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明星陪睡價碼大不同 小模特兒行情約3至6萬

NOWnews 2010/03/21
明星陪睡價碼大不同 小模特兒行情約36

藝人蕭羽桐(蕭依婷)涉嫌吸毒被抓,她落網後供稱,透過凌葳葳(又名:凌葳威)安排參加飯局,甚至被檢警懷疑當中可能有性交易,每場飯局收費6萬,警方在凌葳葳的住處,找到了交易名冊,包括營造商和民代,下一波要追查這些人。

涉嫌賣淫的模特兒蕭依婷,本名是蕭羽桐,離開地檢署時雖然是素顏,還戴著帽子遮掩,但是她身材高挑,長相甜美,沒有走紅演藝圈,卻成了政商名流飯局裡的最佳女主角。

明星陪睡早就不是秘密,還分成ABC咖三個等級,一般廣告模特兒行情約36萬,BMV演員、通告藝人要6萬,名模、知名演員則是A咖,至少10萬起跳,靠著這些外快,默默無聞的小藝人,竟然住在東區一間豪宅裡,她的鄰居就是天后蔡依林。

到底是誰出手這麼大方?員警在酒店媽媽桑凌葳葳的住處,搜出了交易名冊,除了一般的醫生、律師,竟然還出現營造商和民意代表,每次吃飯要620萬元,警方現在要循著名冊追查,是否有進行性交易。(新聞來源:東森新聞林裕豐、黃淳璟)

NOWnews 2010/03/21
仲介蕭依婷賣淫?凌葳葳:安排吃飯,抽一成手續費

影劇中心/台北報導
被懷疑涉嫌媒介賣淫,到警局接受約談的前中姐凌葳葳(凌葳威),昨天(20)晚間澄清,強調自己只是介紹飯局從中抽佣的仲介,她和涉嫌吸毒被逮的蕭依婷只認識一年,並仲介過五、六次和廠商的飯局,但絕對沒有媒介從事色情,至於參加飯局的女生要和客人發生什麼事,可不關她的事。

走出警察局,凌葳葳說,自己並沒有仲介賣淫,最多就是安排飯局而已,凌葳葳說,「我已經到案說明,我說我只有排飯局而已,小姐不是我的,廠商也不是我的,希望他們趕快傳證人還我清白。」

經過4個多小時的偵訊,讓凌葳葳看起來臉色有點蒼白,一講就是十幾分鐘,凌葳葳說,「我跟蕭小姐(蕭依婷)認識,是一個飯局經紀人介紹,她吃飯局多久我不知道,可是我大概排她是半年以前的事,大概排她飯局吃五、六次。」

凌葳葳說,她安排吃飯,只有從中抽取約一成的手續費,絕對沒仲介賣淫,沒想到卻被捲入這次風暴,「女生有時候要釣這個客人,她跟客人之間有什麼事,就跟我們沒關係,所以我今天到案說明,就是我完全沒安排性交易這種事情,她去上海吃飯局,是我介紹的,所以警方就查我,我自己本身也不吸食毒品,如果我吸食,我也不會這麼胖。」

凌葳葳連自己的體重都拿出來開玩笑,她說沒想到和蕭依婷半年沒見面,卻因為一次飯局讓她被警方約談;她的媽媽和妹妹因為擔心,跟著一起來到警局,可能是太掛念女兒,凌媽媽就在警局跌倒,摔斷了手臂,本來釐清案情就要回家,又得趕到醫院照顧母親。

到底是單純的飯局,還是飯局後另有玄機?凌葳葳說得輕鬆,但是外界還是充滿了好奇。(新聞來源:東森新聞記者高華襄、林育泉)

TVBS新聞2010/03/21
前中姊變淫媒? 凌葳葳:不關我的事

曾經是中國小姐,現在是酒國名花,凌葳葳的頭銜恐怕又再多一樣,仲介賣淫。藝人凌葳葳:「性交易,我們完全沒辦法去處理這個事情,因為那個是女生有時要釣這個客人,她跟客人間有什麼事,跟我們沒關係。」

否認歸否認,但是涉嫌吸毒又賣淫的女模特兒蕭依婷向警方供稱,第一次下海就是凌葳葳的下線安排,在飯店內交易,代價雖然是6萬元,實際上她自己只拿到一半而已;凌葳葳聽到這樣的指控,又氣又無奈。

凌葳葳:「警方也有查扣我2支手機、2本記事本,因為他們有來我家,所以可以還我清白,他們也可以傳證人,可以比對我手機資料還有簡訊內容,還有監聽我半年,那應該聽得很清楚,我今天如果有媒介色情,可以當場逮捕我,我就是沒有呀。」

不過警方查出,凌葳葳疑似以接通告為暗號,幫忙仲介23線的偶像劇演員、歌手以及女模特兒,和政商名流甚至是民意代表吃飯、性交易,地區還橫跨台灣、大陸和新加坡,雖然第一時間的偵訊,凌葳葳是以關係人身分被飭回,不過到底有沒有幫忙仲介賣淫,警方的後續追查,將持續進行。

