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刑罰不是嚇阻酒駕的最佳方式(吳景欽)

蘋果日報20120508
刑罰不是嚇阻酒駕的最佳方式(吳景欽)

「葉少爺」因酒醉駕車撞死婦人,並造成同車友人死亡,及婦人之夫因傷心過度猝死,遺留下一位八歲女童的悲劇。某些立委也提出修法建議,來加重酒醉駕車的刑責。惟在去年年底,立法院為防止此類行為的一再發生,已於《刑法》中提高刑度,如今再提加重,實顯諷刺,更陷刑罰萬能的迷思。

1999年為有效嚇阻酒醉駕車,因此,立法者將原本僅屬於行政罰的酒駕與類似行為入罪化,而增訂《刑法》第185條之3,即只要服用毒品、麻醉藥品、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者,即可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不過在此條文通過後,由於條文中的所謂「不能安全駕駛」,乃屬極端不確定的法律概念,若委由第一線的執法警察為個案裁量,可能出現因人而異的差別對待,而引發公平性的質疑。所以,警察機關即會傾向於以酒精濃度的多寡,來為是否不能安全駕駛的標準,藉由客觀數據以避免爭議,更可方便處理此類案件,並能因此迅速為訴追,而能有效防止酒駕行為。

惜因此罪的法定刑上限僅為一年,在大多數的情況,警察移送給檢方的此類案件,往往會以緩起訴處分為了結,即便檢方為起訴,法院亦多會給予緩刑,更有甚者,法院亦可能對警察僅以酒精濃度多寡為不能安全駕駛的基準予以否定,而以無罪判決為終。則在耗費如此長的司法程序與資源,卻不可能處以徒刑下,能產生多少嚇阻效果,實得打個大問號。且證諸現實,酒醉駕車常伴隨致人死傷的情況,則針對此部分,即須另依過失致人於死或致傷害罪來處罰,而由於此類犯罪,其法定刑上限也僅為二年或一年,在如此的輕刑化下,實難有任何的嚇阻效果產生。又不管是以緩起訴、緩刑或無罪為終結,則於此時,若警察為交通罰,即須面臨是否違反「一事不二罰」的質疑,但若因此不能為處罰,反形成一個處罰的漏洞。

確實取締勝過刑罰
而為了改變對酒駕處罰輕刑化的現況,在去年11月修法時,立法者將酒醉駕車的處罰上限提高至二年,並將得科或併科的罰金上限亦提高至20萬元,並在《刑法》第185條之3增加第2項的結果加重犯,即若酒醉駕車致人於死,法定刑為一到七年,使人致重傷,則為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徒刑,藉由如此的加重處罰,期能嚇阻酒駕的發生。同時,也修正了《行政罰法》第26條第2項,即針對刑事上,經檢方為不起訴處分、緩起訴處分,或被法院判以緩刑、不受理、免訴、無罪確定等之行為,仍得處以行政罰。藉由如此的規定,不僅可解決「一事不二罰」的爭議,更可彌補對酒駕行為的處罰漏洞,以避免僥倖心理的產生。

惟如此的刑事立法政策,還是陷入「治亂世用重典」的迷思,更忽略刑罰本身的局限性。試想,即便刑罰再為加重,但若仍須耗費司法程序才能定罪,甚或也未必能處罰的情況下,如此的政策,恐僅是畫餅充飢,而難以改變現狀。也因此,警察密集與確實的取締酒駕,才是防止此類行為發生的不二法門。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NOWnews 2012/5/24
陳鳳馨:酒駕如等同謀殺 那一般謀殺為何?

社會中心/台北報導
一名義警與員警酒駕撞死男大生的案件,引來內政部長李鴻源關注,且直批12萬的交保金額太少。《2100全民開講》討論此案,名嘴陳鳳馨指出,目前司法單位無法將酒駕致死視同謀殺處理,是因一旦將酒駕致死無法等同於謀殺,反而會碰上「無法定義謀殺為何」的矛盾狀況!

在這次案件喪生的郭姓男大生母親call in進節目表示,中山分局員警在到達現場後,立刻移車,如果心裡沒有鬼,為何要這麼做?且警方為何無法判斷駕駛者是誰?在提出兩個疑點後,便連聲感謝各界關心。

立委林瑞圖質疑,一般人喝了一整晚,酒測值一定很高,但為何林天生的酒測值僅0.03?雖然這個數值並未違法,但如此仍是有喝酒。

名嘴陳鳳馨也提出疑點:為何副駕駛座的員警為立即酒測,反而等了兩個小時後才測?且路口監視器與員警配備的錄音筆都是還原真相的工作,為何未善加利用?以及只要24小時即可釐清的刑責,為何要花這麼多時間釐清?更重要的是,據過去經驗顯示,警方如握有對自己有利的物證,如監視器畫面,便會公開;反之,對自己不利的便說什麼都不給。她擔心這次事件也有後者的狀況。

名嘴陳揮文不解的是,李鴻源對於交保一事感到震怒,但這明明是法務部的事情,他並無資格置喙。且為何連未開車的人都要付錢交保?關於此點,據《聯合晚報》報導,檢方認為他們兩人都有嫌疑,且尚未釐清誰開車,因此諭令兩人交保。他認為李鴻源的內閣支持度高達52%,表示他相當民粹,容易造成民意誤判。

從「葉少爺」開始,接連的酒駕致死案件拆散了許多家庭。近日有立委提議加重酒駕致死刑責,例如趙天麟即認為,酒駕致死應處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名嘴楊文嘉認為,酒駕是在某種時空狀況下造成的縱容,因此,讓刑責有嚇阻作用,才可以使酒駕減少。

中廣新聞網2012/5/11
酒駕加重刑責沒效?專家:提高下限較實際

葉少爺事件撞出酒駕刑責是否有必要再行修法的討論。法律專家學者認為,提高刑責恐怕會破壞比例原則,建議應該是調高刑責的下限比較實際。警政署則表示,正研議要提高道安講習的時間與次數,以降低酒駕再犯率。(蕭照平報導)

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副執行秘書洪文玲認為,現行酒駕 致死的刑責對受害家屬來說還是太輕。

『酒駕等於謀殺,而且不是謀殺一個人而是謀殺一個家庭,我們被害人有很多家庭都是這樣,希望酒駕能重判』

對此,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表示,加重刑罰不僅解決不了問題,可能還有違憲的困境。

『現在致人於死已經七年了,我們故意殺年法定是十年以上,如果再加的話一定會超過十年,這樣會形成輕重失衡狀況,致人於死是「過失」,故意殺人是「故意」這兩個法定刑期接近的情況下,我覺得不僅是違反比例原則而已,這可能是違憲的』

政治大學法律系助教陳志輝也說,提高刑責下限比較實際。

『你給他上限到無期徒刑,他還是判不下去,可是如果你給你下限的話,他一定要從下限著手,要從下限之上判決』

除了討論修法嚇阻酒駕,警政署表示將研議提高道安講習的時間與次數,以降低酒駕的再犯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