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違規源頭 營業登記證和土地使用分區脫勾
【聯合報】2012.02.27
違規源頭 營業登記證和土地使用分區脫勾

師大商圈的商家與住戶持續對立,外界都在關注北市府的下一步究竟要怎麼做?北市長郝龍斌昨天表示,市府是在「公共安全」及「居民安寧」的前提下,積極輔導商家改善;師大商圈會維持下去,影響層面並非外傳那麼廣。

郝龍斌指出,師大商圈共有六百多個商家,市府會取締嚴重違法的業者,大部分的業者,如不會影響民眾安全的「水準書局」,不必太擔心。市府會跟商圈及居民代表對話,也願建立商圈與居民的溝通平台。

北市府祭出「台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要求師大商圈六米以下巷道違規營業的商家,停止違規營業。但外界更好奇,為什麼當初北市府會允許這些違規店家合法領有營業登記證?

台北市副市長陳雄文解釋,為鼓勵創業,經濟部在二○○九年修訂商業法,任何人只要檢具相關文件,即可申請營業登記證。儘管文件中會附帶提醒「應符合土地使用分區管理規定」,卻不是核發要件,造成營業登記證和土地使用分區脫勾,才會出現類似的違法情況。

有藝文人士擔憂,「康青龍街區」的文創特色是否會消失?陳雄文表示,市府不是要消滅師大商圈,這些都是違法商家的「危言聳聽」;觀光局力推康青龍街區時,僅四百家商家,如今膨脹至六百多家,其中很多更是違法營業,市府當然有權改善。

他強調,目前僅對師大商圈做專案處理,不同商圈會各有變通作法;未來將參考社區營造模式,讓師大商圈更有大學城的意象。

 

【聯合報】2012.02.27
婆媽護家抗爭 改變了師大商圈

去年十月廿六日,一個尋常的周三。平時西裝革履或在家相夫教子的師大三里里民(古風、古莊、龍泉),生平第一次走上街頭拉白布條呼口號。「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當時沒有人想像得到,師大夜市會有什麼樣的改變。

四個月過去,出現了令人不可置信的改變。「師大夜市」從官方文宣、捷運站指標一一消失了,公車站牌下月初改名後,「師大夜市」四字將徹底從官方指標上消失。六米巷道內違規營業的店家紛紛接到市府改善通知書、罰單,店面租金更是宛如「溜滑梯」,愈來愈多的鐵門上都貼了「遷移啟事」。

師大三里居民展現高度的社區自覺與公民意識,成了台北市第一個社區成功對抗商業進駐的範例。這場一開始並不被看好的「不可能的任務」,到底是如何辦到的?

敲敲打打 敲出公民意識
外界不知道的是,這場「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社會運動,最初是由泰順街五○巷前段婆婆媽媽的護家行動開始,再加上一位「雞婆」的女里長。一切故事要從去年秋天,泰順街五○巷某一個敲敲打打的下午說起。

走進距離師大商圈核心已有一小段距離的泰順街五○巷前段,兩排矗立的五層樓公寓,「六米以下巷道不得營業」巨幅白布條從公寓五樓樓梯間「從天而降」。這裡是師大三里反師大夜市行動中的「起義地點」,開出革命的「第一槍」。

「里民『警告』我:不管妳遇到什麼壓力,絕對不可以把布條拿下來!」去年一月上任的古風里里長孔憲娟是師大三里中唯一的女里長。她說,師大商圈早期集中在師大路卅九巷與龍泉街,部分位處原本就是可以營業的「商一特」,井水不犯河水。

這五、六年師大商圈往四周擴散,噪音、空汙、消防問題接踵而至。去年夏天開始,連位處邊陲的泰順街五○巷都開始「淪陷」。孔憲娟去年上任後,每天半夜電話接不完,第一句話就是「里長,妳還睡得著啊?」「我家樓下一直冒白煙,趕快救救我們!」

原本泰順街五○巷前段只有零星一、兩家店家,居民也相安無事。去年九月間,十六號一樓突然圍起了密實的三夾板,不時傳出敲打聲。

一天,居民好奇地鑽到縫隙一看,「哇!不得了,裡面牆壁都被打掉了!」大家想起九二一東星大樓倒塌的慘劇,一通通電話又打進古風里辦公室,十之八九都是家庭主婦。「我告訴他們,你們一個一個打來,沒用啦,要就去連署!」

