應該每三個月訪視這些個案一次,但是從整個社區門禁記錄上來看,衛生局人員的訪視超過三個月一次。中央衛生署對愛滋病防治條例,沒有重視大環境,任其自生自滅。她強調,「台灣關愛之家」進入社區一年多來問題很多,實在不忍心親眼所見「無人管理」的現象。她舉例說,在「台灣關愛之家」的護理人員每日上班是早上九時至下午五時,也有周休二日的上班制,試問,愛滋病發的話,依規定在發病廿四小時內是必須通報的。

另外,據她了解,「台灣關愛之家」一直到今年七、八月為止,內部長期都有外勞在堶情C

陳愛潞表示,「台灣關愛之家」的多位瘦弱老人家,黃昏時分會在社區活動,有時跌倒,社區人士總不能視而不見,能不扶一把嗎?萬一傷口感染怎麼辦?此外,「他們」有一些同志的親密行為及對話,社區人士都是親耳聽到、親眼所見,情何以堪!

她呼籲,政府應趕快重視此事,應做有能力做到的事,「台灣關愛之家」內的人員進出頻繁,流量很大,不要讓可憐的社區老百姓處於恐懼的狀態中。

tvbs 2006-10-11
鄰居下逐客令 愛滋病患被迫搬家

愛滋病患該何去何從,位在木柵的愛滋關愛之家,遭到附近住戶控告,違反社區公約,造成恐慌,結果法院判決住戶勝訴,要求愛滋病童立刻搬家,病患無奈,強調他們也不知道可以搬到哪里,決定上訴到底。關愛之家創辦人楊捷:「不可以哭,安靜。」

趴在大人身上,嚎啕大哭,2歲的盼盼,還不知道自己可能無家可歸,關愛之家里,全都是愛滋病患,有小孩、有老人,但這個唯一可以收容的地方,卻因為鄰居抗議被迫搬家。關愛之家創辦人楊捷:「你們不應該在社區里,應該去偏遠的地方,但全世界愛滋病都社區化,大家都很清楚,愛滋病人也有居住權。」

鄰居一狀告到法院,說社區公約明明寫著不能收容法定傳染病人,結果法院判決,居民勝訴,鄰居說,他們也同情弱勢,但關愛之家缺乏管理,住戶內心也很恐慌。社區主委小姐:「假設發生任何意外,接觸到傳染的話,我們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雙方都很無奈感嘆,關愛之家決定上訴,因為他們也不知道能搬到哪里,哪里有願意接納,不會歧視排擠愛滋病患的落腳之處。

華視2006/10/12
違反社區公約 愛滋關愛之家敗訴

位在木柵的愛滋關愛之家,遭到附近住戶控告,違反社區公約,造成恐慌,結果法院判決住戶勝訴,要求愛滋病童立刻搬家。

原來,社區公約上明明寫著,不能收容法定傳染病患者,因此法院判決,居民訴,鄰居說,他們也同情弱勢,但關愛之家缺乏管理,住戶內心也很恐慌。關愛之家已經決定提出上訴,因為他們不知道能搬到哪裡。

中央社2006-10-11
愛滋病患收容爭議 法院判決須遷出社區

(中央社記者林長順台北十一日電)台灣關懷之家在社區設置愛滋病關懷中心收容病患,引發居民恐慌。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判決,台灣關懷之家必須遷離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房屋。全案可上訴。

前司法院副院長汪道淵的兒子汪其桐,去年六月間將自己在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房屋出租給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收容十餘名愛滋病患,社區管委會於去年七月二十日八月三十一日分別召開所有權人會議,決議要求關愛之家三個月內遷離。

不過,關愛之家表示並不知道有上述兩項會議,並認為決議欠缺法律依據,另社區規約規定住戶不得收容傳染病患,違反憲法第十條「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拒絕遷出。社區管委會於是向法院提出遷出房屋之訴。

法院審理後認為,再興社區與所有權人會議並未違反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況且憲法是規定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法律關係,並非規範私人間的法律關係。傳染病患居住在密集住宅區將對居民的衛生健康與心理造成嚴重威脅,所以判決社區管委會勝訴。

中央社2006-10-11
關愛之家居住權敗訴 凸顯反歧視專章重要性

(中央社記者陳鈞凱台北十一日電)收容愛滋病友及帶原者的「台灣關愛之家」,遭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居民向法院提出限期搬離要求,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判決關愛之家敗訴,須在三個月內遷出。全案可上訴。社福學者表示,這判決令人難以置信,也凸顯「住宅法」設置「反歧視」專章的重要性,呼籲儘速通過法案。

關愛之家是在去年六月十七日,由三重遷往興隆路現址,但因收容愛滋病患的消息曝光,遭社區居民以懼怕傳染愛滋病為由,要求須儘速遷離,社區管委會並於去年七月二十日八月三十一日分別召開所有權人會議,決議要求關愛之家三個月內遷離。

在關愛之家以憲法「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拒絕後,管委會於是向法院提出遷出房屋之訴,法院今天以傳染病患居住在密集住宅區將對居民的衛生健康與心理造成嚴重威脅,判決社區管委會勝訴。

聽到關愛之家被法院判決必須遷離,國立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副教授周月清直呼難以置信,因為相同的弱勢團體遭社區驅離事件,在台灣並非頭一遭了,但此一判決對社會福利團體卻更形不利。

以曾經引發社會高度關注的桃園縣啟智技藝訓練中心為例,自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在中壢「官邸」社區,購買二棟透天房屋入住開始,就不斷遭受到社區居民的強烈反彈,甚至出現斷水、斷電、潑油漆等非理性抗爭行為。

周月清說,但當時不僅是破天荒由檢察官主動對居民提起公訴,法院更判決社區敗訴,並不得上訴,兩相對比,今天的這項判決,令人不解?

