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人人都是雙性戀
中時電子報2011-03-13
人人都是雙性戀

【紀大偉(政大台文所助理教授)】解嚴之後,各種弱勢人口紛紛發聲,證明他們也是社會的組成分子,不該被人忽視:如女性、原住民、身心障礙者,以及同性戀社群都嗆聲了。但雙性戀卻不易嗆聲。雙性戀者受到的壓迫,通常被解讀為雙重歧視:異性戀認為雙性戀變態,而同性戀社群往往斷定雙性戀不忠。他們裡外不是人。

雙性戀難以陳訴他們的苦,就算陳訴了,他們的心聲也可能被忽視,或引發更大反擊。於是,在國內國外,在學界或運動界,雙性戀的發聲都顯得稀落,斷續而不成史篇。《我愛她也愛他:18位雙性戀者的生命故事》為國內的雙性戀歷史進行了補缺的功夫,呈現了雙性戀主體在內心世界的認同焦慮以及在社會空間的定位焦慮。

他們挖心掏肺自白,我們該虛心傾聽。但我想把視野拉遠一點點:雙性戀的苦,其實是芸芸眾生的共業,只不過我們都習慣讓雙性戀(以及許多其他的性少數人口)去當待罪羔羊。異性戀以為他們只要遵奉「一夫一妻,從一而忠,生產後代,累積財富」的守則就不枉此生;同性戀也認定他們大致追隨上述原則就問心無愧。

這個守則,是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所指定的人生規範。如果異性戀者在生命的某些時刻脫逸這個原則,如外遇、離婚、不孕、失業,他們也就跟雙性戀一樣,難以處理自我認同,難以在社會定位──而且,他們會跟雙性戀一樣,被剝奪理直氣壯的發聲權。

人人都是雙性戀,我不只是說人人都可能愛上兩個性別,也是要說:雙性戀者的認同焦慮和定位焦慮,也是異性戀和同性戀共有的,只不過我們都不敢承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