串連行動 挨家挨戶拜訪
沒想到,其中三、四位婆婆媽媽真的開始行動。從學校退休的徐老師從一開始就參與串連行動。她說,媽媽們挨家挨戶按門鈴,即使吃了閉門羹,媽媽們不死心地一再登門拜訪。

有媽媽半夜偷偷跑到店家附近去拍照;還趁月黑風高時,爬著梯子去掛布條,「大家真的都豁出去了!」孔憲娟還記得,要居民連署那天是禮拜五,周一一大早,居民就捧了卅七份連署書送到里辦公室。

還有卅多歲的年輕上班族女性里民,從都市計畫法中「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則」,找出住宅區內「六米以下巷道不得從事餐飲業」的關鍵法條,讓連署活動有了強而有力的切入點。

連署書送出後,居民開始集會商討對策,「泰順街五○巷居民自救會」雛型自此出現。但每次開會通知單才剛貼上一樓大門,一轉頭就不翼而飛,原來是經營商店的一樓房東及房客「我們前腳貼,他們後腳撕」。後來改貼到一樓大門內。

徐老師說,有時大家站在住家附近討論「行動方案」,發現一樓房東遠遠出現,立刻假裝若無其事寒暄:「你家小孩最近考試怎麼樣啊?」就連開會通知單,也只寫著「時間、地點」簡單兩行字,簡直就像地下秘密組織。

來開會的人一次比一次多,最後還多到需要借用里活動中心。居民最後決定十月廿六日走上街頭,當晚從泰順街五○巷集結,步行到辛亥區民活動中心舉行公聽會。「一開始稀稀落落的!」徐老師邊走忍不住邊回頭。沒想到,一路上不斷有人加入,到了終點,「我一回頭,居然看不到盡頭!」

公聽會上 居民怒火爆發
當天公聽會,來了市府發展局、環保局、商業處等相關單位,居民怒火與能量一次爆發,成了這場反師大夜市運動最重要的分水嶺與里程碑。

公聽會落幕後,三里居民也組成了自救會,由三里各推選代表,婆婆媽媽功成身退、退居第二線。但這群婆婆媽媽已改變了師大三里的命運。

孔憲娟說,這場運動會成功,是因婆婆媽媽展現過人的毅力與韌性。媽媽們是最溫和的族群,可是一旦威脅到她最在乎的價值──寧靜、安全、衛生、環保、教育,「她就會跟你拚了!」

 

【聯合報】2012.02.27
店家:師大走味 政府責任大

面對師大商圈居民的反彈,商家一開始「冷處理」。直到店家一一接到市府發出的改善通知書,商圈發起自律行動,低姿態拆招牌、下跪,但仍無法扭轉市府強力執法的態度。眼看「軟的不行」,商家也拉高對立態勢,從上周四「集體午休」到前晚串連四百家「關燈營業」,動作愈來愈大。

對於市府「先捧再喊殺」,商家也有不少委屈。日本服飾小舖「Papi Shop」老闆「菲爾」說,商圈繁榮時,市政府極力宣傳「師大夜市」,連台北市長郝龍斌都來此造勢。

伊凡斯漢堡負責人董士盟指出,政府宣傳引來更多人潮及創業者,以致商圈失控;人多是非多,也傳出黑衣人事件。「師大走味,政府要負很大責任。」菲爾說。

師大商圈發展充滿矛盾,新商家不服市府政策,醞釀上街抗議。多數老字號商家也是在地居民,與鄰居關係甚密,他們不願傷害鄰居,幾經思考後,「忍痛」尊重商圈的共同決定。

師大路老字號餐廳「廣生食品行」陳老闆說,商家已不分新舊,開始理解到彼此是生命共同體,「市府沒做查核工作,讓我們非常難過。」陳老闆感嘆,他與妻子使用家族老舖開餐廳,省去租金,提供街坊鄰居好食材,也受到師大教授歡迎;現在卻收到限期改善公文,變成威脅社區的「惡鄰居」。

