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14歲寶弟上夜店 高凌風:青少年無處去可憐

NOWnews 2012/6/4
14
歲寶弟上夜店 高凌風:青少年無處去可憐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高凌風與金友莊的14歲兒子寶弟,日前被媒體拍到未成年上夜店,高凌風昨4日對此表示這個年紀的青少年體力旺盛,「放假半夜都沒有地方去,很可憐」;金友莊則回應:「每家這個年紀的孩子都在家,半夜應該去哪?」批評高凌風真是什麼事情都能硬拗。

高凌風相當疼寶弟,對於他夜歸上夜店一事,不但不加以責怪,反而以自身經驗力挺寶弟。高凌風表示自己14歲時就會去舞廳跳舞,當時他媽媽說不准去,威脅去了就不要回家,結果他真的就去了且也不回家,所以「我真的沒什麼說服力叫他不要去」,還說如果兒子願意,很樂意帶他去看看。

高凌風還說,小孩子在家上網未必是好事,因為他們可能在家偷看A片,「這樣比較好嗎?小孩不睡覺,我總不能叫他吃安眠藥睡吧!」並指出小孩想接觸新事物,為什麼要限制?「我帶寶弟看Lady Gaga演唱會,裡面的表演和服裝也沒分級。」他甚至說以後想開一間豆漿店,不提供酒精飲料,讓小孩半夜可以有地方去,「在豆漿店跳舞可以吧。」

中時電子報2012/6/4
高凌風荒謬:青少年半夜無處去很可憐

中國時報【林軒如/台北報導】
高凌風對寶弟上夜店,昨提出謬論:1318歲的青少年精力旺盛,上課時半夜12點睡覺很平常,休假時更晚睡,「他們都沒有地方去,很可憐。」小金聽了搖頭,「每家這年紀的孩子都在家,半夜應該去哪裡?他真是什麼事情都能硬拗。」兩人離婚至今,一個屋簷下不說話,分住上下樓,高在家的時候她就外出。

高凌風荒謬:青少年半夜無處去很可憐(資料照片:達志影像/高凌風為挽救婚姻 特別到整型診所變臉) 1 / 10

高說,他14歲時就到舞廳跳舞,當時媽媽說不准去,去了就不准回家,結果他去了就不回家,讓人聽了嚇一跳,「我會管孩子,國有國法,我們會遵守,但我沒什麼說服力叫他不要去,如果有我陪,很樂意帶他去看看。」他還說小孩在家上網未必是好事,「他們可能看A片,這樣比較好嗎?小孩不睡覺,我總不能叫他吃安眠藥睡吧!」

「小孩想接觸新事物,為什麼要限制,我帶寶弟看Lady Gaga演唱會,裡面的表演和服裝也沒分級。」

他還說想開一間豆漿店,不提供酒精飲料,讓小孩半夜可以有地方去,「在豆漿店跳舞可以吧。」

中時電子報2012/6/4
小金怒「全給高凌風負責」

中國時報【林軒如、徐紀琤/台北報導】
高凌風和金友莊(小金)的14歲兒子寶弟,2日凌晨流連夜店,3日高凌風說「未成年進出夜店就是不對」,卻也說「不得進夜店的規定已不合時宜」,他多次為寶弟到大陸演出向學校請假,寶弟9月還要出第2張專輯。以上情事,小金昨怒說都不知情,認為高不該剝奪孩子念書的權利,「我是個無能的母親,孩子是我們共同監護,他完全不尊重我,乾脆他全權負責好了。」

離婚前,高金就多次為寶弟演出等教育問題爭執,小金昨不願受訪,在簡訊表示「小孩問題找高,寶弟很乖的」。高則驕傲的說對兒子像對另一個「高凌風」,「有他,即使我生命結束也死而無憾,因我『後繼有人』,他的演藝工作照計畫走,不受任何人影響。」

他還說:「小金要保守就保守一輩子,價值觀沒有對錯問題,學業和演藝能同時進行也很好。」念國二的寶弟演出盡量安排在周末,班上約35人,他成績約在15名,是「中間分子」。得知高說的話,小金氣得說寶弟沒有按時上課,功課頂多普通,以前高帶他演出,都要她幫忙向學校請假,後來她覺得怎可為了表演不上學,高就自己去請假,寶弟多次一周請5天假。

想說服孩子出國念書
小金說,過去她規定孩子都要晚上10點上床,寶弟後來賴皮,高就改成1112點睡覺。她不了解為什麼高要小孩都當明星,之前的外甥女徐瑞蓮、和文潔生的葛曉潔、大女兒寶妹以及寶弟,「他說趁自己還有資源的時候要趕快利用,將來他退到幕後捧他們,可是他也沒退出,也無法好好規畫孩子的演出。」

她堅持,孩子一定要讀書第一,「我和他無法溝通,只好說服孩子到國外念書,等1820歲的時候還想表演再出道,孩子想這樣就告訴高,高要聽聽孩子的話。」她感嘆高總是一意孤行,高聽誰的話呢?她笑說:「騙子的話,因為忠言逆耳。」

離婚後「過度期失職」
晚間,高帶寶弟和阿寶看電影,寶弟說那是他第一次去夜店,因上海朋友想看台灣夜店,才和表姊會合,對該夜店要5萬元的入會費,他說:「我不知道,我只在包廂裡面跳舞,沒喝酒。」

高說,他曾跟寶弟約定不准去夜店,「我不知道他是否第一次,因為我沒有天天跟他在一起」,他說這是和小金離異後「過度期失職」,此次出國時間倉卒,未跟小金講,她可能不知道,才沒特別注意寶弟狀況。他也不打算處罰寶弟,「為什麼什麼都要用教的」?他相信寶弟經此事會反省,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TVBS新聞2012/6/3
高凌風金友莊14歲子寶弟 違法泡夜店

