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尼金斯基同志戀一場戲 《牧神的午後》重建發瘋謎團

民生報/A12/文化風信2005-12-02
尼金斯基 婚後愛相隨 同志戀一場戲
《牧神的午後》舞作重建外孫女揭曉發瘋謎團

記者徐開塵/專訪
現代芭蕾的始祖尼金斯基和一手捧紅他的舞蹈經紀人狄亞基列夫之間的同志戀情是真是假?他真的是因為婚後被狄亞基列夫趕出舞團鬱結難解而發瘋?流傳一個世紀的謎團揭曉,尼金斯基的外孫女Kinga Nijinsky Gaspers說,尼金斯金遺留的筆記中明白寫著,狄亞基列夫一再誤導他「和女人在一起不對,和我一起才健康正常」,「外祖父當時為了養家,需要經濟援助,才不得不和狄亞基列夫在一起。但他在巴黎街頭看著過往女人,眼神流露的渴慕,以及後來和外祖母羅慕拉一見傾心,迅速結婚,都說明他和狄亞基列夫之間只是一場戲。」

身為尼金斯基的後代,數十年來面對外界無數的探問,他們常陷入唯恐愈描愈黑、又期望澄清疑團的兩難中。昨天Gaspers正色表示,外祖父是一位偉大的舞者,說他和羅慕拉結婚不愉快而發瘋,完全是扭曲事實,「羅慕拉從婚後到尼斯基金過世,照顧了他31年,甚至帶著他留下的傳奇繼續生活,是真正愛他及他的藝術的表現。」

尼金斯基年逾八旬的女兒Tamara Nijinsky和外孫女Gaspers,代表尼金斯基的基金會來台,參與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學院策畫明、後兩天的「追溯牧神的舞跡」舞作重建演出暨講座系列活動。昨天觀賞了北藝大舞研所研究生彩排尼金斯基名作《牧神的午後》,母女倆感動不已。她們表示,基金會走遍歐美盡力向世人介紹尼金斯基的藝術和精神,這是她們首次亞洲行,看到台灣舞者不但掌握舞作的藝術性,更呈現深沈的質感,使推廣工作成功跨出一大步。

《牧神的午後》由尼金斯基於1912年首演,Tamara Nijinsky說,「牧神」比她早出生八年,使她無緣親見父親演出這個作品。但她們母女都認為這舞作是為東方舞者而編,台灣舞者能忠實重建此作品,全賴舞譜專家Ann H. Guest和王雲幼努力促成。

尼金斯基逝世超過半世紀,「廿世紀舞神」地位不改。在Tamara 心裡,他永遠是「父親」形象。Tamara至今隨身帶著小時候與父親的合照,影中人如尋常父女,她說,父親後半生受精神病所苦,有時家族相聚,他總靜坐一旁,彷彿神遊到另一世界,但當她看到父親溫和的笑容,即可感覺親情緊緊牽繫在一起。

Tamara對父親最深刻的印象,是她訂婚前,帶著未婚夫去醫院探望父親,結果尼金斯基專心品嘗她帶去的蛋糕,根本沒注意未來女婿。說起這段往事,Tamara還笑說:「他就是那麼純真的人」。

曾有人以為尼金斯基的精神病是家族遺傳,Gaspers澄清,他只是重度憂鬱症導致精神分裂,「是他童年被父親虐待、拋棄,進入彼得堡皇家芭蕾舞校又受同學欺負的悲慘遭遇,造成長期精神不安定。」不論外人如何看待尼金斯基,在她們心中,「他不只是一個舞者,也是愛好人類和世界和平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