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六四前夕 陸紀念潮風起雲湧

中央社2012/6/9
湖南殯儀館稱李旺陽已火化

(中央社台北9日電)中國人權民運中心稱,中國大陸湖南邵陽殯儀館方面今天上午證實,失明六四民運人士李旺陽的遺體已經火化。而李旺陽的家屬親友目前多失去聯絡。

綜合香港明報、香港電台報導,李旺陽離奇死亡後第3天,邵陽市殯儀館工作人員今早約940分稱,李旺陽遺體已被火化。工作人員還說,「政府叫我們火化,難道我們敢不火化?」

此外,李旺陽妹妹李旺玲的手機,從昨天至今未能撥通,李旺玲的丈夫趙寶珠今天早上在電話中談到解剖的事後,電話隨即斷線。

而李家友人李贊民在準備外出時,則有大批公安人員來到他的寓所。至於另一位友人朱承志,也受到監視,手機無法撥通。

今年62歲的李旺陽,因1989年在六四期間聲援學生先後被以反革命組織罪、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監禁22年。日前刑滿獲釋,但6日突然在邵陽一家醫院上吊自殺,由於現場疑點重重,引起社會質疑。1010609

台灣新生報2012/6/4
中共態度鬆動?傳習近平有意平反六四

明天是「六四事件」二十三周年,支持中國大陸民主運動的人士發電子信指出,從貴州等地民眾最近要求平反六四來看,中共當局對六四的態度出現鬆動,也有傳言指出習近平上任後可能平反六四。

一九八九年大陸發生大規模民主運動,當年六月三日晚至四日晨,共軍在北京進行血腥鎮壓,被稱為六四事件。中共多年來禁止討論六四事件,也不願為六四事件死難者平反。

不過,稍早傳出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一次內部講話中提到平反六四的問題。近日,貴州、福建、山東、北京等地也有民眾聚集,要求平反六四。

支持大陸民運的人士綜合各方近期有關六四的報導發出電子信指出,貴州人權研討會成員於五月二十八日在貴陽市區人民廣場集會紀念六四,高舉「追查兇手,停止政治迫害」等橫幅,集會期間未受官方制止。

信中寫道,「這樣的事情在過去二十三年裡是從未發生的」,這是貴州的特殊個別情況?還是對六四確有鬆動信號?還有待觀察。

不過,信件又引述報導指出,貴陽當局於二十九日採取了行動,到糜崇驃、雍志明等研討會成員家恐嚇、抄家,並把雍志明帶走,目前雍志明下落不明。

香港大紀元則於日前引述時事評論員程翔指出,這次事件有可能是中共最高當局有新的想法,在慢慢走向平反六四。

他說,這已不是第一次有這樣的訊息,去年已有人開始接觸個別「天安門母親」(六四事件死難者母親),希望談賠償問題,這是重要跡象,顯示在六四問題上,中共的說法可能有些鬆動。

程翔認為,可能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溫家寶想在任期的最後一年,在非常敏感的問題上「開一口」,讓將來習近平上台後可以沿著這條路走下去,不會太突然。

此外,資深大陸新聞人江迅更在最新一期「亞洲周刊」撰文指出,前一陣子有傳言稱,將於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接任總書記的習近平,將會在任期二、三年之際為六四平反。

至於六四事件時擔任北京市長的陳希同,接受訪問談論六四,他的口述還出版成書,是否為中共對六四事件鬆動的又一跡象,同樣有待觀察。

中時電子報2012/6/4
陸民悼六四 未見官方鎮壓

中國時報【亓樂義/台北報導】
今天是「六四」事件廿三周年日,網路紛紛轉載紀念活動公告。消息稱,五月下旬起北京、貴陽、南平、濟南等地均有民間悼念活動,未見官方鎮壓。據稱,官方低調或許和中央高層對平反「六四」意見分歧有關,尤其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前「維持穩定」成為黨內主要共識。

為悼念「六四」,大陸維權團體「中國茉莉花革命」網站日前發布上街紀念活動公告。時間為六月三日、四日下午二點,在全國各大散步點及城市中心廣場集合並舉行默哀。

公告稱,與此同時,紐約華人社團群體亦將在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第七大道,卅九至四十街舉行紀念活動。為美東時間六月三日下午五至九時(大陸時間為六月四日清晨五至九時)。

