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梔子花」,比國跨性人說故事

聯合報2012/05/10
「梔子花」,比國跨性人說故事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即時報導】歌劇「蝴蝶夫人」樂聲中,7位年長男裝跨性人一臉灰敗,有的脫褲露出光腿,有的捏胸模擬女乳。隨著樂聲轉變,他們漸漸換裝成繽紛小洋裝,在「Forever Young」歌中歡快跳舞……這是比利時當代舞團的跨戲劇作品「梔子花」。

「我們只是鏡子,映照出觀眾內心;如果我們感動你,那其實來自你心!」「梔子花」構想者、比利時首位男跨女跨性演員凡妮莎說,該劇並非演出他們個別故事,而是將個人經歷融合一體,相互演出。「我們在舞台做的都是日常生活,但最後呈現的是比生命更偉大的一齣戲。」

「梔子花」靈感來自紀錄片「我就是這個樣子」,該片記錄巴塞隆納一家變裝夜總會「梔子花」歇業前夕,老藝人坦露私密生活的種種。凡妮莎看後大受感動,邀請比利時當代舞團藝術總監布拉德勒共創作品,還在布拉德勒建議下,邀請在變裝秀認識4050年的老友同演,讓「梔子花」戲劇在「梔子花」夜總會外蔓延。

全劇發展先靠演員即興,再由布拉德勒和劇場導演范萊克剪裁、導演,演員除7位跨性人,還有1位女演員和來自當代舞團的男性舞者。

在劇中「抽菸時刻」一段,跨性老藝人戴銀假髮、穿男裝,唱起西班牙民歌,手掌蝴蝶般旋繞。凡妮莎說,藉著「梔子花」,想與觀眾分享她們的快樂、悲傷與生命,「梔子花夜總會雖已熄燈,世上仍會有長不盡的梔子花。」

「梔子花」明晚至周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中國時報2012-05-11
《梔子花》告白 變裝藝人的心聲

【汪宜儒/台北報導】舉手投足都是好戲▲比利時當代舞團《梔子花》看見變裝藝人落幕前的悲喜。(王錦河攝)

傾斜的木質地板上,一群看來絕望又悲傷的老男人西裝筆挺地端坐,凝滯肅靜。當歌曲〈Forever young〉唱出,宛如敲醒魔咒的一吻,他們自信地解開領結,褪去衣褲鞋襪,套上春天幻夢般的碎花洋裝,儘管身軀已鬆垂皮弛,仍然歡笑如少女,甩裙搖擺又拉手輕跳。這是比利時當代舞團的《梔子花》,這是一群變裝舞者與變性人的故事。

《梔子花》由比利時當代舞團藝術總監布拉德勒(Alain Platel)與比利時導演范萊克(Frank Van Laecke)共同導演,靈感發想來自布拉德勒長年合作的演員杜爾姆(Vanessa Van Durme),據稱她是比利時的第一位變性人。

戴著墨鏡、頂著一頭銀亮白髮的杜爾姆,氣質神祕優雅,聲嗓帶磁誘人。她說,她看過西班牙導演朵茲(Sonia Herman Dolz)紀錄片《我就是這個樣子》,描述巴塞隆納一家變裝夜總會歇業前最後一場演出,看完便想將這故事搬上舞台。在她眼中「真實、謙虛又有思想」的老友布拉德勒就是最佳導演人選。

《我就是這個樣子》呈現一群年老的變裝舞者與變性人的生命故事,當杜爾姆找上布拉德勒,所得到的回覆是:「妳知道我的舞團都是廿來歲的漂亮舞者吧?」杜爾姆笑說,「我告訴他,演員我來找,而且我會找到一群在四十年前也是漂亮的廿來歲的人喔!

