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美教會在同性戀軍人喪禮示威 法院:合憲
新京報20110312
何帆:葬禮詛咒與樂觀主義

作者:何帆
俗話說死者為大,更何況是為國捐軀的軍人。若有人在陣亡將士葬禮上大放厥詞,甚至侮辱亡者,在任何國家都會犯眾怒。可是,弗瑞德·費爾普斯牧師偏要這麼幹。20年來,作為極端反同性戀組織“韋斯特伯勒浸禮會教會”的領袖,他常率教眾在軍人葬禮附近抗議,並打出寫有“感謝上帝,弄死士兵”、“上帝仇恨同性戀”、“你會下地獄”字樣的條幅。在他們心目中,美國人尤其是美國軍方,正因對同性戀保持寬容,而受到上帝懲罰,戰死異鄉的軍人便是明證。

這類人見人憎的言論,到底受不受憲法第一修正案言論自由條款的保護呢?今年3月,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在“斯奈德訴費爾普斯案”中給出了答案。

2006年,馬里蘭州居民阿爾伯特·斯奈德在家鄉參加了愛子馬修的葬禮。馬修是海軍陸戰隊士兵,陣亡于伊拉克。當天晚上,斯奈德突然從電視上看到,葬禮舉行時,距離現場不遠的一處場地上,費爾普斯等人正打著條幅抗議。白髮人送黑髮人,本就是人生至慟,類似“感謝上帝,弄死士兵”這樣的標語,更讓斯奈德痛不欲生。他以故意造成精神傷害為由,將費爾普斯等人告上法庭。

一審中,陪審團判斯奈德勝訴,要求教會賠償原告500萬美元。教會提起上訴後,聯邦第四巡迴上訴法院裁定撤銷原判。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儘管美國最高法院日趨保守,但在維護表達“不受歡迎的言論”自由問題上,近兩年一直旗幟鮮明。所以,庭審之前,許多人就預測斯奈德必敗無疑。

果然,32日,最高法院以8票對1票,宣佈菲爾普斯的言論受憲法保護。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親自撰寫了判決意見。

羅伯茨認為:“對公共事務的辯論應當不受抑制、充滿活力並廣泛公開,因為在第一修正案的價值體系中,關於公共事務的言論位於最高層級。”儘管菲爾普斯這類言論,在促進“公共辯論”方面,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但是,他們針對的不是陣亡的馬修,而是軍隊的同性戀政策。類似抗議,已在600場軍人葬禮上發生過,抗議應被視為“對公共事務的辯論”。此外,抗議者站立的地方,離葬禮現場有1000英尺遠,抗議者聽從員警指令,既未大聲喧嘩,也無暴力行為。而死者父親受到的冒犯,主要來自標語,而非抗議者對葬禮的直接干擾。

羅伯茨最後總結,不能僅僅因為抗議者的言論“對死者不敬,或令人憎惡”,就予以限制。他說:“言論威力無窮,可激發人們各種情緒,或令他們愴然涕下,又或喜極而泣,而在本案中,則給死者家屬帶來巨大痛苦。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也不能為安撫他人傷痛,而追懲言論發佈者。”基於維護言論自由之立國承諾,“為確保政府不壓制公共討論,即使是傷害公眾感情的言論,也應加以保護”。

惟一持異議的阿利托大法官認為,費爾普斯的條幅完全屬於“挑釁言論”,不應受第一修正案保護。言論自由不應成為惡毒攻擊的通行證。教會可以在任何地方,以任何形式表達抗議,但不能允許他們用傷害私人感情的方式表達意願。他說:“就算為了擁有一個可以公開、充分辯論公共事務的社會,也沒必要讓無辜受害者受此殘酷對待。”

其實,在言論自由議題上,究竟是該竭力保障公民自由討論公共事務的權利,還是注重維護部分公民的情感,一直有很大爭議。早在1978年,聯邦法院就曾宣佈,伊利諾州斯考基郡一部限制美國納粹主義者穿越猶太人村落的地方法令無效,而這些猶太人多數是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當時,法國學者羅傑·埃內拉評價說,歐洲國家絕不會容忍這樣的“極端政治表達”,美國人能對此持寬容態度,更多是受自身歷史影響,那就是“根深蒂固的社會、歷史樂觀主義”。

或許,這起案件中,多數大法官表現出的,正是這麼一種歷史樂觀主義。

大紀元20110304
曹長青:傷人的言論要不要保護?