她強調,這項判決正凸顯出,弱勢的社會福利團體不能再只依靠憲法了,內政部營建署修訂中的「住宅法(草案)」,已經刻不容緩,尤其是經過社福團體多年奔走、推動,才納入其中的「反歧視」專章,更形重要,惟有儘速在今年年底前完成修法,才能保障弱勢團體不受居民「只要不在我家後院,哪都行」的歧視。

康復之友聯盟秘書長滕西華則痛批,這「無疑宣判台灣的社區式福利服務已死!」,她說,此例一開,根本是在宣告,人的存在是有差別的,未來只要社區居民達成集體決議,早已四處碰壁的精神障礙者、兒童早療、單親媽媽、家暴婦女、老人安養機構等,通通都可以被任意轟出社區,「有誰還敢做社會福利?」

滕西華說,這項判決不但不可思議,對於行政院頒布的社會福利政策綱領,更是一大諷刺,社福團體將串連予以公開譴責,多數暴力絕不能剝奪社福團體安居一地的權利。

中央社2006-10-11
被判決須遷出社區 關愛之家:要上訴

(中央社記者李先鳳台北十一日電)台灣關愛之家今天被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必須遷離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關愛之家創辦人楊捷表示,還要再上訴。

楊捷指出,再興社區管委會興訟控告「關愛之家」,經過四次開庭,法官皆片面維護社區管委會,因此還會再上訴。

她說,開庭期間「關愛之家」曾提出實地現場勘查要求,卻也未見法官實地勘查,只聽管委會陳述說:住的人刺龍刺鳳、亂搞關係、垃圾桶內找到針筒等,事實上關愛之家垃圾是另外處理的,針筒也非關愛之家的。

此外,開庭期間法官曾問到關愛之家理當體恤社區居民肯定會害怕,建議考慮在偏遠、人煙稀少地區另找房子。她認為,如此剝奪了眾多愛滋患者、愛滋兒童和疑似愛滋寶寶等的公平對待和居住權。

她表示,從這次再興社區管委會的興訟中,突顯台灣社會對愛滋病的無知和關愛之家的無奈;即便「關愛之家」努力想將正確的愛滋衛教宣傳出去,然而台灣社會包容力,仍僅限於「不要在我家後院」的狹隘思維。

東森新聞報2006/10/12
關懷之家愛滋中心敗訴 必須遷離台北再興社區房屋

本報訊
台灣關懷之家在社區設置愛滋病關懷中心收容病患,引發居民恐慌,台北地方法院11日判決,台灣關懷之家必須遷離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房屋,關愛之家創辦人楊捷表示,從這次再興社區管委會的興訟中,突顯台灣社會對愛滋病的無知和關愛之家的無奈,還要再上訴。

據中央社報導,前司法院副院長汪道淵的兒子汪其桐,去年6月間將自己在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房屋出租給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收容十餘名愛滋病患,社區管委會於去年720日與831分別召開所有權人會議,決議要求關愛之家3個月內遷離。

關愛之家表示並不知道有上述兩項會議,並認為決議欠缺法律依據,另社區規約規定住戶不得收容傳染病患,違反憲法第十條「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拒絕遷出。社區管委會於是向法院提出遷出房屋之訴。

法院審理後認為,再興社區與所有權人會議並未違反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況且憲法是規定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法律關係,並非規範私人間的法律關係。傳染病患居住在密集住宅區將對居民的衛生健康與心理造成嚴重威脅,所以判決社區管委會勝訴。

關愛之家創辦人楊捷指出,再興社區管委會興訟控告「關愛之家」經過四次開庭,開庭期間,「關愛之家」曾提出實地現場勘查要求,卻未見法官實地勘查,只聽管委會陳述說,「住的人刺龍刺鳳、亂搞關係、垃圾桶內找到針筒」等,事實上,關愛之家垃圾是另外處理的,針筒也非關愛之家的。

楊捷表示,開庭期間法官曾問到關愛之家理當體恤社區居民肯定會害怕,建議考慮在偏遠、人煙稀少地區另找房子。她認為,如此剝奪了眾多愛滋患者、愛滋兒童和疑似愛滋寶寶等的公平對待和居住權。

中廣2006-10-11
法院:違社區公約收容愛滋病患協會須搬離

陳鳳如
台北市再興社區日前要求收容愛滋病患的「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搬離社區,案件經過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後,雖然關愛之家協會主張,社區公約違反憲法、法律和人性尊嚴,應該無效,不過,法院認為,公約規定不能住戶不能收容或安置傳染病的業務,並沒有抵觸憲法,因此,判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敗訴,必須搬離。不過,案件還可以繼續上訴。(陳鳳如報導)

再興社區自治管理委員會主張,「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在去年6月搬進再興社區,並趁夜間管理員不在,把協會所看護、具有法定傳染病的愛滋病患帶進屋子裡收容,管委會認為關愛之家協會,違反社區公約裡「住戶不得將社區建物提供收容或安置法定傳染病患」規定,因此,打民事官司,要求關愛之家搬離。雖然關愛之家認為,不得收容法定傳染病的社區公約已經不但牴觸憲法、也違反公序良俗,但台北地院發言人劉壽嵩表示,法院審理後認為,社區公約規定不能從事收容業務,並非不能有愛滋病患居住,同時,憲法也不適用在規範私人間的法律關係。

法院也表示,雖然愛滋病不會從一般公共場所或日常生活中感染,不過,大量傳染病患所集中的治療廢棄物處理,也會對再興社區居民的衛生健康和心理造成嚴重威脅,法院因此判決關愛之家協會敗訴。

中國時報A6/社會脈動2006/10/13
關愛之家感染者心聲:如果可以回家 何必選擇流浪

【黃庭郁/台北報導】「四年前我發病住進醫院,出院後衛生所護士來我家『追蹤』,搞得全庄都知道我得愛滋病。鄰居看不起我太太、小孩覺得我們家很羞恥。為了他們好,我自己搬到台北,這幾年來在幾個中途之家輪流住。現在大家要趕我們走,我也沒話可說。只不過,如果有自己的家可回,我們又何必在這裡讓人侮辱?」

關愛之家愛滋病患者對於被法院判定必須離開社區,他們很不平,也很無奈。

頭戴環保署送的免費棒球帽,短褲、白襯衫,「家」在北海岸的蔡老伯看來再尋常不過,在關愛之家待了一陣子,家人也常來探視。聽聞落腳處陷入官司糾紛,他話不多但眼神顯得落寞,關愛之家工作人員低聲提醒媒體,「別跟蔡老伯提回家,不然他又要哭了」。

公廁公主 有種回家的感覺
廿二歲的同志小宏在二二八公園有個「公廁公主」的綽號,出櫃後頭也不回地選擇離家獨自闖蕩,未料從此真的回不了家。小宏說,離家後交了損友,每天混二二八公園、三溫暖,為了賺錢還搞援交,結果被抓到監獄裡關。