師大路巷弄內的老咖啡店「林園粗食」店主林家三姊弟心情也不平靜。大姊激動地說,「我們也是里民,與鄰居相處融洽,想不到還是被整頓、被稱『首惡份子』!」批評政府執法實在太粗糙了。

林小姐拿出一份支持「林園粗食」持續營業的連署書,五天下來已有一百七十人簽名。林小姐說,林園是師大大學城的一部分,很多里民、師大教師把林園當成自家廚房。不少客人在這間店成長,從師大博士生變成助教,又升為教授;還有夫妻帶小孩來用餐,付帳時偷偷告訴他們「這裡是我們當年談戀愛的地方。」

 

【聯合報】2012.02.27
繪師大老店地圖…居民試圖找第三條路

周末夜裡,走近師大商圈泰順街二六巷口,穿過排隊購買菠蘿油麵包的長長人龍,走上二樓「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不算寬敞的辦公室,一群年輕男女拿著地圖熱烈地討論著。裡面絕大多數都是師大社區居民,正試圖走出溫和的「第三條路」。

從小在師大社區長大、七十四年次的OL「結比」,是「還我師大優質生活圈」部落格的板主,她目睹師大周邊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感慨地寫下「老店未死,是被排擠」一文。

她說,師大社區早期是一個小型生活圈,商家與居民充滿相互依存的醇厚情感;很多雙薪家庭或家中臨時有事,會把孩子或是貓狗「寄放」在店家。

住在泰順街的Bobby說,他念小學時,放學後,都在家附近的理髮店等奶奶忙完來接他;甚至有店家周轉不靈,居民還自掏腰包拿出十萬元給店家應急。

也是師大居民的「香菇」說,因租金一再上漲,師大老店遭排擠的情況在這兩、三年愈來愈猛烈。「結比」也補充,居民反對、厭惡的是師大社區近幾年無止盡的擴張,但對早期店家是「有感情的」,並不希望把老店趕盡殺絕。

這群新生代的師大居民每周都固定在「OURs」聚會,討論師大社區的下一步,試圖在店家的「共存共榮」與自救會訴求的「依法行政」外,走出「第三條路」。他們第一步先從繪製師大「老店地圖」開始,追憶師大已消逝或正消逝中的老店、老情感。

「香菇」說,師大社區有市場、商家、住宅區,透過老店地圖拼湊出立體的記憶,找出有溫度的故事,告訴大家「我們要的生活方式」。

「結比」認為,現在反師大夜市的運動少了「重要的描述」,在缺乏共鳴與在地連結的情況下,很容易無以為繼。

從事社造工作的戴開成說,公部門無法理解社區歷史的脈絡,「也不會想要弄清楚」;他們希望為這場反師大夜市運動填進血肉,告訴大家「師大居民,到底要什麼?」

 

【聯合報】2012.02.27
洩記者手機 師大里民自救會恐觸法

師大商圈風波不斷,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會長劉振偉,前晚在自救會網站上公布卅六位記者手機,呼籲里民「自己跟他們說心裡的話」,引起媒體記者強烈反彈。

由於此舉恐觸犯個資法,劉振偉在警方要求下,昨天中午將該網頁移除。

劉振偉並在下午放上新文章,表示違法商家持續造勢,招來大批媒體報導,既然違法商家、路人甲乙都可接受訪問,他才把和媒體接觸時收到的名片電話提供給居民反映心聲。劉振偉下午受訪時,對於是否觸法不願多談,「若造成不便,很抱歉」。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部落格上,前晚出現一篇文章,標題為「有話要說的里民, 請說給媒體的帥哥美女聽」,公開聯合報、中國時報、公視、TVBS等卅六位記者的姓名、手機,瀏覽人次至凌晨十二時近千人。

有居民看見後認為不妥,當天打電話通知多名記者,他們的個資已遭外洩;受害記者感到震驚和憤怒,也質疑自治會背後動機,「難道是要影響媒體報導立場嗎?」有電視台女記者反映,當晚就有許多未見過的電話號碼來電。

台北市警察局則表示,大安分局昨天早上已蒐證完畢,洩露個資屬告訴乃論,記者可前往大安分局報案提告。據了解,已有記者前往警局備案。

 