據香港《經濟日報》報導,五月起大陸內地不斷有民眾打出「平反六四」等標語口號。五月廿三日,北京某歌舞廳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演唱會,悼念「六四」亡靈。廿八日貴州貴陽市數十位民眾走上人民廣場,公開悼念「六四」並呼籲追查凶手。

五月廿九日,大陸維權人士在福建南平市延平區法院門外拉起「平反六四」橫幅,遊行時高喊支持溫家寶總理的政治改革。五月卅一日,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在濟南發起紀念活動,廿多人當中有「九○後」的年輕人參加。

中央社2012/6/1
六四前夕 陸紀念潮風起雲湧

(中央社台北1日電)「六四」事件前夕,中國大陸民間陸續出現許多紀念活動,大陸北京、貴州傳出有人辦活動遭警方逮捕或失蹤;山東則成功辦活動,並有「90後」(1990年後出生)大學生遭威脅後仍勇敢參加。

總部設於香港的維權網(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今天指出,為紀念「六四」,一些在北京的上訪民眾523提前在某處舉辦紀念「六四」23週年演唱會,主持人、河北前女警田蘭並發表批評中共政權腐敗的言論,結果田蘭現已失蹤3天。

維權網還說,參加上述紀念活動的部份訪民,考量到自身安全已離開北京,關閉手機且不再與外界聯繫。

另外,維權網表示,貴州多名人士528在貴陽市人民廣場打出「八九」、「六四」23週年祭悼念標語,要求大陸官方追查兇手、停止政治迫害,且強烈要求釋放良心犯陳西,現場引來數百位市民圍觀,活動順利進行到當天下午5時許結束,都未遭警方干擾。

但維權網指出,時隔2天,與會成員雍志明和糜崇彪、李克珍夫婦,相繼被大陸公安單位「抄家帶走」,其他成員都遭警方傳喚與軟禁。

香港明報今天報導,「六四」天安門事件前夕,大陸民間的紀念活動不斷,在山東濟南有20多人成功聚會,參加者既有「六四」後被判過刑的「政治犯」,更有「90後」大學生在遭校方威脅後仍勇敢參加。

這場活動發起人、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稱讚這位「90後」年輕人願意突破網路封鎖,查詢歷史知識。

孫文廣並認為,紀念「六四」串連活動成功舉行,是因為地方官員也收到「中央分歧」的風聲,處在觀望中而對打壓行動有所遲疑。

另外,報導說,維權人士范燕瓊與10多名上訪人士530在福建南平市延平區法院拉起支持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政改、「平反六四」橫額,在街上遊行2小時。

范燕瓊指,她回家後一度被警察拍門要求進屋,之後包圍她家,不准她外出。

對這次紀念「六四」活動能夠成功,范燕瓊說,是因為事先把橫額存放在安全處,在法院門口突然展開,讓在場保安人員措手不及,並「勸退」保安人員。

此外,「天安門母親」昨天也發表連署文章紀念「六四」死難者,並要求「真相、賠償、問責」,也指摘現在領導層在人權民主道路上浪費了10年。1010601

中央社2012-06-04
六四死者家屬獲准到公墓拜祭

今天是1989年「六四」事件23週年,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指,6名「六四」死難者的家屬,獲准進入北京萬安公墓拜祭,但有2人一度被帶走。

官方香港電台引述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的訊息表示,死難者的家屬獲准進入埋葬「北四」死者的萬安公墓,包括「天安門母親」成員張先玲。

張先玲說,6名家屬與公安交涉後,進入萬安公墓,但公安不准他們集體拜祭,其中2人一度被公安帶走。

報導指出,萬安公墓清晨已有多名公安在外戒備,並要求記者離開。

另據報導,北京天安門廣場今早氣氛平靜。1010604

中廣新聞2012-06-04
安葬六四死難者 萬安公墓戒備

今日是六四事件23周年,在北京,安葬部份六四死難者的萬安公墓,清晨已有多名公安戒備。

公安、便衣及墓地保安人員設立崗位,查詢每名進入墓園人士的身份,並要求交代拜祭那位先人。

公安也主動走向在場傳媒的採訪車,登記記者的身份,並要求記者離開。

而天安門廣場早上如常進行升旗儀式,民眾進入廣場前要接受安檢。廣場周圍有多部公安車戒備。

部分媒體被公安扣查,不准進入廣場。

蘋果日報20120604
悼六四太敏感? 新浪微博刪「蠟燭」

今天是六四天安門事件23周年,中國各地都加強戒備,網路管制更是無所不在,連新浪微博上用來象徵哀悼之意的「蠟燭」符號,也被撤下,換上了「倫敦奧火」的動畫圖標,惹來網友痛罵:「連根蠟燭都容不下」。