身穿白色T恤搭配牛仔褲,一身輕鬆打扮,藝人高凌風和金友莊的兒子寶弟,被平面媒體拍到,2日凌晨1點被目擊在東區知名夜店出入。

寶弟身旁有男性友人,沒多久也看到女性朋友來到現場,隨後一群人就進入夜店,但是寶弟今年才國二年滿14歲,依照法律規定,未滿18歲的青少年不能上夜店,店家卻讓寶弟進入,明顯有爭議。

夜店負責人黃立成:「第一,我不確定他有進我夜店啦,因為未滿18歲是不行的,不確定是什麼法,但除了法以外,好像可以停水、停電,所以我們都有在看身分證。」

根據了解,事發之後高凌風在新加坡作秀,推說不知情,只表示寶弟會跟他連絡,但是上夜店真的不OK,而金友莊則是表明,已經要寶弟以後10點就回來睡覺,也不可以再去。藝人金友莊(101.3.22):「我們夫妻有共識,會為了這個家努力。」

藝人高凌風跟金友莊婚姻觸礁,連帶兒子寶弟受到媒體關注,家務事一件件被搬上檯面,負面影響恐怕再添一樁。

NOWnews 2012/6/3
高凌風失婚不管兒 寶弟14歲違法泡夜店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高凌風話題不斷,離婚事件落幕後,才14歲的兒子葛兆恩(寶弟)昨凌晨1點跟朋友進入夜店primo,高凌風昨茫然說:「我不知道,我在新加坡作秀。」媽媽金友莊則說:「他是跟上海朋友去,應該沒有喝酒,我要好好說說他!要他10點就上床睡覺!」寶弟行為實在令人擔心。

寶弟才就讀國二,昨清晨超過1時平面媒體目睹寶弟走出信義區知名夜店「primo」大門,後又熟門熟路帶著美眉入場,期間寶弟還下樓陪自己的男性友人抽菸,但自己卻沒抽菸,寶弟凌晨3點多,還在微博放上夜店遇蔡詩蕓的合,直至近凌晨4時,店家都快打烊,寶弟終於下樓,隨後又前往13樓的友統飯店,寶弟說:「是到朋友住處玩,真的沒什麼。」。

寶弟昨晚很緊張地說:「昨天是陪表姊跟朋友去,沒有喝酒,被我爸知道就糟了!」在新加坡作秀的高凌風,推說不知道狀況,只解釋:「他都會跟我聯絡,但去夜店真的不OK!這當然不可以,這是有規定的。」金友莊則回應兒子有報備要去夜店,還保證不會喝酒,怒斥:「這個傻大個,真的傷腦筋耶,今後我要他10點就回來睡覺,當然不可以再去。」

夜店依規定未滿18歲不能在深夜逗留,超過晚間10時不得入內,入內需檢查身分證,工作人員表示,消費採取會員制,需付入會費新台幣5萬元,加入會員方可進入,寶弟才14歲,令人好奇為何可以自由進出。

中時電子報2012/6/4
吳宗憲不讓小孩夜不歸營 藉女兒出道炒新聞

中國時報【林軒如/台北報導】
吳宗憲3日錄華視《亞洲天團爭霸戰》,對寶弟14歲凌晨趕兩攤,笑說:「他太小了,我們家這麼小不會去外面玩,那環境對小孩不太好,可能爸媽在忙。」

寶弟多次與高、吳演出「三大難高音」,吳讚他是有禮貌的乖小孩,「他傻呼呼的,很乖」,話鋒一轉,「誰說小孩子一定要早睡,台北市提供了什麼環境給他們?只是法律規定不行就是不行,自己要節制,不然就白天出去玩。」寶弟出道早,吳吹噓起自己:「我台藝大戲劇科,沒念完就去當兵,現在全班只有我在藝能界。」但建議寶弟把基本學歷讀完。

吳日前反覆說21歲的大女兒Sandy要不要當藝人,昨又說她「忙死了,因快出道,又要忙英文教學」,外傳他將和女兒主持,他又賣關子,疑似炒新聞。

中時電子報2012/6/4
網友批高金失職 酸寶弟紙醉金迷

中國時報【闕志儒/台北報導】
寶弟被媒體拍到上夜店,網友把矛頭指向「父母高凌風與金友莊、寶弟、警察與夜店管理不當」,怒批「寶弟以後可能成為陳銳、葉少爺、余祥銓第二,趕快抓去關,不然父母又要出來道歉」,14歲的寶弟混夜店,父母難辭其咎,「像野孩子一樣,爸媽還不負責任教好」、「身教重於言教,父母不費心照顧、糾正,要待何時?婚姻有問題,小孩也要照顧。」

網友批高金失職 酸寶弟紙醉金迷(資料照片:達志影像/高凌風為挽救婚姻 特別到整型診所變臉) 1 / 10

高凌風之前幫寶弟發唱片,讓寶弟提早進演藝圈,因此被虧是「靠爸一族」,再爆醜聞,被網友揶揄:「人還沒紅,已染上紙醉金迷的壞習慣」、「這些富二代、星二代,沒了爹娘還能放浪生活嗎」?

還有網友理性的做出社會觀察,直批警察、夜店放任未成年深夜未歸不管,「警察沒臨檢嗎?還是警察跟夜店談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夜店沒檢查證件嗎」。另外,網友說:「媽寶沒了媽,還能怎樣?當然去找奶啊!」極盡諷刺,也點出家庭教育發生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