荒唐一陣得了菜花,看醫生進一步檢查發現「還得了比菜花更厲害的病」。民國九十二年確知自己是愛滋帶原者,雖未發病但卻改變他的人生,他不再胡亂來,還認真地找了份工作希望過正常生活。

農曆過年前他輾轉進了關愛之家,社區所謂歧視氣氛對他似乎沒什麼影響。「在外流浪了這幾年,第一次在關愛感受到有個家。」小宏很珍惜關愛之家,還說自己與創辦人楊捷一樣堅定,不強求敦親睦鄰,只希望彼此尊重。

一生像候鳥 過冬後繼續飛
年紀這麼輕,小宏的人生勉強才起步,問到他的心願,他笑得很勉強說,「我愛做菜、想當廚師,還希望保有關愛之家這個大家庭」。但隨即又補了一句「這些都是遙不可及的夢」。

面對外界的紛爭擾攘,小宏有一種超齡的體悟,「我們這群感染者就像候鳥,過完這個寒冬,就要繼續往下一個溫暖的地方飛去。」未來如何,小宏想了想,故作瀟灑地說:「就繼續飛吧」。

東森新聞報2006/10/12
愛滋患者被迫遷離再興社區 疾管局:願提供法律專業協助

記者蔣文宜/台北報導
台北地方法院11日判決台灣關愛之家必須遷離位於興隆路上的再興社區,在經過數次開庭後,對於這樣的結果,創辦人楊捷表示,法官審理時便有偏見,會再繼續上訴,對於每年政府補助130萬經費,她說,還不到總花費的1成,剩下只能藉著募款繼續維持下去。

目前再興社區裡頭收容有22位愛滋病患,小從幾個月大到780歲的長者,其中有10位愛滋寶寶、6位愛滋媽媽及6名愛滋老人,除此,羅斯福路上還有33位植物人、小腦萎縮症、眼盲、耳聾、臥病癱瘓等愛滋病患者,另在高雄還有據點。

據了解,目前全省愛滋病患收容中心約56家,皆為民間善心人士出力組成,楊捷說,目前政府一年約補助130萬左右,但醫護人力、醫藥部分負擔等支出,光1個月就需花費上百萬,全年補助還不到花費1成,大半時間是靠著募款一個月挨過下個月。

對此,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表示,政府目前每年編列十幾億的經費在於防治愛滋的醫療及毒癮愛滋美沙冬替代療法、提供免費針具、篩檢及衛教宣導等防治工作上,光是今年的愛滋醫療經費就已花費12億元,這些法定龐大的支出所剩不多,能支付於民間愛滋收容中心的經費相當有限。

周志浩也表示,對於關懷之家敗訴結果,疾管局也會進行了解原因,是否與愛滋後天症候群法令中有牴觸,也願意以專家角度出庭說明,他並希望明年立法院在編列預算時,能撥與更多愛滋相關經費,能幫助收容之家。

東森新聞報2006/10/12
與愛滋病患住同社區 居民壓力大

記者楊博智、陳一松/台北報導

愛滋病患在社區裡和一般民眾共同生活在一起,最近的只有一牆之隔,社區居民都說雖然知道愛滋病不會隨便傳染,也很同情愛滋寶寶的遭遇,但只要一想到愛滋病患就在家隔壁,心理壓力就很大。

一向平靜的再興社區,一年多前,因為愛滋病患關懷之家進駐憑添波瀾,居民表示,病患的進駐真的帶來不少困擾。

僅僅隔著一扇鐵窗,住戶說每天觸目所及的就是這些病友,不是在露台上抽菸活動,就是在社區裡散步,讓原本是高級社區的住家,都沒人敢住了。

看看社區裡的聯絡道路,短短一百公尺就有三戶要賣,社區裡的居民說,不是她們沒有愛心,實在是政府應該要做好醫病分離,才能真的照顧到這些愛滋病友和住戶。

蘋果日報2006/10/15
35
社團挺關愛之家 批法官
判決迫愛滋兒搬家 國際組織來函關切

無辜的愛滋寶寶們,因關愛之家官司敗訴,可能被迫搬遷。君帆攝

【沈能元╱台北報導】愛滋病友及愛滋寶寶中途之家「台灣關愛之家協會」,遭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須搬離現址後引發大眾譁然,35個民間社團昨聯合聲援台灣關愛之家協會,痛批此一判決在撕裂社會及歧視弱勢族群;而其他愛滋收容機構則擔心會引起寒蟬效應,讓他們流離失所。

聲援弱勢
國立陽明大學愛滋病防治及研究中心主任陳宜民昨說,國際愛滋民間服務組織已來函關心此判例,若關愛之家二審上訴仍敗給北市再興社區的社區規約而須搬遷,將向國際組織求援。再興社區管委會日前受訪指該社區是不認同關愛之家偷偷搬入的手段,若要上訴,會靜待司法判決。

其他收容中心怕曝光
同樣收容愛滋病友的愛慈基金會執行長邱淑美說:「最近都不敢讓中心的老人家出門散步,愛滋寶寶哭鬧時更盡速安撫,就怕吵到鄰居而讓收容地點曝光。」

人權律師邱晃泉昨於記者會氣憤表示:「此例一開,恐引發其他社區紛紛仿效。社區管理委員會是否也可明文禁止年收入在40萬元以下或弱勢民眾不可居住?根本是撕裂社會。」陳宜民說,台灣發現首例愛滋病20多年來,法官對愛滋病認知竟毫無進步,嚴重誤解愛滋病毒傳染途徑。「若以法官依愛滋是傳染病而要求關愛之家搬離社區,那BC型肝炎也會傳染,難道以後社區內也不能居住肝炎帶原者?

