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只查被告有利證據」 檢靜坐抗議法官
蘋果日報20120605
百檢「集體散步」 變相規避《集遊法》
上街抗議法官 民眾譏:什麼司法

靜坐嗆最高院
吳巡龍到最高法院靜坐抗議,許多檢察官到場獻花,警方則在旁戒備。方萬民攝

【法庭中心╱台北報導】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為抗議最高法院做出法院不再主動調查不利被告證據的決議,昨天上午到最高法院靜坐兩小時抗議,近百名檢察官以「散步路過」方式,向吳獻花表達支持,創下檢察官集體以行動向法院抗議的司法紀錄,但最高法院以「脫法」形容這場「檢察官六四運動」,是在教導民眾規避《集會遊行法》。

最高法院今年初刑庭會議決議,法院未來只調查有利被告事項,不主動調查不利被告事項,引發全國檢察官與部分學者質疑法官將成為被告的辯護人。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昨天特地到最高法院門口要求辯論。吳指出「世界上有哪個國家不調查不利被告事項?最高法院可擅自變更法律嗎?」他要求與最高法院辯論不成後,冒著大雨就地靜坐。

百檢隔街打氣
近百名檢察官握手獻花後,均陸續退到對面人行道隔街聲援吳巡龍。

民眾聲援卻被架走
在臉書粉絲團號召下,曾任檢察長的朱朝亮,法務部參事陳文琪與檢改大將陳瑞仁等近百名檢察官,昨也手繫象徵檢察官法袍的紫絲帶,陸續到場獻花,再退到對街人行道觀望。

現場大雨滂沱,只見吳巡龍像菩薩一樣獨自盤坐花海,被五十多名中正一分局警員層層包圍,若有民眾想上前聲援或嗆聲,一律被阻擋甚至強行架走,但只要表明檢察官身分,警員不但未攔阻,還導引他們上前向吳獻花、握手。兩小時後,吳巡龍苦等不到最高法院有人出面,才起身離去並說:「可見最高院的高傲!」

最高法院稍晚回應,調查不利被告的證據是檢察官職責,檢察官「以一人靜坐,眾人間隔致意的脫法方式抗議,形同教導民眾規避《集會遊行法》。」

美女檢座聲援
桃檢美女檢察官林思吟特地北上聲援。

司改會轟檢沒資格
司改會執行常務理事高涌誠也說,檢察官應撤回過去起訴的《集會遊行法》案件,才有資格靜坐。

法務部長曾勇夫指,最高法院決議不符公平原則,支持檢察官六四運動。檢協會理事長施慶堂昨也帶著一千零七十八名檢察官連署的陳情書,求見最高院長遭拒,施痛罵「最高法院的心態實在是老大蠻橫不講理!」

檢改大將陳瑞仁檢察官也替吳巡龍打氣。

「最高院理應包容」
檢察總長黃世銘說:「最高法院對不同意見理應包容、重視。」法官協會理事長黃麟倫說:「應多交流意見,才不會把決議當成聖經各自解讀。」內部網站「法官論壇」也有不少法官留言,有人說:「不支持靜坐作法,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出版社小姐說:「檢察官都上街抗議法官了,這是什麼司法?」保險業務員蘇世賢說:「檢察官起訴時不是應已掌握證據了?還要法院再查什麼?」

各界看檢方與最高法院爭議
★民間司改會:檢察官可指揮警調人員辦案,又有強制處分權對付被告,若還要法官幫忙調查證據,對被告不公平。
★台灣大學法律系 教授李茂生:舉出犯罪證據是檢察官的工作,不是法官。
★台北律師公會 祕書長尤伯祥:法官擔任「聽訟」的中立角色,人民才會相信法院是公平的。
★律師吳孟良(曾任台北地院法官):檢察官有強制處分權等武器去取得被告罪證,法官須貫徹中立,否則對被告不公平。
★檢察官協會:最高法院關於法官調查權的決議,違反《憲法》,超越司法權去做立法權才能做的事。
★法官協會:希望促成審檢辯學各界理性討論最高法院決議,不要各自解讀。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蘋果日報20120605
學者:叫法官查對被告不利事證 沒道理

針對法官是否應該主動調查對被告不利事證,法界與學界意見分歧,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支持最高法院說:「舉出被告犯罪證據,本來就是檢察官的工作,叫法官去做,沒有道理。」但高等法院一名資深法官則抨擊最高法院決議說:「我不去調查,怎麼會知道證據對被告有利或不利?」

曾任檢察官、法官的律師莊秀銘比喻:「打官司就像檢察官和被告、辯護律師參加烹飪賽,當裁判的法官若在某一方菜餚裡加調味料,比賽還公平嗎?」

法官應中立「聽訟」
曾任法官的律師吳孟良則說,檢察官可指揮警察、調查員辦案,有能力蒐集罪證,如果法官還要主動調查對被告不利事證,民眾會質疑法官是否中立。

律師尤伯祥指出,我國《刑事訴訟法》的結構朝向英美的當事人進行主義,也就是檢察官全力證明被告有罪,被告及辯護律師盡力防禦證明無罪,而法官應該扮演中立的「聽訟」角色,這樣遊戲規則才清楚,過去長期以來,被告好像在跟法官打官司,應該舉證的公訴檢察官反而落得輕鬆。記者丁牧群

蘋果日報20120605
檢座善盡舉證責任才是要務(林峯正)

大火發生,屋毀人亡。當眾人都在引頸企盼打火英雄時,卻見消防隊員率先抱怨:警察為何沒幫忙維持秩序,讓看熱鬧的民眾阻擋消防車輛進出?政府官員查察不力,失火的建物沒使用防火材料,致遭惡火快速吞噬;消防栓設置有誤,水壓過低,取水不易形同虛設。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為何公僕總是只會檢討別人,卻從不願虛心面對自己的疏誤。

最高法院在年初時作成刑庭決議,基於無罪推定、公平法院法則、檢察官應負實質舉證責任之規定,《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但書所指,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公平正義維護」事項,依目的性限縮之解釋,應以利益被告之事項為限。

此舉一出,引起大批檢察官抗議,發起連署,並至最高法院前靜坐表達訴求,認為最高法院決議輕率,也踐踏司法正義。法務部長也認為,法律本來就規定對被告有利不利都要注意,但最高法院卻偏向只調查對被告有利的部分,不符公平原則,他支持檢察官的見解。

