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社論:後歧視年代的歧視

立報2011-03-02
社論:後歧視年代的歧視

大溪分局警員日前執行酒駕取締,與受測原住民產生糾紛,最後酒測並未超標。值勤警員餘忿未平,竟用巡邏車擴音器大罵「死番仔」。

該案爆發後,已因原住民的抗議,而讓縣警局對「失言」員警記大過、調離現職。警政署也對此事公開致歉。

將「失言」員警記過調職的行政處份,以及主管機關出面公開道歉,應該會讓此事迅速落幕。但落幕不代表圓滿,由於原住民在台灣的「力量」邊緣而卑微,加上漢人社會對原住民普遍存在嗜酒、放蕩的刻板觀感,因此可以預期的是,不少人會認為主管機關的處理已經算是「明快」而有「誠意」了。

果真如此?如果我們不健忘,應該想起台灣才在2009年簽署通過了《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死番仔」所引爆的問題高度,即便是總統親自公開道歉都不為過。

總統道歉,誇張嗎?一點也不。如果228可以成為年度不可或缺的政治道歉儀式,那麼至今猶存的原漢歧視與不平等為何不需反省?更遑論,原漢的殖民歷史遠比上個世紀二戰後才逐漸被大肆談論的「族群衝突」悠久與深刻,任何的「正義論述」都不應該讓原住民缺席。

很多人會認為,「死番仔」是上一輩漢人的口頭禪,現在已經少有聽聞了。但歧視就是這麼弔詭,不說出口的言行舉止,有時比說出口的還讓當事人難受。例如,我表面上尊重你,口頭上不侵犯你,但在日常生活裡,或是隔離、或是保持距離、或是搞個玻璃天花板,理由五花八門,當事人吃的全是悶虧。如果當事人吞不下去,那麼便容易被譏為「不理性」或「無理取鬧」。

這正是「後歧視年代的歧視」特徵。多數人平時感覺良好,集體浸淫在一個歧視逐漸煙消雲散、族群關係愈來愈良性平等的進步氛圍裡。也因如此,當歧視言論一出籠,必然被歸類為少數人的擦槍走火個案,與結構性的病態表現無涉。這也是為什麼,處分當事人的鋸箭療法或公關式道歉,通常是最符合絕大多數人的「最大公約數」。畢竟,若問題只是出現在少數幾個極端個案,那麼還需要把解決機制「無限上綱」嗎?

馬英九該出來說句話了,這絕非地方性的社會新聞。原漢問題的深度,正考驗著總統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