TVBS新聞2010/03/21
〈快訊〉凌葳葳遭指控 仲介女模性交易

藝人凌葳葳:「見都沒見過面,你們都可以查的,她上海回來一毛錢也沒有給我,也沒有匯給我,也沒拿給我,我也沒跟她見面,那你說什麼6萬元我收3萬元,這太誇張了吧。

你這個要有證據,你完全沒有匯款證明,或拿給我,或打電話跟我說要拿錢給我,都沒有這個紀錄,那怎麼可以說你有給我錢。」

一臉素顏,凌葳葳澄清曾幫女模蕭依婷牽線吃飯,但絕無仲介賣淫,還強調如果指控她仲介性交易,請拿出證據。

NOWnews 2010/03/21
仲介蕭依婷賣淫?凌葳葳:安排吃飯,抽一成手續費

被懷疑涉嫌媒介賣淫,到警局接受約談的前中姐凌葳葳,昨天(20)晚間澄清,強調自己只是介紹飯局從中抽庸的仲介,她和涉嫌吸毒被逮的蕭依婷只認識一年,並仲介過五、六次和廠商的飯局,但絕對沒有媒介從事色情,至於參加飯局的女生要和客人發生什麼事,可不關她的事。

走出警察局,凌葳葳說,自己並沒有仲介賣淫,最多就是安排飯局而已,凌葳葳說,「我已經到案說明,我說我只有排飯局而已,小姐不是我的,廠商也不是我的,希望他們趕快傳證人還我清白。」

經過4個多小時的偵訊,讓凌葳葳看起來臉色有點蒼白,一講就是十幾分鐘,凌葳葳說,「我跟蕭小姐(蕭依婷)認識,是一個飯局經紀人介紹,她吃飯局多久我不知道,可是我大概排她是半年以前的事,大概排她飯局吃五、六次。」

凌葳葳說,她安排吃飯,只有從中抽取約一成的手續費,絕對沒仲介賣淫,沒想到卻被捲入這次風暴,「女生有時候要釣這個客人,她跟客人之間有什麼事,就跟我們沒關係,所以我今天到案說明,就是我完全沒安排性交易這種事情,她去上海吃飯局,是我介紹的,所以警方就查我,我自己本身也不吸食毒品,如果我吸食,我也不會這麼胖。」

凌葳葳連自己的體重都拿出來開玩笑,她說沒想到和蕭依婷半年沒見面,卻因為一次飯局讓她被警方約談;她的媽媽和妹妹因為擔心,跟著一起來到警局,可能是太掛念女兒,凌媽媽就在警局跌倒,摔斷了手臂,本來釐清案情就要回家,又得趕到醫院照顧母親。

到底是單純的飯局,還是飯局後另有玄機?凌葳葳說得輕鬆,但是外界還是充滿了好奇。(新聞來源:東森新聞記者高華襄、林育泉)

TVBS新聞2010/03/21
陷仲介性交易風波 凌葳葳喊冤飭回

經過4個多小時的偵訊,在律師陪同下,藝人凌葳威離開警局,坦承的確有幫忙蕭姓女模特兒安排吃飯,但絕對沒有仲介性交易。

藝人凌葳葳:「性交易…,我們完全沒有辦法去處理這個事情,因為有時候是,女生要釣這個客人,那跟這個客人之間的甚麼事情,跟我們沒有關係啊,所以我今天就是到案說明說,我就是沒有安排性交易這個事情。」

凌葳葳說,每次拿的酬勞從數千元到數萬元不等,光是幫蕭姓女模安排和廠商吃飯,前後就有5次,最近一次是在上海,而且蕭姓女模不是自己旗下小姐,而是屬於飯局經紀人,無故捲入風波,很倒楣。

凌葳葳:「警方也有查扣我的兩隻手機,和兩個記事本,因為他們剛來我們家嘛,所以可以還我清白啊,他們也可以傳證人,因為他可以比對嘛,手機的資料、簡訊的內容,還有監聽我半年,所以可以聽的很清楚,如果我真的有媒介色情,他可以當場逮捕我嘛,可是我就是沒有啊!」

完全撇清蕭姓女模特兒的關係,凌葳葳強調如果有證據,警方大可逮捕她,原本凌葳葳要和母親一起搭車回家,不過卻不小心在警察局跌倒,摔斷了手臂。凌葳葳母親母親:「好痛!好痛!好痛!我自己來!」

這下回不了家,得先陪母親到醫院,到底有無仲介性交易,凌葳葳也提供廠商名冊給警方,希望警方盡快調查清楚,也還給自己清白。

中時電子報2010/03/21
藝人蕭依婷呼麻 爆凌葳葳淫媒

中國時報【潘杏惠/北縣報導】
演藝圈再爆吸毒醜聞!曾在周杰倫MV及多部電影演出的藝人蕭羽桐(原名蕭依婷),廿日因涉吸毒遭警逮獲。蕭到案後指稱,前中國小姐凌葳葳以「上通告」作為性交易暗語,多次安排她等女藝人,在台北的五星級飯店、甚至遠赴大陸「上通告」;凌葳葳否認仲介賣淫,僅坦承曾介紹女藝人上飯局。