話說1999年全國司法改革會議,經過數回合激辯,終將我國刑事訴訟制度,由以往法官主動進行的職權主義改為當事人進行主義。起因在於以往檢察官偵辦案件,認被告有犯罪嫌疑,依法起訴後,就交由承審法官依職權接續調查,檢察官在審判過程神隱,法官成了檢察官起訴案件的後繼者,完全紊亂訴訟上法官中立聽訟第三者的角色。

被告只覺得案件起訴前遭檢察官攻擊,起訴後又有法官承接檢察官角色,無罪推定似乎只在教科書及法條上看到,與實際訴訟運作無關。再者,無窮無盡的證據調查,也讓最高法院動輒以「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為由將判決撤銷發回更審,成案件久懸不決的溫床。

抱怨法官無正當性
解決之道無他,若能貫徹檢察官的舉證責任,法官以審理檢察官及被告、律師提出的證據為原則,一來可讓檢察官小心蒐證,避免草率造成冤案,亦可讓法官回歸客觀聽訟的超然角色。最重要是,日後再無法官未能主動依職權調查即被撤銷發回更審的問題,可謂各得其所。

可惜2003年《刑事訴訟法》修正時仍留下,「於公平正義之維護或對被告之利益有重大關係事項,法官應依職權調查」之妥協條文。喧騰多年後,最高法院乃以刑事庭決議,作出法官依職權調查,限於對被告有利事項,如此令檢方不滿的決定。

以平民的角度來看,我們支持最高法院在多年以後終於釐清法官、檢察官在訴訟上的不同角色及權責。

對於檢察官的抗議舉動,毋寧應被視為出於善意,擔憂法官可能因此疏縱被告而生情急之舉,須被理解與尊重。

只是,如果檢察官們能將這份能量轉化為善盡舉證責任,提高偵查品質的自我改革要求,例如,對於民間司改會所公布濫權失職偵查個案之檢討與改善,社會自然不會吝於給予掌聲。若否,當未善盡職責的檢察官反而抱怨法官不出手相救,又有多少正當性可言!

作者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律師

TVBS新聞2012/6/4
「只查被告有利證據」 檢靜坐抗議法官

電影「Hero」由木村拓哉飾演的檢察官,不放過任何證據,仔細查案,往後檢察官恐怕得更加仔細,因為得100%負起舉證責任,法官未來只能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的事項,此決議引來多數檢察官不滿。檢察官協會理事長施慶吉:「我現在要把連署書交給吳檢察官,表達我們支持的意思。」

從檢察官協會理事長施慶吉手中,接過1078位檢座的連署書,他是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儘管下著大雨也要靜坐,提出自己的訴求。支持者:「學長加油!」

許多人帶著紫絲帶和紫玫瑰到場,表達無聲的支持,但也充斥著反對聲浪。律師高涌誠:「在法院上面,是面對法官和檢察官聯手打擊被告與辯護人的狀況,他如果願意道歉,我們再來談公平性的問題。」

檢察官陳瑞仁:「檢察官應該要負舉證責任,但是法官應該也有發現真實的義務。」

法界人士意見正反兩極,但靜坐抗議場外卻出現了鬧場人士情緒鼓譟,成了意外插曲,躺在地上遭警察架走,但我國司法史上首次檢察官嗆法官的行動,尚未落幕。

中央社2012/5/9
赴最高院靜坐抗議 陳瑞仁聲援

(中央社記者劉世怡台北9日電)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發起在64到最高法院前靜坐抗議。檢察官陳瑞仁今天指出,許多檢察官都不滿最高法院近日作出決議和判決,紛紛連署聲援。

陳瑞仁指出,吳巡龍發起的「檢察官六四運動」在檢察官論壇引起熱烈討論,目前在討論靜坐當天的舉牌,牌面上應用那些文字作為抗議訴求,另外,陸續有檢察官留言表示,已遞出假單,當天將以行動陪同靜坐抗議,目前連署的檢察官人數持續增加中。

陳瑞仁說,最高法院在今年初作出重大決議,未來法官原則上只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的事項;另外,最高法院日前對柯居財案開言詞辯論庭作出的判決理由,指出檢察官延遲開庭,即推定檢察官有不法取供,硬將原來的有罪判決撤銷,這兩件事引發不少爭議,而吳巡龍則是第一人,將以靜坐行動向最高法院表達抗議及不滿。

吳巡龍於昨天下午1時許,在檢察官論壇貼文指出,他將於64上午10時至12時到最高法院大門口靜坐抗議,他對外界如何評價這次行動沒有把握,一點也不想強出頭,實在是因為最高法院太過霸道無理,為了公益,只好拚了。

陳瑞仁指出,法官若只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的事項,法官就已違背中立性;法官應善盡調查,有利、不利都應調查,若只選擇辦有利的部分,「法官等於變成律師」,被告很快就宣告無罪。

至於,檢察官延遲開庭就被貼上不法取供標籤,陳瑞仁反問法官們,當檢方要聲押被告時,法官們有時也花了23個小時閱卷後才開庭,是不是也有延遲開庭?

陳瑞仁說,被告從司法警察送到地檢署,檢察官也需要時間閱卷,不滿最高法院將此認定為延遲開庭、不法取供。1010509

聯合晚報2012/06/04
反不利被告事證不能調查 檢最高院靜坐抗議

【聯合晚報╱記者王聖藜/台北報導】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中),上午前往最高法院靜座,抗議最高法院決議違憲,指法院僅對「有利被告」有負調查義務,「不利被告」則無,讓法律的「天平」失衡,要求撤銷違憲的決議。最高檢檢察官朱明亮(右)也前往送花致意。
記者黃義書/攝影

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抗議最高法院作成「法官只對被告有利事項有調查義務」決議,發起「檢察官六四運動」,上午前往最高法院靜坐,全國各地近百名檢察官到場獻花致意,靜坐中午結束,過程平和,這是司法史上首次有檢察官以行動對法官具體嗆聲。

吳巡龍表示,檢察官無權聲請釋憲,他要求最高法院回應,但最高法院卻相應不理,他說,最高法院有100多位法官,刑庭就有60位,難道沒有1名法官有說理能力?他質疑「全世界有哪個國家的法官不調查不利被告的事證?」、「最高法哪裡來的權力變更法律?」

針對吳巡龍的抗議,最高法院中午回應指出,該院的決議,不會向被告傾斜,同時會兼顧被告、被害人的權益。

吳巡龍表示,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法院有調查證據的職權,對於公平正義之維護有重大關係事項,有調查證據的義務,相較於美國和歐陸法系,制度設計雖不相同,但仍不失為公平中立的法院。