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創辦人楊捷說,接到判決書後,病友都擔心未來不知何去何從;今年60歲的冬冬,更是擔心到半夜會偷偷流淚。台北市長馬英九昨天傍晚至關愛之家表達關心,並抱起愛滋寶寶;他說,市府正考慮是否尋覓適當地點供收容病友之用,但計劃未定案。

關愛之家遭趕判決連鎖效應
◎國際關注:國際愛滋病民間服務組織來函了解;若二審上訴仍敗訴,將向該組織全球1萬多名會員求援
◎法律影響:恐使社區得以明文禁止弱勢民眾不得居住,產生社會歧視及分裂後果
◎其他團體寒蟬效應
˙同為愛滋病中途之家的愛慈基金會,不敢讓收容者外出,且擔心愛滋寶寶哭鬧被發現,遭社區逐出
˙收容愛滋病患的露德協會擔心收容場所曝光
˙殘障聯盟病友壓力大,擔心社區排擠
資料來源:陽明大學愛滋病防治及研究中心主任陳宜民、人權律師邱晃泉、愛慈執行長邱淑美、殘盟秘書長謝東儒、露德秘書長謝菊英

聯合報2006/10/13
排擠愛滋 不友善的社會情境

【聯合報/王順民/文化大學社福系教授(北縣新店)】報載,收容愛滋病患的中途之家被判決要搬離原來社區,事實上,從愛滋、精神官能與心智障礙這些非我族類,總是遭到不同形式的排擠;各種不同案例的背後不單只是「排擠愛滋」與「歧視殘障」的道德性指稱,還有社會性包容的機會教育以及建構專業的服務網絡。

基本上,事件的兩造對簿公堂,即便最後可以藉由司法而獲致某種的結局,但包括愛滋、身障團體的進駐,對照於街坊居民的抵制,卻也違背了社區融合的目的,造成多輸的下場。

與其凸顯應否接納生理弱勢的族群同胞,倒不如回到最根本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社會是否提供了一個「對所有弱勢族群友善」的社會情境?誠然,當髒、老、病、呆、醜等等的弱勢族群,依舊還是處於一種社會性排除的人身困境時,不要說外界將他們視為洪水猛獸,他們本身也會因為該種歧視的社會性標籤,造成了弱勢族群自我的社會性隔絕。

何以高達近百萬的殘障同胞及其家庭親人,不願意或是不敢走出陰霾傷痛,顯然,這種來自於主流族群的偏差標籤,背後實則涉及權利行使與社會行動,這才是這些層出不窮案例的癥結所在,更直接地說,「排擠愛滋」或「歧視殘障」不該是一種原罪歸咎,更無關乎個別的道德層次,所該譴責的是社會本身的假道德、偽道德與不道德,這是因為個人的偏見往往反映出來的是社會集體的謬誤。

總之,如何卸除表相性的道德意涵以及推動福利社區化的配套措施,這些才是事端落幕之後要誠實面對的。當我們從這個角度切入時,社區居民與社福機構兩造之間的攻防舉措,背後所涉及社會性包容的機會教育以及一套縝密的支持服務網絡,這才是激情過後的重要課題!

中時電子報2006/10/13
衛署衛所力挺上訴 協助安置

黃庭郁、蔡慧貞、劉鳳琴/台北報導

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收容愛滋感染者的關愛之家必須遷離再興社區。衛生署與台北市衛生局昨天派人前往關愛之家關切,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林頂說,政府將協助關愛之家上訴;對於其他無生活能力的愛滋感染者,衛生署將與內政部提供協助,考量由公立安養機構優先安置。

但自今年六月關愛之家事件進入法律實質訴訴訟迄今,不論地方或中央從來沒有主動對關愛之家提供任何法律諮商。台北市政府衛生局疾病管制處副處長林碧芬表示,衛生局每月都邀請住戶到市府開會,不過居民只希望關愛之家遷離,且參加的人很少。

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表示,目前的判決太「出世」,違反政府和社會正在努力的方向。關愛之家若上訴,勝訴機會應該很大。

他指出,住戶公約的法律效力非常窄,對於愛滋病患等有更上位的法令,例如《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 (愛滋病) 防治條例》、《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等都有相關規定,憲法更是保障居住自由、遷徙自由等。住戶公約不可違反更高的法律。

關愛之家律師李復甸認為,判決顯然違反憲法保障的居住自由,將提出上訴。若法官對憲法規定的保障人權有疑義,將在二審判決前,聲請釋憲。而且「關愛之家」將愛滋病患集中,如今被迫搬遷,問題被丟出來,又未有效管理,等於任憑愛滋病患流竄。

牽手、共餐、擁抱 不會傳染

黃庭郁
愛滋病毒傳染途徑特殊,主要途徑為危險性傳染(性行為不戴保險套)、血液感染(毒癮者共用針具、輸血)及母子垂直感染。只要避免上述行為,就等於與愛滋感染絕緣。

愛滋病毒不會經空氣、飛沫傳染,也不會經未損傷的皮膚侵入人體。因此輕吻、蚊蟲叮咬以及日常生活中牽手、擁抱、共餐、共用馬桶、游泳、上課等都不會傳染愛滋病毒,與感染者共同生活並無感染之虞。

另類弱勢族群流浪記
大憨兒良性互動 終獲接納

地方新聞中心/連線報導
「台灣關愛之家協會」被社區興訟驅逐,曾有類似遭遇的高雄縣「慈安居」老人養護中心及創世基金會鳳山分院決定遷移新址後,記取教訓勤與社區溝通,終於獲得接納。

以照顧獨立就業知能障礙成人為主的心路基金會高雄分會,堪稱典範。該基金會在高雄市熱河街與博愛路各設立一間試辦社區家園,另有兩處日托照護中心,「大憨兒」居然成了街坊鄰人的寶。

社工員洪昭穗說,設置社區家園時,先要拜碼頭,社區主委、里長及房東都要先溝通說明,讓他們了解大憨兒特性,不會干擾其他住戶。

安置在熱河家與博愛家八位大憨兒下班後,會到公寓樓下機車行與老闆哈拉,陪小朋友玩,或一起看電視。社工員也常帶大憨兒到社區商店學習買東西,十多位大憨兒的名字,不少商家老闆都能如數家珍。

也有人一回社區家園,先向樓下鎖匙店老闆娘報到,一句親切的「阿姨我回來」,讓多位阿姨把憨兒疼入心肝裡。另一位四十多歲的大憨兒,進住社區家園後,原排骨的瘦弱身子,被鄰居早餐店養得白白胖胖。

設在國民市場附近的新興日托中心收容重度知能障礙大憨兒,被社區教會視為小天使,熱心的教友,三步五時,來日托中心探望大憨兒,也常辦活動相互交流。

至於高雄縣阿蓮鄉復安村的「慈安居」老人安養中心,民國八十九年間,高雄縣社會局獲得補助四千多萬元,先後完成規畫、發包等作業,竟然在動工前一天,許多社區人士跳出來反對。

由於地方人士堅決反對,縣府社會局一再溝通仍無力回天,導致慈安居案一度胎死腹中。幸好仁武鄉民楊明山聽聞此事後,主動與社會局連繫,表示願捐五百坪土地,且土地距離附近社區均有段距離,加上勤於與社區民代及居民溝通,終於讓慈安居得以安居落腳於仁武拷潭村,並於今年五月正式啟用。

中國時報2006.10.13
歧視有理,患病有罪?