作者﹕曹長青
【大紀元20110304日訊】如果一種言行對別人構成情感傷害,尤其是在葬禮上,諷刺挖苦甚至詛咒死者和其家人,這夠不夠成“故意傷害”罪?要不要告到法院,尋求法律懲罰?

就這個問題在美國引起官司,打了五年,從地方法院一直打到了聯邦最高法院。昨天(2日)美國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作出了裁決,成為今天美國各大報的頭版重要新聞,和電視新聞的主要評論,因為它涉及到言論自由的根本原則。

案子的原由是:一名美國士兵在伊拉克戰場犧牲了,家人為他舉行了葬禮。但在葬禮的路旁,一個浸信教會的信徒們,舉牌示威。他們的標語是:美國被詛咒!上帝痛恨同性戀!該教會認為,由於美國容忍同性戀,容忍天主教徒離婚,所以上帝懲罰美國。

這個士兵的父親等家人,認為這是嚴重的傷害,他們的家人死了(而且是為國捐軀),大家都正沉浸在痛苦之中。但有人竟然在葬禮附近舉著那些詛咒的牌子,這不僅太不近人情事理,而是有意在傷口上撒鹽,是惡性攻擊。那個戰死的士兵和他的家人都不是同性戀。

士兵的父親等,把這個教會告上法庭,索賠一千萬美元。在巴爾的摩地方法庭審理時,陪審員一致同意,要教會如此賠償。最後主審法官把懲罰金減至五百萬,判決教會敗訴。

這個教會不服,把案子打到了聯邦第四上訴法庭,結果聯邦法庭推翻了地方法庭的裁決,以保護言論自由的原則,判決士兵家屬們敗訴。

士兵家屬不服,上訴到美國最高法院。結果,九名大法官以八比一的懸殊比例裁決,士兵家屬敗訴,教會無罪。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在(多數派)的裁決書中說,“言論是相當有力量的,它能刺激行為,能讓人流淚——無論是快樂還是悲傷,或者像這個案子一樣,給人帶來巨大的痛苦。”但是,根據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言論自由的原則,“面對這個現實,我們對痛苦的反應不能是懲罰言論者。作為一個國家,我們選擇了這樣一條道路:保護那些在公眾議題上甚至有傷害性的言論,來確保對議題的公開辯論不被窒息。”

那些示威教徒們的行為當然是惡劣透頂的,他們的惡意傷人之語令人憤怒。別說那個士兵不是同性戀,是同性戀也完全有參軍為國捐軀的權利。在人家的葬禮上說詛咒的話,無疑給死者家屬等造成加倍的痛苦和心理傷害。這個教會只有11個成員,幾乎都是教會牧師的親屬,他們對能開車抵達的所有士兵葬禮,都舉行示威(哪兒的葬禮都去,已舉行過600多場),打著上帝的名義詛咒美國,詛咒這些為國捐軀的戰士。保守派的福克斯電視節目主持人歐萊利(Bill O'Reilly)等痛斥說,這些人是“瘋子、白癡”。很多教會人員也反感甚至痛恨這些人的離譜、瘋狂行為。

但是,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在裁決他們無罪時具體指出以下幾點:

第一,教會抗議的問題,是公眾關心的議題(matters of public concern)。雖然詞語不夠文雅,但他們強調的這個問題,涉及美國和美國人民的政治和道德行為,關係到我們國家的命運,尤其軍中同性戀行為、天主教神父醜聞等,都是公共話題。

第二,教會和士兵家屬之間,不是私人間的恩怨。

第三,教會的示威人員,有權利在那個地方抗議。因他們舉牌的地方,距葬禮地點有一千尺(即跟葬禮地點有足夠的距離),他們的抗議沒有暴力行為,並是在遵照警方規定和守法情況下進行的。

美國最高法院目前的九名大法官,按其理念,五名是保守派,四名是自由派。但這次的裁決,完全打破了左右。四名自由派法官全都支持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羅伯茨的裁決意見。反而是上屆美國總統布希提名的兩個(另一個即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保守派大法官之一的阿利托(Samuel Alito)這次意見分歧,是八比一中的唯一反對者。他在反對意見書中說:如果想有一個公共議題能夠公開、充滿活力辯論的社會,就不能允許對無辜受害者的野蠻(攻擊),它是不必要的。我們支持自由、開放的辯論,但這不是給惡毒的言論攻擊的通行證。美國保守派人氣很旺的前副總統候選人、前阿拉斯加州長佩林也在推特上說,最高法院的判決缺乏常識。