不過,最高法院最近卻創設出一個在全世界都絕無僅有的標準,即法院僅對有利被告之事項負調查義務,但對不利被告的證據,沒有調查義務,這個決議不但離譜,而且違憲。

「檢察官六四運動」風波,始於1件偽造文書案。案子被起訴後,一審法院判決被告有期徒刑1年,被告提起上訴,高等法院撤銷有罪判決,改判無罪確定,理由則是如偽造文書案筆跡送鑑定,屬於「調查對被告不利事項」,判決理由引發最高法院作出爭議性決議。

吳巡龍上午10時前往最高法院發表意見,吳身披黃色雨衣靜坐雨中表達訴求,聲援他理念的檢察官個個披戴象徵檢察官法袍顏色的紫絲帶向他致意,吳一一揮手答禮,光是台北地檢署部分就有至少50名以上檢察官以行動支持吳巡龍,與吳巡龍握手、獻花。

中央社2012/5/9
檢察官將抗議 最高院斥民粹

(中央社記者蔡沛琪、陳亦偉台北9日電)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認為最高法院近期做出重大爭議的決議和判決,決定64到最高法院前靜坐抗議。最高法院今天表示,以民粹方式表達法律見解,沒有助益。

最高法院在今年初做出決議,未來法官原則上只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的事項,檢察官須負起百分之百舉證責任,若舉證不足,被告可能獲判無罪;日前最高法院又撤銷柯居財偽證案的有罪判決,發回重審,理由是檢察官在被告到庭後延遲約1個半小時才訊問,恐構成不當取供。

最大的基層檢察官組織「中華民國檢察官協會」今天聲援吳巡龍等人。檢協會理事長施慶堂說,確有不少檢察官對最高法院見解不以為然,法官若只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事項,恐違反中立原則;若延遲訊問會構成不當取供,將壓縮檢察官辦案空間。檢協會近期要開會,討論以何種方式聲援。

對於基層檢方的質疑,最高法院表示,年初的決議是為符合聯合國兩人權公約,也未違刑事訴訟法,而偽證案的見解,案件尚未定讞。最高法院認為,檢察官動輒以民粹方式表達法律不同見解,無助維護整體法律秩序。

新竹地檢署檢察官陳瑞仁表示,外界可能誤會檢察官六四運動,是不想負舉證責任。但檢察官所抗議者,是最高法院不但禁止法官做積極調查,也禁止檢察官做積極調查。基層檢察官希望最高法院檢討並修正爭議判決與決議,如果訴求未獲回應,六四陳情後會「擴大戰線」。

陳瑞仁舉例,檢察官偵辦時從手槍本身驗不出被告指紋,審判時法官發現手槍其實另有包裝紙,主動依職權將包裝紙送驗,結果驗出被告指紋而判被告有罪,若照最高法院的邏輯,被告上訴一定成功,因為法官違反「只能主動調查被告有利的證據」,但這是人民要的公平正義嗎?1010509

中央社2012/06/04
檢察官六四 最高法院冷處理

【中央社╱台北4日電】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不滿最高法院作出「不主動調查對被告不利事項」的決議,發起「檢察官六四運動」,他今天上午到最高法院前靜坐抗議2小時,最高法院則採取冷處理。

最高法院今年初決議,法官原則上只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的事項,檢察官須負起所有舉證責任;若舉證不足,被告可能獲判無罪。吳巡龍認為「這項決議減輕法官很大的負擔」,決定到最高法院前靜坐抗議,引發檢察官共鳴。

吳巡龍上午10時帶著「抗議最高法院 權力壟斷真理」看板抵達最高法院。他表示,有哪個國家的法律規定,法院只有調查有利被告證據的義務,而沒有依職權調查不利被告的義務,最高法院的決議嚴重向被告傾斜,靜坐就是希望社會大眾知道這個決議不合理。

吳巡龍答覆完媒體後,就穿上雨衣在最高法院門口坐下,盼等最高法院派人出來,更歡迎公開辯論。檢察官協會理事長施慶堂也帶著有1078名檢察官、27名法律學者及23名被害人團體成員及律師的連署書聲援吳巡龍,並盼將連署書送交最高法院院長楊鼎章,但楊鼎章並未接見。

施慶堂說,院長不願接見,「蠻橫不講理」的態度,讓他們感覺非常遺憾,檢協會將結合所有檢察官的力量,更認真執行職務,嚴格監督不公不義的判決。

為避免違反集會遊行法,吳巡龍靜坐時,其他檢察官與他相隔逾20公尺,聲援者每人間隔超過10秒鐘再上前向吳致意。

期間不少檢察官、民眾前來獻花,包括新竹地檢署檢察官陳瑞仁、高檢署檢察官朱朝亮等人。但也有人穿著道士服或拿道具到場表達其他訴求,讓現場維持秩序的40名警力,疲於奔命。

聯合晚報2012/06/03
吳巡龍靜坐 檢審看法兩極!

【聯合晚報╱記者楊正海/台北報導】對於最高法院在今年初作出重大決議,未來法官原則上只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的事項,檢審對此意見兩極,有檢察官上網痛批認為若依此決議,台灣將成犯罪者天堂;但法官認為,如果檢方只想依賴院方來盯被告的犯罪事實,乾脆讓檢方來當法官好了。

另外,最高法院日前對柯居財案開言詞辯論庭作出的判決理由,指出檢察官延遲開庭,即推定檢察官有不法取供,硬將原來的有罪判決撤銷,也引發不少爭議。

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明天將到最高法院靜坐,發起「檢察官六四運動」,支持者也在臉書成立粉絲專頁,獲得300 多人回響,有人建議吳巡龍應該延長靜坐時間,在12時後以接力靜坐之方式延長戰線。

不過,也有支持者並不看好這次靜坐,認為活動並沒有獲得社會壓倒性的支持,有可能會被民間團體和媒體修理,應該點到為止就好。

有網友認為,法官是聽審的角色,檢方與被告是兩造當事人,本來就該由兩造當事人來負舉證、辯論責任,檢方不能只想依賴院方來幫檢方盯被告的犯罪事實。

聯合報2012/06/04
兩個議題 吳巡龍要求給答案

【聯合報╱記者許玉娟/澎湖縣報導】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抗議最高法院刑事庭總會決議違憲,今天將持「抗議最高法院權力壟斷真理」布條到最高法院前靜坐;吳巡龍說,必要時將向最高法院下「戰帖」要求公開辯論。