廖元豪(作者為政治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
台北地方法院在前天判決社區有權依據規約,驅逐收容愛滋患者的「關愛之家」。這個事件,讓人不禁聯想起美國早期普遍存在的「禁止有色人種進住」社區規約。

當年,保守的白人種族主義者,基於對黑人與黃種人的厭惡、疑懼與鄙夷,以社區規約的方式禁止住戶將房舍出租或出售給有色人種。一旦有人膽敢違背規約讓有色人種遷入,他們就會以契約自由、財產權,或居住自由為名,要求住戶遷離。而同樣帶有種族歧視的州法院,也幾乎都無條件地為這些歧視規約背書,而命令黑人遷離。直到一九四八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才為這種惡行踩下煞車。

美國最高法院判定:這種自願簽訂之規約固然符合契約成立要件,但是法官作為政府成員,必須受憲法平等權的拘束。法院如果給予這種規約效力並且執行,那就等於法院自己參與侵犯少數族群的平等權。因此,法院拒絕執行這類規約。質言之,法院作為憲法與正義的維護者,不能同流合汙助紂為虐,盲目地承認私人歧視性契約的效力!

相較之下,兩者確有相似之處:都是主流族群運用契約自由排擠弱勢,主流族群的歧視與恐懼也都沒有任何理性依據。但美國最高法院在近六十年前,援引憲法而拒絕執行社會的歧視偏見;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法院,居然有法官說「不要拿憲法壓我」而甘為歧視背書。

這個判決其實反映了一種「歧視有理」的落伍思維。依法官的看法,社區住民以規約排斥愛滋患者,只不過是契約自由與財產權的體現。至於這個規約中涵蓋了多少的不理性(愛滋其實不會輕易傳染)與偏見(排斥同性戀),完全視而不見。在權衡雙方利益時,法官完全站在強勢群體的一邊,無條件捍衛社區「正常人」的偏好,而不顧愛滋患者的尊嚴與基本生存權。

在法院的邏輯下,人權似乎不是弱勢群體維繫基本尊嚴的希望,而是強者頤指氣使的武器!要知道,許多「關愛之家」的患者,已經是被家庭與社會的偏見排擠的天涯淪落人。如今只是謙卑地想找一個足堪生存的棲息住居,還要面臨被驅逐的命運。如果換成妳我,面對這種無處可容身的命運,要怎麼辦?

肯定歧視行為,就等於承認「強可凌弱」的霸凌邏輯。弱勢族群遭受社會排拒與貶抑之際,本就易有身心創傷。而若這種歧視是由國家正式予以背書執行,則會造成更嚴重的傷害!正因如此,在世界趨勢上,「禁止歧視」早已超越「契約自由」,而成為多數先進法治國家的法律原則。「歧視弱者的契約」不但國家不承認其法律效力,尚應受到民事、行政乃至刑事方面的制裁!

依此,法律與法院應把歧視本身當作「權利之侵害」,並致力制裁與矯正社會偏見。然而,我們的法官卻漠視憲法平等權、「後天免疫症候群防治條例」之反歧視條款,以及民法第七十一條與第七十二條「法律行為無效」的規定,判定規約有效。莫非,契約高於法律,歧視偏好大於平等權、生存權與人性尊嚴?

從這個案子,我們可以看出社會對於愛滋病的誤解有多深!而即便是法界,對「反歧視」這個概念是多麼地陌生!因此,除了法界應強化對「反歧視法」的認識外,衛生署以及自詡保障人權不遺餘力的台北市政府,也應該積極介入協助本案患者融入社會,並致力於社會教育,以破除偏見所造成的疾病歧視。

 

蘋果日報2006/10/13
逼遷愛滋病患 衛局擬開罰
社區歧視感染者恐觸法

法院判決關愛之家須搬離再興社區,關愛之家將再上訴。廖瑞祥攝
【連線報導】收容愛滋患者的台灣關愛之家協會遭北市再興社區以違反社區規約提告,法院判決協會須遷出,感染者蔡伯伯昨無奈說:「家裡回不去,住這裡又被趕,不如死了算了!」北市衛生局指不排除依法針對居民歧視愛滋患者開罰。學者則痛批官方長久未提出妥善的感染者照顧政策,「只給錢不管理,難道要感染者淪落街頭 ?」社福團體也指此判決無異宣告福利社區化與基本人權「死刑」。

台北關愛之家現收容七名愛滋寶寶、十五名成年感染者。衛生署疾管局副局長林頂昨探視後說,會與法務部研究判決是否牴觸《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也將協調由公立機構安置感染者。

關愛之家決定上訴
關愛之家律師李復甸表示將上訴,不排除聲請大法官釋憲。衛生局疾病管制處副處長林碧芬說,將邀專家出庭和法官溝通,另若蒐集到事證,不排除對社區居民開罰。

再興社區管委會主委陳愛潞指兒子也曾擔任愛滋患者社工,社區是不認同關愛之家偷偷搬入社區手段,且未做好管理才提告,若要上訴,會靜待司法判決。

如同宣告人權死刑
陽明大學愛滋防治中心主任陳宜民說,衛生單位未積極和社區溝通,官方要負很大責任,「若關愛之家做不下去,政府又沒因應對策,感染者何去何從?」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秘書長林宜慧說,感染者中途之家迄今無主管機關,衛生署只補助經費,未擬定管理辦法,社政單位療養機構又不願收容,只會互踢皮球。殘障聯盟、康復之友協會、智障者家長總會、民間司改會等昨也聯合聲明,強調判決無異宣告福利社區化與基本人權「死刑」,讓社區集體歧視透過社區規約取得正當性。