而一貫對捍衛言論自由更不妥協的自由派大法官中的佈雷耶(Stephen Breyer)雖然贊同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但卻另寫了意見書指出,其他形式的言論,包括電視和網路上(即博客)的言論等,可能會受到不同的待遇——即不會得到這麼寬容的裁決。一般來說,是保守派的大法官會有類似言論。

美國人對言論自由的重視,還可以從各大報對此案的反應看出。本來像《紐約時報》等左翼報紙,向來都比較支持同性戀者權益,很多時候對教會等甚至不屑。這次,這些大報卻都一致支持大法官的多數裁決。在案子裁決前,“新聞自由記者協會”(RCFP 和《紐約時報》等21個美國知名的新聞團體,還連署了聲明,支持這個教會(言論權利)。

但是,在美國保守派媒體內部,圍繞這個案子,卻有相當的爭論。被稱為“有線電視之王”的全美政論節目收視率最高的福克斯電視主持人歐萊利就強烈反對最高法院的這項裁決,認為這是非常沒有道理的。他在昨晚的節目上跟福克斯新聞女主播凱莉(Megyn kelly)辯論,強調那個士兵不是“公眾人物”(一般美國判案,相當區別公眾人物和普通人,如是公眾人物打誹謗官司等,則很困難贏),而是普通人,他已去世,並是為國犧牲,那些教會信徒那樣詛咒,根本不是正常言論表達,而是有意傷人,屬誹謗中傷。歐萊利很有辯才,他主持的節目,幾乎都是他絕對主導。而這次卻明顯辯不過凱莉,因為形象清新亮麗的凱莉不僅也具有很強的節目主持能力,並擁有法學博士,對法律領域的新聞有很專業的評論報導能力。她對同事歐萊利毫無退讓,針鋒相對反駁說,一,這是最高法院八比一的裁決,是絕對多數;二,這個教會不是要跟那個士兵及家屬過不去,而是要表達反同性戀,而同性戀問題是公共議題。對公共事務的意見,不管多麼刺耳,多麼令人討厭,都不應該由法律制裁。凱莉並質問歐萊利是不是支持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新聞和言論自由)?但歐萊利還是堅持己見,談到伊拉克的美國官兵時很動感情,最後表示,他要支付那個士兵家屬打官司的錢。

兩位福克斯王牌的唇槍舌劍,反映了美國內部對這個問題的爭論。但就像這場辯論一樣,力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者,最後占上風,就是因為他們更有道理。

美國是“案例法”,主要靠法院的案例來給今後同類案件提供裁決標準。所以說,美國最有權力的人不是總統,而是那九個大法官,他們的裁決,就是最終判決,一言九鼎,成為美國今後這類案件的法律標準。這次案子的裁決,被視為美國保護言論自由的又一個里程碑。

201133日——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中新網20110303
美國反同性戀抗議攪亂士兵葬禮 被法院裁定無罪

據彭博社報道,5年前,一群來自美國堪薩斯州(Kansas)托皮卡(Topeka)西波羅浸禮會(Westboro Baptist Church)的反同性戀示威者曾經在一名美軍士兵的葬禮上舉行抗議,認為是上帝降罪於美軍,懲罰同性戀者。這些示威者隨後被死者家屬告上了法庭,美國高院近日卻裁定,示威屬於“言論自由”範疇,並無不妥。

據報道,在美國高院進行的最終裁定中,9名法官以8-1的絕對優勢認為盡管這些言論“非常傷人”,但如果處罰這些示威者,就等於是在處罰“自由言論”。

盡管馬媊鶡{在該事件發生之後修改了法律,對葬禮上的示威行為進行了限制,但法官認為這與最終裁定並不衝突。

美國民權同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也認為,500萬精神補償金會令美國的自由精神受到損害,該組織法律總監沙皮羅(Stephen R. Shapiro)表示:“法庭當然考慮到了死者家屬的心情,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即使這些言論非常令人反感。”

