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關懷愛滋 德人籲促人權

中央社2012/5/12
關懷愛滋 德人籲促人權

志工台灣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龍瑞雲台北12日電)「工作、運動、藝術與志工」,人稱Chris叔叔的何任遠來自德國,從在德國成立愛滋關懷熱線,關懷愛滋病患並致力提升感染者人權,來台灣後,到關愛之家持續投入關懷服務。

來台居住已經20多年的46歲何任遠(Chris Merkelbach)來自德國阿亨市(Aachen),目前在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擔任副教授,同時也在關愛之家協會擔任志工服務約6年。

18歲的何任遠在醫院擔任替代役(Zilvildienst)時,對於護理工作產生熱誠並接受護理教育成為1名男護士。之後,連到柏林洪堡大學(Humboldt-Universitat zu Berlin)修讀教育學、語言學與漢學學位時,也在醫院內擔任男護士兼職。

「罹癌後立志投入志願服務工作」,1992年何任遠初來台灣,並在學校教學,不幸的是2000年時被確診罹癌並在台大醫院接受治療,感受到醫護人員及志工的關懷,並決定出院後要回饋社會。

「我是台灣人」,何任遠很親善,也不認為自己是外國人,他說,從頭到腳,外表看起來是個外國人,但是想法與內在都台灣化,他比著自己肚子,風趣地說,「這個可是多年來吃台灣食物的結果」。

關懷愛滋已經30多年了,何任遠談到當時在醫院擔任替代役時,醫院收治1名感染者同時又罹患肺癌,面對當時的社會風氣,很多醫護人員不知如何處理與照顧,更害怕接觸,在治療不久後不幸過世。為讓感染者有求助管道,與朋友共同成立服務熱線,至今仍運作著,且設在德國愛滋服務(Deutsche AIDS-Hilfe)機構。

自與關愛之家為鄰到進入關愛之家,他說,後來再返回歐洲進修,2006年,當他再度踏上台灣土地時,關愛之家已搬到台北市文山區。閱讀報紙知悉事情始末及愛滋兒「家家」就學受阻事件後,令學教育的他十分感嘆。

何任遠關懷愛滋從德國開始,盼生根台灣,他最近完成1本小冊子,將出版後分送給國中、小學老師,他希望透過淺顯易懂的方式,分享如何與愛滋小孩相處及正確的衛教資訊。他說,「孩子都有受教權,孩子也需受到保護。」

每週固定到關愛之家服務12次,何任遠也運用平常在大學講課的機會,傳授給學生關於愛滋病防治與如何與愛滋病患相處的正確衛教知識。他說,有些有相關問題的同事、學生或家長也會找他討論並分享,也有學生主動到關愛之家服務或發動募款。

目前最希望為感染者爭取更多人權,他說,在歐洲或美國對於愛滋感染的外國人是採取包容態度,讓感染者留在當地接受治療;不過,在台灣則是相反,外國感染者需隔離在境外,這讓外國籍感染者不敢就醫與治療,而造成疾病死角。

何任遠說,現今台灣社會對於愛滋感染者的態度就像30多年前的國外,當時國外就有專屬的養老院收治愛滋病患;他說,在逐漸邁向高齡化的台灣,類似的安置機構是末來的需要,同時社會風氣也應更包容與開放,有些法律不足處應修法改善。

何任遠父母自小常教育他,「若你不投入,則無人投入(If you dont do it, no one will do it.)。」對於照顧病患也習以為常,從小就需幫忙照顧患自閉症與聽障的哥哥;父親成立聽障服務中心、母親則致力於勞工權益保護,在這樣家庭環境下,耳濡目染對於志願服務任務也能適應。

當志工是很自然的一件事,在關愛之家有許多海外與國內志工固定服務,透過不同的文化相互交流,交織出不同的趣味,也為關愛之家的成員帶來歡笑與愉快,一時忘卻病魔,更多的陪伴,有助病情改善。

志工不分貴賤與階級,他說,志工可讓社會更和諧,依每個人的興趣與專長,奉獻關懷與愛心,每個人有選擇的自由,在關愛之家志工需要主動的知道要做什麼,「我是教授,我也能幫忙整理浴廁,這也是一種貢獻。」

他分享父母給他的人生4項功課,「工作、運動、藝術與志工」。他說,工作也有、運動也做、藝術是唱歌與拉大提琴、並樂於擔任志工。現在雖然46歲了,但沒有中年危機的困擾,每天樂在工作與服務。101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