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修兒少法 內政部竟參考民調

中央社2011/06/12
腥色新聞 7成民眾認太詳細

內政部12日公布民調指出,7成民眾認為目前報紙刊登有關血腥等事件的情節太過詳細。(中央社檔案照片)(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12日電)兒少法修法引發討論,內政部今天公布民調指出,7成民眾認為目前報紙刊登有關血腥等事件的情節太過詳細;84民眾主張若自律無效,由政府邀請相關團體討論裁定。

兒童及少年福利法部分條文修正,引發各界對於兒少權益保障及新聞自由衡平性的討論。內政部今天公布在6810日委託全國意向民調公司所做的民意調查結果。

調查結果顯示,86的民眾認為「如果報紙刊登有關血腥、色情、自殺、吸毒等事件的細節,對兒童及少年的身心發展會造成不好影響」,認為「目前報紙刊登有關血腥、色情、自殺、吸毒等事件的情節太過詳細」的比例則有7成。

另外,有79民眾認為報紙應該比照電影、電視、出版品普遍級的規定,不能出現血腥、色情、自殺、吸毒等細節的文字或圖片;有54民眾不同意目前台灣的報紙在報導血腥、色情、自殺、吸毒等事件時,已經做到媒體自律的要求。

至於媒體自律機制部分,12的民眾認為「媒體只需要做好自律就好,不需要政府立法規範」,另有84民眾主張「除了媒體自律之外,政府也應該立法規範,在自律無效的時候,由政府邀請相關團體進行討論裁定」。

被詢及「目前政府打算修訂兒童及少年福利法,規定報業同業公會訂定新聞自律的機制,如果媒體自律失效,再由政府邀請相關團體進行討論裁定」,有9成民眾支持這樣的做法。

內政部表示,另有高達95的民眾支持政府透過法律規定媒體在報導離婚夫妻爭奪孩子撫養權時,不得揭露兒童及少年的身分、姓名等資料;也有83民眾贊成,法律應規定媒體不可報導刑事案件的兒童及少年當事人身分、姓名等資料,以避免影響兒少身心發展。

這份民調是內政部委託全國意向民調公司進行,以台閩地區住宅電話簿後四碼隨機抽取住戶,篩選戶內20歲以上國民進行訪問,共完成1068個有效樣本,在95%信賴水準下,抽樣誤差為正負3個百分點。1000612

蘋果日報20110613
修兒少法 內政部竟參考民調

【黃揚明╱台北報導】《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引發新聞自由與兒少權益爭議,內政部昨公布民調,七成民眾認為報紙刊登血腥、色情等事件情節太詳細,五成四民眾認為報紙報導暴力等事件時並未自律,而高達九成民眾贊成由報業同業公會訂定新聞自律機制,自律失效再由政府邀相關團體裁定。

民調顯示,八成六民眾認為報紙刊登血腥、色情、自殺、吸毒等事件細節,對兒少身心造成不好影響;七成九民眾贊成報紙應比照出版品普級規定,不能有描述血腥、色情等細節文字、圖片。對「梧桐妹條款」,九成五民眾支持以法律規定媒體報導離婚夫妻爭奪孩子撫養權,不得揭露兒少個資。該民調本月八至十日進行。

「國會可以廢了」
對此,《蘋果日報》社長杜念中昨表示,內政部願用民調作為立法修法的參考,立意甚佳;但是許多立法修法的細緻之處,受影響者以及權衡重要的價值衝突,絕非一般公民所能理解,「否則任何法案皆可以公投、民調決定,國會可廢除了!」市場機制是決定報紙能否存活的唯一標準,《蘋果日報》一向尊重讀者的批評以及建議,隨時調整內容。

聯合報系發言人項國寧也質疑,以民眾單一面向的直覺反應做為修法判準並不適當。《中國時報》副總編輯張景為說,報業公會與內政部積極研商務實修法,就是希望達成民眾對媒體自律的期待。

《自由時報》發言人蘇宇暉指,各報已有共識,希望以自律為主,自律不成再他律。

蘋果日報20110613
名流隱私 兒少法 新聞自由(江雅綺)

最近內政部向立法院提出《兒少法》修正草案,主張為保障兒少權益應禁止一切平面媒體報導犯罪細節。而《蘋果日報》也因為不滿旗下記者緊密追訪名流生活,卻遭警察以《社維法》規定「無正當理由跟追他人」裁罰1500元,打起《憲法》官司。案例一起又一起,正好說明新聞自由與其他人權之間往往處於衝突關係,其中的分界如何拿捏,乃是亙古的法律難題,大法官未來的釋憲文,必成為台灣法學的新標竿。

但不管未來這條線將如何界定,值得注意的是,《兒少法》與《社維法》有幾個共通點:一、都是法律以「兒少權益」或「社會秩序」為名,限縮新聞或採訪自由;二、《兒少法》草案原本期望由主管機關審查媒體是否違法,後因媒體反彈,退一步要求先自律再他律;《社維法》則是名正言順的由警察決定裁罰。易言之,兩者都傾向授權行政機關審查媒體內容。三、《兒少法》與《社維法》都希望跳過司法機關,直接由行政機關裁罰違規媒體。

當然媒體的新聞自由也並非無限上綱,在和其他基本人權衝突時,也常須退讓。但由天生須靠媒體監督的行政機關,來審查新聞資訊的內容與蒐集方法,不管目的再高尚,總讓人感到是與虎謀皮,同時,也似乎是最不合效益的方法。

過度保護掩蓋真相
以《社維法》來說,本來公眾人物面對媒體,隱私權就比一般人民少。原因是公眾人物擁有公共資源,其隱私可能和公益有關。更重要的是,公眾人物也因媒體的高曝光率,坐收名利,從媒體得到比一般人更多的利益。即使隱私權受媒體侵害,名人也可以上法院主張自己的權利。透過警察處罰,不啻是由國家出力幫這些名流維護自己的隱私權。

和廣電媒體使用的頻道資源相比,平面媒體其實是一個公共性較小的媒體,理論上,政府管制密度也應最低。要求平面媒體報導符合「兒少標準」,不但剝奪了其他成人知的權利,更糟的是,犧牲了人們的言論自由,也不能保證未成年人不從其他管道得到「不良」資訊。也許《兒少法》立法之前,可以先調查該法想保障的「未成年人們」,平時吸取資訊的管道是上網還是看報。如果這麼多人看報,平面媒體大概也不會號稱夕陽產業了。

美國的名流密度堪稱舉世第一,但對言論自由的保障十分嚴密,不但對公眾人物的定義最廣,新聞自由在第一修正案的光環下,更是難以侵犯。英國的小報文化聞名世界,但在黛安娜王妃因狗仔追車而過世時,政府也不敢以「保障人民生命」為由立法,反而是媒體自律機構訂定了新的自律標準。最注重名人隱私的法國,最近正因為IMF前主席史特勞斯卡恩爆出連串性侵事件,開始檢討避開隱私的媒體是否對公眾不負責任。

新聞自由不僅是對新聞媒體的制度性保障,也與人民的言論自由,民主的監督制衡息息相關。因而在遇到新聞自由與其他人權衝突之時,歐美國家往往極度小心,立法機關害怕擔下破壞新聞自由的罪名,多傾向由司法個案中建立審查標準。如果在台灣,警察可以《社維法》裁罰狗仔,國家可以「兒少」為名篩選成人接受的資訊。而我們對這樣的立法默不吭聲,那麼,我們無異是同意由納稅人付錢幫名流站崗,而且將自己好不容易爭取來的自由,奉給了行政機關。
作者為英國德倫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