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車模大解放 乳波臀浪驚豔

旺報2012-06-03
車模大解放 乳波臀浪驚豔

【記者廖慧娟/綜合報導】▲多數大陸模特收入處於窘迫狀態。圖為4月銀川車展的車模,在小小休息室以手機、平板電腦查看工作機會。(新華社)

號稱大陸「第一裸模」的干露露,日前在北京車展中衣不蔽體的消息,引發輿論撻伐,大陸模特(台稱模特兒)產業的各種問題再度浮上檯面,文化觀念與市場和行業成熟度之間的矛盾愈演愈烈。

模特的美貌與姣好的身段有人欣賞,有人嫉妒;有人讚美也有人罵聲不絕,但更多時候是被廠商、媒體及輿論快速消費。《新民周刊》即從車模開放尺度超越全球的北京車展切入,探討現今大陸模特產業亂象,如制度闕如、模特脫衣爭取媒體曝光率、遊走在色情邊緣的「野模」等。

車市越低迷 模特穿越少
已在國際間占有重要地位的北京車展4月底舉行,會場上光鮮亮麗的模特們,反而成為低迷許久的汽車業「粉飾太平」的重要元素。尤其部分車模穿著透明裝、布條裝出席車展,猩紅嘴唇微張,或露出繪有狂野圖案的肩背,爭相展示「胸器」,原應是主角的名車,反被迫靜靜蟄伏一隅,成了低調的陪襯品,部分媒體在娛樂版面上調侃:「北京『胸展』,配了很多名車!」

其中,以性感爆乳裝亮相、號稱大陸「第一裸模」的干露露以及穿銀色透視裝現身的車模李穎芝最誇張;網友評為「車市變肉市」,「國際胸展,乳此多嬌」,外國觀眾也驚嘆:「北京車展車模的開放尺度之大,國外任何一個車展無法比擬。」

北京車展「乳波臀浪壓名車」的亂象,經營模特業的老闆們無言以對。英模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總裁鄭屹說:「看到車展上干露露的照片,我都有些愕然了……都說社會上對模特行業存有偏見,照這樣下去,誰還敢讓自己的小孩當模特?」

若依模特業的嚴格定義,北京車展中亮相的一些「胸器」並不屬於職業模特,如干露露只是當過人體模特的網路紅人;鄭屹表示,只要她在車展上亮相,站在汽車展台上,大多數人就會認定她是車模,很多家長會因此勸誡孩子:「千萬別當模特,模特就是像這樣每天袒胸露乳!」

對近年各地車展經常會上演的「干露露」現象,曾獲得第53屆世界小姐總決賽季軍、現任北京服裝學院講師的國際名模關琦表示:「優秀的模特職責是更好地展示產品上,而不是為自身博取更多出鏡率。車展上模特風頭蓋過汽車,這是一個問題。相信車展結束後,很多展商會反思。」

表面光鮮 生活實窘迫
模特不論在哪個國家,都是外表光鮮,實際沒那麼夯的行業。日前曾有媒體報導指出「模特收入不及白領」;隨即又有調查資料顯示:職業模特平均每場活動日薪可達1萬元(人民幣,下同)至幾千元不等,讓想進入這個行業的年輕男女無所適從。

在大陸時尚產業迅速發展的當下,在北(京)、上(海)、廣(州)生活、工作的大批模特,除非站上一線、有固定的合作廠商與收入,否則褪去T台(伸展台)上炫目妝容後,生活也像農民工一樣窘迫。

大部分收入不豐的模特,都群租在地下室或集體宿舍裡,有人與經紀公司簽約,尋求更具保障的生活;也有人透過網路自行找工作,也就是俗稱的「野模」,由於沒有經紀公司幫忙接案,她或他們有時也會承接一天僅500元的淘寶拍攝;在商業活動的淡季,一天幾百元的活動也很難找,賦閒數月的模特比比皆是。

