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男女集體交合 激情瑜伽侵台 學者痛批淫亂

蘋果日報2006/6/13
踢爆 20男女集體交合
激情瑜伽侵台 學者痛批淫亂

【專案組╱調查報導】淫亂團體入侵台灣。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副教授簡上淇,本月初舉辦兩場講座,公然鼓吹修練古印度的「譚崔」(Tantra)瑜伽術,以提高個人性能力,從而提升延續性高潮。據《蘋果》踢爆,參加譚崔的男女學員,在互不認識的情況下,被安排配對進行集體性交,淫亂程度挑戰我國的善良風俗、更可能衝擊婚姻家庭,甚至引發性濫交感染性病、愛滋病等問題。

匪夷所思
四十三歲的簡上淇在德國修習譚崔,本月二、五兩日,分別在台北、高雄的國軍英雄館舉辦主題為「從性到超越性」的「譚崔瑜珈世紀講座」(瑜珈通瑜伽),門票一千元,並請來兩位德國譚崔大師安德(Andro)和德瓦塔拉(Devatara)傳授及示範,透過提升性能量。兩百名民眾從網站、宣傳海報得知訊息好奇來參加。

參加「譚崔瑜珈世紀講座」的男女觀眾聆聽演講時,神情相當專注。

授課現場呻吟聲不斷
《蘋果》直擊該兩場講座,安德在台上播放裸男、裸女甚至生殖器官特寫;他的演講也相當露骨:「譚崔的對象不一定是男女朋友或夫妻,而是不分性別、不論關係。」安德並全程與穿著緊身衣的德瓦塔拉面對面採「日月交抱」姿勢,示範譚崔的性愛動作。台上翻譯的簡上淇還直言:「這是第一次將譚崔公開帶入台灣。」

據《蘋果》直擊,簡上淇早在上月二十八日秘密教授譚崔瑜伽;地點在高雄市民權二路一棟大樓內秘密授課,記者花了一千元參加,現場所有門窗用黑色塑膠板阻隔。參加的十一女九男學員,約三、四十歲。簡上淇解釋日月交抱,男生的金剛杵(陰莖)必須放在女生的蓮花(陰戶)內。兩學員做完後都被要求「重新尋找新伴侶配對」。學員還必須練習「火呼吸」,就是一種由鼻子發出「哼」聲的呼氣。

學員在性器官接觸下,配合火呼吸的節奏,呻吟聲愈來愈大,整個場地猶如一場穿著衣服的雜交派對。第一次參加的兩、三名學員提早離開,他們向記者表示:「沒想到是這樣,我沒辦法接受。」

要求學員全裸剃陰毛
本月三日晚間,在同一個場地,二十餘名男女,包括簡上淇、安德和德瓦塔拉全都裸體。參加的學員都非男女朋友或夫妻,有的彼此不認識,也不知對方是否有性病,但法會全程裸體參加,在兩位大師指導下,男女對座圍成一圈,採日月交抱姿勢集體交合。而早一天安德在講座時強調,日月交抱方式可以持續兩小時,之後再輪流替換,每一男女都會配到,但由於當天記者未進場,不清楚學員交合時間持續多久。有學員說,當天有女學員帶著不知情的兒子及其女友參加,年輕的兒子及女友發覺要脫衣集體做愛,嚇到傻眼、倉皇離開。

事實上,簡上淇在次日早已露餡說出:「我昨天晚上有玩,跟大師母。」他更在講座上公開坦承:「我們創造了歷史,在台灣完成了譚崔實修。」親口證實在台灣辦了第一場集體譚崔雙修。此外,簡上淇也舉辦男、女神工作坊,報名費六千元, 《蘋果》記者參加本月四日的男神工作坊。安德要求十六名學員全部裸體,並要大家剃陰毛。

律師直指可處五年刑
記者昨晚打電話詢問簡上淇是否舉辦譚崔實修,他竟全盤否認,表示本月三日晚所辦的是譚崔瑜伽,並強調當晚並沒有性行為發生。他說:「你也知道我的身分,去搞這個的話,有什麼後果!」並矢口否認曾經舉辦過雙修;即使記者表示有錄音、錄影資料佐證,他仍堅稱記者「誤會了」。隨後表示正在忙,要記者稍後回電,其後他更關機不接聽電話。

對此宗教學者江燦騰痛批:「不同面貌的神棍團體,本質上根本是淫棍!」他直指:「以靈修為名的雙修行為,最不要臉的就是,參加的人被玩弄後還要交錢。」

律師莊秀銘則認為,包括公開講座及雙修,已涉嫌違反《刑法》第二百三十一條,意圖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而引誘、容留或媒介以營利者,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男上師 65
姓名:安德(Andro
國籍:德國籍
經歷:曾到西藏、印度學法,修習譚崔30餘年,創辦德國鑽石蓮花中心。過去曾申請在柏林自由大學開設譚崔學系遭德國文化部駁回,從此聲名大噪。

女上師 39
姓名:德瓦塔拉(Devatara
學歷:德國漢堡大學心理學碩士
經歷:自稱17歲即離開故鄉漢堡,到非洲追求生命中的靈性儀式,回到德國後,在安德之處體驗到譚崔的神秘性能量,成為安德的入室弟子。
資料來源:譚崔瑜珈協會、德國Diamond Lotus Tantra lounge(鑽石蓮花中心)網站
解放身體
德籍譚崔大師德瓦塔拉(台上左二)帶領百餘名觀眾做出解放身體的動作。

日月交抱
《蘋果》直擊,高雄市二十名不相識的男女性器官緊密貼合、對坐交抱,進行譚崔瑜伽的「日月交抱」。

示範教學
安德(前左)與德瓦塔拉(前右)於擺設在舞台的床上示範「日月交抱」,主持人簡上淇(後)在旁翻譯。

全裸上課
參加「男神工作坊」的男性學員被要求一概剃除陰毛、全裸上課。

公開招生
講座海報懸掛在高雄國軍英雄館外牆公開招生。

報你知
雙修又稱雙身
雙修又稱雙身、雙運,指的是利用兩人性交,以修練性能力、提高高潮,藉此達到提升靈性等目的。古今中外有許多法門談及雙修法,包括古印度教、藏密,甚至中國道教。譚崔瑜伽術則是源自古印度、西藏無上密的雙修法門,認為透過性結合,啟動身體內的拙火,當拙火從海底輪提升至頂輪時,達大樂境界。
副教授:拒好色之徒參加

