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太晚發現跨性別 兵役成噩夢

立報2012-5-02
太晚發現跨性別 兵役成噩夢

【記者史倩玲台北報導】兵役對於男跨女的跨性別者往往是個很大的困擾,跨性別者Zoe就曾經因為太晚發現自己是跨性別者,被兵役問題困擾10多年。

交女友才知想當女生
Zoe
表示,自己小學時期雖然喜歡戴女生的學生帽,幻想自己是女生,但卻沒有非常明顯的跨性別行為。而在國高中時期,心思也花在電動跟課業上,幾乎沒有想過跨性別相關問題。不過,等到20歲在讀碩士班交女朋友時,Zoe才發現自己有跨性別的傾向。

Zoe說,以一般社會男女交往的模式而言,男性往往被要求是有肩膀、要提東西、為女生服務的一方;而女生則可以穿的美美的,享受男生給予的寵愛。而在大學交了女友之後,Zoe發現,自己對於扮演男生的角色覺得不開心,想擔任被寵愛的角色,就從當時才正視到自己跨性別的傾向。

當時的Zoe很想穿女性的衣服,但又不敢穿著裙裝,就漸進式的朝中性的方向打扮。不過事後Zoe才在BBS板上發現,自己被其他同學當成嘲笑的對象。

不過,在發現自己跨性別的傾向之後,最大的問題不是同學們的嘲笑,而是兵役問題。Zoe表示,以軍中普遍的霸凌事件,如果以自己的性別氣質進入軍隊,非常恐懼自己無法活著走出來。

以台灣而言,跨性別者要獲得免役,必須取得精神科醫師開立的性別認同障礙診斷書。而以精神醫學的角度而言,性別認同障礙分成原發性以及次發性兩種,不論是那種,當事人都需要長時間的有精神科就醫紀錄,或是從小有父母陪同就醫。

Zoe表示,自己在2526歲的時候才發現跨性別的傾向,要就醫很可能太晚,另一方面,又已經逼近服役年齡,很容易被醫院或是相關單位認為是因為逃避兵役而偽裝,無法得到性別認同障礙診對書而獲得免役的機會相當高。

兵役問題困擾10多年
為了避免服兵役,Zoe開始漫長的求學生涯,一間學校換過一間學校,時間長達10多年,就是為了避免當兵。最後到了32歲,也就是33歲兵役的最後年齡限制之前,Zoe只好將自己看過醫生的紀錄給精神科醫師。Zoe表示,沒想到精神科醫師當場就開給他性別認同障礙證明,最後也獲得免役。Zoe指出,當接到免役通知書的當下,覺得自己好像重生了。Zoe表示,以前根本不知道如何接觸相關團體,後來參加2008同志公民運動,才生平第一次看見跟自己一樣的跨性別者。

家人朋友不支持
不過,隨著Zoe肯定自己的跨性別身分,Zoe與家人朋友的鴻溝也就更深。Zoe表示,自己有一群高中男生死黨,每次相聚都非常開心。有一次Zoe決定表達自己的跨性別身分,穿著裙子跟絲襪跟死黨聚會。結果死黨們看到Zoe的打扮,全部沉默,所有人就靜靜的吃完一餐飯,出來的時候還刻意與Zoe拉開距離,從此再也無法恢復以往的友誼。

父母也完全無法接受Zoe的跨性別傾向,父親不管不問,只求無事平安,但不認同Zoe的打扮。

之後Zoe把自己男性化的名字改了女性化的新名字。Zoe表示,曾有信件寫著自己的新名字,下面同時寫著「小姐」,Zoe的媽媽看到後,就用簽字筆在信件上打個叉,並在旁邊寫「查無此人」,由此可見媽媽的反對態度,而Zoe也與媽媽因為女性化服飾的事件起過多次衝突。Zoe表示,之前在中部就有大學生因為家人不諒解跨性別的身分而自殺,其實跨性別者其實非常需要家人朋友的支持。

跨性別為最弱勢
Zoe
表示,跨性別者其實是性少數族群中最弱勢的一群。如果自己是Gay,親戚鄰居朋友通常都看不出來,但如果是跨性別者,由於打扮的關係,很容易就被識別出來。Zoe也建議年輕的跨性別朋友,如果要走這條路,要先了解需要做哪些準備與相關資訊,以及之後所付出的代價,例如親朋好友的不諒解,以及找工作的困難等等。Zoe目前到各團體演講自己的經驗,未來希望擔任志工,幫助更多的跨性別者了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