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愛滋年輕化 新兵、學生感染人數遽增

聯合晚報2012/09/03
愛滋年輕化 新兵、學生感染人數遽增

【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疾病管制局發現,近五年來,國內1524歲愛滋感染人數急速上升,累積迄今已有4376名年輕愛滋個案,其中一半是在過去五年遭感染的。進一步分析感染原因,九成六新增年輕愛滋患者係因不安全性行為所引起,男同志占絕大部分。
 

圖/聯合晚報提供

疾病管制局副局長周志浩表示,今年截至目前為止,新增了1400多名愛滋感染者,其中近三成為24歲以下學生族群,相當於每天有兩個年輕人被確診感染愛滋。

愛滋感染年輕化,也反應在每年新兵體檢的愛滋陽性率上,2008年共有44名新兵被檢出愛滋,200964人,201081人,而今年17月,就已經驗出62人。

台大醫院內科部感染科主治醫師謝思民感嘆地說,分析門診病患年齡,20歲以下感染者比率越來越高,和往年相較,已經增加了兩倍左右,確實讓人擔憂。

網路交友、藥物性愛趴
年輕人染愛滋兩大主因
為何年輕族群愛滋感染比率逐年升高?成大護理系副教授柯乃熒表示,儘管宣導多年,但國人普偏對於愛滋認知不足,連學生也不例外,總認為自己不會這麼倒楣。

柯乃熒強調,在感染愛滋學生族群中,超過九成係因不安全性行為所引起。提醒家長應多了解孩子生活、交友與感情狀況,最好能夠主動與孩子溝通,如果與他人發生性行為,一定要做好保護措施。

周志浩認為,網路交友、愉悅性藥物濫用是造成年輕人感染愛滋的兩大原因。統計發現,在20歲以下的感染者,超過六成小男生是與陌生網友發生不安全性行為,即使遭受強暴,也不好意思告知父母。

另外,部分年輕人沈迷於藥物性愛,無法自拔。清醒時,知道安全性行為的重要性,但用藥後,就忘了一乾二淨。在年輕人藥物性愛中,以使用安非他命比率最高,其次為K他命,近年來,發現混合多種成分的藥物,甚至含有迷姦藥丸,相當危險。

聯合晚報2012/09/03
抹口水可殺菌…青蘋果防愛滋 錯誤認知太多

【聯合晚報╱記者黃玉芳/台北報導】不少年輕族群,誤以為只有同志等是感染愛滋高風險族群,其實病毒不分男女、異性戀同性戀,只要是有一夜情、跑趴時用藥助興,昏了頭沒有全程正確使用保險套,都會增加感染風險。

在陰莖抹口水可以殺死愛滋病毒?被蚊子叮咬也可能傳染愛滋病?愛滋感染者年齡下降,但年輕人習慣上網找訊息,卻可能有許多錯誤認知。長期關懷愛滋的露德協會認為,對孩子的愛滋教育應提前到國小五年級,不要讓對性好奇的年輕人偷偷做、錯誤摸索。

不少年輕人不僅流連網路交友,擔心愛滋感染風險,也常從網路的「知識+」、臉書發文求救、找解答,但露德協會秘書長徐森杰表示,網路上充斥著許多不正確的訊息。

像是有網友流傳,誤以為性行為不戴套,抹口水就有「殺菌」作用,忽略了不安全性行為是高風險行為。還有人擔心跟愛滋病患相處一室,被蚊子叮咬「見血」,也會有傳染疑慮,但徐森杰說,除非是高濃度的體液交換,即使跟感染者共同出入、生活,接觸到唾液、汗水、嘔吐物都不會傳染。

徐森杰也說,不少年輕族群也誤以為只有同志等是高風險族群,自己不可能有風險。他強調病毒不分男女、異性戀同性戀,只要是有一夜情、跑趴時用藥助興,昏了頭沒有全程正確使用保險套等,都會增加感染風險。另外,疾管局認定口交也屬於具有傳染風險的性行為,一定要使用保險套。

萬一感染後,不少年輕族群也常常誤以為感染愛滋病毒就會死亡,覺得是世界末日。徐森杰說,感染者只要定期追蹤、不一定會發病,國外研究也顯示,只要及早發現、按時服藥,平均壽命可能跟沒有感染者相差不到幾年,20歲感染照護得宜,仍可能存活到70歲。國內學校師長常對性教育都不好意思開口,更難提及愛滋病的正確認知。