新聞人物
「這是台灣第一次,我相當地驕傲!」譚崔雙修地下傳法的靈魂人物簡上淇,真實身分是台灣藝術大學雕塑學系副教授,他雖對自己將譚崔帶入台灣感到驕傲,但扛著「為譚崔正名」大旗,教導、宣揚甚至大辦「譚崔瑜珈世紀講座」,卻遭各方批評。

四十三歲的簡上淇留學德國十四年,留德期間,他本業表現亮眼,不僅拿到碩、博士學位,更成為德國聯邦職業造型藝術家。學業之餘,簡上淇自費百萬元學習譚崔實修,獲上師安德賞識,成了譚崔專家。

對在台實修感到驕傲
簡上淇不諱言是因他的引薦,安德與德瓦塔拉才會來台灣演講,將譚崔端上舞台。但對舉辦譚崔講座、譚崔瑜伽術所引發的違法、衝擊道德觀念,甚至可能感染性病等爭議,簡上淇也不免擔憂,正如他曾對學員談到內心的想法說:「我很驕傲台灣終於完成了一場譚崔實修,但同時我感到很危險,也有所顧忌。」

雖然如此,簡上淇仍為譚崔辯護:「這不是一般想像中的性行為,並不是享受性、玩弄性,將譚崔帶入台灣,是為了端正一些打著雙修名義騙財騙色,甚至謀財害命的騙人宗教,而譚崔並非如此。」

他更說:「參加譚崔的人都必須有某種認知,否則就會請他出去!」所謂某種認知,就是必須認知譚崔,而並非來得到性愛享樂。他解釋,「很多男生因好色進來,學譚崔其實是要性愛,這種人我們會拒絕。」

簡上淇雖強調會透過訪問及自我介紹,層層過濾參加者的「認知」,才決定是否准許參加修練譚崔,但記者卻發現,工作人員從頭至尾,根本未過濾或教育參加者必須有此認知。記者甚至聽到一名參加「最後一場法會」的學員,跟他的女伴大剌剌地談論「法會性事」。可想而知,有些學員根本是為了性才參加。專案組
簡上淇曾對學員說,能在台灣完成一場實修,他感到相當驕傲。

簡上淇43
現職: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副教授
學歷:德國Braunscheig布倫瑞克造型藝術大學雕塑系自由藝術創作碩士、Meisterschueler博士畢業
經歷:曾是德國聯邦職業造型藝術家,參加過職業造型藝術家BBK聯展。拜安德(Andro)為上師後,在德國修譚崔實修課程,返台後秘密教授譚崔。
資料來源: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網站、簡上淇

聯合晚報2006/06/13
譚崔瑜伽半裸雙修 台藝大教師惹爭議

兩位來自德國的譚崔大師安德和德瓦塔拉,日前在高雄國軍英雄館講授,右邊光著上身的是台灣藝術大學副教授簡上淇,在現場做翻譯。
取自TVBS網站
【記者陶煥昌/台北報導】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副教授簡上淇本月初分在高雄、台北舉辦的兩場「譚崔」瑜伽講座中裸露上半身指導學員;今早,他雖強調「男女雙修全程都有穿衣服」,否認傷風敗俗,但校方仍要他寫書報告,「再研議處理」。

簡上淇表示,兩次男女雙修的譚崔瑜伽課程,全程都無集體性交、猥褻,而學員被要求剃陰毛,也僅是課程之一;他還舉例,就像畫裸體素描,是不是一樣傷風敗俗?

台藝大主任秘書謝文啟表示,該校老師被披露涉入「男女集體交合」的瑜伽講座,校方立即了解。簡解釋,他僅擔任瑜伽課程翻譯,並配合學員要求裸露上身,絕無傷風敗德。

謝文啟說,學校看到新聞,「嚇了一大跳」,已請老師提出書面報告說明,校方會先做比對,看看有無違反師道,再研議如何處理。該校學生對此則普遍反應「傷風敗俗」。

簡上淇上午如常到校上課,一早雕塑系面對外界查詢,語氣不耐並粗暴聲稱「老師不在、不知道…」。

一直到下課空檔時,簡終於出面說明,他強調,參加男女雙修的學員,都有穿衣服,而他為何會裸露上半身還被清楚拍下,他說,那是因為學員反應他穿衣服和學員「不一致」,他應要求才跟著裸露。

【記者陶煥昌/台北報導】「譚崔」瑜伽講座課程本月5日租用台北國軍英雄館舉辦,未料被踢爆涉及集體性交,出租場地的國軍英雄館大驚失色,轄區台北市警中正一分局將主動了解,過程中是否涉及妨害風化。

不過,類似的男女雙修瑜伽課程,自七、八年前引入國內,不但網路上經常可見,也不時有公開講座,警方坦言,當中是否涉法,難以輕率認定,取締和查處上易生爭執。

更有一些表演團體,以「藝術」為名進行裸露表演,先前曾有藝術團體在華山藝文廣場,「光屁股跑來跑去」,但警方獲報處理時,「卻被文化局擋下」,讓警方感到「沒力」。

中正一分局表示,會依媒體披露的情資主動了解,如果接獲檢舉,會立即查訪當天的主辦單位和學員查證是否違法。

聯合晚報2006/06/13
瑜伽專家:譚崔瑜伽非淫亂雜交

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
譚崔瑜伽術等於淫亂集體交合?針對媒體踢爆參加譚崔課程的學員疑似集體性交一事,邀請德國譚崔大師安德、德瓦塔拉等人來台教學的瑜伽專家劉俊偉強調,這是新聞媒體對印度古瑜伽不瞭解,譚崔絕非有洞就搞的淫亂古禪。

浴光身心靈成長中心負責人劉俊偉表示,譚崔在國外風行多年,在他引介下,今年才進入台灣,準備從7月開班授課,沒想到卻遭胡亂指控。

劉俊偉指出,譚崔瑜伽是一種深奧的修行課程,分為單人及雙人兩種,兩個星期練習一次,一次約五個小時,費用1500元,為期三年的一貫課程,每次都有新的肢體動作,課程不會重複。

最常遭外界指為淫亂雜交的男女雙修部分,劉俊偉表示,雙修是靈性儀式中的最高階段,全部過程長達兩、三小時之久,且需在明亮的地方進行,不是躲在黑暗中的淫穢性愛,最重要的是,要有見證人在旁協助。

劉俊偉引經據典說,雙修過程中,男方必須充分掌握自己性器官,可以控制勃起及射精,忍住不射,如果中途就射精,就與一般性愛無異,根本不尊重對方,對參與雙修的女伴來說,更是一種嚴重的污衊。

