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毒癮者 是病人還是犯人?

中國時報2006.12.03
是病人還是犯人?

林芳芳
愛滋病正在台灣快速漫延,迫使政府不得不推行在香港已經實施三十年的美沙冬替代療法,以協助海洛因使用者減少甚至完全不再碰海洛因。我所工作的院區是第一所試辦的醫院,成效已經顯現,但是仍然面臨阻礙必須克服。

目前在台灣愛滋病患者有七成是因注射海洛因而感染。既然注射海洛因會有這麼高的比例感染愛滋病,為什麼還有毒癮者會甘冒風險而繼續使用呢?簡單的答案是,因為一個渴癮行為難以靠意志力去克服。試問:清晨需一杯咖啡才得以清醒的人,要你不再喝咖啡,你覺得如何?同樣的,滿櫃子LV包包的小姐經過精品專櫃時,內心是否會掀起一陣漣漪?一個「習慣」要改,真是不容易啊。更何況是上了癮呢!因此我們希望可以用慢性疾病的觀點來討論海洛因成癮的問題,如此能讓成癮者在接受替代療法時,可以有充裕的時間來治療,不必背負「藥到癮除」的時間壓力。

社會大眾對海洛因成癮是一種疾病也許尚未達成共識,但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他們接受治療。政府自今年二月起即推動美沙冬替代療法,協助海洛因成癮者藉由服用美沙冬來降低對海洛因的渴癮,我從個案的回診反應中已看到療效。他們逐漸有正常家庭生活,也較能規律工作,每天的生活重心不再是毒品。一位個案說:「終於過得像人的生活了」。家人也很高興,願意再次接納他們。顯然的,替代療法能降低愛滋病漫延的速度。

既然替代療法可以處理個案成癮行為,減少因注射海洛因感染愛滋病的機會,社會大眾及患者家人不但要鼓勵他們來治療,更應該協助除去妨礙他們就醫的阻礙。這阻礙是什麼呢?其中之ㄧ就是他們既是病人又是犯人,亦即政府所稱的「病犯」身分。

這吊詭的身分,一方面告訴你有權利就醫,另一個意涵卻是:小心了,有牢飯等著你吃。這些海洛因成癮者由於背負著犯人的身分,所以不可避免地的都有防衛心,不知道誰會是「抓耙仔」,在醫療院所裡,亦是來去匆忙擔心被盯梢,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如何能安心接受各樣的治療。可是按現行規定,警察同仁亦有其立場。雖經多方與警政系統溝通後,目前已有所改善,但是美沙冬替代療法即將在全省推行之際,我們不希望警政影響醫療的問題重複出現。

因此,根本的解決之道就是:單純的毒品使用者(不涉及販賣),不要治其罪而是要治療,亦就是──吸毒除罪化。

站在實務工作者立場,我非常希望替他們說幾句話。社會上有酒癮、煙癮、上網癮,血拼癮…,雖不被認可,仍有其行動上自由,為何毒癮者就一定是犯人?對於單純毒品使用者,政府及社會大眾若能從上癮的角度而非犯罪眼光來看他們,讓他們不必再顧忌警察臨檢,而將使用過可能帶有愛滋病毒針頭隨地丟棄,或癮頭來時,不敢去買藥,只能冒著感染愛滋風險共用一針,那麼毒癮愛滋問題應會比較容易獲得控制。

讓我們來看個數據:去年至今年六月,感染愛滋病者有八成是毒癮者。現在我們社會是要讓毒癮者因擔心被抓,不敢持續接受治療,而讓愛滋病躲在黑暗中漫延;還是讓吸毒者除罪化,回歸醫療體系,這樣不但成癮行為有機會改善,亦可因毒癮愛滋患者持續接受治療,而使其不致於到難以收拾的地步。

我認為,這個急迫性的問題,該是到了要好好思考的時候了。
(作者為桃園療養院社工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