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面對同志諮商 從傾聽開始

立報2006/12/22
面對同志諮商 從傾聽開始

【記者陳怡君整理報導】早年性別議題尚未震撼心理界時,心理諮商師幾乎沒有受過性別教育洗禮,加上身處保守的校園環境,許多同志們都有滿懷秘密找輔導室談,卻被「假性同性戀」之類的話負面輔導的經驗。

癥結在自我認同
在上週一場座談會中,杏語心靈診所心理諮商師林茹鴻指出,諮商師在接受心理諮商輔導訓練的過程中,被要求保持中立的態度對待案主,避免在諮商歷程中置入自己的價值觀,以免案主因為諮商師個人價值觀的衝突而造成傷害。然而,諮商師自小的養成環境、原生家庭、社會化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便被塑造、建立起一套屬於他自己的價值觀與理念。在異性戀社會中成長,不論是同志本人還是諮商師,都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以「一男一女」相處結合為模式的認同,不認為「女同志是一種自然發展的過程」,也可以說,一個女同性戀者要在異性戀霸權之下建立同志認同,本身便是一件困難的事。

林茹鴻強調,在污名化同志認同的大環境中,女同志在無法講、掩飾、孤立的情境下,很容易發展出「這群(同志)朋友」跟「那群(不知道我是同志)朋友」的衣櫃關係,躲躲藏藏反成內在壓力來源。因此許多表面上看來是情緒困擾、關係衝突的拉子伴侶,癥結點卻是「自我同志認同」有困擾。

有的同志案主有受害者心態,覺得同志路不好走「全世界都對不起我」所以「妳(伴侶)要對我更好」,並將憤怒發洩在伴身上。另一個極端則是覺得「我不值得愛」而有的「過度付出行為」。

至於諮商師本身而言,該如何屏除根深柢固、與生命融為一體的觀念?拉子健康讀書會成員認為,諮商師在諮商中,難免存有一套自己的信念與道德價值,勉為其難的「中立」不見得能照顧案主利益,反而是覺察內心的衝突與影響著自己的情緒,以及這些價值如何影響對待案主的方式,才能誠實看見自己身上異性戀價值觀的痕跡。

給他們能量面對社會
如果諮商師害怕被套上「恐懼同性戀」的「污名」,而自以為理解的與案主討論認同問題,或是安撫案主同性情慾可能是暫時的沒什麼好怕,卻忽略了同志可能是是受了異性戀主流社會宰制,而對於喜歡同性的情慾有所掙扎、害怕與焦慮。事實上,同志尋求諮商,並非都是因為性別認同困擾或迷惘,拉子生活中有情人、家庭、人際關係、學校課業、工作壓力等諸多如「異性戀女性」般需要面臨的議題。只是「同性戀」污名,讓同志需要比一般人更強的能量來面對。

舉例來說,同志婚姻、伴侶權益不被社會、法律認可,同志伴侶的生活也就處於沒有法律保障的狀態。同志愛人面臨生、老、病、死的掙扎跟一般人無異,卻因為同志伴侶關係不被法律所保障,當親密愛人之一死亡,另一半無法與異性戀配偶擁有同等繼承共同財產權,又得面臨與伴侶原生家庭爭奪財產之糾紛,就算是預立遺囑,也有可能被扣除特留份的繼承財產比例。伴侶所得到的繼承財產在法律上僅是「贈與」而非「繼承」。而兩個人無法共同領養小孩、也因為不容許女同志使用人工生殖技術,除了「借精生子」之外,無法合法生下自己的孩子。

醫療體制上,「行政院衛生署」發佈的「醫療機構施行手術及麻醉告知暨取得病人同意指導原則」規定,病人意識不清或無決定能力時,應將施行手術方式及麻醉告知予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其中「關係人」的定義是指與病人有特別密切者,例如同居人、摯友等。此原則一方面可使同志伴侶能介入關切病情,但僅能以「關係人」的角色陪伴同居伴侶身邊,還是免不了得承受醫事人員對兩人關係的質疑,以及在彼此醫病過程中無法進行貼身照護陪伴的苦楚。種種不利的社會法令限制,導致同志伴侶面對未來、老年、病痛、死亡等議題,總是惶惶不安,不知所措。

為什麼同志希望能找一個一樣是同志的諮商師?是比較貼近生命經驗?能聽得懂彼此的語言?能看見彼此?還是在諮商過程比較自在,被理解?以上種種皆是原因之一。不過,並非只有「同志諮商師」能為同志的心理健康注入能量,誠實看見自己身上的異性戀霸權,在知識體系之外真正認識同志特殊的生命歷程與需求,非同志諮商師一樣能陪伴同志案主撥雲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