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歷史街道 我與八三么的故事-試辦八三么社會部

中國時報2012-09-17
歷史街道 我與八三么的故事-試辦八三么社會部

【李金生/金門報導】


▲小徑
831對聯「大丈夫效命沙場磨長槍,小女子獻身家園敞蓬門」、橫批「捨身報國」,遊客一看就會心一笑。(李金生攝)


▲南竿梅石村
831舊址,還可見到獨特的粉紅色牆壁。(本報資料照片)

上周都會焦點版推出「八三么的故事」,並向讀者徵稿,引發許多讀者的熱烈回響,紛紛來稿講述他的所見所聞。本報挑選幾封有代表性的投書摘錄內容公開,並對所有投稿的讀者表達感謝。投書中除非自己表達同意本報使用本人姓名,否則均以姓氏表示,以免困擾。

民國六十年間,金門特約茶室為解決地區無眷公教員工的性需求,也曾成立「社會部」,並在金城總室試辦半年,營業時間是晚間八時至十時。

當年在金防部政五組,負責草擬成立簽呈的文史工作者陳長慶說,當年針對無眷公教員工,還造冊報金防部審核,包括本人照片、服務單位、級職、姓名、籍貫和出生年月日,並製作「識別證」以便進場時核對身分。

但因有人假冒無眷公教員工,拿同事的識別證去嫖妓,甚至有一般民眾與管理員勾結,蒙混進入尋歡,而衍生一些社會問題。

上校退伍的黃文智表示,他有位轉任公職的江西籍單身袍澤,就曾多次將自己的識別證借給已婚同事進去,不知何故每回都能成功進場,事後對方常會送香菸或他最喜歡的黃魚乾,做為答謝禮物。

陳長慶指出,當時司令官、政戰部主任常接到匿名信,後來查明發信人是部分公教人員的眷屬,也有一些是普通家庭主婦,甚至於她們的子女代筆。陳情原由是特約茶室成立社會部,讓她們的老公、老爸沈迷其中,破壞原來美滿家庭生活。

在他的《特約茶室》一書中,就寫道一名綽號「矮豬」的屠宰商遭兒子寫信檢舉,軍方一查原來他透過小徑茶室管理員與金城總室售票員和管理員間的關係,順利買票進入,與一名邱姓侍應生打得火熱。

結果,一票相干的人遭到解雇,軍方也放出風聲,只要「矮豬」膽敢再冒充身分進入嫖妓,就送明德班管訓,並以司令官名義嚴飭縣府在村里民大會中廣為宣導,以免再有人走他的老路子。

陳長慶說,後來因周一休假時,城內的飯店和館子,幾乎都有侍應生陪著公教員工或民眾飲酒作樂,甚至酒後鬧事,小姐與聞訊趕至的老婆拉扯,大呼小叫鬧到警察局,以致受害婦女責罵軍方將「三八查某」放出來破壞家庭的聲音高漲,連司令官也被罵:「夭壽!」

最後,在社會輿論壓力下,由他向金防部提出裁撤簽呈,六個月試辦期限未滿,社會部就提早收攤。

中國時報2012-09-17
我與八三么的故事-要去八三么 一定要准假

先生】六十三年夏天某日,我們連上一如平日總有做不完的工事。高溫加上疲累,一名林姓同袍脾氣越來越大,和人講起話來大小聲,好像吞了火藥要找人挑釁。

那天下午兩點,我們敲打大武山運回來的石頭,敲碎了裝進畚簊,好倒在馬路兩側美化道路,為「海上公園」口號做點小貢獻。這名服役兩年多的林姓阿兵哥突然丟下畚簊,大叫一聲:「受不了了,我要出去!」

「出去?前兩天你才頂撞長官,連長罰你禁假一個月,出什麼去?」

「不管,我一定要出去!」邊說著邊甩掉我緊捉著他的手。

看他走向值星官,交談片刻後消失。十幾分鐘後再出現,已褪下操作服,換上乾淨的外出服,頭也不回地出營門了。

傍晚,他吹著口哨回來,歡頭喜面分送給班上每個人兩顆糖。「你去那裡?好像變了個人」,有疑問的,豈只我一人,我代表問了就是。「八三么啦!」他也不降低音量,一點不會歹勢。

「可是你明明禁假呀?」「禁假又怎樣,我昨晚站衛兵,接到師部電話命令記下來:任何士官兵說他要去八三么,排長、連長一定要准假」。

真的還是假的?當晚我站安全士官,翻了一下衛兵交接簿,果然有如此記載。當然,連長看了,也批了。

中國時報2012-09-17
特約茶室的軍民關係 曬小姐內衣 顏色很養眼

【李金生/金門報導】


特約茶室短暫開放的「社會部」所使用的「公教娛樂券」
(李金生攝)

一百五、六十位特約茶室侍應生在島上服務,帶來一些特殊的軍民互動關係。

當年就有專門包洗她們的衣服,賺錢養家的阿婆阿嫂,一早,他們到特約茶室收衣服,洗好曬乾疊得齊整,再送回去。好天氣不打緊,碰到陰雨天,他們就要傷腦筋,怕耽誤小姐的換洗需要。

這些洗衣阿嫂的庭院,天天掛滿萬國旗,幾條曬衣繩拉開,五顏六色琳瑯滿目。當時,一般婦女的內衣不是白色,就是肉色,侍應生穿的不乏紅色、黑色或紫色,就是不一樣。

當年,鄰居吵架,甚麼難聽的話都罵得出口,罵女人是「軍樂園」最難聽。但有人偏愛上侍應生,金城街頭有名生得非常英俊,有如電影明星的唐姓青年,與某侍應生如膠似漆,最後雙宿雙飛,成為鄰里閒談熱門話題。

