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女歌手的同志經 有志一同

民生報2006/06/23
女歌手的同志經 有志一同

【王祖壽】過去這一周的出片氣氛有點玄,女歌手見諸平面媒體的宣傳,不約而同攀附同志話題,唱片市場到了五窮六絕,同志顯然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苦尋商機的業者終於不得不正視同志龐大的消費力量。

女歌手的「同志經」五花八門,包括:「蔡健雅的歌救同志一命」、「張懸性向之謎」、「同恩常遭女同志示愛」,當然,這其中有若干玄機,有的並非女歌手本身所願,但更多歌手選擇到同志夜店開唱,顯示流行音樂宣傳管道窮則變,變則通的彈性。

蔡健雅救同志一命的歌「Beautiful Love」,是一位媽媽在電視上聽到歌詞「不要放手,永遠守護我」,決定好好跟兒子溝通,18歲的兒子在生日當天向母親出櫃,做母親的卻傷心無法接受,沒想到就在進房間時,發現兒子正準備割腕,於是有了這首歌救同志一命的美麗故事。

姑且不論網路傳言的真實性如何,就流行音樂的角度,「Beautiful Love」吸引一位婦女的聽覺是可以理解的。這首歌旋律流暢,蔡健雅的音腔沉穩吐吶,適合心情沉澱下反芻,做母親的如果聽到的是鬼吼鬼叫的音樂,相對的,能聽進心坎的機率自然渺茫。

親子關係著實是門深奧的學問,附在張懸專輯歌詞頁最後的整頁感言,開宗字裡行間就能感受到在外公外婆/父母之間的某種親疏,從中也能體察這位顯然自我意識濃烈的歌者作品與聽者之間的互動或疏離,其來有自。

也姑且不論媒體傳言的性向如何,無礙張懸創作呈現忠於自我的靈魂,吉他/民謠是她切進聽覺的重要元素,她的聲腺也恰如其份傳達脫俗的意涵。當然,無可避免的會聯想到陳綺貞,但二者大不相同,陳綺貞初始本欄曾稱之為「童女之舞」,張懸則偏向中性,從「寶貝」一曲的敘述角度與姿態流露真情。

一般而言,很容易被歌壇歸類為「素顏樂派」,據說張懸蹉跎了幾年,就沒有陳綺貞的運氣了,陳綺貞已經從初始的小眾、自我,經營出一場「華麗的冒險」,這裡面有著音樂與詞作雙重修正的軌跡,張懸如何適應商業品牌的步伐與校園附近的小店樂章氛圍,我們從「Ain't My Man」散放具備嚼勁的民謠搖滾裡,找到雙方後續發展可能的平衡點。

不論蔡健雅、張懸的同志話題,其實都很自然,因為她們同樣走個性路線。但是,她們的歌,在創作時卻並沒有為同志發聲的意思,這令人不禁想起袁瑗的「娥愛妳」一曲(1995「唱首情歌給誰聽」專輯,大滾音樂),這位已經在歌壇絕跡的女歌手(入圍第5屆金曲獎新人獎),當時曾寫過這樣一首歌(袁瑗作詞,作曲蔡宗政也是出版這張專輯的老闆,也已離世)。

袁瑗「娥愛妳」挺直腰桿唱道:「那是兩個女人的山盟海誓…」,歌詞頁附有她畫作,題名「同性戀」,首開紀錄,無畏世俗眼光,在一向貪生怕死的流行音樂荒原開花,現在的女歌手比起袁瑗,還差得遠呢。

自由時報2006/6/19
蔡健雅摸黑溜進同志吧

記者林南谷、陳嘉銘、李志展/台北報導
新出爐的金曲歌后「Tanya」蔡健雅昨天凌晨1 點半突然現身台北著名同志夜店「Funky」,為本週五即將開唱的「G-Time音樂會」先行探路,當晚不少發現Tanya的同志們欣喜若狂,紛紛前去「假借」生日之名,向歌后索吻、乾杯慶祝,見識到同志們熱情的Tanya大呼:「今天生日的人還真多。」

微服出巡 與同志拉近距離
繼曹格、范逸臣到同志店開唱,金曲歌后蔡健雅也成了第一位「唱」進同志夜店的女歌手,據悉,Tanya為了上週六「小白宮演唱會」,一早6點就起床準備,結束通告的她,卻選擇週日凌晨犧牲睡眠「微服出巡」,盼與同志朋友拉近距離。

原本摸黑進去的Tanya,讓不少眼尖賓客一眼認出,大家不禁懷疑:「剛剛走過去的是蔡健雅嗎?」Tanya這時才發現自己廣受歡迎。

由於Tanya到達時間正巧是該店最火紅的「恰恰時段」,DJ將不少同志最喜愛的歌曲改成恰恰,舞池更擠滿熱舞人潮,當她聽見自己的歌曲「Beautiful Love」、「原點」等歌曲變成恰恰版,她邊說好酷,還笑到不行。

生日索吻 歌后來者不拒
個性活潑的Tanya先和朋友在包廂內玩起海帶拳,她說不會划拳,卻玩得超High;在包廂內,她看起來很忙,因為不少同志朋友陸續前來向她問好,她也客氣回禮,不喝酒的她,是以茶代酒,且來者不拒,連佯稱生日的人,都和她大玩親親,大家都說歌后很有親和力。

約莫2點左右,Funky連放了3Tanya歌曲「紀念」、「深信不疑」、「T-Time」,她在工作人員陪同下摸黑走上DJ台,就在亮燈前一刻,Tanya拿起麥克風:「大家好,我是蔡健雅!」現場隨即歡聲大動,45百人向前湧入,Tanya舉起茶杯高呼:「我們乾杯吧!」並允諾週五開唱結束後,會多留時間幫大家簽名,她在2點半時結束1小時的「微服出巡」。

同志吧帥哥多 視覺很享受
目前單身的蔡健雅當晚和友人透露,她很喜歡去同志夜店,「除了同志對人態度很好,在夜店還可以看見超多帥哥」,她說雖然不可能跟他們交往,但「視覺」真的超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