最高法院今年初決議,法官原則上只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的事項,吳巡龍說,「世界上有哪個國家的法院,只調查對被告有利的證據?」最高法院有案件的最後決定權,卻逕以「無罪推定」及「兩公約」做為決議理由,已經損害法官中立性。

吳巡龍說,最高法院型塑出的不公平法院,可能讓潛在的被告或被害人,成為下一個司法受害者,多名學者不斷建議再開會聽取各方意見,最高法院始終不理不睬,依司法院大法官案件審理法,檢察官又無權聲請釋憲,「已經沒有其他救濟管道」,他只有以檢察官的法律智識與勇氣為號召,喚起社會大眾關注。

吳巡龍表示,若靜坐時間結束,最高法院仍不回應,他將要求最高法院就兩個議題提出解釋或公開辯論:一是請最高法院說明,有哪個國家的法院只調查對被告有利的證據,對於「不利被告」的證據,沒有調查義務?二是為何最高法院有權變更法條,減輕自己的責任?

吳巡龍說,有長官希望他能縮短靜坐時間,坐廿到卅分鐘就好,避免有人鬧場或失控,但他和參與活動的資深學長討論後,決定仍由他在最高法院門口靜坐兩個小時,其他到場聲援的檢察官,會依序上前向他握手「致意」。

聯合報2012/06/04
從檢察官靜坐談勿縱勿枉

【聯合報╱社論】今天開洋葷,首度上演檢察官靜坐抗議事件。

最高法院刑事庭年初作成決議,將法官為維護公平正義「應」調查證據的責任,限制在「專指」對被告有利的事項,致檢察界喧騰不已。檢察官吳巡龍發起今天至最高法院靜坐活動,抗議決議違反立法本意;檢察官協會不參加靜坐,但連署聲援「勿讓卸責的最高法院傷害司法尊嚴與威信」。

檢察官不滿決議,捨釋憲等法定途徑不為,寧採尋常百姓的抗爭方式與最高法院「較量」,此首創之舉,縱凸顯檢察官之怒,卻仍失之不經,連檢協會都未支持;然該主持正義的檢、院,竟吵到上街頭找眾人評理,究為哪端?

爭端種因於十年前刑事訴訟法的修正。修正前,法官主導訴訟,應依職權調查證據。司法院主導修法,法官轉向聽訟,調查證據責任由「應」改為「得」。三個審級分工鮮明,二審不再重複調查事實,三審為嚴格法律審。逼使檢察官負完全舉證責任,儘量在一審確定事實。

許多檢察官有危機感,擔心與被告平起平坐後,和一起通過考試的法官漸行漸遠,淪為行政官。再加上社會還未脫離包青天式的法官期待,法務部借勢使力,透過立法協商增加但書的例外。亦即,為維護公平正義,或有和被告利益有重大關係的事項時,法官仍然「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二、三審功能調整也因律師界疑慮而原地踏步。

檢察官沒想到,修法十年後,最高法院以決議方式限縮公平正義維護的適用範圍,檢察官將很難以法官沒有盡到調查義務的理由上訴。決議雖朝十年前修法初衷邁進,促使檢察官擔負更多舉證責任,「回將一軍」之舉是否侵犯立法權,確有討論空間。

話雖如此,檢院的「恩怨情仇」仍難脫本位主義之嫌。檢察官未善盡舉證責任,不思如何改進,反而追著法官要求援手?最高法院可以透過個案嚴格把關,卻長期放任,致但書成原則,如今急轉彎收手不主動調查對被告不利事項,標準何在?

刑事訴訟法的公平正義,不應成為院檢交互推託卸責的代名詞。「得」「應」之爭至今恰好十年,也到了該省思檢討的時刻了。

從責任角度論,檢、院及各審級應清楚分工,才能究責進步。檢察官、法官都要調查證據,一、二、三審都處理案件事實的現況,美其名同負責任,其實誰都不必負責。因為有共業義務,就可以互推責任。

所以法官常說,檢察官舉證不足,怎麼判有罪;檢察官則常說,法官可以再調查,怎麼睜眼不查放走被告。此外,案子發回更審多次,事實版本不一,民眾霧裡看花,一旦出了問題,只見各審交相責,很難扯得清責任。

從司法資源論,資源有限,應作最有效分配。與其將人力物力部署在反覆更審,何不挪移到追訴犯罪的前端,打好偵查基礎。就像南投信義鄉毒殺四人命案,起訴時毒害原因不確立,神仙法官也難辦。

這不是犧牲少數個案的利益,而是改變「戰略」。當偵查資源充足,鑑識、法醫、蒐證能力精實,配合更嚴格的證據法則,有罪無罪早點確定,豈不比經年更審,死纏爛打的正義更好。

公平正義的概念非一成不變,會隨時代調整;從窮追猛打的「勿縱」到向無罪推定的「勿枉」靠攏,都蘊涵時代的價值。院檢與其對立、互槓,讓外界看笑話,不如共同坐下來對話。

院檢應檢討刑訴改革十年來的得失,凝聚動力,並邀請律師界推動新一波的改革,加入經濟面、究責面的考量,劃清權責,善用資源,訂出時間表,建立有效、迅速、貼近真實的公平正義。這樣的司法革新運動,才有時代意義與價值。

聯合晚報2012/06/04
檢協會遞連署書吃閉門羹 批最高法院蠻橫

【聯合晚報╱記者王聖藜/台北報導】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中),上午前往最高法院靜坐

記者黃義書/攝影檢察官協會理事長施慶堂支持吳巡龍抗議行動,上午向最高法院遞交千名檢察官的聯署書,並要求和院長楊鼎章對話,吃了閉門羹,施說「最高法院蠻橫、不講理」;到場致意的新竹地檢署檢察官陳瑞仁說,「最高法院是製造問題的法院,檢察官們還會再來。」

施慶堂和檢協會成員一早就到吳巡龍靜坐現場支持吳巡龍,給吳巡龍鼓勵,他並準備一份全國1078名檢察官、27名法律專家學者以及23名案件被害人家屬的共同簽名的聯署書,表示要遞交給楊鼎章,希望向楊轉達檢察官們的心聲。

最高法院由1名法警將施慶堂帶入最高法院內部,透過政風人員向楊鼎章陳報,楊回話不願接見檢察官協會的陳情,施慶堂對於楊鼎章無視檢察官的千人聯署,表示極度不滿。

施慶堂說,最高法院不接受陳情,簡直是蠻橫、不講理,並且有老大心態;檢察官抗議最高法院不調查對被告不利證據的決議,是攸關全國民眾的法律權益,最高法院面對陳情案,相應不理,「這個心態非常不好。」