據介紹,2006年的一天,阿爾伯特斯奈德(Alberto Snyder)正在馬媊鶡{西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附近的墓地為兒子馬修舉行葬禮,馬修是一名美國海軍陸戰隊一等兵,在伊拉克不幸陣亡。示威者卻在300多米外,高舉“上帝憎惡美國”、“同性戀軍”等侮辱性標語進行抗議。這些示威者隨後還在浸禮會網站上發帖,認為阿爾伯特和他的妻子“教導”自己的兒子變成同性戀,這違背了造物主的意志。

斯奈德一怒之下將西波羅浸禮會領導人弗萊德菲爾普斯(Fred Phelps)以及他的兩個女兒告上法庭,認為這種破壞葬禮的行為給自己和妻子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損失。陪審團同意支付給斯奈德夫婦10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500萬元)的精神補償,補償費隨後被減少為5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250萬元),但聯邦上訴法院隨後卻撤銷了這筆補償費,斯奈德繼續向高等法院提出了上訴。

菲爾普斯的女兒麥基同時也是浸禮會的首席律師,她標記法庭十分公正,判決比她“夢想中的結果”好上10倍還多。但對於斯奈德而言,無疑是一重大打擊,他對記者說:“8名法官的基本常識還不如一隻山羊。”據瞭解,斯奈德還得為浸禮會支付1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5萬元)的法律訴訟費用。“他們可以用這筆錢去組織更多的抗議了”,斯奈德憤怒地表示。

星島日報2011-03-03
軍人葬禮旁集會示威 美高院裁決屬言論自由

本報綜合報道
美聯邦最高法院3日以8票對1票裁決,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抗議者在軍人葬禮附近集會示威。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在裁決中寫道,「言論是有力量的,它能激發人行動,能給人帶來快樂,也能給人帶來痛苦」,但根據憲法第一修正案,「我們不能因為言論能給人帶來痛苦,就懲罰發表言論的人」,相反,美國尊重言論自由,「即使那些就公共事務發表的言論有害,也需要保護,這樣才不會窒息公眾的辯論。」

高院的這一裁決,源於堪薩斯州托皮卡的Westboro浸信教會早前在一位伊拉克陣亡士兵斯奈德的葬禮旁舉行抗議活動,示威者在現場打出「美國在劫難逃」和「上帝憎惡同性戀」的標語。

該教會認為,因為美國縱容同性戀,上帝正在懲罰美國。

該教會成員自那之後,又在數百個類似的軍人葬禮上舉行過抗議活動。

斯奈德的父親向法院提起訴訟,控告抗議者有意造成他人精神痛苦,初期贏得訴訟,但後來被上訴法院推翻。

羅伯茲法官做出有利教會抗議者的裁決基於兩個關鍵點,一是教會抗議者的言論是關於公共事務方面,因為他們在抗議中所涉及的道德行為、國家命運、軍中同性戀,以及天主教會的醜聞等,都是公共事務。

二是教會成員有權現身他們舉行抗議的地方,他們舉行抗議的地點在公用街道上,距離葬禮1000呎。

抗議者遵守法律,並聽從員警的指令,且他們是靜靜抗議,沒有暴力行為。原告感到的痛苦,並非是抗議者對葬禮本身幹擾所致,而是抗議者標語的觀點和內容。

世界新聞網2011/3/3
軍人喪禮 教會可宣揚反同性戀

編譯中心綜合華盛頓2日電
伊拉克陣亡陸戰隊員史奈德的父親(左二)2日在高等法院外發表聲明,指控威斯特波洛浸信教會信徒在軍人喪禮上舉牌反同性戀,故意造成逝者家屬心靈痛苦。(美聯社)

聯邦最高法院2日以八票對一票裁決,堪薩斯州一個原教義派教會,有權在軍人喪禮時舉行反同性戀抗議,宣揚他們認為「上帝憎惡美國縱容同性戀」的觀點。大法官堅定維護該教會的憲法保障言論自由。

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G. Roberts Jr.)代表多數派在裁決書中寫道:「言論是有力的工具。它能激起人們採取行動,能感動人們落下欣喜和悲傷的眼淚。就本案而言,則是造成很大的痛苦。但是,根據憲法第一修正案,我們不能因為造成痛苦,就懲罰發表言論的人。相反的,美國承諾保障言論自由,即使就公共問題發表傷人的言論,也應加以保護,以確保我們不會扼殺公共辯論。」