近年身心障礙或慢性疾病機構欲走向社區化,常遭居民抗議。北縣康復之友協會總幹事劉麗茹說:「主管機關應協助病友安置問題。」桃園縣啟智技藝訓練中心主任李崇信說,合法國民都應享有《憲法》保障的居住及遷徙自由。

關愛之家協會小檔案
◎成立時間
創辦人楊捷在1986年因接觸愛滋感染者,開始提供無家可歸感染者住宿地點,200312月成立協會
◎收容人數
台北關愛之家收容7名愛滋寶寶,15名成人感染者;高雄關愛之家現有1名寶寶,16名成人
◎經費來源
衛生署每年補助130萬元,其餘靠各界捐款,協會每月支出約110萬元
◎劃撥捐款
帳號:19818204,戶名:台灣關愛之家協會
◎聯絡電話
0223622806
資料來源:台灣關愛之家協會

傷害弱勢的社會和判例

收容愛滋孩子的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前天敗訴。法院根據愛滋病是法定傳染病,違反社區的「住戶公約」規範,判定搬離現址。美國已逝著名女作家桑塔格寫的兩本小書:《疾病的隱喻》和《旁觀他人的痛苦》,都表現在台灣的這件案子上,令人悲涼、遺憾。

今後恐難安身立命
不僅僅是關愛之家,中壢啟智中心也曾被社區居民驅逐;康復之友會精神殘障復健中心曾遭民眾排擠,後經溝通且取得執照後,得到居民認同。如今這項判例一開,今後弱勢者安身立命都有問題。社區居民也有苦衷,一是擔心有這類團體進駐會使房價下跌;二是害怕會傳染給社區的民眾和兒童。社區的民眾甚至採取激進做法,迫使這類機構遷離,或冷酷對待患者。例如,早餐店拒絕愛滋病人吃飯、大人告誡孩子經過關愛之家要「暫時停止呼吸」;家長逼愛滋孩子轉學,還排班到校監視,不准小朋友和愛滋孩子接觸,說話。

遠離病者或冷酷對待病者是動物自我防衛的機制,害怕影響到自己和親人的健康,無可厚非。法院的判決也有根有據,並無不妥;但是,現代文明社會已不會把痲瘋患者集體趕至山谷讓他們自生自滅,而是以科學的方法隔離治療,但仍有尊嚴的生活;低傳染病患者也可正常生活,換言之,弱勢群體具有法律上的根據,政府必須照顧他們,成為政府效能與文明程度的指標。

事實上,愛滋病不是高傳染性疾病,只要沒有體液沾染到傷口,不會傳染。政府對愛滋的說明太缺乏,以致民眾不了解,以訛傳訛,共相驚怖,才會有厭惡排斥的態度,傷害病患的自尊和權利。

應制定弱勢權利法
由於愛滋最初是不潔性交導致,也有部分是同性戀性交傳染,民眾很容易把它看成是淫亂、放蕩、骯髒的隱喻,也有「天譴」的解讀,對病患很不公平,尤其是被母親垂直傳染的兒童,和輸血的受害者,遭隱喻纏身而身心俱苦,非常冤枉。

當人們旁觀他人的痛苦而政府無能為力時,就是一個落後的政府和觀念過時的社會。台灣亟需仿效歐美的「弱勢權利法案」精神,訂定出我們的弱勢權利法,成為加諸政府頭上的責任,並在位階上高於「住戶公約」,使弱勢正義得以伸張。

聯合報2006/10/13
關愛之家敗訴 官員:人權倒退

【聯合報/記者陳惠惠、林宜靜、張幼芳/台北報導】M.A.C彩妝昨天雪中送炭,捐贈一百萬元給關愛之家,並籲請社會給愛滋寶寶一個生存的空間,代言人藍正龍(左)在記者會中與小朋友互動打球。記者王忠明/攝影
關愛之家敗訴,法院判決須搬離再興社區現址,衛生署疾病管制局昨天表示,計畫修改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讓公私立社福、安養機構、醫療院所收容、照顧愛滋病患,解決問題。

疾管局與台北市衛生局官員昨天指出,在全球都在關懷愛滋病患的時候,法院做出如此人權倒退的判決,非常遺憾。民間企業MAC彩妝昨天則雪中送炭,捐贈一百萬元給關愛之家。

殘障聯盟等多個團體昨天發表聯合聲明,指關愛之家判決對社福團體一直推動的「福利社區化」及「基本人權」宣告死刑,爭議的判決恐怕會引發社區「連鎖反應」。

愛滋防治團體台灣紅絲帶基金會表示,關愛之家敗訴,再度引發各弱勢團體被「趕來趕去」的恐懼心情,也反映台灣民眾對愛滋病常識的缺乏和防治觀念不足,更凸顯政府在協調弱勢團體和社區居民時的軟弱無能。

疾管局表示,除了提供法律協助外,也會跟內政部共同協助關愛之家,解決無生活能力的愛滋病患收容與安養問題。疾管局副局長林頂也表示,事實上,更多感染者只要遵循醫師指示,可以跟病毒和平共處二、三十年,不但可以工作,也應生活在社區裡。但他不贊成將所有感染者收容在一起,這是剝奪他們回歸社區的能力。

關愛之家昨天也表示,依傳染病防治法及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規定,對愛滋病患不得歧視,拒絕就學、就醫、就業或予其他不公平之待遇,兩者法源都優於「社區規約」,對全案協會會再上訴,也有信心可以贏得官司。

殘障聯盟、康復之友、智障者家長總會及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團體在聯合聲明中強調,擔心判決引起擴散作用,讓社區集體歧視透過「社區公約」取得正當性,名正言順拒絕愛滋、老殘、失智、受虐兒、單親等弱勢社會服務機構入住。

社福團體認為此案例不只違反人權,也有法律爭議,司改會將給予關愛之家法律諮詢及協助,也要求政府加強對法官人權及醫療的專業認知。

聯合報2006/10/13
何處是兒家? 他們「驚慌」

【聯合報/記者王瑞伶/高雄市報導】「我們走到那裡都被排擠,被醫生拒絕,也只能摸摸鼻子!」台灣關愛之家協會高雄辦公室十六名患者,得知台北關愛之家被判決搬離社區,感到驚慌、無奈;高雄市衛生局呼籲,「請給愛滋患者一條路」,不然社會要付出更大代價。

