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紅唇族人間蒸發 檳榔西施沒頭路

新頭殼newtalk 2011.8.26
紅唇族人間蒸發 檳榔西施沒頭路

陳志科/竹南報導
苗栗縣竹南鎮大埔農地徵收事件轟動全國,本身為檳榔大亨的前大埔里長黃萬光,最近發現,在萬般物價皆上漲聲中,檳榔價格卻跌入谷底,他不解何以愛吃檳榔的紅唇族會急遽蒸發?以致檳榔西施也跟著失業。

許多大埔農民在農地遭徵收後,另起爐灶,紛紛在居家附近公義路設檳榔攤,賣檳榔賺錢以維持生計;詎料檳榔攤生意近期一落千丈,公義路及國道北二高的香山交流道,從南邊竹南鎮山佳里起,至北端省公路的香山路口,全長7.5公里,沿路多達二十幾個檳榔攤,往常入夏因為炎熱關係,檳榔本來就滯銷,但是今年盛夏生意更是冷清,檳榔攤關閉泰半,大埔農民轉戰檳榔生意卻做不下去,更是叫苦連天。

經營檳榔批發生意十年以上的前大埔里長黃萬光說,今年來各類物價皆上漲,但是檳榔價格已經跌至谷底。去年檳榔一大棵的價格要1.6元,目前只有4毛;檳榔攤以前一盒要100元,如今不到50元,依舊乏人問津。黃萬光不明白為何紅唇族突然人間蒸發,公義路眼前所見盡是檳榔攤一間間關閉,檳榔西施一個個失業,都向他訴苦不知何去何從?

近日有媒體報導多達500位少女於暑期期間從事色情行業,其中有無從檳榔西施轉戰者,頗可懷疑。從事檳榔攤業者指出,聘請檳榔西施,最重要的是必須打扮妖豔、甚至要暴露身體,給的利潤也高;計算利潤很簡單,即是所有賣檳榔收入,老闆與檳榔西施二一添作五,其實就是賺皮肉錢。他們說,因此很自然會聯想到大批失業的檳榔西施,是否因此轉進色情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