模特們透露,即使與經紀公司簽約,收入與生活也難真正穩定。業者表示,模特是一個獨立經營的個體戶,與經紀公司簽約,只是委託其提供對外承接活動的服務,盈虧仍自行負擔,收入取決於承接活動的數量及單次活動的費用;至於酬勞高低則與該模特的身價直接掛勾,導致部分模特為求知名度,不惜褪下衣物、在媒體版面中搏出位。

獨家合約 權益不平等
模特是「自主創業」,大陸企業職工享有的基本工資、「五險一金」(養老、醫療、失業、工傷和生育等保險與住房公積金)等,也得自行負擔,與國外模特經紀制度不同。

因一般人對模特產業運營機制缺乏瞭解,忽視可能存在的風險,只看光鮮亮麗的一面,就對這行躍躍欲試,糾紛因而層出不窮,爭議最大的就是獨家合約,常被稱為「不平等條約」。

當經紀公司計畫重點栽培模特時,會與該模特簽獨家合約,要求在合約存續期間,該模特不得私自承接活動。但合約上卻未載明經紀公司要提供多少活動或保障收入數額,以致部分簽約模特因長期接不到活動而心生不滿。

對此,鄭屹解釋:「公司在一個模特身上投入高額包裝和宣傳成本,自然不許該模特占用公司資源後,很快脫離公司獨自經營,或與其他公司合作。簽署獨家合約是確保該模特在合約期內只和自己的公司合作。」而經紀公司針對模特包裝、宣傳後,並不保障模特的知名度與收入,也是獨家合約不合理之處。

此外,一些經紀公司大量與模特簽訂獨家合約,對模特市場進行「資源壟斷」;但因經紀公司活動資源有限,「廣撒網」的結果就是每位模特的工作機會減少,經紀公司照抽佣金,營收並未損失。

鄭屹建議模特經紀公司運作時,應根據承接活動的數量,仔細考慮可培養的模特數量;也要從模特自身條件、承接活動主要類型與數量、現有模特人數等評估,儘量做到對模特負責。

旺報2012-06-03
經紀制不健全 形成野模陷阱

【記者廖慧娟/綜合報導】▲大陸商業活動常邀模特充場面。圖為4月濟南車展上亮相的綵繪美女。(中新社)(文接A14版)

與國外相比,大陸模特正處於不斷發展的上升階段,但產業中的種種問題也肆意瘋長,尤其是自由模特與「野模」的問題。

商業活動 美女充場面
一些手握豐富演出資源的模特,與經紀公司發生衝突矛盾後,常會解約、成為自由模特。經紀公司也基於成本考量,對一些簽約模特私接活動的行為,採放任態度,導致更多「實質」自由模特流向市場。

一些個人經紀也看準模特市場的龐大需求,開始積聚模特及客戶資源,希望分杯羹。雖然大部分人都沒有相關經驗,對模特條件也沒有專業判斷力,但不少客戶對模特的需求,僅是舉行商業活動時有美女撐場面,讓個人經紀與自由模特有無限廣大的存在空間,也讓一些不符合模特條件的「野模」有生存機會,為模特產業增添許多不穩定因素。

由於市場供需量大,一些不法人士也有鑽營空間,常以招募模特為由,組織或誘騙模特從事色情活動,他們打著經紀人名號,透過網路等途徑發布商業活動的虛假資訊,但其中並不說明模特在活動中的具體工作,很多模特是在活動當天到場後,才知道所謂的「商業活動」,不過是讓自己充當陪酒小姐的角色,這幾乎是每一位有過「野模」經歷模特都會遇到的陷阱。

自由模特與個體經紀對大陸模特產業的長遠發展,弊多於利。業界人士表示,一場正規活動,自由模特的報價,大約是經紀公司對客戶與對模特報價的中間值,所以自由模特賺得更多,客戶也節省費用,以致越來越多模特願意成為自由模特,也有越來越多的客戶直接與模特聯繫,經紀公司似乎成了多餘角色。