關愛之家高雄辦公室,設在高雄市一處透天厝,里長說,高雄市辦公室進駐近兩年,他壓力很大,剛開始常有患者外出鬧事,後來好點,住戶仍激烈反對,常揚言要丟雞蛋趕人。

里長表示,住戶們看到這兩天新聞,更要求患者走人,不斷要求協會要看緊患者,不能放任趴趴走,「政府應出面關愛,找一處安全衛生的棲身地,對患者和住戶才是雙贏,不要把難題丟給社區。」

關愛之家高雄市辦公室護理師陳燕玲說,創辦人楊捷曾打電話,提醒低調面對考驗,她說:「好不容易爭取到這裡,我們一直努力和社區好好相處。」但是不能因此把患者關在透天厝內,還是要讓他們外出活動,否則對患者不公平。

陳燕玲說,能體諒社區壓力大,但患者更可憐,走到那裡都被排擠,有時連醫生都拒絕,苦楚只能往肚子吞,患者凡事小心翼翼,避免驚動社區。

一名患者說:「很擔心高雄這裡待不下去,希望社區大眾給我們機會,至少擁有一處安全的家,不必四處流浪。」

民生報2006/10/13
新聞分析》幫關愛之家打官司 之後呢?

【民生報/記者楊清雄/特稿】「把眼睛蒙起來,難道國內萬餘名愛滋病患就會消失?」對於關愛之家一審敗訴,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林頂氣憤地說,這種判決脫離社會現實太過,北市衛生局疾病管制處也表示,會幫他們上訴,必要時,找專家學者來「作證」。

問題是,幫關愛之家打贏官司之後呢?社區管委會是否就不會再上訴?即便三審定讞、關愛之家勝訴了,可以「合法」住在再興社區裡頭、不用遷離,那麼,部分社區居民對關愛之家的「誤解」、甚至「仇恨」就會消失了嗎?

看看社會其他角落,下次再有愛滋學生被迫轉學,教育單位要不要幫他打官司?若有愛滋病患想進入安養機構被拒,或者被資方刁難,衛生、勞工單位,要不要也來幫他們寫訴狀、捍衛正義一下?

打官司絕對不是修補傷口的良方,如何讓兩造修好,才能讓關愛之家的愛滋患者,擁有一個真正溫暖的家,而不是一個躲避歧視的無形牢籠;法官和官員們願不願意藉此走出冷氣房,走進社區裡,跟管委會好好溝通?

所有問題的癥結,是民眾對愛滋病傳染途徑的誤解,於是產生莫名恐慌,因而拒絕接納這一群人;這個問題不解決,愛滋患就醫、就學、就業,甚至基本的食衣住行權利都會被剝奪,回過頭來看看,政府的宣導真的夠了嗎?

如果說,相關宣導工作,只靠民間團體爭取公預算拿來辦場活動,搏得幾天新聞版面便算踏實有效的宣導;那麼,關愛之家裡頭那幾名愛滋寶寶,不知來不來得及長大,生長在一個只有愛、沒有排擠的社會?

聯合報2006/10/13
向陽兒童 「放棄」陽光花園

【聯合報/記者金武鳳、陳正喜/台中市報導】台中市社福機構「向陽兒童、少年關懷之家」,四個多月前在「陽光花園」社區新購兩棟透天厝,計畫安置家暴受虐兒,但住戶反彈阻撓,向陽之家奔走溝通無效,為免受虐兒因住戶敵意,遭受二度傷害,主任郭碧雲昨天宣布「放棄」,另擇適當地點。

向陽之家是台中市政府委託「張秀菊福利基金會」經營,以收容安置家暴受虐兒為主要業務。郭碧雲說,因原本庇護所空間狹窄,為讓受虐兒有更好的生活環境,才斥資一千五百萬元,新購兩棟透天厝,計畫安置十五名受虐兒。

「他們只是缺乏父母關愛的孩子」,郭碧雲至今仍為孩子遭社區住戶拒絕痛心,她說,住戶對孩子有疑慮,骨子裡「瞧不起」他們,甚至說出「一旦向陽的孩子住進來,囝仔會剉屎,老人會受驚」的話,讓人寒心。

雖然困難重重,但為了替受虐孩子打造良好生活環境,郭碧雲和向陽之家社工四個多月來,仍不停地奔走、協調。郭碧雲說,民代、學者都曾出面協助溝通,各種妥協方法也「說破嘴」,但社區管委會硬是以「維護社區生活品質」為由拒絕,顧及如果強行進住社區,對孩子無益,甚至可能遭受二度傷害,才決定放棄。

一直協助向陽之家與社區斡旋的台中市政府社會局副局長利坤明說,向陽之家無法順利進住,也卡在法規上,因為陽光花園社區是第一類住宅區,依都市計畫分區使用要點規定,不得設置教養、安置機構,新購的透天厝也沒有無障礙空間及電梯設備,都與法令不符。

民生報2006/10/13
疾管局:判決有適法疑慮

【民生報/記者楊清雄/報導】「這種判決未免太脫離社會現實了吧?」獲知收容愛滋病患的關愛之家的「房事訴訟」敗訴後,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林頂昨天嚴詞表示,這項判決令人無法接受,但也凸顯社會大眾依舊對愛滋病的誤解仍深,他將與署內法規會研究這項判決的妥適性,必要時將拜會法務部。

位於台北市木柵再興社區的關愛之家,遭社區管理委員會以社規不准住戶收容傳染病患為由,要求遷離未果,因而告上法院,前天台北法院判決出爐,要求關愛之家限期遷離現址。

判決出爐後,各界譁然,應邀出席為愛滋小天使請命活動的林頂表示,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愛滋病)防治條例第六條之一規定,患者的人格與合法權益應受尊重及保障,不得歧視,亦不准剝奪患者的就醫、就學、就業等權利;他認為,「法官的判決可能有適法性的問題」。

林頂表示,疾管局將與衛生署法規會研究,此項判決是否抵觸防治條例,必要時會再與法務部官員討論;但他強調,關愛之家所在的再興社區管委會提出告訴的舉措,已有「歧視」的疑慮,令人遺憾。