他說,檢察官要善盡舉證責任,也要嚴格監督法官如何審案,法官該有公平照料被告及被害人權利的義務,但最高法院的決議,卻只照料到被告權利,不照料被害人的權利。

陳瑞仁上午也到現場支靜坐活動,他說,法院有發現真實的義務,對於被告有利不利的事證都應一併調查,楊鼎章不接受陳情,他將舉辦公聽會廣納各方意見。

話鋒一轉,陳瑞仁痛批最高法院是製造問題者。他說,屏東縣議會議長鄭太吉殺人案,最高法院因為調查鄭太吉究竟開了11槍還是12槍,一直將案件發回更審,「11槍或12槍會影響鄭太吉的殺人犯行嗎?」、「鄭太吉自己記得開了幾槍嗎?」陳說,類似的案件有很多,他回新竹後會整理出更多的案例,再向最高法院討公道。

聯合晚報2012/06/04
最高法院:刑庭決議 不會向被告傾斜

【聯合晚報╱記者董介白/台北報導】檢察官吳巡龍靜坐抗議最高法院刑庭總會決議,指法院成為被告的辯護人,向被告「傾斜」,成了「不公平法院」,最高法院在吳靜坐結束後,院長楊鼎章隨即邀集相關幕僚草擬回應聲明表示,不認為刑庭決議會向被告傾斜,最高法院並強調在決議中,對於不利被告的事項,特別提醒,法院會「曉諭」檢察官為證據調查的聲請,非但未減損被害人權益,也顧及被告利益。

針對檢察官協會批評最高法院動輒發回更審,已成為被告脫罪的捷徑,最高法院中午表示,去年整年的發回比率為百分之18,今年14月的更下降到百分之15,檢協會的看法,顯然有所誤會。

最高法院截至中午仍在逐字檢視回應稿的文字,尚未正式對外回應,但據了解,回應聲明的重點,主要在澄清外界疑慮,認為決議內容不會產生向被告傾斜的效果。

最高法院表示,刑事訴訟第163條第2項,但書所指的「公平正義之維護」,雖專指利益被告而攸關公平正義而言,但對於不利於被告的證據,檢察官未聲請調查,如果不調查顯有影響判決結果之虞,且有調查之可能時,法院會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的規定,「曉諭」檢察官為證據調查的聲請,並藉由告訴人、被害人的律師閱卷權、在場權等保障規定,強化檢察官的控訴功能。

最高法院表示,刑庭總會決議非但不會減損被害人權益,也顧及被告利益,有關決議內容說的相當清楚,絕不會產生向被告傾斜的情形。

聯合晚報2012/06/04
觀察站/院檢互槓 不如好好辯一辯

【聯合晚報╱記者董介白/特稿】檢察官吳巡龍上午前往最高法院前靜坐,抗議最高法院刑庭決議已經讓法官的天平傾斜,讓10年前的司法改革議題重回檯面檢視。

最高法院日前所作的決議,用白話說,就是認為被告不用自己去證明無罪,檢察官應負完全的舉證責任。最高法院刑庭總會決議的精神,主要是要回歸無罪推定原則,重新定位、釐清法庭活動的角色。而所謂的公平正義,在人權意識高漲的今日,是寧縱勿枉,但發現真實,到底是誰的責任,回歸我們的刑事訴訟體制,民眾要法官跳下來查案,有了預判心證,還是全由檢察官以證據去推翻原本是無罪的被告,然後將被告定罪。

包括吳巡龍乃至聲援的檢協會,他們憂心最高法院的決議,已讓法官淪為被告的辯護人,置被害人權益於不顧,成了「不公平的法院」,讓這場院審對立,成了被告人權與被害人人權的拉距戰。

事實上,現行的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規定「法院為發現真實,得依職權調查據」。換言之,法官「有權」主動調查事實的真相,不限於對被告有利或不利之證據,另「但書」規定,於「維護公平正義」或「對被告之利益有重大關係」的事項,法院「應」依職權調查,法官不可以不調查。

最高法院在作成決議時,最後還動用票決,認為基於速審法、兩公約對被告「無罪推定」的堅持,法院自無「接續」檢察官應盡的責任,而有義務依職權調查,否則即與檢察官應負實質舉證責任的規定,及無罪推定的原則相牴觸,無異回復糾問制度,悖離整體法律秩序的理念。

院檢為此對立、互槓,就被害人的立場看,他們擔心被縱放,就被告人權言,證據不足就應該判決無罪,檢察官大門口前靜坐抗議,倒不如坐下來好好辯論,讓公平正義,與發現實現併同存在。

聯合晚報2012/06/04
法務部支持檢察官 但認應有更好方式

【聯合晚報╱記者董介白/台北報導】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針對最高法院年初刑庭總會決議「向被告傾斜」,認為最高法院以權力壟斷真相,上午在最高法院大門口靜坐,法務部政務次長陳守煌上午表示,站在法務部的立場,支持檢察官抗議理念,不過,陳守煌認為檢察官以靜坐方式抗議,似乎還有還有更好的方法,他同時認為最高法院應對檢察官的連署內容,以及法制上的興革所有回應。

陳守煌表示,大家都是法律人,應有回歸理性辯論的空間,檢察官連署所訴求的重點,憂心最高法院的決議會往被告傾斜,而忽視兼顧被害人的保障,最高法院不應排除辯論的可能。

【記者白錫鏗/台中報導】
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針對最高法院今年初作出引發重大爭議決議,今天上午前往最高法院前靜坐抗議;台中地院法官張升星也批判最高法院自認重要的法律爭議,其實既不熱鬧,也無門道。難道沒有其他更重要的案件應該辯論嗎?

最高法院在今年初作出重大決議,未來法官原則上只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的事項,檢察官須負起百分之百舉證責任,若舉證不足,被告可能獲判無罪;加上日前對柯居財案開言詞辯論庭作出的判決理由,都引發不少爭議。

法務部痛批最高法院決議違背立法原意,並反諷法官扮演被告辯護人的角色,還稱得上公平、中立嗎?

吳巡龍認為「這項決議減輕法官很大的負擔」「大部分案件就這樣輕易決掉了」,決定到最高法院前靜坐抗議,上午有多名檢察官到場聲援。

台中地院法官張升星上月間也批評最高法院召開言詞辯論,雖然官方強力宣傳,但是除了法律系學生旁聽湊數之外,社會根本冷漠無感。從基層法官的眼中看來,最高法院自認重要的法律爭議,其實既不熱鬧,也無門道。難道沒有其他更重要的案件應該辯論嗎?

