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提升移工權益 香港傳正反聲浪
立報2012-2-23
提升移工權益 香港傳正反聲浪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菲律賓人布蘭珂(Teresita Herrera Blanco)在香港當了16年的家庭幫傭,曾經從事過餐飲、清潔及媬姆等工作。她表示雇主對她不錯,但如果雇主決定要辭退她,她只有2星期的時間找新工作,否則就會被遣返菲律賓。

香港還有不少外國工作者,這些白領階級的銀行家、律師和教師,在香港工作超過7年即可取得永久居留,但家庭幫傭不管工作多久都無權利申請。

然而,香港法院本週針對一起受人矚目的案件舉行聽證會,像布蘭珂這樣數千名的外籍移工,未來也許能定居香港。這起事件在香港社會引起討論,許多人開始關心其他亞洲面孔家庭幫傭的工作條件好壞問題。

布蘭珂在某天工作完後告訴記者:「我愛我的國家,但這是一個好機會。」去年9月,高等法院的法官表示,將外籍家庭幫傭排除在外國人連續居留7年以上可申請永久居留的規定,有違香港基本法的精神。

外籍幫傭的永久居留權爭議,是因瓦耶荷絲(Evangeline Banao Vallejos)的案件而受到眾人矚目。華勒喬絲已經在香港當了25年的家庭幫傭。

民眾上街表達不滿
香港社會去年9月舉行大規模遊行,抗議若讓外籍家庭幫傭取得居留權,將危及公眾服務和就業市場,專家擔心近日的公聽會會再度引起反對聲浪。

香港移工工作團(Hong Kong 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s)總經理泰勒絲(Cynthia Tellez)表示:「存在許多負面的跟歧視性的態度,我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民眾感受到威脅。但我們的底線是任何一個希望申請永久居留的人,必須要被平等對待。」

香港有292千名外籍家庭幫傭,大部分來自菲律賓和印尼。他們並非在富有的家庭中工作,中產階級家庭也會聘請家庭幫傭,因為中產階級夫婦需要外出工作。

幫傭命運 看雇主臉色

家庭幫傭可享有最低工資、每週休假1日、法定假日和帶薪年假,是亞洲地區待遇報酬較好的工作國家。

但他們的地位和其他工作者相較之下依舊就是有落差。幫傭的薪資每月為港幣3,740元(約新台幣14千元),而其他工作的最低工資是每月港幣4,480元(約新台幣17千元),他們沒有居留權,意味著他們能不能留在香港,必須看雇主的臉色。

該案件也燃起亞洲家庭幫傭工作條件的熱烈討論。在新加坡,外籍家庭幫傭不列在政府的聘僱法案,休息日、薪資和每日工時等工作條件,都是幫傭與雇主自行協商。目前,有人在新加坡推動立法,希望能爭取到每週固定放假一天的權利,但許多新加坡人對這項提案感到相當憤怒。

一名教師投書新加坡《海峽時報》,他在文章中寫道:「幫傭真的超量工作嗎?我家的幫傭每個月能休1天假,每次她放假回來,看起比平常還要無精打采,反而需要更多時間來恢復精神。」這篇文章在去年7月於網路上被瘋狂轉載。

馬來西亞政府和印尼政府簽署一項協議,起因是200912月有印尼人到馬國作家庭幫傭而受到虐待。協議中保證家庭幫傭可持有自己的護照,而不是由雇主或仲介機構保管,但這項協議並不具法律約束力。

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雅加達辦公室主任凱哲司爾(Lotte Kejser)說:「這裡有微小的進展,但是在亞洲其他國家並沒有實質的變化。因應都市化和中產家庭中的雙薪壓力,外籍家庭幫傭的需求越來越多,像越南和柬埔寨等的新興供應市場的需求也正在增加。」

目前不確定有多少香港外籍家庭幫傭要申請永久居留權,香港政府表示125千名幫傭符合申請資格,如果每位幫傭有配偶與2名孩子,則總人數將達到50萬人。

香港工會聯合會(Hong Kong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的立法會議員潘佩璆說:「如果這波遷移潮超過20年,我們也許還可以因應移民的影響,但短時間內我認為任何一個社會都很難適應。幫傭會尋找其他更高薪資的工作,和本地工作者競爭,有些人會說英語和母語,將造成本地勞工處於劣勢。」

僅部分幫傭願意申請
許多為家庭幫傭發聲的組織表示,政府的評論是在危言聳聽。他們表示,只有少部分人會申請永久居留,況且我們也無法得知申請者是否會家屬帶到香港。該案件的主角瓦耶荷絲早已向當地媒體表示,她的家人不會離開菲律賓。

香港移工工作團的泰勒絲表示:「可能法令通過後會有影響,但是那些離鄉背井短期打工的人,並不打算離家很久。」

布蘭珂利用星期日放假跑到金融區聽取建議,能申請永久居留權讓她較有安全感,畢竟香港是她大半輩子工作的地方。

但布蘭珂的女兒曼諾塔(Evangeline Herrera Menorta)卻有不同看法,曼諾塔也在香港工作,但她希望可以盡快返回菲律賓,她說:「我在這裡工作10年,但對我來說,菲律賓還是比較舒服,如果我不能回去,那是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