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王道還:愛滋病三十年

聯合報2011/06/28
王道還:愛滋病三十年

【聯合報╱王道還】198165,美國疾管局發布通報,指出一種前所未知的疾病正在洛杉磯的年輕男同志中蔓延。事後回顧,那是發現「愛滋病」的第一份官方文件,今年剛滿卅周年。

30年來,愛滋病的科學已有非常大的進展,治療藥物也多得讓「雞尾酒療法」成為神奇的咒語,彷彿是破天荒的發明(「雞尾酒」即同時服用幾種不同的藥,早就是肺結核的標準療法)。我們對於愛滋病的文化想像,包括對同性戀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1980年代大眾對於愛滋病歇斯底里的恐慌,恍然如夢。

事實上,我們仍然沒有預防愛滋病的疫苗,也沒有特效藥。過去卅年防治愛滋病的經驗,最重要的教訓也許是:哪怕是絕症,善用知識、改變行為就能擋下它橫行人間的勢頭。

另一方面,從一開始媒體就使用「世紀黑死病」之類的標籤報導這一新奇疾病的膚淺調調,是製造恐慌的亂源,無可推諉。

十四世紀中葉,黑死病在歐洲爆發,史家估計當時人口損失了三分之一。最近幾百年世上從未發生過類似的大疫。廿世紀唯一差堪比擬的疫情,只有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橫掃世界的大流感。1918年最後四個月,美國死亡人數高達五十萬以上;由於青壯年占很高比例,1918年美國人的平均壽命只有卅九歲,比前、後年降了十二歲。兩年內,全球死亡人數估計達四千萬,甚至有人說一億。卅年來,愛滋病奪去的人命約三千五百萬,比起大流感,無論速度、規模,都小巫見大巫。(最近十年,每年約一百八十萬。)

往者已矣。展望未來,最新的愛滋病預防策略,更有賴於善用知識、改變行為的意願。

話說愛滋病毒侵入人體後,主要的寄生目標是一種特殊的白血球。因此血液中那種白血球的數量可以當做病情指標;要是數量大幅下降,就表示免疫系統受到了重創。但是愛滋病毒有兩個特性,令防疫專家極為頭疼。首先,愛滋病毒進入人體後,會潛伏一陣子,流行的檢驗法偵測不到(空窗期)。其次,感染了愛滋病毒的人,往往三、五年後免疫系統才呈現潰敗的徵兆(潛伏期)。

目前治療愛滋病患的藥,主要功能是抑制病毒複製。那些藥對付潛伏的病毒是否也有積極效果?防疫專家極為關心,事涉病人、家屬的健康與隱私、公眾的健康、公共資源的運用,茲事體大。20054月,美國國家衛生院資助了一個實驗,就是為了發現提前治療的效果:1763對男女參與(同性戀只占百分之三),每對只有一名感染愛滋病毒,處於潛伏期。

今年五月實驗喊卡,因為結果顯示:在病發前服用抗病毒藥有明顯的好處。不僅感染者發作併發症的風險降低,性伴侶的感染風險更大幅下降,達百分之九十六:提前服藥治療組只有一例,而直到發病才服藥的對照組有廿七例。評估實驗結果的獨立小組要求立即停止實驗、將結果通知所有參與者,並向對照組病人提供同樣的藥物。

過去,安全性行為教育是重要的防疫手段。現在公衛部門多了一個有效的策略:對感染者提前施藥治療。不過這一策略更依賴感染者的合作。不只高風險群與感染者必須有充分的知識,公眾還必須表現出鼓勵的態度,才能令他們坦然尋求協助—這正是媒體有所著力之處。

媒體有善用知識、改變行為的意願嗎?我們正在寫歷史。
(作者是生物人類學者,任職於中研院史語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