他說,先進國家都是讓愛滋患者住在家裡,活在社區裡,儘量不要被「集中、收容」,如此才能從家庭、社區獲得支撐的力量。關愛之家的病人,都是無家可歸的人,社區理應接納他們。

尤有甚者,連收容機構、學校、職場普遍排擠愛滋患,林頂說,國內已有萬餘名愛滋患,「若家人、社區、安養機構都把門關起來,難道要這群人去跳太平洋?」

曾為關愛之家出庭作證的衛生局疾病管制處副處長林碧芬表示,疾管處會幫關愛之家上訴,也會找多名學者專家,撰文闡述愛滋病的防治與傳染途徑,希望藉此宣導。

同為愛滋防治團體的紅絲帶基金會昨天也聲援關愛之家,強調除非是性行為、輸血,以及與毒癮者共用針具,愛滋病毒不會透過一般社交接觸、口水、流汗、擁抱等方式傳染,管委會的反應不當,法院的判決也讓人失望。

聯合報2006/10/13
疾管局:毒癮愛滋患者 法務部應收容

【聯合報/記者林宜靜/台北報導】同時具有「犯人」、「病人」身分的毒癮愛滋患者無處勒戒,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林頂強調,衛生單位不可能設置愛滋收容機構,但法務部應針對毒癮愛滋需勒戒者設置收容中心,不應放任自生自滅。

衛生署今年初實施減害計畫,提供清潔針劑,避免毒癮患者透過共用針頭擴大傳染,針對海洛因等毒品成癮者試辦以丁基原啡因、美沙冬等二級毒品,讓無法立即戒除毒癮的人,在醫療人員的協助進行替代療法,目前全國有五百多位人接受治療中。

蘋果日報2006/12/23
企業家捐5千萬 建關愛之家
不忍愛滋病友遭歧視 捐錢買地不願曝光

立委黃志雄(後排左)昨抱著一名愛滋寶寶太太洪佳君(後排中)為愛滋寶寶打氣。鄭孟晃攝

【黃靜宜╱台北報導】聖誕節前夕,收容愛滋感染者及愛滋寶寶的台灣關愛之家收到一份超級大禮,一名不願曝光的企業界人士將捐出五千萬元,替關愛在中部地區覓地為感染者籌建家園,讓愛滋病友不致再遭社區民眾唾棄,流離失所。

台灣關愛之家位在台北市文山區的收容中心,因遭附近居民反對,今年十月台北地方法院甚至判決關愛之家必須遷出,引起社會一陣譁然。本月二十日二審開庭尚無結論。

曾遭社區管委會控告要求搬遷的關愛之家愛滋病友,有企業家將捐款為他們蓋新家。

中部新家收治男性病友
就在關愛之家為居所權打官司之際,一個多月前一名企業家主動向關愛之家表示願意捐錢買地,替他們籌建家園,並強調家園會十分寬敞、新穎、具有國際水準。關愛之家協會創辦人楊捷說,這位企業家在歐美、台灣都有公司,看到愛滋感染者遭到歧視十分不忍,願慷慨解囊。但他低調不願曝光。

楊捷表示,中部據點成立後將以收治男病友為主,北市收容中心將轉型為婦幼庇護中心,專門收容愛滋單親媽媽及愛滋寶寶,希望藉此減少附近居民的疑慮。

保養品義賣助愛滋寶寶
事實上,關懷感染者處境的人士的確不少,保養品牌Kiehls昨推出耶誕慈善特惠組,義賣所得全數捐給關愛之家。藝人陶晶瑩、李李仁夫婦,奧運銀牌得主的立委黃志雄夫婦及前立委李文忠夫婦等昨均出席義賣記者會,熱情地親吻、擁抱愛滋寶寶。

此外,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長郭旭崧最近也悄悄認養了關愛之家的愛滋寶寶平平,每個月都會抽空前往探視,抱他、親他,還送上紅包兩千元和一籃蘋果。

關愛之家協會小檔案
◎成立時間:創辦人楊捷在1986年因接觸愛滋感染者,開始提供無家可歸感染者住宿地點,200312月成立協會
◎地點:台北有兩處中途之家,高雄有一處,大陸也設有據點;有企業家將贊助5千萬元,將在台中建立一個新據點
◎收容人數:台北關愛之家收容7名愛滋寶寶,15名成人感染者;高雄關愛之家現有1名寶寶,16名成人
◎經費來源:衛生署每年補助130萬元,其餘靠各界捐款,協會每月支出約110萬元
◎劃撥捐款:帳號:19818204,戶名:台灣關愛之家協會
◎聯絡電話:(0227389939
資料來源:台灣關愛之家協會

中央社2006-12-22
關愛之家轉型 重症愛滋病患計畫遷移

(中央社記者陳清芳台北二十二日電)今年十月台北地方法院判決收容愛滋感染者的關愛之家必須遷出再興社區,關愛之家決定上訴,但最近也計畫將重症愛滋病患遷往台中偏遠地區,再興社區內的收容中心轉型為愛滋專責的「婦幼庇護中心」。

在一審被判決敗訴之後,外界紛紛聲援關愛之家, 今天在一場Kiehl\s第二年義賣保養品贊助關愛之家活

動上,不但有幼稚園小朋友扮成小天使,與兩名愛滋寶寶相見歡,更有奧運跆拳道銀牌國手立委黃志雄夫婦、前立委李文忠全家福到場,呼籲民眾以關懷代替排斥,接納愛滋感染者。

台灣關愛之家協會負責人楊捷表示,為了善意回應 萬芳社區居民,關愛之家將把再興社區的收容中心轉型,專責收容因毒癮感染的單親媽媽及疑似愛滋寶寶,單 親媽媽在監所服刑戒毒完畢出獄後,可在此「婦幼庇護中心」職業訓練及輔導就業,就近照顧親生小孩。

至於再興社區內,原有關愛之家所收容的重症愛滋 病患,也因善心人士慷慨解囊,明年將在台中偏遠地區興建中途之家,專責收容遷入的重症愛滋病人。

楊捷表示,台北地院的判決重創關愛之家,也引發其他愛滋收容機構擔心寒蟬效應,所幸社會處處有溫暖,關愛之家的辦公室租約到期,最近二個月在奔走尋覓 及愛心房東幫忙下,也順利在信義區找到落腳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