關琦表示,在巴黎、米蘭、倫敦、紐約、東京等國際時裝之都,以及一些服裝業和模特業較發達的地區,都沒有客戶會越過經紀公司直接和模特聯繫,因為經紀公司會從模特的統籌上做出全面安排,為客戶提供最完善服務;模特也可確保自身價值得到最大的體現。但在大陸,因部分經紀公司專業化服務職能缺失,讓模特和客戶覺得經紀公司只是多收費的中間環節。

比賽多 模特知名度反低
大陸名模近年活躍於各大國際時裝周,但很多民眾只認識馬豔麗、姜培琳等資深名模,對近年來透過各項大賽脫穎而出的新人毫無印象。

10年前相比,大陸各類模特大賽、選美大賽越來越多,比賽內容與評價的類別也更複雜,但民眾對此的關注度卻越來越淡。

對此,關琦認為:「現在的大賽太多,評選出的冠軍也太多了,給公眾造成視覺疲勞,也導致媒體報導資源的分散化。很多人甚至分不清模特比賽、選美比賽和選秀節目的區別。」

鄭屹解釋說:「所謂的模特大賽是模特經紀公司以招募新模特為目的而舉辦的比賽,主辦方為專業的模特經紀公司。模特報名參加比賽時,主辦方會要求參賽者簽署比賽合約,獲得名次的模特,比賽約自動轉化為經紀約。可有效避免部分模特透過比賽獲得知名度後,又沒有與該公司簽訂經紀合約的行為。諸如環球小姐、國際小姐和世界小姐一類的選美比賽,則側重公益事業的宣傳,評選出的獲獎選手多會擔任一些形象宣傳大使的工作。」

目前大陸花樣繁多的大賽,與上述各種比賽大多沒有關聯。鄭屹表示,一些二、三線城市中,地方政府領導為製造政績,與一些企業聯合,透過模特、選美比賽等形式進行炒作宣傳;至於比賽評選的標準,也完全按照當地領導或企業老總的眼光來決定,無專業成分可言,參賽者即使獲勝,也沒有後續安排。

鄭屹表示:「說白了,就是政府和企業為宣傳自己,搭台唱的一場戲,請了一群美女來撐場面而已。這樣的比賽在模特界的專業人士看來,毫無價值可言。」

重外形 內在涵養差
業者表示,大陸共有北京服裝學院、中華女子學院、北京城市學院、東華大學等87所高校(大學)開設服裝表演專業,加上一些中專、高職性質的模特學校和無以數計的模特培訓班,「生產」號稱受過模特訓練的女孩、男孩,並大批湧入模特行業。

鄭屹表示,「模特外形占工作品質80%,只需走秀或做一些靜態展示,不用像演員一樣塑造角色,也不用像主持人一樣妙語如珠,所以選人很少考慮外形以外的其他因素。如果用世界頂尖級模特的標準來衡量,模特還應有內在文化品味,才能對服裝、對流行元素有很好的感知。但作為一名普通的職業模特,只要外形符合標準,基本上就OK了。」

關琦表示:「衡量一個女孩子是否具備當模特的條件,需要從其身高、三圍及頭身比例等諸多方面來綜合衡量,並不是像很多人理解那樣,只要個子高、長得苗條的女孩子都可以當模特。」

關琦表示,目前大陸模特約在18歲左右正式出道,所以想當模特的人,大概在初中階段就得開始接受相關培訓,但往往因為過於專注於模特技能的學習和各類演出活動,影響到學校教育,因而讓模特業留下文化素養普遍較差的形象,社會地位、公眾認可度偏低。

此外,大陸模特普遍25歲左右退出,像郭樺、陳絹紅、瞿穎等直到340歲還具高價走T台條件的名模實屬鳳毛麟角;像台灣名模林志玲、香港名模熊黛林等跨行成為影視明星的模特也寥寥無幾,大部分模特結束職業生涯後,常因其學歷受限,很難轉行,處境都頗為尷尬。

近年,在巴黎、倫敦時裝周上,越來越多的大陸名模向世界宣告:東方面孔逐漸成為世界模特行業的主流,但大陸的模特行業卻亂象叢生,頗為諷刺。(取材自《新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