上訴案的獲勝者是堪薩斯州托皮卡市的威斯特波洛浸信教會(Westboro Baptist Church),該教會成員曾前往數以百計的軍人喪禮舉行反同性戀抗議,包括2006年在伊拉克陣亡陸戰隊員史奈德(Matthew Snyder)在馬裡蘭州舉行的喪禮。

史奈德的父親2007年興訟,控告該教會侵犯隱私權,故意造成家屬心靈痛苦。他說,他的兒子不是同性戀,該教會成員根本不應在喪禮上出現。當時教會成員高舉標語牌,上面寫著:「禍哉美國」、「上帝憎惡同性戀」、「為士兵喪生感謝上帝」。這個教會認為,美國縱容同性戀,導致上帝施加懲罰,包括讓美軍士兵折損。

一個陪審團裁決,該教會應賠償史奈德家屬290萬元,外加500萬元懲罰性賠償。教會於2008年上訴,一個聯邦法院推翻早先裁決,認為它侵犯教會的言論自由憲法權利。官司最後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持異議而支持軍人家屬的唯一大法官是艾裡托(Samuel A. Alito Jr.),他認為,該教會的舉動過度囂張,對軍人遺屬造成重大傷害。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軍人喪禮 教會可宣揚反同性戀

新頭殼newtalk 2011-03-03
美教會在同性戀軍人喪禮示威 法院:合憲

洪聖斐/編譯報導
美國最高法院昨日做出一項言論自由的合憲判決。美國堪薩斯州西博洛浸信會( Westboro Baptist Church)因在同性戀軍人的喪禮附近示威,高舉反同性戀布條,被海軍上兵史奈德(Matthew Snyder)的父親一狀告上法庭。在一審時,法院判該教會應賠償史奈德的父親11百萬美元,二審減到5百萬美元;但第4巡迴上訴法庭同意西博洛教會引用美國憲法第1修正案保障其言論自由,判西博洛教會無罪。昨天,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81通過裁定,該教會在喪禮外示威的活動合憲。

美國首席大法官羅勃茲(John Roberts)在多數意見中寫道:「言論是強而有力的。它能催促人採取行動,使人因喜樂和哀傷而流淚,以及-在本案中-引起極大的痛苦。吾人面臨一個事實,不能因為這樣的痛苦,就採取行動來懲罰說話的人。…我國選擇1條不同的路徑,要保護那些在公共議題上一些傷人的言論,以確保我們不會使公共辯論窒息。」

最高法院指出,西博洛教會提出的是1個重要的公眾議題,並且是在公家的土地上、完全配合地方政府官員的規矩。儘管他們的示威是衝著史奈德的喪禮而來,卻沒有幹擾喪禮進行。羅勃茲首席大法官寫道,真正冒犯喪家的,是這群教會人士所要傳遞的資訊。如果換1群人拿著「上帝祝福美國」或者「上帝愛你」,就不會惹上這個麻煩。

羅勃茲首席大法官寫道:「既然西博洛的言論是在公家的土地表達對公共事務的關心,這樣的言論就符合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專門保護』(special protection)規定。這樣的言論,不可以只因會使人難過或引起藐視就加以限制。」

這項裁定指明,公共示威可以限制在合理的時間、地點和方式進行,並指明美國聯邦政府和44個州都有制定法律對喪禮時的抗議活動加以規範。

原告老史奈德陳詞,他和其他的人都在喪禮時被迫看到西博洛教會高舉的標語;但最高法庭不同意,也不認為該要求政府規定哪些言論是充滿攻擊性,要保護那些非自願看到示威標語的人。當事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轉眼不看。

在史奈德的喪禮進行時,西博洛教會的示威人士站得很遠,老史奈德駕車前往會場時,只能遠遠看到標語。再者,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這場示威有幹擾喪禮進行。

唯一提出不同意見書的是阿利托大法官(Samuel Antony Alito Jr.),他認為原告老史奈德根本不是公眾人物,他只是1位喪子之父。他要求的權利也和每個父母親都一樣,平平靜靜地把愛子埋葬;西博洛教會的人剝奪了他這麼基本的權利,把他兒子的喪禮搞成1個大新聞。這樣的示威對原告造成長期而嚴重的精神傷害。

阿利托大法官說,法庭現在的見解是憲法第1修正案保護西博洛對老史奈德粗暴以對的權利,「本席恕難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