因此,能夠參與雙修者,必須先練習三至五年,且事先通過上司(老師)認可,而雙修對象是由上司指派,絕非媒體所言的集體性交,穿著衣服的雜交派對。

劉俊偉強調,想做到雙修,雙方都必須擁有足夠的體力,這樣才能延長高潮的狀態,達到密宗所說的「大樂」境界,除了感覺舒服外,最主要的是喚醒身體的能量。

至於學員剃陰毛一事,劉俊偉解釋,大部分民眾都無法面對自己的性器官,甚至排斥,但身體是裝載「佛」的寺廟,應該以神聖的態度來面對,因此,譚崔課程中鼓勵學員正視自己的性器官,這就是剃陰毛的由來。不過這樣的解釋很難讓一般人理解。

儘管譚崔瑜伽才剛引進至台灣,但網路上已引起熱烈討論,雖然不少人斥為異端或邪教,但一名上過譚崔課的女同性戀表示,性能量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她感到好奇與興趣,想要體驗與探索自己本身不可思議的潛在能力。

上課之後,她認為,人會對異性的占有欲漸漸變淡了,不會執著於單一對象或特定對象,在互相尊重且同意下,人們可以做彼此認同的事。國內最近也有不少新書討論「譚崔」,連當紅的暢銷書「慢活」裡也有專章介紹作者體驗譚崔的過程。

東森新聞報2006/06/13
引進譚崔以正視聽?台藝大教授簡上淇自費百萬實修?

譚崔瑜珈,被爆集體性交?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根據媒體報導,將譚崔瑜珈正式帶入台灣,並造成各界嘩然的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雕塑學系副教授簡上淇曾表示,「將譚崔帶入台灣,是為了端正一些打著雙修名義騙財騙色,甚至謀財害命的騙人宗教。」姑且不論此舉是否可以將譚崔去污名化,但簡上淇的名號卻突然因此讓全台更多民眾知道。

現年43歲的簡上淇於1990年留學德國,除分別於19941996年獲得德國Braunscheig布倫瑞克造型藝術大學雕塑系碩士、博士學位外,也在2003年於柏林洪堡大學哲學系博士口試通過後,於2004年返國任教;他目前在台藝大雕塑系開設立體構成、世界美術史、藝術評論與藝術專題研究等課程。

媒體指出,簡上淇學業之餘,更自費百萬元學習譚崔實修,獲上師安德賞識,成了譚崔專家。他表示,學習譚崔必須要「有某種認知」,而非來享受性愛;若男生以為學譚崔是要學性愛,這種人將會「被拒於譚崔課堂之外」。不過,雖然簡上淇強調會透過訪問及自我介紹,才決定是否准許參加修練譚崔,但根據媒體消息透露,現場對參加者的認知,並沒有經過任何篩選,這和簡上淇的說法並不一致,究竟真相如何,有待進一步的了解。

東森新聞報2006/06/13
假靈師真淫棍?台藝大教授鼓吹譚崔瑜珈 要學員雜交?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古印度「譚崔」瑜珈術鼓吹民眾參加;參加修練的男女學員除在互不相識的情況下,被安排配對進行集體性交。(翻拍蘋果日報)
根據媒體報導,現年43歲,目前任教於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的簡上淇,於今(2006)年6月初於北高兩地舉辦兩場以提高性能力、延續性高潮的古印度「譚崔」(Tantra)瑜珈術說明會,鼓吹民眾參加;參加修練的男女學員除在互不相識的情況下,被安排配對進行集體性交,男性學員還被要求剃除陰毛,種種作法不僅匪夷所思,更有健康方面的疑慮。

媒體指出,簡上淇於本月25兩日,在台北、高雄的國軍英雄館,舉辦主題為「從性到超越性」的「譚崔瑜珈世紀講座」,除邀請兩位德國譚崔大師安德(Andro)和德瓦塔拉(Devatara)到現場傳授及示範外,每場講座更收取1千元的入場費。

講座現場除播放裸男、裸女甚至生殖器官特寫外,更直言譚崔的修練對象「不一定是男女朋友或夫妻,而是不分性別、不論關係」,言下之意相當明顯;說明會中,安德全程與穿著緊身衣的德瓦塔拉面對面採「日月交抱」姿勢進行動作示範,所謂的日月交抱意指男生的金剛杵(陰莖)必須放在女生的蓮花(陰戶)內,擔任翻譯的簡上淇更表示「這是第一次將譚崔公開帶入台灣」。

而除了譚崔說明會之外,根據踢爆的蘋果日報透露,簡上淇早在5月底便於高雄秘密進行譚崔授課,參加者除需體驗日月交抱方式外,更需練習一種從鼻子發出「哼」聲呼氣的「火呼叫」,現場氣氛相當詭異,導致某些學員無法接受提早離開。

而在63晚間的同一個場地,包括簡上淇、安德和德瓦塔拉等20多名男女,在互不相識的情況下全都裸體參與修練,更引起某些學員倉皇離開現場。此外,簡上淇也舉辦男、女神工作坊,報名費六千元,媒體表示,安德除要求參與男神工作坊全部裸體外,並要大家剃陰毛,以方便修練。

而這起靈修合歡曝光後,在法律層面上,譚崔所公開舉辦講座及雙修行為,已涉嫌違反刑法第231條,意圖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而引誘、容留或媒介以營利者,可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不過,對於媒體對譚崔指證的種種的行徑,東森新聞台今天也試圖聯絡簡上淇,可是他關機拒訪,沒有任何回應。

東森新聞報2006/06/13
推廣男女雙修譚崔瑜珈? 簡上淇:只是翻譯

爭議瑜珈交合,台藝大教授推廣?簡上淇:只是當翻譯。
記者傅幼僑、江志男/台北報導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教授簡上淇,被媒體踢爆舉辦古印度譚崔性愛瑜珈術,要求互相不認識的男女學員裸體進行集體交合;不僅學校學生聽了大喊不可思議,而被點名的教授簡上淇則是出面喊冤,說自己只是充當翻譯,媒體的指控都是不實報導。

不僅群體全裸聽課,德國來的講師還在大庭廣眾下示範性愛動作,露骨大膽的譚崔瑜珈術更要求互不相識的男女抱在一起進行所謂日月交抱,好互相觸碰性器官。這麼誇張大膽的性愛課程,媒體踢爆是由台藝大教授簡上淇請德國講師來舉辦的,這下可讓台藝大學生聽了嚇到傻眼。

一名受訪的台藝大學生說:「我當然不能接受這種事情。這很奇怪,不要說他是一個老師。」另一名台藝大學生也表示,這種不論在歐美都很難取決標準的譚崔瑜珈來到台灣,當然會嚇人一跳。