有網友貼文說:「又到了那個不能說的日子了,本來也沒打算說什麼,就想發個表情早點睡,結果發現找不到那個蠟燭。網友說,本以為是加班眼花,就試了下手工輸入,結果...」網友最後結論說:「果然是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蠟燭也不行」。

新浪官方的「微博小秘書」也就「蠟燭」消失一事提出制式回覆:「相關表情正在優化調整當中,給您的使用帶來了不便,請您諒解」;網友對此回應也忍不住貼文說:「新浪,你的蠟燭沒有人性」。

新浪微博上的蠟燭符號已經被倫敦奧火取代。翻攝網路
新浪微博官方回覆只說,正在優化調整當中。翻攝網路
新浪微博刪除蠟燭符號,引來網友批評。翻攝網路

蘋果日報20120603
中國嗆六四沒打死一個學生 學者:想到蔡衍明

六四屠殺
明天就是六四天安門23周年的日子,有網友找出一支YouTube名為「六四屠殺」的影片,從影片可看出,處處可見遭槍殺的民眾及學生,影片背景槍聲不斷,大批解放軍隊與重裝武器開進天安門廣場,風聲鶴唳,難以想像當時情勢之危急。

最可怕的是,這段經剪輯後總長約3分半的影片,片尾出現一名解放軍高層,帶著笑容斬釘截鐵地說「絕對沒有打死一個學生」,對應影片中的屍體新聞照片,顯得格外諷刺。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管中祥更在臉書PO文說:「看著這段影片,我想到的竟是蔡衍明大大。」,馬上引來不少人表達有同感,似有對應蔡衍明在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時談到「六四天安門大屠殺非真實」之說法。

學者說看到「六四屠殺影片」,聯想到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翻攝網路

蘋果日報20120604
23
年前六四時的中時(馮光遠)

又逢六四紀念日,23年前的今天,中國共產黨犯下天地不容的罪行,此悲劇迄今在中國還是禁忌話題。其實就在兩個月前,流亡美國的六四民運學者,有「中國沙卡洛夫」之稱的方勵之,他病逝美國的新聞,都被中國嚴格管制,直到3天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定調為止。

在中國,六四話題於媒體上被噤聲;其實在台灣,談論此議題的人也越來越少,直到今年年初旺旺中時老闆蔡衍明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Andrew Higgins專訪,在談及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拋出許多非常具爭議性的觀點為止。

《中時》六四報1個月
蔡衍明若是以一名台商或台灣首富的身分說出那些不得體的話,老實講,沒有人理他;可是當蔡衍明是以一個台灣具規模的傳媒老闆身分講這話,那只充分證明一件事,這個對媒體責任、傳播倫理一無所知的台灣首富,他掌握的媒體力量越大,對台灣言論自由、民主價值的傷害也就越大。

談到六四,蔡衍明說出諸如「關於屠殺的報導不是真的,不可能死那麼多人」這種話,而這些言論隨後引發、衍生的諸多爭議,又一件比一件荒謬,一件比一件令那些曾經在余紀忠先生的《中國時報》服務過的同仁們難過,這也是在六四今天我想以「前中時」身分,再談一次「蔡衍明華郵專訪」之不堪的原因。

蔡衍明大概不知道,當他以旺旺中時老闆大談六四「不可能死那麼多人」時,翻開23年前的《中國時報》,198965的頭版頭,標題是「北京腥風血雨 傷亡超過二萬人」,二版頭「軍隊殺紅了眼、群眾一波波倒下」,三版頭「醫院來不及救人、傷亡還會再增加」。然後在其後的一個月,六四大屠殺的新聞幾乎佔據最重要版面。