聯合晚報2012/09/03
開趴前快篩…空窗期驗不出愛滋

【聯合晚報╱記者黃玉芳/台北報導】擔心一時「性」起增加感染風險,網路「約砲」、或辦趴前,有網友提議先做愛滋病快速篩檢,不過紅絲帶基金會提醒,愛滋病毒篩檢有空窗期,堅守安全性行為的底線,才是自保、也保護心愛伴侶的方式。

網路有業者推出簡易型愛滋篩檢試劑,也有網友提議不如先快篩,再盡情辦趴、「辦事」,但台灣紅絲帶基金會秘書長洪林瓊照表示,愛滋病毒有空窗期,感染後通常需要6周到3個月,才可以檢查出來。

雖然在愛滋病感染初期,可能檢驗不出來,但空窗期的病毒量仍然會傳染,因此快篩即使呈現陰性,進行危險性行為,仍然暴露在感染風險下。

洪林瓊照說,自我篩檢還可能因為技巧不熟練,造成採樣的誤差,另外像是唾液篩檢,唾液中的病毒量可能較血液低,也令人擔心偽陰性過高的問題。

網路上常見有網友一夜激情後,才忐忑不安沒戴套會「中鏢」,或是雖然沒「達陣」僅作了「半套」,還是很後悔。疾管局表示,只要有陰道交、口交、肛交的危險性行為,都可能有感染風險,即使立即篩檢沒事,三個月後還是應該再檢查確認一次。疾管局建議,空窗期三個月內的性行為,更應作防護,以免傳染給自己的伴侶。

 

聯合晚報2012/09/03
「愛滋最常見症狀 就是沒症狀」

【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號稱準確率極高的簡易型愛滋篩檢試劑,反成愛滋防疫漏洞!一名男同志在參加性愛趴後,擔心染病上網購買愛滋檢驗試劑,結果呈陰性反應。沒想到半年後他陪朋友做匿名篩檢,結果友人沒事,卻發現自己感染愛滋病。

台大醫院內科部感染科主治醫師謝思民表示,只要在網站入口打上「愛滋篩檢試劑」等關鍵字,就可找到許多號稱可以在幾分鐘內快速得知結果的愛滋檢驗試劑。這類試劑以唾液、針扎手指採血為主,聲稱準確率高達九成五以上。不過大多數產品都未通過衛生署查驗登記,操作者使用不當,就可能得到錯誤訊息。

最近網路上還出現買試劑、送抗病毒藥物產品。謝思民說,國內許多醫院都提供匿名篩檢服務,如果不幸染病,疾管局會全額補助藥費,實在沒有必要花錢買這類產品。因為這類檢測試劑仍須有專人解說才能避免出錯,有不少人因此忽略愛滋病有一至三個月的空窗期。

謝思民表示,門診經常收治這類自誤誤人的慘痛個案。有人在外劈腿偷吃懷疑得病,使用簡易愛滋篩檢試劑,檢驗結果呈陰性反應以為安全沒事,跟另一半性愛時沒有使用保險套,最後自己與伴侶都染上愛滋。

「愛滋病最常見的症狀就是沒有症狀!」謝思民表示,臨床發現,超過三分之二的感染者初期沒有任何症狀。若曾發生危險性行為,就應該到醫院接受匿名篩檢,即使結果呈陰性反應,三個月後仍需再驗一次,防止空窗期沒驗出染病。 此外,疾管局認定口交也屬於具有傳染風險的性行為,如與陌生對象發生口交,也一定使用保險套。

聯合晚報2012/09/03
黑心愛滋試劑氾濫 害人誤判、病毒蔓延

【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網路上有不肖業者非法販售愛滋檢驗試劑,還附送抗病毒藥物,衛生署疾管局派員監測。

記者潘俊宏/攝影「唾液篩檢準確率高達99.5%!」、「買愛滋篩檢試劑,還附贈抗病毒藥物!」疾病管制局近來發現,竟有部分不肖業者透過網路販售愛滋篩檢試劑,甚至還附贈抗病毒藥物,恐成為愛滋防疫上的漏洞,讓日益嚴重的愛滋疫情更加失控。

網路濫賣 號稱附贈抗病毒藥物
疾管局:已在查真偽
衛生署副署長林奏延表示,檢驗試劑屬於醫事器材,不可在網路販售,附贈抗病毒藥物更會導致錯誤認知,增加感染風險。為了解網路販售愛滋檢驗試劑的準確度,以及抗病毒藥物成分,疾管局已經要求同仁上網購買查真偽。林奏延強烈建議,自覺有感染疑慮的民眾,應至特約醫療院所接受匿名篩檢,不必多花冤枉錢。