上課時德國講師台上講課,曾經在德國念書14年的簡上淇就裸著上半身在旁翻譯,像是一場集體雜交派對的譚崔瑜珈,卻由國立大學教授來舉辦,台藝大校方低調不願回應,還說是老師個人行為;而被指控的簡上淇則是大聲喊冤,表示自己只是充當翻譯,一切都是不實報導。

簡上淇說:「我們沒有男女雙修。我們裡面全程都是穿衣服的,就是這樣。我在那邊是屬於翻譯而已,他叫我坐在他旁邊;坐上去他覺得說跟他們服裝不一致,所以希望我上半身裸露這樣子。」

簡上淇極力否認,不過對各項疑點卻沒有交待清楚;雖然有學生力挺,表示學藝術的人性觀念本來就會比較開放,但是這樣的推廣行為,不僅衝擊善良風俗,主辦單位還收受學員最高6千元的學費圖利,一旦觸犯刑法,可處以5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東森新聞報2006/06/13
舖軟墊灑玫瑰搞神秘 譚崔瑜珈被爆集體性交?

古印度「譚崔」瑜珈術鼓吹民眾參加;參加修練的男女學員除在互不相識的情況下,被安排配對進行集體性交。(翻拍蘋果日報)
記者董懿隉B柯國棟/高雄報導
瑜珈講究身心靈平衡,不過卻有媒體報導,今年6月在高雄台北各辦一場的譚崔瑜珈術課程,居然讓互不認識的男女學員配對進行集體性交。該團體的工作人員雖然極力否認,但記者循線找到上課地點,管理員表示負責人是藝人羅碧玲的表妹,上課時除了舖軟墊還灑玫瑰花,看起來很神秘。

透過力與美的瑜珈動作,原本可以讓人身心得到舒緩,不過62在高雄國軍英雄館舉辦的譚崔瑜珈講習,被平面媒體踢爆要求參加學員剃光體毛,全身裸露,甚至還有安排不認識男女學員集體性交的淫亂課程。

國軍英雄館工作人員表示,看到平面媒體這樣的報導,讓他們嚇一跳,因為那天出席的學員都是很正常,每個人都服裝整齊。譚崔學員也表示平面媒體寫得很離譜,讓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談這件事。

儘管該譚崔學員一再否認,不過東森新聞記者發現這個團體還有另一個上課地點,不僅沒有招牌,連上課的方式也跟一般的瑜珈課程很不一樣。上課地點大樓的管理員表示,上課教室地板除了舖上墊子墊子,中間還灑上玫瑰花,上課時也不歡迎他人進入。

到底譚崔瑜珈是否藉練瑜珈術增加性能力,來掩飾集體性交的淫亂情事,現在恐怕只有參加的學員最清楚了。

東森新聞報2006/06/13
譚崔瑜珈真淫亂?性靈雙修 易遭有心人士利用

古印度「譚崔」瑜珈術鼓吹民眾參加;參加修練的男女學員除在互不相識的情況下,被安排配對進行集體性交。(翻拍蘋果日報)
實習記者李偉台/綜合報導
台藝大教授簡上淇鼓吹修練源自古印度的譚崔(Tantra)瑜伽,甚至舉辦「譚崔瑜珈世紀講座」而引起軒然大波;其實,包括古印度教、藏蜜與中國道教等,皆有這種利用性交以提升靈性的修練方式。只是,這種強調男女「雙修」,透過修練性能力,進而延長高潮與提升靈性的修練方式,由於牽涉到男女性事,往往被有心人士假修練之名行淫亂之實,甚至騙財騙色亦時有所聞,因此才容易被外界誤解。

譚崔瑜珈和一般人們所熟知的瑜珈最大不同在於對性行為的差異:一般瑜珈認為透過種種肢體的運動,讓性的意念受到控制,使得性靈得以滿足;但譚崔瑜珈則直接透過男女間的性行為消弭慾望,進而從中獲得靈性的提升。因此,雖然譚崔瑜珈與一般瑜珈對於性的態度大相逕庭,但對於最終靈性追求的目標卻相當一致。

從譚崔瑜珈的角度而言,一般瑜珈是學習對抗慾望,而譚崔瑜珈認為要透過和慾望的相處,進而從中尋求真我的存在;但對一般瑜珈來說,譚崔瑜珈很容易會讓修練者沉溺在性行為的過程,反倒忘卻了原本的初衷,甚至停留在肉體慾念的層次無法自拔,對性靈反倒造成傷害。

在立意上,譚崔瑜珈對性的開放態度雖無不妥,但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譚崔瑜珈很容易會成為有心人士假修練之名行雜交或淫亂之名的勾當;因此,在一般瑜珈蔚為風尚之際,譚崔瑜珈卻成為外界眼中相當神秘與奇特的派別。

東森新聞報2006/06/13
譚崔瑜珈搞全裸群交? 專業老師:遭有心人士刻意污名化

記者宋玠昀、江慶鏗/台北報導
譚崔瑜珈說必須藉由男女集體性交才能達到靈修目的,但是看在瑜珈老師眼裡卻是骯髒胡扯。藝人黃仲崑的女朋友LULU是專業的瑜珈老師,她強調譚崔瑜珈的確可以增加性能力,但是不可能以性交的方式進行,應該是有心人將譚崔瑜珈給污名化了。

2個人面對面手拉手,平心靜氣慢慢調整呼吸感受彼此的心跳律動,這就是標準的雙人瑜珈,而示範瑜珈動作的是,則是國內瑜珈名師LULU跟藝人男朋友黃仲崑。鑽研瑜珈近10年,師承正統瑜珈門派,LULU說確實有譚崔瑜珈,但絕對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那樣。

LULU說:「他(譚崔瑜珈)還是圍繞著瑜珈的呼吸,跟最剛開始最原始的HADA瑜珈所謂的體位法;體位法不是所謂的男女交媾這樣的一個體位法,而是有正統的瑜珈體位法跟呼吸。也不是說在課堂上面大家可以藉由這樣的瑜珈之名然後交換性伴侶;(瑜珈)派別可能到後來會有許多人去……不算是再創自己的派別,也許會有許多其他的形式(出現)。」

LULU說譚崔瑜珈是瑜珈眾多門派之一的確可以訓練性能力,利用肚臍以下的丹田部位打通氣血和呼吸循環,提升情人或夫妻間的感情和默契。不過像南部這個荒淫鹹濕的譚崔瑜珈團體,不僅全身赤裸又疑似當場集體性交,實在太誇張了。