中時記者徐宗懋中彈的新聞出現在66三版頭,「北京大浩劫、熱血作見證」「本報特派記者徐宗懋、在天安門現場採訪時受傷及搶救過程」,那天的四版,則刊出美聯社所發、震驚世界的年輕人擋坦克車的照片。

直到第10天,614,《中國時報》前5版都還是天安門事件的報導,第五版標題為「大陸全面整肅特別報導」。

所以,相較於23年後旺旺中時蔡老闆針對此慘絕人寰事件的扭曲談話,我們真的很感動,台灣還是有許多具正義感的媒體同儕不讓青史盡成灰,跳出來好好地指教了蔡衍明。

媒體非權勢者走狗
3
年前,六四天安門事件20周年紀念日,公共電視台播出《坦克車前的年輕人》紀錄片,講的就是美聯社記者拍到的那位擋坦克的年輕人,據說當年中國公安全面搜索相關照片,美聯社記者將底片藏在馬桶水箱逃過沒收,然後世人才得以看到這讓人動容的畫面。

美聯社同儕當年做的,不過就是任何一位竭盡所能報導真相的記者之天職;當年全世界媒體做的,也不過就是媒體之所以成立的初衷。先生,媒體不是政府的傳聲筒,媒體人不是有權有勢者養的走狗,你不懂,那我不厭其煩再為你上一課。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副總編輯

蘋果日報20120604
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王丹)

198964,中共當局出動正規軍鎮壓和平示威的學生與市民,造成震驚世界的「六四」事件。儘管六四已過去23年,但除中國境內外,全世界的記憶並未淡漠。中國政府一直覺得很委曲,覺得六四過去那麼多年了,為什麼全世界還是揪著這問題不放?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一個政府公然動用軍隊,在自己的首都屠殺自己的人民,這已超出人類底線,是暴政中的暴政。這已不僅是挑戰中國人民,挑戰的是整個人類的基本尊嚴和遊戲規則。若這樣的行為可被容忍,人類社會的秩序將無法維持。這就是中共因六四而成為人類公敵的主因。西方國家可以跟你做生意,跟你虛與委蛇,但他們心裡,還是認為你是野蠻人。

長期以來,外界一直呼籲平反六四;但隨著形勢的變化,我現在認為,也許「為六四翻案」這個口號更加貼近現實。因為,「平反」的執行者是中共當局;而「翻案」的執行者是人民和形勢的發展等客觀因素。

看不到改變和進步
當然,我認為若中共主動為六四平反,這毫無疑問是解決六四問題的最好方式,因為社會可能付出的代價最小;最近中共內部傳出溫家寶等人提出六四問題,也令外界有所期待。但我認為目前來看,中共主動解決六四問題的可能性非常小。

外界的傳言至今沒有任何確定的證據證實,那麼它就僅只是一個傳言,不足以作為分析的標準。而能夠作為判斷中共是否有可能解決六四問題的一些基本標準,如讓流亡的六四人士回國、允許國內公開討論六四問題,與天安門母親群體對話等等,我們完全看不到有任何的改變和進步。

伴隨改革開放30多年來日益嚴重的腐敗現象,已使得在中國,很多政治解決的可能性受到經濟利益考量的牽扯,即使個別領導人有心做出一些變化,也勢必在龐大的政經利益集團的反對下無所作為。因此,由中共來主動「平反」六四,只能是鏡花水月的良好願望。

凝聚民間力量翻案
今天中國的政局發展進入一個僵局,當局已清楚了解人民的不滿和對民主化的期待,但是自我束縛在舊體制和利益集團的羅網中動彈不得。打破這個僵局的唯一可能,就是進一步壯大公民社會的力量,盡早凝聚,動員與整合民間的壓力集團,以自下而上的方式,包括街頭運動的方式,給予當局巨大的壓力,迫使當局做出歷史性的讓步。一旦當局讓步,民間力量激活,這個過程,勢必從解決六四問題入手。而這,就是我所說的「為六四翻案」。

六四過去23年了,大家都很疑惑,不知道為六四翻案的一天何時會到來。我想,任何對歷史有研究心得的人都會知道,像中共這樣腐敗的統治集團一定會出事。什麼時間,什麼方式,我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我們知道的,就是那一天一定會到來。