例如蘇建和案,判死刑,撤銷發回;判無罪,也撤銷發回。最高法院毫無擔當,反正就是撤銷發回,躲在「妥速審判法」的遮羞布下,把問題丟給下級審。

聯合晚報2012/06/04
專家觀點/法庭正義自槓桿平衡始

【聯合晚報╱許文彬】法庭程序的運作如何實現司法正義,攸關廣大人民的法律感情;法官和檢察官的角色扮演固有制度設計上的區隔,然而追求「毋枉毋縱」、或退而求其次「寧縱毋枉」,其執法的理想目標應是一致的。此所以立法者於刑事訴訟法「總則」編第一章「法例」,開宗明義就這樣規定: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就該管案件,應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

今天在最高法院大廈門口,有澎湖地檢署吳巡龍檢察官跨海前來靜坐, 吾人對於吳檢察官以個人名義靜坐,勇於表達公益意見,相較於一般公務員每持明哲保身的保守心態,固然願予以正面的評價。然而其訴求之爭點,其實並沒有那麼嚴重到須要大動作地掀起一場司法實務界風暴。

因為現行的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二項本來就是已經明定「法院為發現真實,得依職權調查據」。也就是說,法官有權主動調查事實的真相,不限於對被告有利或不利之證據。只是這法條加了一個「但書」,強調針對「維護公平正義」或「對被告之利益有重大關係」的事項,法官不可以不調查。

觀乎如此的文義解釋,其實法律是著眼於「找出事實的真相」,毋枉毋縱,讓法官不受限於「當事人進行正義」之概念,而得以主動介入證據之調查。而被批評的最高法院刑事庭總會議的決議內容,也只不過是針對前述法條的「但書」部分,作了「寧縱毋枉」的詮釋罷了。從而,只要法官們於執法之際皆能本乎職權把事實查清楚,根本不需要咬文嚼字地去爭論:「調查證據」究竟是法官的「權利」、還是「義務」?

倒是讓人從吳巡龍檢察官的大動作堙A警醒到當今司法實務界「檢察官角色」,是否真能恰如其份地扮演如他所訴求的公平正義使者?今日吳檢察官靜坐訴求正義,正好可讓法曹諸公集體謙卑省思:徒法不足以自行,執法者們都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廣大人民正額首仰盼司法正義真正實踐之一日!

(作者許文彬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中國時報2012-06-05
檢察官靜坐嗆最高院 百檢聲援

【蕭博文、林偉信/台北報導】挺你▲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右)發起「檢察官六四運動」,到最高法院前靜坐抗議2小時,前特偵組檢察官陳瑞仁(左)也到場支持。(陳志源攝)

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為抗議最高法院刑事庭總會決議違憲,四日在最高法院外冒雨靜坐兩小時。這波「檢察官六四運動」引發檢察官熱烈迴響,超過百名檢察官親赴現場獻花致意,創下司法史上檢察官以靜坐方式向法官抗議的空前案例。

吳巡龍向最高法院提出兩大質疑,包括「有哪個國家的法院有職權調查被告有利證據的義務,而無職權調查不利被告證據的義務?」、「最高法院為何有權擅自更改法律規定推卸責任?」吳巡龍自上午十點起靜坐兩小時,結束後呼籲立法委員出面召開公聽會,並向最高法院發出「戰帖」要求說明。

對於吳巡龍靜坐抗議,司法院低調表示,這項爭議除非由立法院自行提案修法,否則很難達到共識。法務部長曾勇夫則說,他支持所屬檢察官,但他的身分不宜到場聲援,最高法院的決議,不符合公平原則。檢察總長黃世銘指出,曾向最高法院院長楊鼎章建議再次召開學術研討會探討,無奈建議不被接受,因此無法化解靜坐活動,令他深感遺憾。

檢察官六四運動肇因最高法院今年初第二次刑事庭總會,決議法官職權調查義務只限對被告有利之事項,引發檢察界強烈不滿。經吳巡龍、新竹地檢署檢察官陳瑞仁等人發起,並透過臉書「檢察官六四運動粉絲團」串聯,昨日有超過一百名檢察官到場聲援,檢察官協會理事長施慶堂也現身為吳巡龍打氣。

包括陳瑞仁、侯寬仁、朱朝亮等橫跨一二三審、來自全國的百餘名檢察官昨手持紫桔梗、配戴象徵檢察官法袍顏色的紫絲帶到場向吳巡龍握手致意。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楊大智等人集資購買的紫桔梗發送一空,北檢檢察官李文潔則自掏腰包製作一千條紫絲帶分送。

一名參與聲援的檢察官表示,司改問題不單是法律問題,更是最高法院怠惰所致,明知靜坐聲援只是「狗吠火車」,但身為檢察官仍要勇敢出面表態,欣見檢察官展現難得一見的團結氣勢,對提升士氣很有幫助。

中國時報2012-06-05
靜坐 只是開始 1078名檢察官連署書 最高院拒收

【蕭博文、林偉信/台北報導】檢協會聲援吳巡龍靜坐抗議行動,昨由理事長施慶堂帶著一○七八名檢察官連署書到場聲援,但最高法院院長楊鼎章卻拒絕對話,施慶堂痛批最高法院「根本就是老大心態、蠻橫、不講理!」新竹地檢署檢察官陳瑞仁也批最高法院是「製造問題者」,檢察官還會再回來向最高法院討公道。

檢察官六四運動發起後,檢協會認同吳巡龍的訴求,發起「勿讓卸責的最高法院傷害司法的尊嚴與威信」連署,獲超過一千位檢察官支持,另有廿七名法學教授、專家及廿三名案件被害人也參與簽名。

施慶堂昨日將連署書送交吳巡龍,並高聲大喊「加油」力挺,隨後他表示要將大家的聲音帶進最高法院,要求與楊鼎章對話,但楊透過政風人員表示不願接見。

施慶堂說,最高法院在年初刑事庭會議宣示,法院僅應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的證據,不必主動在意被告不利的事證,如此嚴重向被告傾斜、不管被害人權益的「不公平法院」,讓人憂心終審法院將成被告實質的辯護人。