杜爾姆果真找來了一群平均六十歲的演員,他們多半是杜爾姆在變裝演台上認識的朋友,雖然沒有受過正規的戲劇訓練,卻各個擁有豐富的舞台經驗。她還強調,「美麗又有才華,就是我選演員的標準。」

在《梔子花》演出中,一家名為梔子花的變裝夜總會即將歇業,被迫退休離開的變裝藝人將進行最後一場演出。透過多首經典流行歌曲,包含〈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以及舒伯特、馬勒的樂曲,引出變裝、變性人的生命故事,以及他們黑暗幽微、渴望被瞭解與傾聽的內心世界。

杜爾姆說,大夥年紀都大了,可能沒什麼能耐跳出很厲害的舞步,甚至也沒什麼多餘語言可說,「但我們每個動作簡潔有力,是發亮且有分量的存在感,只是站著,也是一場好戲,畢竟這把年紀還能站在台上,已是比生命更偉大的存在了。」

《梔子花》五月十一日至十三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值得一提的是,在台灣的首場演出也將是這部作品全球巡演的第二百場演出。

欣傳媒2012/05/10
《梔子花》 挑戰跨性別議題

【欣傳媒╱記者林致婷/台北報導】變裝、變性等跨性別議題,不只是在觀念依舊偏向傳統的台灣,就連到了看似開放,甚至已合法化的比利時,仍舊受或多或少的歧視,比利時當代舞團不畏爭議,透過劇作《梔子花》,深刻描繪一個關於愛與希望的故事,一段跨性別的快樂旋律,不只是深深打動變裝、變性等特定族群,也感動無數一般觀眾,全球巡迴多達兩百場,51113日還將登上台北國家戲劇院。

比利時首位變性人,也是演員之一的凡妮莎.范.杜爾姆(右)於今(10)日的記者會上透露,《梔子花》靈感來自於西班牙紀錄片《我就是這個樣子》,左為演員之一德克。(記者林致婷攝)

象徵純白、潔淨的梔子花的盛開,代表著初夏的來臨,如今還將於國家戲劇院美麗綻放。比利時當代舞團藝術總監亞蘭.布拉德勒,首度和素有百變「巫師」之稱的導演法朗.范萊克共同擔任導演,聯手將充滿個性獨特的表演風格注入作品之中,呈現生命的不安與黑暗面,也從混亂的記憶中找到和諧的終點,成為世界各大劇院及藝術節爭相邀請的對象,繼2011年《斷章取「藝」-獻給碧娜》首度抵台創下佳績後,二度抵台的他們,將以劇場形式呈現戲劇作品《梔子花》,要再次感動台灣觀眾。

在今(10)日的彩排中可以看見,九名演員和舞者,開場時以西裝登場,接著以慢動作甚至定格的方式,直接在台上逐步換為女裝,配樂也隨之輕快愉悅,接著再逐步換回男裝,音樂再次轉為悲傷。比利時首位變性人,也是演員之一的凡妮莎.范.杜爾姆於今(10)日的記者會上透露,《梔子花》靈感來自於西班牙紀錄片《我就是這個樣子》中,紀錄巴賽隆納一家變裝小酒館歇業前夕,開放觀眾一窺一群不凡老藝人的私密生活,自己身受該片啟發,於是集結了一群變性和變裝的老朋友,讓兩位導演,還有作曲家史提芬.普列諾斯聯手為他們打造的作品。

混合舞蹈、音樂、戲劇、歌舞元素,《梔子花》深入九名引人矚目人物的不安生命,七名年長者看似輕鬆遊走在男性與女性的灰色地帶,而和他們形成對比又達成平衡的,是一個「年輕男子」和一個「真正的女人」,背後耐人尋味的故事,時而好笑,時而感人,時而淒涼。遊走跨性別、真實和假象、往事和現代的邊緣地帶,《梔子花》不只是挖掘許多人內心深處的孤寂,也挑動許多人心中的敏感神經。

【延伸資訊】
兩廳院售票系統:www.artsticket.com.tw
電話:0233939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