LULU說:「大家也都看過我跟黃大哥的雙人瑜珈裡面完全沒有,很少會有親密環抱的動作。常常黃大哥講的,他說瑜珈瑜珈,魚水之歡最好在家。」LULU強調這次爆發的風波,應該是有心人將譚崔瑜珈污名化,希望大家不要以有色眼光看待,畢竟瑜珈真的是一個有益身體健康的運動。

蘋果日報2006/6/14
媒體性興奮

情色新聞可滿足偷窺慾,最易引起讀者興趣。
台灣正在政治激情不可開交之時,社會情色新聞也輸人不輸陣。前天激情瑜伽的新聞傳出,瑜伽教室和外籍老師就只好關門躲藏。就像許多另類事物的團體,開始時總被懷疑為破壞善良風俗、邪門外道。人們永遠對異類懷有偏見與恐懼,這是迫害異教徒的心理原因。以前政府對一貫道、錫安山的壓制迫害,就是例子;後來發現錯了,才還他們公道。所以媒體在報導這類事務時務必小心求證,以免害人。政府擁有合法暴力機制,更須謹慎避免偏見,以免鑄成大錯。

越聳動越多人看
昨天還有兩位已婚醫生和兩女玩性派對遭仙人跳、男子在家召妓被嫌醜怒綁妓女強暴、國二生連續強暴女同學等案件。這種新聞情節永遠重複,可是永遠最吸引讀者,何以故?就是在媒體呈現案情過程中的偷窺與性興奮。

媒體操作社會新聞的技術是「控訴暴力必經由呈現暴力」,而呈現就是滿足讀者的偷窺慾望;經由偷窺的滿足,進一步挑起甚至滿足性興奮。等這套心理機制完成之後,人們便嘆一口氣抱怨社會風氣敗壞,並故做語重心長地說些警世之語。值得注意的是,在呈現過程中性挑逗和性慾化的對象永遠是女性,而警世譴責的對象也多是女性,女性就是受害人兼被譴責者。於是另類人物和女性有了共同性,就是我們社會的「他者」。他者新聞最吸引人,像外星人、怪獸、吸血鬼、殭尸等,充滿異世界的情調和刺激,撩撥我們的性好奇和性興奮。這是為什麼社會新聞越聳動越多人看的原因。

中國時報2006.06.14
譚崔瑜伽術20人性交?簡上淇:媒體杜撰

韓國棟、殷道貞、唐榮麗/綜合報導
媒體「踢爆」台灣藝術大學助理教授簡上淇鼓吹修練「譚崔」瑜伽術的男女集體配對性交,引起校方高度關切,校長黃光男要求簡上淇提出書面報告。簡上淇昨天下午發表書面聲明駁斥報導絕非事實,純為杜撰。

外傳日前參加譚崔瑜伽的男女學員,被安排集體交合,並指台灣藝術大學助理教授簡上淇為主辦者,簡昨否認,並稱只是公開演講。台藝大已要求簡師提出說明,並建議簡師注意言行。

校方建議 別再隨便脫上衣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表示,有關媒體報導該校雕塑系助理教授簡上淇主辦譚崔瑜伽研習,並讓二十對男女集體交合一事,校方立即要求簡師提出說明,簡師的說明與媒體報導落差很大,若果真如簡師所說:純粹是演講、且全部衣冠整齊、並無不當舉動,校方沒有介入必要,只能他不要隨便接受他人建議,在公開場合脫掉上衣,以免被過度解讀。

不過,簡師的說法能否被採信,還須提到雕塑系系務會議討論,若的確涉及有損師道、妨害校譽言行,將依程序送到教評會處理,情節嚴重的話,可能作出不續聘、解聘等處理。

簡喊冤 只當演講德文翻譯
簡上淇聲明指出,這次演講他只擔任德文翻譯,並不是主辦者,並強調他個人是藝術家、學者,對古印度業經有研究,但沒有拜過任何人為上師,更沒有在返台後秘密教授譚崔。

黃光男說,此一事件發生於校外,而且不是學校課程,參加的學員也非該校學生,除了該場演講的德文翻譯是簡上淇之外,其餘皆與學校無關。

簡上淇除了當面向黃光男澄清這篇報導不實,還對外發表書面聲明指出,這項演講是公開的,地點在高雄和台北的國軍英雄館,聽眾約一一○人,衣冠整齊,蘋果日報踢爆廿名男女集體交合絕非事實。

擁有德博士學位的簡上淇說,這項演講他只是擔任德文翻譯,並非媒體報導的主辦者;事實上,這項演講是以奧修(Ohso)早在十幾年前倡明的「拒絕污穢的性與娼妓」為主題。

搜索修練場 早已人去樓空
前鎮警分局一心與復興兩個派出所,昨天一早就開始逐一清查轄區內民權二路上十棟大樓,因為有媒體指涉進行集體雜交的譚崔瑜伽可能隱身其中,直到下午,一心派出所總算在民權二路四六二號九樓找到譚崔瑜伽練習場所,但早已人去樓空。

警方調查,出面為譚崔瑜伽承租民權二路四六二號九樓場地的女子羅懿萍,使用的是假名、假住址,而譚崔瑜伽的兩位德國「大師」安德、德瓦塔拉,警方上警政署外僑網站調查也查不到這個人,警方懷疑兩人應該也是使用假名。租約從今年四月十五日六月十五日結束。大樓管理員表示,承租人已經將鑰匙交還給他,目前場所已無人使用,屋內只剩下一些練習瑜伽的墊子。

一心派出所昨天一早持安德與德瓦塔拉刊載在報紙的像片,逐一查訪轄區內三棟大樓,最後在民權二路四六二號大樓管理員口中證實,兩人確實在九樓租屋教瑜伽,採會員制,練習時間是假日下午二時至六時,瑜伽會員的穿著也很端莊,從外表看不出異樣。

警方昨天下午請文姓管理員回派出所製作筆錄,管理員否認媒體報導他說「曾經聽過瑜伽教室內傳出高潮發出的淫聲。」

蘋果日報2006/6/14
簡上淇曾全裸授瑜伽
吹噓與「大師母」性經驗

簡上淇對學校堅稱在譚崔的活動只有擔任翻譯,64記者卻在位於高雄民權二路的「男神工作坊」,拍到簡上淇(箭頭處)全身脫光,並示範按摩讓性器官變強壯。小圖為簡上淇。

【綜合報導】《蘋果》踢爆台藝大助理教授簡上淇領軍大玩激情瑜伽,消息傳到台藝大,校方嚇了一跳,要簡提報告解釋。事件當事人簡上淇昨天發表聲明辯稱說自己只是翻譯,指《蘋果》報導絕非屬實。不過根據《蘋果》錄影蒐證發現六月四日的「男神工作坊」,簡裸體擔任講師,授課時還吹噓「各位昨天有性經驗嗎?我昨天有玩,我昨天與『大師母』(指德瓦塔拉)玩。」