陳瑞仁表示,檢察官有舉證義務,但法官也有發現真實的義務。但該項決議卻是要法官當辯護律師,國家可以花錢為被告請辯護律師,但不能叫法官去當辯護人,案件偵審過程中證據會發生變化,法官有義務去作調查、有利不利都該調查,吳巡龍的靜坐只是開始,後續將舉行公聽會。

中國時報2012-06-05
最高院回應:統一見解 沒有錯

【林偉信/台北報導】最高法院四日有史以來,首次被檢察官,跑到門口靜坐、嗆聲,對此,最高法院罕見發表措詞強硬的聲明回應,刑事庭決議,是為統一法律見解,並沒有錯。同時也回嗆檢察官,以一人靜坐,眾人間隔致意的「脫法」方式,進行抗議,形同教導民眾如何規避集會遊行法,「對吳巡龍檢察官的行為,深表遺憾!」

昨天中午,檢察官抗議活動一結束,最高法院隨即發出聲明稿,以罕見嚴厲的口氣,批評這次靜坐活動是脫法行為,「教壞民眾」。並抨擊檢察官是行使檢察權的國家官員,提出證據來證明被告犯罪,是檢察官應盡的責任,也是法律規定的義務。

在審判中,檢察官與被告是對等的當事人,法官則是中立的裁判者。檢察官如果認為被告有罪,應提出證據,法官審酌證據,如有罪證據已經足夠,就依法定罪;證據不足時,法官本於「無罪推定」原則,應判被告無罪,這是法治國原則的基本內涵。

最高法院指出,基於「武器平等」原則,檢察官有指揮警調機關調查證據的公權力作後盾,被告相較孤立無援,法院沒有理由在檢察官舉證不足時,為檢察官「補位」,接續檢察官應盡的責任,調查不利被告的證據,以符合兩公約保障人權的精神,落實無罪推定原則、檢察官舉證責任的規定。

最高法院強調,在目前憲政架構下,該院刑事庭法官,為統一法律見解,有權做出決議。部分檢察官未能體會決議的意旨,以及人權保障的時代潮流,對不同的法律見解,不依法定程序表達意見,反而以靜坐的脫法方式,來進行抗議,最高法院「至表遺憾」。

中國時報2012-06-05
法界:院檢都有錯 馬應出面化解

【林偉信/台北報導】檢察官六四運動引發院、檢激戰,也為法界投下震撼彈。中華人權協會理事長蘇友辰直言院檢都有錯,應各打五十大板。陳長文教授則指出,老百姓只在乎人權保障,檢察官是否能摘奸發伏,彰顯公理,不是看審、檢「吵成一團」,他建議,總統馬英九應該出面,讓司法院與法務部好好溝通對話,化解紛爭。

蘇友辰說,最高法院以限縮目的法律解釋,做出「法院僅調查有利被告證據」的決議,是司法改革的一大步,意義相當重大。對這項決議的內容,檢察官如認為有爭議,應以正當的管道,委由立法院召開公聽會,或是修法以救濟,不是走上街頭靜坐抗議。最高法院面對檢察官的抗爭、質疑,卻深鎖大門,拒絕溝通,讓外界見識到「權利的傲慢」,雙方都有錯,應各打五十大板。

法界實務人士則表示,法官不負主動調查「不利被告」證據的義務,這項決議影響重大,應該由立法院召開公聽會,廣納各界意見後,再透過修法程序,將我國「刑事訴訟法」進行通盤檢討,最高法院閉門造車,打著保障人權,逕自做成這樣的決議,難杜悠悠之口。

法學教授陳長文說,目前的情況是檢察官、最高法院各自有立場,所論述的爭點,也各持己見,但彼此卻不肯好好坐下來溝通,這並非全民之福。院、檢原本就應各司其職,在法庭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該意氣用事,在「街頭」大吵大鬧。

中國時報2012-06-05
訴訟體制四不像 解鈴須靠修法

【林偉信、王己由/特稿】檢察官吳巡龍下戰帖,要求最高法院「踹共」,外界「霧裡看花」,不懂檢察官為何要走上街頭。其實他們吵的、爭的就是,到底我國是不是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法官僅消極聽訟,沒有調查證據的義務。

屬大陸法系的台灣,原本是採用與歐陸法系國家類似的訴訟制度,法官有責任調查證據,有強烈的「糾問主義」色彩;但這種訴訟體制,引來非議。九十二年間,立法院大修刑訴法,轉型成為「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刑事被告、檢察官在法庭上,處於對等的地位,檢察官應負舉證責任,證明被告有罪。看似改採「當事人進行主義」的修法,卻又畫蛇添足,增訂法官「應」依職權調查證據的但書規定,導致現在刑事訴訟「四不像」的窘境。

在當前法制未修情況下,縱有變革也該依循法律,豈能最高法院一紙會議決議就帶過。如此劇烈變革,除激化院檢對立,更易招致司法天平向被告傾斜,漠視被害人、縱放壞人的觀感。

院檢吵翻天,既無益司改,更無利於民。雙方應該坐下來,廣納各界意見後,透過公聽程序,實際了解民意,最後透過立法程序完成修法,才是正途。

聯合報2012/06/05
避集遊法…檢排隊送花 群眾變散戶

【聯合報╱記者王文玲、王宏舜/台北報導】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昨天上午前往最高法院靜坐,抗議最高法院決議違憲;同時前往抗議司法不公的民眾,遭警方阻擋。

記者黃義書/攝影檢察官吳巡龍在最高法院前靜坐抗議,近百名檢察官「排隊」送花致意,避開集會遊行法的限制;到場「插花」嗆司法的群眾也以「散戶」形式出現,一開口就說「我們只有兩個人」。

最高法院指檢察官不依法定程序表達意見,以這種脫法方式抗議,形同教導民眾如何規避集遊法。吳巡龍說,最高法院對他們不理不睬,檢察官不是被告,無從聲請釋憲才靜坐;靜坐是憲法保障的意見表達方式。

台北市警中正一分局昨天出動近六十名員警到最高法院前戒備,由於車流不多,警方沒有封街。警方指出,法院是集會遊行的禁制區,昨天沒有「群眾」聚集,因此未舉牌警告。

集會遊行法所指的集會,是在公眾場所的聚眾活動;過去警方執法,三人以上即成眾。為避免檢察官觸法,昨天執勤的中正一分局警員還穿梭提醒檢察官,不要兩人同時向吳巡龍獻花。

民間司改會執委高涌誠指責,檢察官這種靜坐抗議和聲援致意的方式不當;檢察官可以這麼做,就應該把起訴的集遊法案件全部撤回。

最高法院昨天將靜坐區劃在無遮雨棚的走廊外區,雨勢漸大,吳穿上雨衣盤腿閉目,裝著戰帖的皮包持續淋雨。在對街觀察靜坐活動的政大副教授楊雲驊嘆說,最高法院為什麼不讓吳坐在可遮雨的前廊下?

