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同志友好足球隊

中國時報2006.08.28
同志友好足球隊

李明璁
八月初,兩個英國足球迷被法院判決有罪,原因是他們在球場奚落敵隊球迷是「同性戀怪胎」。十多天後,英超職業足盟的曼城隊公開宣示:將與同志權益組織合作,展開一系列「同志友好」(gay-friendly)的球團革新行動。這兩則新聞雖僅佔據報端小小一角,但對於已故的英國黑人球員法仙努(JustinFashanu)來說,或許可以稍稍慰藉他在天之靈。

法仙努是英國足球史上至今唯一出櫃的男同志。一九八一年他以破黑人球員紀錄的百萬英鎊身價轉進職業足壇,然而不久後卻因出入同性戀酒吧而遭排擠,甚至開始被當成燙手山芋四處轉賣。一九九○年時法仙努對媒體勇敢公開其同志身份,但隨即遭球會以「行為不檢」的名義開除。一位因性傾向而被迫永遠失去球場和球迷的明星,自此抑鬱孤獨面對餘生。九八年五月,他在倫敦的車庫裡上吊自殺。

職業足球和棒球,毫無疑問都是男子氣慨的獨佔領域。理性化社會裡不被鼓勵的暴力攻擊和廝殺行為,透過組織化的競賽而擁有高尚正當性。在足球比賽中,大剌剌性別歧視的語言(比如說「像個娘兒們一樣腳軟沒力」),被用來激勵這些萬中選一「男人中的男人」勇猛衝鋒。而職棒的球員室裡則嚴禁女人進入(怕帶來軟弱的不祥),場上也只有休息時刻才短暫出現女孩(且是為了取悅異性戀男性的加油熱舞)。

在這個絕對雄性的「神聖場域」裡,不只女性被邊緣化(啦啦隊、球僮、迷妹等),任何男同性戀傾向的氣質表現也都被徹底排除。法仙努曾被視為球壇英雄、是條鐵漢,但為何他一表露同志身份,就成了球場上人人閃避的瘟神。法仙努的悲劇在當時英國引起很大反省:為什麼社會不斷跨步前進朝向多元、關於兩性平權和接納同志的呼聲也如此響亮,但巨大的職業球場卻仍像一座堅固碉堡,粗暴捍衛著異性戀男子氣慨的霸權價值?

然而,再頑固的碉堡都藏有一座斷背山,與其忽視或執意抹除,不如好好理解,彼此相容共生。上星期英超曼城隊所公布的一系列行動方案,實已為社會立下一個美好示範。包括保障該球團內部同性戀員工的就業權及友好工作氣氛、對既有員工進行相關議題的在職教育、給予同志社區足球隊免費的教練指導、贊助當地同志出版品和團體活動等。該球團總裁說得好:「包容而非排除,才是一個足球隊應有的精神」。

然而,就在上週同一時間,地球這端的台北,有宗教人士和議員公開抨擊市府贊助同志活動是鼓勵敗德,將造成愛滋蔓延的「衛生問題」,並聲稱同性戀不該縱容而應予「矯治」。這麼以偏蓋全的恐同(homophobia)言論,如此理直氣壯,實在令人瞠目。身為社會學者,我當然能夠理解並尊重任何宗教有其價值判斷,但如果所作宣稱是基於一種信仰的「大愛」,卻可能「大礙」了多元文化與人權保障的進步,那就有受公評的必要。即便不談倫理道德高調,只講惻隱同理之心,以信仰為名,污名化僅只是性傾向和自己不同、但其實也沒礙著誰的「一般公民」,無論如何都缺乏一種寬容厚道不是嗎?

法仙努在遺書結尾其實寫著:「但願我所敬愛的耶穌仍歡迎我,我最終將得到安息」。由此可見,同志認同與虔誠信仰,對他而言終究並不牴觸。如不是身處一個粗暴恐同的歧視環境,或許悲劇就不會發生。就此而言,我們該慶幸當年詆毀遺棄他的那個異性戀男性霸權領域,如今已稍有鬆動;同時更該繼續關注自己的社會,到底還有哪些壓迫的偏見藏於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