誆稱應要求裸露
高雄市警方今前往民權二路永記大樓九樓譚崔授課地點調查,不過現場人去樓空,警方將會進一步了解是否有集體性交淫亂行為。簡上淇昨接受電子媒體採訪時,故做作筋骨僵硬狀稱完全不懂瑜伽,裸露上台也是因應示範者安德的要求。《蘋果》全程錄影,簡不只於六月二日、五日高雄、台北演講會充當翻譯,其實五月二十八日於高雄民權二路集會所,簡即獨力擔任講師,輪流與在場學員做交抱,六月三日「女神工作坊」下午六時,簡更與安德及瓦塔拉等九名人員進入課室,六月四日於「男神工作坊」,簡上淇更全裸擔任講師。

同學多認違道德
台藝大學生對簡上淇事件看法正反兩極,有人認為個人自由應予尊重,不過更多同學認為譚崔已踰越道德界限,過了頭。台藝大校方則多予維護,台藝大校長黃光男雖對於簡上淇打著台藝大教師名號在外招搖深為不滿,不過還是表示教師在外行為,校方無法干涉。台藝大主任秘書謝文啟表示,學校基本上相信老師只是到場做翻譯,雖簡鬧出風波有損台藝大名譽,但已移交教評會調查。

性愛不射精 會脹痛發炎
高雄警方昨依據《蘋果》報導,前往前鎮區民權二路的譚崔瑜伽教室調查,但早已人去樓空。
楊適吾攝

違反自然
書田泌尿科診所泌尿科主治醫師蔡培斌表示:「性愛過程中忍住不射精,骨盆腔肌肉充血過久,若無法宣洩,會造成下腹部及陰囊部會有局部脹痛悶痛不舒服感,基本上事後精液會隨著小便而流出」。蔡培斌又表示:「勃起不射精對於年輕人來說是常有的事,但如果雜交就可能導致儲精囊與攝護腺充血合併陰莖細菌感染,造成性病感染」。

正確用保險套防病
唐鈺泌尿科診所醫師唐鈺表示,雜交很危險,是性病的高危險群,如果沒有全程戴保險套、還有正確的使用保險套,感染淋病、梅毒、麻煩覆發率又高的?疹、還有世紀黑死病的愛滋病,都很有可能。唐對於性交不射精表示:「有違自然啊!不需如此吧?」如性交忍住不射精,對於攝護腺容易造成發炎、肥大的不良後遺症。

聯合報2006/06/14
雙修瑜伽…怪異的新興宗教?

孔言/大學教師(台北市)
媒體報導,台藝大雕塑系副教授簡上淇引進古印度「譚崔」瑜伽,鼓吹修煉之後可以提高性能力、性高潮。參加講座的男女學員,在互不認識的情況下,被安排集體配對修煉,在媒體的報導下變成了集體性交。教授事後說明強調「男女雙修全程都有穿衣服」,否認傷風敗俗。學校方面也要求他對這件事做出一個交代。

譚崔瑜伽的引進者則向媒體表示,男女雙修是靈性儀式中的最高階段,需在明亮的地方進行,不是躲在黑暗中的淫穢性愛,最重要的是,要有見證人在旁協助。同時能夠參與雙修者,必須先練習三至五年,且事先通過上司認可,而雙修對象是由上司指派,絕非集體性交,穿著衣服的雜交派對。

明顯地,譚崔瑜伽到台灣已經遭到強烈地扭曲,失去原本「東方的本我到自我:拙火瑜伽」(美國神話學大師喬瑟夫.坎伯的說法)的真義。瑜伽原義將我們自我意識連結到意識之源,操煉瑜伽本身就是要「有意地讓腦中自發性活動停止」,這種操煉從成書到推廣與發展成型約在西元四、五世紀時,幾乎同時出現在佛教、耆那教與印度教。所謂「拙火瑜伽」中的「拙火」或稱「軍荼利」,意指「踡曲在我們身體脊柱底部的精神能量」瑜伽的目的就是要「喚醒我們體內蟄伏的能量」,將它一路引上脊柱,一共會經過七個能量中心(又稱為「輪」)。從最底部的「海底輪」一直到人的最上頂「頂輪」,而人整個身心靈狀態也隨者拙火上升修煉而轉換變化。

看到「譚崔瑜伽」的作法與宣傳,讓我們覺得誤會大了,沒有一步步地修煉就輕率進入男女雙修,不但危險,更不合乎拙火瑜伽的本義。然而現代人追尋速成與隨興,因此對於這樣新興的宗教活動,很容易就接受並且享受,看媒體報導中有不少人並沒有因為「怪」而離場,反而繼續下去,「嘗鮮」的心理讓他/她覺得沒什麼不好,只有少數人與小孩覺不妥而逃離。

新興宗教最大的特色就是雜糅傳統與現代的宗教教義、儀式與活動,以特殊的包裝和行銷手法利用網路或通路將自己的活動不斷地向社會大眾促銷,它不求大眾全然相信,著重經營的就是「特殊分眾」,滿足這些人在「身心靈」上的需求而願意投身就夠了。因此新興宗教會以「特殊的方式」來接引信徒,譚崔瑜伽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例子,還有其他的新興宗教同樣地在和社會大眾招手。我們無意干涉別人的信仰自由,只想提醒在你覺得這個活動與教派很好玩時,小心,很可能就是一個怪異的「新興宗教」,還是看清楚,認識清楚再決定要不要投入。

東森新聞報2006-06-16
譚崔鼓勵性雜交?--印度奧修普那社區見聞錄

小曼
小曼去過印度奧修普那社區,對近日鬧得風風雨雨的譚崔有點認知。

譚崔的靜心技巧起於兩千年前的印度濕婆天王,祂所謂的性,就像吃飯、睡覺、拉屎一樣的簡單自然,奧修將其昇華為一種靜心的修行之道,透過性交三摩地獲得無慾的靈性之光,也就是最高的靜心頂點,從壓抑到解放,釋放內在不能滿足的動物性……※他們只是在做功課多年前,一位一向崇尚各類神學教派的朋友K,常以精神導師自居,喜歡把一些賽斯、奧修的相關論說給我看,看完還要討論閱讀心得,就差沒寫讀書報告。有次她剛從印度奧修普那社區修行回來,興奮地告訴我一些從書本紙上談兵轉換到親身經歷的寶貴心得,尤其關於譚崔的性這部份。