疾病管制局調查發現,六成八愛滋感染者得知自己染病後,會盡量避免不安全的性行為。事實上,因男男性行為感染愛滋病的患者中,約有四成是在不知自身已遭感染的情況下,將病毒傳給其他人。

疾管局疫調也發現,在國內男同志圈中,出現了幾個恐怖的傳染源,明知自己已感染愛滋,卻還經常參加性愛趴、藥物趴,還與其他人發生無套性交,行徑相當惡劣。

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表示,這畢竟是少數的害群之馬,大多數人一旦得知感染愛滋,都會有所警惕。愛滋感染者如能規律用藥、定期回診,並養成運動習慣,就能維持身體免疫力,與常人無異。

吐一些口水就能驗愛滋?錯誤觀念
防疫漏洞 愈滾愈大!
但讓防疫人員擔憂的是,民眾若自行購買愛滋篩檢試劑,恐將成為愛滋防疫漏洞。因為愛滋病的唾液篩檢,並不是吐一些口水,就可以準確偵測出結果;用唾液試劑篩檢愛滋,必須取得口腔表皮細胞,才能獲得正確結果。

對網路上竟然出現有人販售愛滋篩檢試劑,還附贈抗病毒藥物,林奏延認為,這類試劑宣稱只要檢測結果呈陽性,就可立即服藥、降低感染機率,吸引網友購買。但他提醒,這類檢驗試劑如未依照正確步驟,取得口腔黏膜的細胞,極可能影響結果,造成已經感染檢驗結果卻呈陰性反應,讓感染者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增加傳散風險。

聯合晚報2012/09/03
「一時精蟲衝腦」被傳染…大三男痛哭懊悔

【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爽一時,後悔一輩子!」外表纖細清秀的「飄飄」回想起自己去年暑假期間感染愛滋的經歷時,語言間充滿無奈後悔,一時精蟲衝腦,讓網路砲友「運動MAN哥」無套內射。現在的他需天天服用抗病毒藥物,對未來充滿茫然,但再多懊悔都無濟於事。

「飄飄」今年19歲,暑假過後,升上大三。個性開朗的他是班上的開心果,但去年開學前夕,到醫院接受愛滋篩檢,結果卻讓他險些崩潰,不管來往路人的眼光,就蹲在醫院大門口,痛哭失聲。

他知道是自己是被同志聊天室裡自稱「運動MAN哥」的砲友給感染。去年剛放暑假,透過網路找性愛對象,兩個人約見面後,就在對方住處發生危險性行為。

去年9月,他身體不舒服,以為是小感冒,但高燒不退,病了一個月,至網路搜尋,這才懷疑自己因無套性交,恐怕已感染愛滋,只好硬著頭皮,到高雄某醫學中心接受篩檢。

從確定感染的那天起,「飄飄」開始接受雞尾酒抗病毒藥物治療,一天吃四顆藥,早晚各兩顆。服藥前三個月,出現噁心、想吐、腹瀉等副作用,忍過之後,病毒量持續下降,從一開始的30幾萬,降至現在的小於40

在規律用藥下,病情控制得宜,從外表看起來,「飄飄」就跟一般大學男生沒兩樣,看不出來感染愛滋。但身為愛滋感染者,人生似乎就這麼被毀了,迄今仍不敢告知父母這件事。

經過一年來的情緒沈澱,「飄飄」瞭解到愛滋病,就像是慢性病。身邊幾個好朋友得知他染上愛滋,也沒遠離、鄙視。透過網路及其他管道,他結識其他感染者,大家看法差不多,那就是感染愛滋,就跟罹患高血壓等慢性病差不多,只是得終生吃藥。

目前疾管局採公費預算來補助愛滋治療,一年來,「飄飄」每個月回診拿藥,只花掛號費、診療費,不用支付藥費。他以為每天四顆藥,一個月藥費頂多一千多元,在得知每個愛滋患者藥費平均一年約30萬元時,直呼「不可能吧!」

「飄飄」說,感染愛滋就不用當兵,現在最擔心的是父母突然接到兵役單位的通知,得知兒子染上愛滋病。至於工作及感情,他還沒想那麼多。現在身邊有個男友,知道他的狀況,但也沒走人,但能夠在一起多久,他也沒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