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政治已成台灣的落後部門
聯合報2011/05/20
政治已成台灣的落後部門

【聯合報╱社論】台灣不時需要一點外來的提醒,讓民眾知道自己的國家其實並不太糟;瑞士洛桑管理學院新出爐的競爭力報告,我國躍升為全球第六名,優於許多西方先進國家,說明了這點。但報告顯示台灣「政府效能」欠佳,則準確擊中大家心裡的痛。

世界第六的競爭力排名,絕非倖致的佳績。即使此次「政府效能」退為第十,比起扁政府時代有四年的時間在廿名外徘徊,亦足說明一個國家的正常發展和行事穩健的政府完全成正相關。進一步看,政府效能成為拖累台灣競爭力的因素,更深層的原因是在於政治的退化,已無法驅動良性競爭。馬總統在就職三周年收到洛桑這份競爭力賀禮,也許高興一夜都嫌太多,因為問題比「政府效能欠佳」這句話還更複雜及嚴重。

台灣政治的退化,早已有目共睹,問題在於找不到解方。綠營以這種混沌的狀態為樂,設法從中獲益;藍營則退縮不前,害怕掀起不安;而台灣社會就被卡在兩者之間,進退不得。根據洛桑的報告,台灣除政府效能欠佳,基礎建設更落居十六;靠著企業效能排名第三的優異表現,才把國家競爭力拉升到第六。距離政治越遠的部門,反越具競爭力;這在近年反商氛圍甚囂之際,對台灣政治實是一記當頭棒喝。

台灣政治退化,從幾個指標可一覽無遺。第一,目標的退化:在反對勢力勃興的年代,政治衝撞至少是訴求正義及進步以爭取正當性;如今這些都不復存在,一切鬥爭都是為了奪權,耗損國力在所不惜。第二,手段的惡質化:經過兩次政黨輪替,政治攻防走向仇恨動員,甚至煽動民眾南北對立,抹黑、醜化無所不用其極。新一代政治人物講究的是技術操作,把理性論辯拋在腦後。第三,專業退位及中間地帶的消失:當政黨政治變質為你死我活的藍綠惡鬥,不僅原先位於超然地帶的學者專家全被抹藍抹綠,包括應保持中立的行政官員亦被迫染色選邊。在政治鬥爭的鐵蹄下,專業公然遭到踐踏,中間公民被迫喑啞,社會問題無法理性辯論。

從最近幾個席捲社會的議題,不難看出台灣政治浪費了多少精力在無謂的自我消耗。以世衛組織的名稱爭議為例,衛生署長邱文達以觀察員身分出席,卻遭到綠營人士組織的所謂「台灣宣達團」不斷地包圍、阻擋和抗議,和兩年前葉金川的遭遇如出一轍。綠營的反對或宣達,目的真是為了爭取台灣的尊嚴嗎?從結果看,恐怕不然。因為人們看到的,是他們一味在外國人面前對自己國家的官員進行騷擾和羞辱,這不僅無助於提高台灣的地位,反而是在羞辱並矮化台灣。

這正是典型的政治退化。台灣的名稱和尊嚴問題,經過扁政府八年的反覆玩弄,其實已被剝削殆盡。綠營卻還捨不得放下這支雞肋,以為還可以從中咀嚼出一點滋味。試問:綠營執政時無法突破名稱的迷障,如今在野亦只能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羞辱政府官員之上;如此荒誕的把戲已愚弄不了民眾,綠營卻還樂此不疲,這是什麼心理?

政治的退化,當然也和憲政架構的傾斜有莫大關係。從李登輝以來的一再修憲,使台灣政治架構一次次變形走樣,爭奪總統大位已吸走了台灣民主的全部能量,朝野政黨無時無刻都在盤算著賭總統大選這場豪賭,任何行政決策都難脫選舉算計。在這種情況下,不僅行政體系變成總統府的執行局,包括立法院也徹底淪為配襯,國家施政風格完全取決於總統的風格。也正因為如此,馬總統執政三年,雖將台灣從一個不正常的國家帶回正軌,但他在引導政治風格上的努力仍顯不足,以致社會撕裂的傷痕未見癒合,而政治空轉內耗的現象未曾稍戢。這項工程,他若不設法有效展開,俟政權再度移轉,台灣的政治硬化症將更求醫無門。

政治已成為台灣的落後部門,如果還要民間社會聽候這種落後心智的指揮及操弄,國家怎麼可能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