當時台灣去過奧修普那社區的人很少,初聞的我難免覺得驚世駭俗又神祕萬分。

奧修靜心和譚崔不可分,靜心是修行的方法,譚崔是修行的技巧,譚崔將性當成工具,性是人類最深的枷鎖,卻也是達到極端自由的工具,它是能量,能夠改變你,能夠給你超越的狀態,所以不需要替譚崔定罪也不需要抗拒任何事情,沒有什麼對,也沒有什麼錯…K強調譚崔真是了不起,接著說:所以囉,和我住一起的那些外國女孩,都很大方的帶男人回來進行譚崔的性,有一次還幾個人共同切磋呢。

妳怎麼知道?我睜大了眼睛。
房門沒關,我當然看得清清楚楚。K聳聳肩。
是…男朋友吧?
當然不是,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他們只是在做功課。K瞪著我,覺得我真是孤陋寡聞,一定是平常不用功。
那妳呢?我懷疑的盯著K,難道…她在一旁不會看得慾火焚身嗎?K哈哈大笑:傻瓜,性對奧修來說,只是一種超意識的靜心過程,不但不淫穢,還要超越性慾,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OK

K是個智者,我一向相信她的話,卻很難體會個中奧妙,雖然前後陸續看了幾本奧修談論性和譚崔的書,但那種見山不是山的意境不是從文字中得以想像的,直到那前和吳淡如去了奧修普那社區一趟。

※性的解放世界從一進普那社區大門,必須經過愛滋血液篩檢和小小福利社裡公開販售保險套來看,性在那裡經過嚴格把關後,它得以自在又自由,只要男人願意,可以直接了當的問女門徒:嘿,讓我們來做一些譚崔的性。女人也可以問男人。但那並不意味著他們是要做愛,男人或女人只是一個門,忘掉那個門,人其實是和存在本身做愛。

譚崔的靜心技巧起於兩千年前的印度濕婆天王,祂所謂的性,就像吃飯、睡覺、拉屎一樣的簡單自然,奧修將其昇華為一種靜心的修行之道,透過性交三摩地獲得無慾的靈性之光,也就是最高的靜心頂點,從壓抑到解放,釋放內在不能滿足的動物性…我相信嗎?相信,只是不見得要身體力行,端看我到普那是為什麼?一般人都好奇,普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它很奇幻,是世上一個獨一無二的靜心修行天堂,大部分的人都是來療傷,在幾十種靜心課程中,治療來自原生家庭或後天環境造成的心理傷害,關於譚崔,僅有相關的兩、三堂課。

然而社區裡蠢蠢欲動的慾望氛圍是流動的,異性的吸引力在奧修紅袍、白袍制服的遮掩下呼之欲出,雖然難得看見情侶卿卿我我的親暱鏡頭,人人看起來也莫不清心寡慾或道貌岸然,然而在那裡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個體,只要想成為奉行譚崔的性門徒,四處是機會。

一天,我獨自在後花園沈思冥想,花叢綠蔭間,遠遠走來一個手捧書本低聲吟誦的東方男子,穿著一身紅袍,唇紅齒白飄逸俊美,恍如賈寶玉再世。他看見獨坐在涼椅上的我,施施然地走過來,優雅地坐下,和我閒聊。他說,他是韓國人,職業是中醫,專攻筋骨神經…說著握起我的手:我幫妳把脈看血氣…我趕緊將手抽回來,他一愣,隨即搖頭嘆息道:妳太緊張,來這裡就要放鬆…全然的放鬆…妳不知道在這裡連性都是自由的嗎?

這是公然挑逗?不,是四下無人的私下邀約,只要我願意,我們就可以進行譚崔的性,或許就在那僻靜的角落進行與天地合一日月交合的莊嚴儀式。我當然知道,只是我沒興趣。我說。他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然的起身覺得很沒趣:沒想到台灣女人比韓國女人還保守。

如果譚崔僅是靜心修行工具,和保不保守有什麼關係?在普那有無數修行課程,我只是不想挑這工具靜心啊!

※他只是想和妳一夜情當時我選課班上的男人,有一個英國佬,白皙瘦弱風度翩翩,散發著英國人特有貴族般的高雅氣質,雖然他的職業是木匠,但打起坐來,一身仙風道骨閉目凝神的模樣,還真讓人看了心曠神怡。不知怎地,在社區裡和外圍鬧街,兜來轉去總是會撞見他,他說:這就是東方人說的緣份吧。他的前女友也是在普那社區認識的香港人,所以他特別情鍾東方女子。一天中午在鬧街又遇到,便一起去吃了中飯,聊了半天,終於他開口了:晚課後我來找妳吧?他是多年來一年起碼半年待在普那,典型奧修虔誠的門徒,深諳譚崔的性法門。

我沒有空耶,我和朋友約好要一起喝咖啡。我婉拒他,就是婉拒做他譚崔的性同修,後來他又私下問了我兩次,我都推辭。課程結束後,一晚,我看見脫下紅袍的他打扮得很光鮮,連招呼都懶得和我打地錯身出社區去了,我知道他找到了理想的譚崔伴侶。

班上另一位瑞典男子,因為剛和妻子離異遠來療傷,個子高矮胖瘦適中,一頭蓬鬆的金髮又添了幾分魅力,也常找我聊天,彼此印象良好,可惜瑞典一年有半年是冰天雪地的冬天,我不喜歡。

當我告訴淡如這件事的時候,她笑個不停:妳想太多了吧?他只想和妳一夜情,妳卻想到天長地久去了!

