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編劇程青松公開同性戀身份 與戀人吻照曝光

新浪網2005-12-28
編劇程青松公開同性戀身份 與戀人吻照曝光

青年編劇程青松
程青松在博客上公布了他與戀人的親吻照
本報訊 重慶籍著名影評人、青年編劇程青松,前日下午在自己的博客上,首次公開了自己的同性戀者身份,除了北京電影學院教師崔子恩曾公開過自己的性取向外,這也是內地娛樂圈人物公開同性戀身份的第一人。

程青松是重慶記者們的老朋友,但他近年來主要在北京發展,其擔任編劇的影片《沉默的遠山》、《電影往事》獲得多項國內國際大獎。昨日記者在他的博客上看到,最左邊的個人簡介里,標題就為“青松同志”,“同志”在民間語言里,已經被大眾心領神會成“同性戀”的含義,以程青松的社會閱歷,不可能不知道。同時,其在本月27日下午15點左右發表了一篇博客文章,其標題為《拿什麼拯救,我的愛人》,在這篇文章里,他很直率地寫了自己的戀人(已分手)小陽出事後,他痛苦焦灼的心情,以及為對方奔走努力的點滴。其中甚至出現了“在桂花園,我的老師的住處。我擁有了小陽”這樣明確表現身份的語言。最坦誠最勇敢的舉動是,他在這篇博客的文字下面,粘貼出了他和愛人最甜蜜的親吻照片。

事實上,在這篇博客發表之前,早在本月25日聖誕節當日,程青松就發表了一篇名為《勇敢的母親,出鏡支持同性戀兒子》的博客,上面轉發了一位母親在電視台公開支持同性戀兒子的文章,這個兒子叫鄭遠濤,是個25歲的翻譯,是廣州公開同性戀身份第一人,其母親吳幼堅是廣州某出版社的文學編輯,程青松同時公布了兩人的照片。

截至昨日記者發稿時為止,這篇《拿什麼拯救,我的愛人》,閱讀人次已經達到15242次,評論達到101條。據不完全統計,在娛樂圈里,除了中國港台的關錦鵬和蔡康永公開了自己的性取向外,內地尚無人公開。劉春燕/

鏈接
程青松,著名青年作家、編劇、新銳電影批評家。上世紀70年代出生,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電影文學系,于中國影協,重慶雲陽人,現定居北京。
小說:《盆地少年》、《明天》、《生于1966》、《無性別時代的愛情》;
電影:《電影年代》、《晚安重慶》、《鐵血杜鵑》;
電視劇:《方腦殼的故事》、《關公》、《我的香格里拉》。
博客實錄
3年前的11月,小陽18歲,我們通過網絡認識。他度過18歲生日之後的12月,我回到重慶,寫一個電視劇。小陽到車站來接我,我對他一見鐘情。
●在桂花園,我的老師的住處。我擁有了小陽。
●這一年我知道,小陽的父母在他1歲的時候離異。不完整的童年,給他心靈留下深深陰影。而我想要做的就是,用我的愛,溫暖他的心靈。
●同性戀是一個存在爭議的話題,不管大家理不理解,支不支持,他們都是真實地存在著,根據權威的數據,目前,在中國,已經有近三千萬同性戀者。
●遠濤的母親(國內首位公開亮相的同性戀者的母親)更希望的是,中國的同性戀有可能像異性戀一樣,想愛就愛,也可以長久地生活在一起。
程青松8年同性之愛“蓄謀”兩年通過網絡公開

新浪網2005-12-28
程青松8年同性之愛 “蓄謀”兩年通過網絡公開

編劇程青松公開同性戀身份 與戀人吻照曝光
盡管曾經多次採訪過程青松,與他之間已經非常熟悉,但是,昨日記者撥打他的電話之前還是有些猶豫──該怎樣使用措辭呢?然而,擔心是多餘的,程青松在北京的家中接受了採訪,非常自然,非常坦誠。

“蓄謀”兩年公開性向
重慶晚報:《拿什麼拯救,我的愛人》這篇博客,有人懷疑是你創作的小說?
程青松:不是,它寫的就是我真實的生活。
重慶晚報:怎麼想到公開自己是同性戀?
程青松:這個事情,我考慮了兩年。在這一年里,我的前任戀人出事了,我為他奔走,我所承受的壓力已經到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程度。我需要釋放,所以,我決定說出來。我覺得,在一個寬容理性的社會里,每個人都有選擇性取向的權利,這是應該得到尊重和理解的。

重慶晚報:你已經是公眾人物了,不擔心自己的形象受到影響?
程青松:正因為我是公眾人物,所以才更應該站出來,以勇敢的態度去承認一個事實。我看了網友在我博客下的留言,大部分還是表示尊重和理解的。另一方面,我既然敢公開,就對可能出現的任何輿論壓力有足夠的心理准備。

8年同性之愛
重慶晚報:能告訴我們你在情感上的大體經歷嗎?
程青松:我的博客上有一個簡單的反映。我一共有過兩個戀人。1987年是我的初戀,此後,我跟小陽在一起。現在我是一個人。我還在為小陽努力,他將來出來後我們能否在一起,要看那時兩人的發展了。

重慶晚報:這8年來,生活上有沒有受到來自外界的壓力和傷害?
程青松:還好吧。其實,在我身處的圈子,同性戀並不少,而我身邊的朋友,很早就知道我的事情,大家的態度都很寬容。

重慶晚報:但是,現在你是向圈子以外的所有人公開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你,甚至很可能在你將來的生活中出現困擾?
程青松:我是一個創作者,是以作品本身說話的自由人,我不是一個相對嚴肅和規範的單位的職員,我想,性取向不妨礙大眾對我作品的認識。更重要的是,我跟正常人一樣工作,一樣創造社會價值,他人有什麼權利鄙視我、阻撓我?

重慶晚報:最重要的是,你的家人對此態度如何?
程青松:我已經取得了我父母的支持。實際上,幾年前家人一直反對,但是,他們來到北京跟我在一起一段時間,看到我對感情如何真誠執著後,最終被感動了。在我博客里,轉發了一篇廣州一位母親公開對兒子同性戀取向的支持,這位母親是我的恩師,我父母說,他們會像這位母親一樣支持我。

網絡公布最自然
重慶晚報:為什麼會選擇這樣一種方式公開?
程青松:我想過,是否用我恩師支持兒子的方式,在電視台直接面對觀眾。但是,我覺得,這樣顯得很高調,畢竟我的朋友現在情況很特殊。而選擇博客的方式,相當於一個網絡日記,說自己想說的事情,是很自然的。

重慶晚報:在你公開之後,博客點擊率劇增,其他論壇開始轉載,有人指責你是在炒作自己?
程青松:這是一個荒謬的指責,用自己的性取向炒作自己,是多麼低級的事情,尤其是在人們尚未廣泛寬容和接受同性戀的時候。這8年來,最困難的時候,我只給自己四個字:勇敢、坦誠。劉春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