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柏林為納粹時代遭迫害同性戀者樹紀念碑

德國之聲中文網20080909
柏林為納粹時代遭迫害同性戀者樹紀念碑

527,德國文化國務部長瑙曼在柏林為遭納粹迫害同性戀者紀念碑舉行揭幕儀式。5年前,德國聯邦議院做出了建造該紀念碑的決定。在納粹統治期間,共有54千同性戀被判刑,其中7千人死在了納粹集中營中。在紀念遭納粹迫害的同性戀倡議申請上簽名的有許多來自文化、政治界和地方社團的名人,其中也包括德國著名作家京特-格拉斯。

遭納粹迫害同性戀者紀念碑的選址絕非偶然,這座紀念碑的對面就是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新建的紀念碑採用了雕像的形式,與馬路對面的猶太人紀念碑群遙相呼應。無論如何,這是丹麥與挪威建築設計師搭檔米夏埃爾-艾莫格林和英格-德拉格塞特的創意所在。紀念碑前的觀望者猶如透過一扇窗口觀看黑白片中的一幕:兩位男子正在相擁接吻。

與納粹大屠殺紀念碑僅一條馬路相隔是人們精心安排的結果,因為為納粹迫害同性戀者建造紀念碑的倡議誕生於上一世紀90年代初,那時人們正在就紀念歐洲納粹迫害猶太人一事展開討論。德國同性戀協會的京特-德沃雷克從一開始就是骨幹力量之一。"在這樣的國家,這樣的社會里生活,對一位同性戀男子來說實在不易。大家都知道,在二戰結束的20年後,同性戀在德國依舊受到刑事追究。直到2000年還沒有承認這種作法的不合法性。之後,德國聯邦議院做出了相關的決定。我認為,從醞釀到竣工,有其必然的內在聯繫,這也是建造紀念碑的幾個重要的階段,它反應了德國社會對這個問題的認識過程。"

被害同性戀紀念碑的地皮是柏林捐贈的。擔任柏林市市長的是社民黨籍政治家沃維萊特,正式擔任柏林市長前不久,沃維萊特曾在一次黨代會上公開了自己的同性戀取向。沃維萊特說:"親愛的同事們,為了避免誤會,我在此宣布一個消息,告訴那些還不了解我的人,我是同性戀,我認為這很正常。女士們,先生們。"

京特-德沃雷克認為,沃維萊特在公開場合宣布自己的同性戀取向做得不錯,他為許多同性戀鼓氣壯膽。"沃維萊特此舉也使許多人大開眼界。使人們不會簡單地以為,事業成功的政治家都是異性戀,他們中當然也有同性戀,這是正常的。沃維萊特的公開坦言發出了一個積極的信號,是件好事,直到今天都具有積極的影響。"

20031212,聯邦議院不顧聯盟黨議會黨團的反對執意決定,修建被害同性戀紀念碑。儘管如此,同性戀並沒有被全社會所接受。綠黨政治家沃爾克-貝克甚至認為,排擠同性戀的傾向有增無減。他指出,近年來,德國學校和宗教社團中出現的排擠同性戀的事件越來越多。由於宗教原因,德國社會的某些部門甚至依舊推行排擠同性戀的政策。而遇害同性戀者紀念碑則為克服這種現象發出了積極的信號。

與遭迫害同性戀紀念碑相配的是一個記錄納粹迫害同性戀的罪行的碑文,與被害猶太人紀念碑一道為人們了解納粹時期的黑暗一幕提供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