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中學生似懂非懂 性問題很勁爆

聯合報2004/01/17
中學生似懂非懂 性問題很勁爆
本報記者/連線報導

       「老師,哪種體位做愛最好?」「毛太硬會不會令對方不舒服?」「女生喜歡口交嗎?」「沒有女朋友的人,一天自慰幾次才算正常又不傷身?」

        教育部推動九年一貫後,健康教育領域教學只剩一堂,一名健康教育老師說,「除了性教育還有其他課程,要教的東西很多,」許多老師只好照本宣科。

        但正值青春期的中學生,往往卻「性」致勃勃,所知有限,卻又透過網路大量接觸性資訊,上起健康教育或性教育,問題一籮筐,麻辣又勁爆,往往問得女老師臉紅心跳,但也有老師不甘示弱回問學生,一番唇槍舌戰,性教育已變成學生最愛上的課。
老師臉紅 就怕學生得寸進尺

        光復國中體育科老師黃銀妍還未婚,她接觸的國中生多半會關心豐胸、性器官大小等。台北市公立高中張姓女教官說,她教高中男生的性教育單元,每次一上課,學生都很high,問題很露骨,好在她已婚,否則只要露出驚訝表情,男學生更會得寸進尺。

        懷孕八個月的張教官說,有一次學生就調侃她「老師教安全的性行為,自己卻失敗!」她也立即回應「這才要教你們怎麼用不會失敗!」,還有次講課提到美國出兵伊拉克,班上男學生馬上提問「他們很需要軍紀(妓)增強戰力!」全班哄堂大笑,她立刻反擊:「這位同學顯然對性的知識很有興趣,請你看完性教育書籍,再寫心得報告,對你會很有幫助!」這招回馬槍還真有效,因為學生以後就比較不會任何發問,都扯上「性」。

        新竹高中輔導中心主任曹之媛表示,竹中學生的問題也是千奇百怪,但多具有A片迷思。例如人有拿著情色書刊問她:「女生是不是都喜歡尺寸大的男生?」「在做愛時粗暴女生會比較開心?」「女生在做愛時會很爽的一直叫?」她都會告訴學生真實生活與A片不同。

墮胎紀錄片 改變男生觀念

        對於現在學生性經驗豐富,性知識不足的墮胎問題,曹之媛會讓學生看墮胎紀錄片。看到五個月大的嬰兒被殘忍肢解過程,從前說「把女友肚子搞大,拿掉就好」的男生,看法開始不同,「保護所愛的人」的觀念潛移默化。

        國中生人小鬼大,關於性的問題有時更直接。教國中的王老師說,曾有男生會問她「老師和師丈是怎麼做愛做的事?」她語氣和緩回答:「你為什麼想要問這件事?如果你對這問題有興趣,歡迎下課後找老師!」但通常下課後,沒人找她繼續追問。
「老師,做愛時有哪幾種體位?要如何變化?」高雄縣忠孝國中一名男生上健教課時,問得老師吳枚瑛有點尷尬,但她可不會輕易認輸,反問:你怎麼會對體位有興趣?是從何處得知這樣的資訊?這男生反而很不好意思趕緊搖頭:「沒有啦!沒有啦!」問題就此打住。吳枚瑛說,她不是反對學生問得太深入,而是認為國中階段還不宜有超齡的性教育,且應當場機會教育。

女生沉默 難帶動教學氣氛

        新竹市培英國中健教老師顏佳慧指出,除了教生理構造,她會加入兩性相處及「國中生適合交男女朋友嗎?」的討論,也會提及避孕方式,但大多只簡單提及有幾種方法,不會多說。她觀察發現,在上性教育時,男生通常比女生主動,例如講到生殖器官,男生會開始喧嘩「你的比我小!」講到乳房構造及乳房保健時,男生會說「某某某,你沒有乳房,不用保健啦!」然而大多數的女生這時都選擇沉默,讓她很難帶動教學。(記者李玉梅、張念慈、張明慧、王紀青採訪,張錦弘整理)

聯合報2004/01/17
性教育欲語還休 跟不上時代
本報記者/連線報導

        現在孩子越來越早熟,性資訊又太氾濫,問起性教育,很多中學生直指,老師「欲語還休」,上課時數也不夠;有的父母更是不知如何啟齒,認為性教育還是交給老師較省事,而且教越多,越能保護孩子,愛滋病教育不就是這樣嗎?

        高中生小芸說,上護理課時,老師大多是看著課本教,課本沒出現,如口交、肛交之類敏感問題,大多避而不答。另一名學生阿吉也受不了老師「欲言又止」,「玩親親」、「嘿咻」,已不稀奇。

        念高一的陳同學說,現在從報章雜誌、電影、網路、A片都可以獲得很多性資訊,同學間也會討論,誇說自己有多行,還會模仿電影情節。

        性資訊氾濫,很多家長也擔心A片等錯誤資訊誤導孩子,深深覺得學校要加強性教育。王太太表示,有一次她半夜醒來,赫然發現孩子在電腦桌前看A片,旁邊還擺了一盒衛生紙,她嚇傻了,但卻不知怎麼啟齒,隔天早上,她告訴先生,先生卻怪她大驚小怪。

        許姓家長說,孩子平時在家裡不太敢問性問題,還是由老師教比較好,但先前有護理老師要女學生自畫性器官,就教得太投入了,他建議,老師和家長可以事先協調分工,決定各自教哪些性知識。

        本身是醫師的盧姓家長說,替病人衛教不成問題,但要教自己的孩子,有些難以啟齒,但他會把相關的書籍放在床頭,讓兒子自己找答案。

        家長許清文說,「許多老師教性教育還是很粗淺,沒有把正確觀念導引」,像之前學校健康檢查睪丸,大家怕得要死,一名學生有隱睪症,幸虧被檢查出來,小男生、小女生沒把性器官當成一般器官對待,有病不敢講,主要都是教育出了問題。(記者李玉梅、張明慧、張念慈、王紀青採訪,張錦弘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