小姐從良,在金門就地覓得好歸宿,也不乏其人,陳長慶估計有十餘人之多,有些嫁給在地人,有些則與老兵結連理,日子過得幸福快樂。

陳長慶說,一名屆齡退伍的毛姓老兵,在金城總室謀得燒水兼打雜的工友職缺,與老相好古姓侍應生再續前緣,兩情相悅帶著一個「父不詳」的小孩,一家三口在金門落籍生活。

這名身世特別的小孩,在「老毛」視如己出、悉心照顧下,從小學、中學一路念到大學,替雙親爭了一口氣。

金城鎮還有一位「劉阿姨」,她也是嫁做人妻的侍應生,為人海派大方,對鄰居小孩更是疼愛有加,不時買些名牌文具,獎勵考得好成績的小鬼,在當年讓那些考試滿江紅,沒獎品可拿的小孩羨慕不已。

後來,劉阿姨帶著家人遷台,臨行前與左鄰右舍揮淚話別,不但大人哭紅眼,連小孩也跟著唏哩嘩啦,讓老鄰居至今仍唏噓不已。

中國時報2012-09-17
侍應生的感情世界 被嫌窮 班長殺妓再自殺

【李金生/金門報導】


昔日馬祖阿兵哥從村子到
831,要先經過鵲橋,才能與侍應生相會。(中時資料照片)

侍應生也是希望被呵護、照顧的女人,在送往迎來、生張熟魏的日子,也有其感情世界,只是有時生命樂章走調,徒留許多憾事。

中油員工黃進魁回憶當年同營弟兄中,有一人幹上營部連伙委,汙了大筆公款買金飾、手表送給喜歡的小姐。後來東窗事發,該名戰士送軍法判刑入獄,她因等不到情郎相見,竟纏綿病榻,只得離開傷心地,抱恨返台養病,後事就不得而知了。

陳長慶記得山外茶室有名侍應生何秀子,台灣南投人,卅二歲時已在金門服務五年,與她是老相好的廣東梅縣籍王班長,常送她吃的用的,聽說何母生病,還借了她一萬元。

有一天,王班長向何女求婚,但她嫌棄他經濟能力有限,找了理由推托。後來王班長催索欠款未果,竟以四五手槍槍殺何女,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一槍斃命。

事實上,特約茶室男女糾紛層出不窮,多數與情感及金錢有關,菜鳥小姐剛來報到,老鳥總會提醒別與客人談感情,但有人不信邪,搭上小白臉墜入情網,運氣好的從良,踏上新旅程,反之則搞得人財兩失。

早年,傳聞有名小姐離職返台,與金門相識的戰士在永和同居,並拿皮肉錢資助他念大學,原寄望託付終身,不料良人不良,竟嫌她出身低賤,一次吵架後不告而別,讓她傷心之餘上吊自殺,住處因此屢有鬧鬼傳說。

最教人悸動的是一名預官到特約茶室,上床時發現侍應生竟是自己的親姐姐,原來賺錢給他念大學的姐姐,一直瞞著家人說在台北打工,事實上是在外島賺這種辛苦錢。兩人當場抱頭痛哭,感歎蒼天作弄人,雖然止於傳聞,卻也讓人摧折肝腸。

中國時報2012-09-17
我與八三么的故事-阿姨洗屁股 誤當愛乾淨

【新北市 譚遠雄】民國四十二年我住在桃園大園國小軍營旁,當時我只是九歲的小學生,假日阿兵哥叔叔,帶我出去玩後,回軍營前帶我到一棟貼有軍中樂園的地方,阿兵哥叔叔叫我坐在走廊上等他。叔叔買了一張票,進去一間房間後,陸續看到好幾間房內,出來進去的阿姨,都端個洗臉盆進出。

等叔叔出來帶我回家時,我問叔叔:「那些阿姨端洗臉盆進出幹什麼?」叔叔告訴我:「她們洗屁股」我回應:「這些阿姨真愛乾淨」這是我第一次認識侍應生。

中國時報2012-09-17
我與八三么的故事-侍應生從良 軍中當佳話

先生】我駐防馬祖時,特約茶室大本營在梅石澳,那年頭勞軍團盛行,特約茶室也推展「勞軍」,選派侍應生到外島的離島,如白犬、東引等宣慰國軍。她們乘船艇到港上岸時,有些熱情的大兵,列隊歡迎,幫忙搬行李,送至臨時接待所,殷勤之至。

特約茶室盛行年代,消磨在茶室的「油子大兵」還真有之。這些「老油條」不僅對茶室概況如數家珍,並有「茶室寶典」,詳細記錄侍應生生平、嗜好、特性等,供同好大兵參考。由於「顧問」的熱心,激發尋歡大兵的熱情,一些感人的故事,於焉發生。

如有些感情豐富的大兵,不僅常買慕儀侍應生的票,甚至送她們雞蛋,或燉雞補品。

侍應生從良雖為極少數,軍中傳為佳話,雙方成家時,大兵的同事好友,不會歧視熱忱幫忙,為其張羅新房家具等。新婚之日,自辦酒席喜宴,大魚大肉大蹄膀,照樣酒醉飯飽,不亦樂乎!

中國時報2012-09-17
我與八三么的故事-充員兵虧空 煙花女代墊

先生】老朽民國五十三年駐守金門小徑,本連第五班一牆之隔就是小徑特約茶室,屬於本連防區,終日聽到鶯鶯燕燕的聲音。那年代預官、充員兵守身如玉,頂多在門外張望,少有入內「參戰」,恩客大半是老士官及未婚軍官。

但也有例外:有位充員兵「哈」上侍應生,因負責行政業務行動自由常在一起,退伍前虧空二萬餘,當時可是大數字,該女二話不說拿出錢來全數補上,讓該員順利退伍。誰說煙花女子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