中和第二分局在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陳以敦指揮下,昨日上午持搜索票至忠孝東路五段某大樓搜索,當場查獲藝人蕭羽桐(廿七歲)疑似正向藥頭李元斌購買毒品,警方當場起出古柯鹼(淨重○.三九公克)、大麻(○.一公克)及安非他命(淨重○.六五公克)。

蕭坦承吸毒 自爆為錢下海
蕭羽桐在警訊中坦承,她有吸食大麻、安非他命習慣,甚至還進一步爆料供出,由於自己的經濟狀況不佳,從去年開始,多次透過凌葳葳(本名謝依琪)安排飯局,甚至性交易。

曾在周杰倫《髮如雪》MV中演出的蕭羽桐表示,她原本也不想出賣肉體,但因經濟壓力實在太大,才會決定下海賣淫。並供稱,去年五月起,透過凌葳葳的下線賴姓女子約見面談細節,七月就曾透過凌葳葳仲介,在北市某五星級飯店賣淫。

年初她還曾跨海到大陸性交易,期間還被迫吸食疑似毒品的奇怪白粉。

蕭羽桐說,她透過凌葳葳關係前後賣淫數十次,每次性交易可得六萬元,她可抽成分得三萬元;至於性交易的暗語,就是「上通告」。

凌否認仲介 旗下還有女模
另據警方調查,除了蕭羽桐之外,演藝圈內疑似尚有不少B咖、C咖級的女藝人、模特兒,由於演出機會不多,也透過凌葳葳等人「上通告」,提供政商界人士性服務。

凌葳葳到案後矢口否認仲介賣淫,還不斷強調根本不認識模特兒,被扯進這件事,完全是意外。惟在第二次偵訊筆錄中,凌葳葳坦承曾介紹女藝人參加飯局,和部分政商人士吃飯,但她仍堅稱並未仲介賣淫。

據了解,檢警長期監聽蕭羽桐涉及毒品案時,發現凌葳葳仲介賣淫,通常都以女星為由,向客人開出六萬元價碼;至於要求女藝人性交易的暗號,就是「上通告」。

檢警指出,凌葳葳仲介賣淫女藝人相當多,警方正根據監聽譯文及通聯紀錄,漏夜深入調查中;涉嫌吸毒遭到人贓俱獲的蕭羽桐及李元斌,則已遭警依毒品罪嫌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檢察官複訊後,蕭羽桐以兩萬元交保、李元斌三萬元交保。雖然凌葳葳涉嫌仲介女藝人賣淫,但警方先以「關係人」身分訊問後,於晚間十點多將她請回。

NOWnews 2010/03/21
前中姐凌葳葳 從不避諱風塵路

前中國小姐凌葳威(舊名為:凌葳葳)傳出替女藝人仲介飯局,其實,凌葳威一直以來,都不避諱讓別人知道她在酒店上班,還曾經頻繁上綜藝節目,大爆選美陪睡等不堪內幕。

傳出替女藝人仲介飯局後,前中姐凌葳威位在永和的家大門緊閉,今天上午也不接手機。1995年,凌葳威當選中國小姐第六名,當年的她長相清純、笑容很甜,頂著中姐光環,但沒嫁進豪門,反而走進酒店,成為曝光率最高的酒國名花。

20062月,凌葳威曾在節目上爆料,「我覺得我還好,可是如果像那些第一名的中姐,第二名第三名的,她們在酒店工作,曾經她們也有上新聞,或者上報紙,就是說有點知名度,我覺得她們比較尷尬吧。」

敢講、敢放炮,作風更大膽,凌葳威從不避諱自己是酒店小姐,出名後接受採訪,經常穿得很火辣,還在節目上大爆選美醜聞內幕,凌葳威說,「當初選美協會前一天,就是有高層,我不要講誰,就打電話給我,跟我講說,『妳可能再準備一些錢,幫忙協會認桌,這樣場面比較好看,大概還是要多個幾十萬這樣子。』那我心裡有數,那這樣可以不要第六名?因為第六名有五個嘛,難看,『可以讓妳第五名』。」

凌葳威語不驚人死不休,她一度走紅演藝圈,成為半個藝人,只是這幾年她快速發福,身材完全走樣,從原本的45公斤膨脹到66公斤,雖然上健身房運動,甚至激烈的抽脂都試過了,就是瘦不下來。

身材大走樣後,凌葳威慢慢淡出電視圈,接不到通告,又回酒店上班改當媽媽桑,沒想到這回疑似仲介女藝人出席飯局,進了警局,讓她前中姐的光環更加蒙上陰影。(新聞來源:東森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