譚崔的性是不必有任何負擔的,今天和某人進行深度譚崔的性,明天,彼此或是若無其事,或是發展為真正靈肉合而為一的親密伴侶。常去普那,甚至租房子生活在哪兒的台灣女子D,就交了一個黑壯得像條牛的克什米爾男友,她坦白承認:黑土雞又猛又壯實在比較好用。看他們儼然是情侶,在金錢上卻又錙銖必較,說到D要回台灣即將分離兩人似乎也都不痛不癢,因此我認為他們只算是修行譚崔的性伴侶。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每天八點晚課後都有各樣的餘興節目,唱歌跳舞不一定。一晚,是樂團現場演奏,每個人都快樂地舞著,或獨舞或雙舞,自由交換著舞伴,一個印度男子就繞著我和淡如打轉(進得了奧修的都是印度貴族階級),問的問題一模一樣:妳願意做我今夜的新娘嗎?明目張膽的很。真是掃興,我們只好快快走人。又有一夜,當人群圍著舞台,為彈奏西塔琴的樂師熱情加油的時候,一個印度帥哥趁勢從背後用雙臂摟著我,嘴巴對著我耳朵呼熱氣,直接了當的煽情挑逗,就世俗來說,這是典型性騷擾,在普那,他只是用身體邀約妳做他的譚崔同修,妳絕對不能回手甩他一耳光。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可惜我不喜歡,只好閃人。難道我是個禁慾主義者嗎?呵呵,當然不是,只是人都不對嘛,就算要經歷譚崔的性洗禮,也得符合我嚴苛的標準才行。不過,譚崔的性絕對不是單純的性,而是拙火三摩地的最高境界,一般初入門者不該輕易嘗試。

雖然如此,我還是感受到男女身體無國界親密接觸的奇妙時刻。課程最後有一階段是馬殺雞,全然精神和肉體的放鬆。班上三十個同學分成十個小組,一組三個人,有男有女,輪流由兩個人同時按摩一個人,和我同組的是一對波蘭不婚老情侶,這讓我稍微安心些,憑良心說,要被兩個陌生人親密地按摩身體,不緊張也難,外國人的手大力道又強,在空靈的音樂催情下,真讓人飄飄欲仙呢,難怪拿馬殺雞課的台灣朋友X,很快地就和她班上西班牙男子成了同進同出的親密情侶,修行譚崔的性,是情侶早晚必經的成道之路。

在課程結束答謝儀式的時候,導師說:你們可以選擇自己最想擁抱的一個人感謝他。在這種奇妙的氣氛下,我熱情擁抱了一位年輕的大帥哥,是班上的助教,身高185,長相像布萊德彼特,微笑像李查吉爾,湛藍的眼睛像休格蘭,簡直是完美男人的性化身,被他緊緊回抱的時候,感覺真的真的還不賴。

淡如知道這件事後,確定我們認知的是同一個人,又打趣道:妳還真會挑,他算是整個社區最帥的男人呢。我想,如果女學員對他說:嘿,讓我們來做一些譚崔的性吧?他的反應會是什麼呢?應該是請學員乖乖上正式「譚崔」的課吧。

關於奧修的譚崔,就是師父領進門,修行看個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假借修行之名以譚崔行淫亂之實的人畢竟是少數,因此譚崔絕非色情淫亂,然而考慮不周詳的課程(高雄國軍文藝中心這地點和以一般社會大眾為對象都不適合)難免造成大家對譚崔的誤解。
●東森論壇徵稿區→http://www.ettoday.com/write/(●作者小曼,北市人,帕沙迪那藝術學院畢,曾任中國時報兩性專欄作家、皇冠雜誌專欄作家、TVBS周刊專欄作家等。在東森新聞報設有個人部落格http://bloguide.ettoday.com/faye/。本文為ETtoday.com網友提供,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蘋果日報2006/6/17
破解「譚崔瑜伽」密碼

筆者修練瑜伽十七年,並在教授瑜伽體位法,目前在宗教系進行瑜伽的研究。談到現代的「譚崔瑜伽」,確實在眾多的瑜伽形式中,存在著這麼一個支派,但是要真正了解其內涵,還是必須先從「什麼是瑜伽?」談起。目前坊間流傳的多是印度「瑜伽體位法」的延伸,並且在業者強調美容塑身之時,已經失去瑜伽最原初修養心性的精神了。

其實古印度行者修練瑜伽的目的是要打開「小我」自私的心,融入「大我」無為喜樂的境界,也就是「天人合一」。所以一位正統的瑜伽行者至少會根據《瑜伽經》的「八步功法」一步步修練,亦即:1.外在行為的控制(不傷害、不妄語、不盜、不淫、不貪)2.內在的控制(淨化身心、知足、忍辱、研究經典、靜坐冥想)3.體位法的鍛鍊4.呼吸控制法5.感官回收6.心靈集中7.禪定8.三摩地(最高境界)。

瑜伽形式可分6
因此,「瑜伽體位法」只是其中的第三部分,但是卻被大眾誤以為這是瑜伽的全部,實在是可惜。所謂「四萬八千法門」,歸納起來,瑜伽形式大概可分為以下幾種:1.哈達瑜伽:透過身體的鍛鍊控制心靈,這是最廣為人知的瑜伽2.勝王瑜伽:其鍛鍊法就是著名《瑜伽經》裡的「八步功法」,所以這是許多瑜伽行者所追求的最高境界3.行動瑜伽:著重在採取任何行動時,不存私心4.知識瑜伽:重視瑜伽哲學和心法的修習,以對抗心智的缺點5.虔誠瑜伽:透過歌舞讚頌至上,將「個體與至上合一」的念頭帶入生活中6.梵咒瑜伽:藉由持咒與觀想來淨化自身、提昇拙火。

何謂拙火?在瑜伽的哲學中,肯定每個人身上都有一股沉睡的潛能叫「拙火」,藉由修練可以喚醒拙火,開啟潛能,以獲得心靈最終的解脫,只是未必須要經過男女的交合。因此著名的宗教學者伊利亞德曾提出一個大哉問:在所有瑜伽和密教的經典裡,所有關於男神與女神、日與月、天與地、蓮花與金剛杵……等形象,都是一種「象徵符號」,是否可以直接對應至人體的部位和男女性別,應該如何正確的解讀這些宗教「密碼」﹖這也是一門大學問。

修養心性調和陰陽
至於「譚崔瑜伽」是傳承了印度古老崇拜女性能量的「薩克蒂教派」中的「左道派」,而且強調「性力」,希望藉由男女雙修,加速「拙火」的提昇,但是必須有「真正的」老師傳承和「嚴格的」執行儀式,而且修行者必須有深厚的禪定功夫並且「不能心存私欲」,因此並非每一個人都適合修習,貿然入門,有可能導致不良後果。至於是否真的能夠透過此道達到最終解脫?恐怕也需讀者深思。

其實瑜伽肯定每一個人體內都同時具有陰性和陽性兩股能量,但是要讓這兩股能量調和,除了體位法確實能夠刺激腺體,增強性功能以外;想要有良好的親密關係,並不是光靠性能力而已,還要修養自己的心性。而真正的瑜伽,也有修養心性的「心法」,大家在勤練體位法之餘,不妨也多探索一下瑜伽的精神世界吧!

作者為輔仁大學宗教研究所、瑜伽老師
黃康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