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女丈夫夥同志 搶情敵拍裸照

自由時報2007/11/28
女丈夫夥同志 搶情敵拍裸照

「老婆」(長髮者)郭女到警局探望。(記者張瑞楨攝)
蓄短髮、外表頗男性化的張女。(記者張瑞楨攝)
夥同也是同性戀的王姓姐妹及黃女等3人。(記者張瑞楨攝)

兩女共組家庭育一男嬰

〔記者張瑞楨/中縣報導〕住在台中市的張姓女子,與郭姓女子共組同性戀家庭,還育有一名男嬰,但張女卻懷疑吳姓女護士「勾引我老婆」,昨天夥同同志圈的王姓姊妹等人,把吳女押走痛打一頓並拍裸照,還搶走財物。張女被逮捕還說「監獄有進有出,我不後悔」。

這起同性戀風波過程曲折,警方調查,郭女向台中縣馬岡派出所報案,指稱其擔任護士的吳姓女友,昨天凌晨零時25分於大雅鄉任職的醫院下班時,在停車場被人用膠布貼住眼睛及以絲襪綑綁後,由一名歹徒開吳女汽車,兩名歹徒挾持吳女到潭子鄉毆打,還搶走手機與現金,並脫吳女褲子強拍裸照。

吳女脫困後,光著下半身開車向郭女求救,郭女送她到任職的醫院療傷後,再向警方報案,警方調閱監視器畫面,發現吳女汽車旁尾隨一輛藍色轎車,不料,郭女卻詫異地發現,這輛汽車是她的,只有她與同居人張女會開這輛車,原來唆使這起傷害、強盜與拍裸照案的嫌犯,竟是枕邊人張女。

警方先逮捕張女,並陸續找到任職於加油站的王姓姊妹,還有從事汽車材料業的黃女,另有一名男子在逃,張女也很爽快地坦承,並說她與郭女同組家庭已4年,她是「老公」,郭女是「老婆」,去年在她遊說之下,未滿25歲的郭女透過精子銀行進行試管嬰兒培育,今年春天產下一名男嬰。

3名女同志1男子犯案

張女說,3人生活和樂,但她最近發現「老婆」與吳女交往密切,兩人還曾外宿兩夜。她並說,「我是吃醋了,想給吳女一個教訓」,不過,「同性戀的圈子很小」,於是邀請也是女同性戀的王女參與,王女又邀請胞妹,還有胞妹的黃姓女伴加入,她們3女也都是同性戀,黃女又邀請綽號「阿良」的男子加入,共有4女一男犯案。

犯案之前,張女表明只想教訓吳女,王姓姊妹等人則想要財物,犯案後張女又跑到吳女就醫的醫院,想找枕邊人郭女,於醫院對面被警方逮捕,張女雖只有策劃此案,沒有動手搶劫,但她仍屬強盜共犯,警方將全案依強盜罪嫌移送法辦,並積極追緝在逃的男子。

女丈夫︰跟過我的女孩不計其數

〔記者張瑞楨/中縣報導〕涉嫌設局教訓吳姓女護士的張女,外表與個性頗為男性化。她昨天落網後說,不希望外界用同性戀的角度渲染這起刑案,同性戀的恩愛情仇,與一般異性戀一樣,異性戀的情殺事件,甚至比同性戀還多,她們不希望被污名化。

這對夫妻 擁吻齊餵奶

從事服務業的張女,昨天偵訊結束後,立即與來訪的「老婆」郭女短暫擁抱親吻,兩人並一起餵男嬰喝牛奶,還一起抽煙吃檳榔,其中,張女認為郭女雖與吳女交往、外宿,但郭女不會離開她,因為「這個男嬰與我脫離不了關係」,她是男嬰的「父親」,沒有父親就不是完整家庭。

張女說,曾有數家雜誌社想採訪她,探索女同志圈的秘密,但多數被她拒絕,她認為同性戀與一般異性戀一樣,同樣渴望家庭與感情。她並強調,「男女配對不一定會有好結果,女女配對不一定會有壞結局」。

她表示,「跟過我的女孩子不計其數」,但4年前想穩定下來,也愛上了長髮飄逸且極為女性化的郭女,兩人同居已4年。張女僅高中畢業,但郭女卻擁有大學應用外語系學歷,且精通5國語言,從事網頁架設、拍賣與「家管」,但張女強調,兩人都有經濟能力,若非第三者介入,她們一家3人和樂融融。

至於犯下這起刑案,張女頗豪氣地說,「我做的事我來擔,10年前我也曾坐過牢,監獄有進有出,我不後悔」。

剛滿30歲的張女還說,她父母接納她的性取向,也接納郭女,且萬分疼愛「孫子」,外界應祝福而非用異樣眼光看待這個家庭。

同夥情侶 為財犯搶案

另外,王姓姊妹的姊姊也頗男性化,妹妹則女性化,妹妹的夥伴黃姓女子則男性化,分別擔任「老公」、「老婆」角色,王姓姊姊還說,「社會壓力還是很大,我不會公開宣稱自己是同性戀,有人問才會承認」。

王姓姊妹的父母趕來探視女兒時,則頗落寞地說,「我們當然也希望女兒像一般人一樣嫁人生子,我們也曾努力過,卻沒有效果。」

同性戀能否合法組家庭

律師林永貹指出,民法把婚姻分為婚約與結婚,其中,婚約規定「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結婚則規定「男未滿18歲者,女未滿16歲者,不得結婚」,以及要有證人、公開儀式與登記等程序,但卻沒有規定,一定要是男女才能結婚。

他指出,法律雖未禁止2名男人或2名女人結婚,但除了變性之外,法院通常會以違反社會秩序或善良風俗等理由,不承認同性戀之間的婚姻效力。

林永貹認為,在台灣目前主流價值觀上,家庭觀念應是男女結婚,且「自然」生育下一代,甚至有部分保守人士或醫學人士主張同性戀是一種價值或身心的混淆,在高度爭議之下,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短期內恐怕很難達成。(記者張瑞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