作者為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客座助理教授

立報2012-6-03
社論:後見之明看六四

作者:陳真
1989
年的6423年前的今天,無論你要稱之為「學運」或「民運」;是要以學生菁英為這段歷史的主角,還是強調工人與其他市民階層的聲援,才是運動的主幹。經過23年的沉澱,以及年年在各地舉辦的紀念活動、研討會、座談會,甚至成篇累牘的專論專書,在這個時刻回首六四,其中的變與不變,也就比較清晰可見。

曾經引發百萬人民上街頭遊行,核心幹部數千人,廣義的參與者近千萬人的運動,可想而知,必然如同中國學者汪暉所言,具有「多重意義」。但是這段歷史在一次又一次的紀念活動中,不斷重述的結果,這場運動所剩下來的意義僅只於自由和民主。或許爭自由、爭民主是六四所有參與者和關注者最大的共識,不過當我們把西藏僧侶和青年自焚、維吾爾追求自治的抗暴行動等等,都將之當成紀念六四「爭自由、爭民主」的盟友,視之為「爭取(關注)中國民主化」的運動,忽略其民族自決,乃至獨立建國的主張,未免太過漢族中心、大中國主義了。

這種偏狹的國族主義可能早在23年前,仿照「自由女神」塑造的「民主女神」樹立在天安門廣場上的那一刻,即已註定。矗立在紐約自由島的「自由女神」,恰好是載運黑奴的販奴船必經之地,所以身在擁擠貨艙的黑人看來,她是不折不扣的女魔鬼,標誌著上岸當奴隸的開始,是恐怖的象徵。同樣的,「民主女神」若至今仍然否定受壓迫民族的自決與獨立,則她一樣是令人懼怕的女魔鬼。

再者,牽動範圍之廣、人數之多的一場運動,為何在幾位明星領袖逃出中國之後就銷聲匿跡?如此波瀾壯闊的運動,照理說不應該只剩下幾位民運領袖,然而,六四這一代人,如今安在?有人認為中共的血腥鎮壓造成極大恐懼,因此形成寒蟬效應,但六四追求自由、民主的種子仍深藏在中國各地。不過有另一種可能,是鄧小平在1992年南巡講話中,具體回應了3年前學生所提出的訴求:開放市場經濟、承認私有產權。也就是將「社會主義」的本質解釋為「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這條路線在中國正大行其道,因此,六四這一代人沒有消失,只不過將民主當成主調,其實是誤會一場。

後見之明看六四,不該只看到自由、民主的主調,還有是否尊重民族自決,以及更重要的,如何面對資本主義的問題。

BBC中文網201266
王丹反對柴玲寬恕中共鎮壓六四

柴玲寬恕鎮壓六四民運的中共領袖和軍人。

前六四學運領袖王丹周三(66)發表緊急聲明,反對另一名當年學運領袖柴玲寬恕鎮壓六四民運的中共當局。

柴玲在六四事件23週年之際曾發表公開信,表示原諒下達鎮壓命令的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李鵬以及開槍的軍人。

相關内容
十幾萬港人燭光晚會紀念6·4
圖輯:香港維園舉行紀念六四燭光晚會
台灣各界紀念六四 政府態度受檢視
柴玲說,只有寬恕才有和平,她還表示將每天為這些人祈禱。

王丹在發給BBC中文網的聲明中說,他對柴玲因個人信仰所導致的這種態度表示尊重,但卻完全不能同意。

王丹說,他對柴玲因個人信仰所導致的這種態度表示尊重,但卻完全不能同意。

他說,在當年的殺人者沒有任何懺悔、道歉,甚至還在繼續殺人之際,被害方的原諒是沒有根據的,也是對六四死難者的極大不公。

王丹:「不能同意」
王丹在聲明中指出,柴玲的寬恕態度只代表柴玲個人,不能代表廣大的六四同學,並呼籲柴玲正確區分個人信仰與對是非價值的判斷。

兩年前皈依基督教的柴玲說,她知道這種寬恕反主流文化及感情,但堅信只有真正寬恕,持久的和平才會到來。

柴玲還在公開信中表示,過去每當想到中共領導人以暴力手法對待民運就會感到痛苦及憤怒,直到近年有宗教信仰才改變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