吳巡龍不在乎淋雨。他說,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的檢察官,收到的獻花,是代表大家對司法正義的熱情。他相信社會大眾不會要檢察官對公益事項不理不睬,檢察官隱忍再隱忍,忍無可忍才站出來,讓社會檢視是非站那邊。

昨天的靜坐現場,插花者眾。有人嗆檢察總長,有人抗議司法不公,也有學生請吳簽名。博愛特區抗議常客盧平也到場,企圖衝向靜坐區;員警擔心盧情緒太亢奮,請救護車將他送醫,但他下車後又重回現場直喊「冤啊!」

聯合報2012/06/05
看問題/拜託!別爭了 想想民眾的權益吧

【聯合報╱記者 王文玲】好一場檢院大對決。檢察官千人連署,寧可靜坐挨批脫法,也要踢館送出最高法院的違法信息;最高法院冷調以對,堅定表達檢察官舉證不足,法官不輕易補位。

院檢都說是為了公平正義,看起來都言之有理;民眾關心的是,被告會不會被冤枉,被害人權益是否保障。

過去法官有「應」調查犯罪證據的義務,看起來像是法官和檢察官聯手打被告;刑事訴訟法因此修法,將法官調查義務改為「得」,淡化侵害被告色彩。這次院檢爭議所在,就是為維護公平正義,法官仍然應該主動積極調查。

最高法院把維護公平正義,解釋為對被告有利的事項;檢察官有公權力,應該盡到調查義務。檢察官反彈,不利的事項怎麼可以不管?最高法院要檢察官別緊張,因為法官如果發現檢察官疏忽了,會提醒檢察官舉證。

檢院都是行家,「攻擊」對方都是「要害」。檢察官沒盡力舉證,法官不能老是在後面幫忙;但如果法官不認真,忘了提醒?法官只調查對被告有利的事項,是否公平?

檢院之爭不要只望著對方的不是,彷彿司法公信不彰,問題都在對方身上。法官、檢察官都是有權力的人,應該先反躬自省有沒有認真執行職務,而不是在制度之辯「高來高去」。

聯合報2012/06/05
檢察官靜坐 曾勇夫:無法認同最高法院

【聯合報╱記者蕭白雪/台北報導】立法院質詢 檢察官抗議最高法院事件 / 蕭白雪

法務部長曾勇夫昨天首度表示,最高法院決議法官不主動調查對被告不利事項,不符合公平原則。檢察總長黃世銘對最高法院不願回應外界質疑,無法化解檢察官靜坐事件深表遺憾。

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為抗議最高法院決議未來法官只主動調查對被告有利證據的靜坐活動,昨天在雨中仍有上百名來自全國各地檢察官致意。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楊大智等人集資購買的上百朵紫桔梗等花束不但發放一空,許多檢察官還自掏腰包買花致意。還有大學法律教授也前往獻花致意表達支持。

立委李貴敏昨天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質詢曾勇夫對吳巡龍靜坐的看法,曾勇夫表示,法律本來就規定,對被告有利、不利證據,都是法官得依職權調查的範圍,最高法院的決議不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李貴敏說,最高法院這項決議對被害人是非常不利,當場要求司法院重新檢討。

同樣對該決議無法認同的黃世銘,對於最高法院不願再召開一次研討會、聽取各方意見讓決議更加周延,讓檢察官不得不採取靜坐方式抗議的結果,感到相當遺憾。

黃世銘說,社會科學本來就是可以多元討論,法律也會與時俱進、最高法院的判例都可以變更、大法官也常作補充解釋,如果最高法院能再多聽聽各方意見,讓決議更周延妥適,不是更可展現最高法院的包容、開放嗎?

檢協會理事長施慶堂表示,身為最高法院的法官,如果決議內容真是他們的法律確信,應該是朝要求立法院修法努力,而不是自行違法作出逾越法律的決議。黃世銘更說,最高法院不能以決議改變訴訟架構。

聯合晚報2012/06/06
檢察官和最高法院在吵什麼?

【聯合晚報╱社論】檢察官發起「六四」運動,並前往最高法院靜坐。雙方到底在吵什麼,一般民眾不一定弄得清楚,但爭議的主題理應進入司改的軌道檢討,而不應僵持在目前互揭瘡疤的局面,徒留笑柄。

事情源由起於最高法院今年初的一項決議:針對刑事訴訟法中關於法院主動調查證據的規定,依無罪推定原則,證明被告有罪為檢察官應負之責任,而法院作為「公民的法院」,沒有義務接續檢察官依職權調查證據的責任,除非是對被告權益有重大關係事項才例外為之。

用白話來說,這項決議的精神主旨是讓法官站在中立的裁判位置,平等看待「檢察官作為原告」以及「民眾作為被告」,避免受到「被起訴即可能有罪」的偏見影響,把「證明被告有罪」的舉證責任限縮於檢方,也脫去以往要求法官「站在檢察官這一邊」調查對被告不利事項的責任。

這的確是「無罪推定原則」的核心,但檢方卻認為最高法院偏重被告人權,漠視被害人傷痛,批評「司法天平向被告傾斜」,並進一步指責最高法院將案件濫行發回更審。最高法院則提出數據反駁,辯稱刑事案件發回比率已有下降。現在爭議的重心變成「刑案久懸未決是誰的錯」,檢察官怪最高法院動輒發回更審,最高法院則認為檢方原始調查未臻完善,以致證據不符或仍有未明。院檢各自怪罪對方。

老實說,司法爭議未必讓民眾看得懂。但檢方所指責的,最高法院動輒發回更審,讓很多案件長年拖延,被告人生耗損於司法訴訟,這是民眾之痛。而法院指責的檢方濫權一再上訴,所以才有「速審法」產生;而檢方起訴對被告造成「未審先判」的負面形象,違反無罪推定原則,這也是民眾之痛。

換言之,院檢互批,法院只站在法院的本位主義,檢察官只站在檢察官的本位主義,反而凸顯司法最該改革之處。既然互揭瘡疤到這種地步,何不趁機啟動司改,處理這些議題?馬總統及司法院長賴浩敏、法務部長曾勇夫,別再默不吭聲,應有積極作為讓人民看見司改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