【聯合報╱社論】2012.02.27
找出師大商圈「四贏」的藍海

一座樹林若有充足的陽光和雨水,便能蔚為美麗的森林;但如果不適當疏伐而任其過度生長,也可能彼此擠壓或雜木叢生而引發森林大火,導致自己的覆滅。師大商圈今天的住商衝突,就是這樣一個社區生態失控的例子。

師大商圈由來已久,多年來店家和社區居民相安無事,是因為各式商店、餐飲提供了居民及學生的生活所需,一些特色小鋪也豐富了社區的文教氣質,雙方的供需得到滿足和平衡。但近幾年,當地「商圈文化」急劇倒向「夜市文化」的結果,居民和商家的關係開始惡化:嘈雜髒亂的餐飲迅速佔領巷弄,不斷向周邊住宅蔓延;優雅的特色小鋪被擠出街區,龐大的消費人潮則夜以繼日地喧譁,讓社區住戶不得安寧。

師大商圈屬文教住宅區,居民對於生活品質的期待,當然和士林夜市、饒河夜市的商業區居民不同。再者,師大商圈店家多為「外來」承租戶,他們專注經營,對社區的融入或互動並不積極,對居民的感受不太在意,這也和其他夜市攤商許多就是當地傳統住戶不同。表面上看,商圈的繁榮帶動房價和租金水漲船高,似乎對社區有利;事實上,高租金只是一樓住戶坐收其利,樓上住戶卻得忍受無止無休的噪音和空氣汙染。師大商圈的「異化」現象,是雙方必須共同解決的問題。

一個住宅商圈會如此無度地擴展,當然與政府部門的怠惰有關。如果說六米以下巷道不得作商業使用,市府為何會多年來坐視各色店面一家開過一家,甚至還讓師大商圈登上「優良商圈」的寶座;直到居民忍無可忍,才施展鐵腕拆除?要知道,政府的「不作為」就形同默許,會被店家誤讀為「合法」;俟經營者投入了可觀的資金和心血,政府卻突然跑來宣告違法,這和「不教而殺」有何兩樣?

再說,台北市六米巷道以下違規開店的情事,可謂觸目皆是;市府這廂對師大商圈大開殺戒,那廂對其他商圈或夜市的違規營業問題,能裝作視而不見嗎?官員固可推說違規處理是採取「不告不理」原則,其他商圈目前尚未發生類似問題;但政府若不設法從法令上作出統一解釋或根本解決,對自己運用公權力的「雙重標準」不感到羞愧嗎?若拿不出高明的辦法,這個問題一旦野火燎原,市府恐怕將窮於應付。

一個商業聚落的形成,並不容易,是人文、地理、社會和經濟條件日積月累的結晶。而商家的投資,包括商品及服務的提供,也都匯聚了庶民經濟中點點滴滴的智慧和心血,應該珍惜。就學生和民眾的消費經驗而言,許多人對那個街廓的食物、櫥窗和多元文化氣味,都曾留下難忘的生命記憶。從這個角度看,師大商圈的惡性發展固應遏止,但要用粗暴的行政手段將整個聚落一舉扼殺,顯非明智之舉。

如今,師大商圈的居民、商家、消費者和台北市政府要找到「四贏」之計,唯有從「藍海策略」去尋思。市府必須扮演更積極的協調角色,邀請專家或相關團體共同參與,促成居民自救會和商圈聯盟的對話,並制訂出彼此同意的經營規範。對商家而言,要取得居民的信任,必須更有效地自我約束,把自己當成社區一分子來思考自己的經營,並組成「管理委員會」來管理商家的行為。重要的是,商圈要拋棄「夜市化」的路線,鼓勵多元、異質的商家,以保留更優質的文教特色。至於「商業登記」太容易取得的問題,則可以用消防及衛生安檢來過濾,不能改善的商家就必須離開。

庶民經濟衝撞了庶民生活,引發師大商圈的住商嚴重對立,是件令人遺憾的事。但換個角度看,這就像森林需要疏伐一樣,各方看到這個商圈過度發展的問題,也了解已到了節制的時候。台北其實不缺一個夜市,但如果少了一個大學城的文化聚落,那就太愚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