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挑戰醫界沉痾 醫療資源不浪費
聯合報2011/05/09
鴕鳥署長們 助長A錢文化

【聯合報╱張光球/致理技術學院助理教授(台北市)】近來署立醫院採購弊案因再收押四人,意外引發前後任衛生署長隔空互嗆,現任署長也出面強調署醫需要一次改革,顯示出署醫確實積弊已久。

署醫採購弊案發展到幾乎重要的署醫都牽涉其中。署醫的問題由來已久,要說誰須負責任,恐怕能卸責的署長不多,至少楊志良在任時開始處理危機,去職後又冒著被「蓋布袋」的危險,讓外界大致了解署醫弊端的操作。如果之前的署長們都不知道有弊端,即表示他們能力有問題。如果他們知情,卻礙於情誼或其他因素而不處理,則是縱容違法,怠忽職守。現在因他們鄉愿的鴕鳥心態,才使得部分醫師的社會地位沒了。他們實在沒有資格出面指責打開白色巨塔的人。

健保局對調高健保費經常有一套說法,但是從這次署醫的醫療採購弊端,和楊志良爆出的價碼說及跑腿說,可以知道我們所繳交的健保費,有一大部分是淪落到不當醫療的黑洞中。醫療用品的利益龐大,相對地醫師所受的誘因就廣,在權力使人腐化的前提下,部分有決定權的醫師自然難以抗拒物質及奉承的誘惑,而做出圖利醫商以便自己得利的行為。

羊毛出在羊身上,醫師和醫商的關係自成一個體系,醫師從醫商得到的好處,廠商自然從品質及價格上動手腳,就算未來這批涉案醫師去職,在現行制度下還會出現下一批的受益醫師。衛生署如能藉此機會,好好將人事輪調,建立起採購流程等監督機制,不但醫療資源不會被浪費,納稅人的錢不會被A走,健保費也不會再無故的調漲。

聯合報2011/05/10
期許新署長/看齊楊志良 挑戰醫界沉痾

【聯合報╱黃達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台北市)】儘管我不一定都同意楊志良前署長一些對健保制度的看法,也不認同他提告媒體的作為。但是,以事論事,我認為他是一位很有擔當的署長,畢竟只有他敢挑戰醫界的陳年弊端與陋習。

台灣醫界BOT、外包浮濫的問題與去年楊署長所處理的,醫院以其與醫師不是雇傭關係為由,而推卸其為醫師繳交健保費的責任,並導致醫師逃漏稅的問題一樣,其實是數十年累積下來的沉痾。在醫界早已是半公開的秘密。只是積非成是,既然很多醫院都在做,是非就越來越弄不清楚了。

只是,台灣的政府從來不是主動發現問題,或在問題小的時候就去制止的機構,都要等到意外發生了(如公共安全問題),問題大到紙包不住火了,或有人舉發後,才不得不被動地去追查。

前述醫院未為醫師交健保費,醫師逃漏稅的事,如果沒有那位天真的小醫師去告發,衛生署也不會主動去處理。當官員從不主動發現問題來防範未然,而總是在事情爆發了,才忙著滅火,其施政品質不但不易提升,積弊陋習還會變本加厲。

很多時候,官員沒有看見問題,並不表示問題不存在,問題不嚴重。只是官員認為不看就沒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樂得不辦事而已。

署醫的弊案應該要追溯到衛生署是在什麼時候開了醫療儀器BOT、外包的「小門」。當民代、官、醫、商之間的利益衝突劃不清楚時,就製造了弊案的溫床。而且,BOT與外包就引導了醫療的商業化。廠商的目標是利潤的極大化,結果儀器的擴大使用、濫用就在所難免,不但病人不易避免接受不必要的醫療,付費的冤大頭還是健保局。但是最終的債主其實就是交付健保費的全國人民。

然而,衛生署修改署醫採購流程,改變院長遴選方法,只是治標不治本。BOT與外包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衛生署責無旁貸,應重新一一檢視現有醫療法,儘速修正不合時宜的條文。同時全面徹查全國大小醫院的BOT與外包實況,限時糾正多年來被衛生署放任的不當作業。

今天衛生署應該要處理署醫弊案及血汗醫院的沉痾,還是要推動醫療公司化,設立國際醫療專區,兩者孰輕孰重,將考驗邱文達署長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