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黃耀明今日發聲撐同志

蘋果日報20120429
黃耀明口快自爆 熱戀伴侶剛認識

黃耀明日前才在演唱會上自認「我是基佬」,引起香港全城出櫃熱話。明哥今日凌晨接受電台訪問,分享初中時向男同學表白過程,又跟母親含淚坦白時的回憶。

他自己說,願意出櫃是想喚醒社會關注同性戀者利益,問到伴侶是否有立遺囑保障他?他脫口而出說:「沒到這個階段,因為剛剛認識。」不慎自爆熱戀中的他,即時扯開話題,不願多談戀情。

黃耀明不慎自爆戀情。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明報2012/05/12
黃耀明今日發聲撐同志

【明報專訊】黃耀明423在達明一派演唱會尾場的「出櫃」宣言之後,再為同性戀發聲,他今午出席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的「第8屆國際不再恐同日」(香港區集會),為活動演唱,他並說:「怕咩!」

與黃偉文北京會JPG
自從「出櫃」宣言後,明哥的言行更受傳媒注目,雖然他不滿傳媒揭發身邊友人的背景,但個人則無所懼,表現得更輕鬆自在。明哥早前在北京參加音樂節,觀眾揮舞「彩虹旗」支持,他早前跟朋友到了韓國看偶像Morrissey音樂會,前日則與黃偉文到北京「潮拜」Jean Paul Gaultier,晚上在梅蘭芳故居舉行私人宴會。兩人特別打扮赴會,明哥形容自己是餐廳侍應,Wyman則是船長Look。明哥很開心跟「大師」JeanWyman合照,還說兩人是中外時裝頑童。

明哥在北京玩得開心,但不忘宣傳今日的反歧視同性戀活動,昨日在facebook及微博貼出「不再恐同日」宣傳海報,並事先張揚出席。據悉,明哥會在活動獻唱為同志們打氣。林一峰在專欄讚明哥冒着私生活被騷擾的危險,以身作則向公眾示範「表態、站出來」,明哥也在facebook給林一峰公開回應:「謝謝一峰的明言智理,明天遮打花園見。怕咩!」
文:娛樂組

中國時報2012-05-07
三少四壯集-從黃耀明回到張國榮

【馬家輝】黃耀明在舞台上公開承認「我係基佬,我係鍾意男人」,八卦傳媒立馬跟進報導,連帶翻出其他藝人的同志情史,其中必被提及的當然是張國榮和其好朋友先生的恩愛糾纏。

先生,在媒體上被慣稱為「唐唐」,而張國榮,粉絲們暱稱他做「哥哥」,唐唐與哥哥,哥哥與唐唐,兩個名字兩個人,其實就是一齣浪漫電影的好題材,我相信過了若干年後,必有人以其愛戀為題拍片,拍出戀情,亦拍出這個時代的香港娛樂圈的風雲側影。

唐唐之於先生,名字來由,很容易理解,但哥哥之於張國榮,名字源頭卻有多個版本,其中一個,信不信由你,跟一齣三級電影大有關連。那齣電影叫做,是的,從戲名開始已經非常曖昧:「紅樓春上春」。

七十年代的香港和台灣曾有一股「紅樓熱」,僅是19771978年便先後出現五、六齣關乎「紅樓夢」的電影和電視劇,有由林青霞的「金玉良緣紅樓夢」,有凌波的「新紅樓夢」,也有香港佳視和台灣華視的「紅樓夢」電視連續劇,甚至有邵氏出品的風月片「紅樓春夢」,而張國榮的「紅樓春上春」亦湊了熱鬧,稚朗的臉容,色慾的眼神,讓少年的我難忘至今。

「紅樓春上春」,僅聽名字已足令少年人的荷爾蒙暴漲超標,再看報紙上的廣告詞,更是熱血升上腦門,眼下所看見的世界,無物不變紅變黃:「盛大獻影,紅樓春上春!春上加春,當然更盞,歡迎一比高下!姐兒都說二爺好,累得二爺忙不了,風情競賣為爭歡,二爺樂得嚐遍了!都云夠大膽,可知其中味!張國榮飾演賈寶玉,初試雲雨情後,瀟湘館嚐禁果!粵語對白,兒童不宜!」

這齣電影的導演是吳思遠,當時年輕,後來成為中港台電影界的老大,現任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張國榮當時比他更年輕,初出茅廬,接拍第一部電影,據說片酬對那時候的他來說是「不可抗拒的誘惑」,所以根本未看清楚劇本便拍了,到了片場才知道要脫衣要上床,後悔莫及,唯有硬上。片裡的他當然有情慾演出,露兩點,耍呻吟,頗多肢體動作,最後一場戲最是經典,賈寶玉要出家,老和尚找來兩個女人誘惑他,考驗他,他投降了,在床上,三人翻雲覆雨,好不激烈,女方抱著男方不斷「哥哥」前「哥哥」後地喚喊,風月無邊,記憶有痕,日後張國榮成名了而仍被普羅影迷喚作「哥哥」,其實是一語相關的曖昧雙關,既是親切,亦是戲謔。

「哥哥」遠去,影像猶在,今天在香港特區仍然到處可以買到「紅樓春上春」的VCDDVD,以前曾經有人建議張國榮把版權贖購回來,讓電影沒法流通,他卻拒絕,笑道「做過的事情確曾做過,讓大家看看我張國榮是如何辛苦走來,亦是好的」,誠懇大度,令人對這位出色的演藝家增添一份尊重。

而我,也仍記得,那年初春跟兩位死黨於周末到電影院看「紅樓春上春」,血脈澎湃,思緒流竄,一入紅樓深似海,色慾無邊,回頭無岸,不管成長後潛心讀了幾遍曹雪芹的「紅樓夢」,都做不成端正破執的好人。

NOWnews.com今日新聞網201252
承認是同性戀! 黃耀明:我不是用來娛樂大家的!

近日剛剛在香港某節目公開承認自己性取向的黃耀明,接受專訪時表示,「公開這件事就是不希望大家猜來猜去,而連累朋友,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反倒是公開了以後,造成了一些狗仔跟蹤我的朋友,給他們帶來不好的影響,讓我非常生氣。」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近日剛剛在香港某節目公開承認自己性取向的黃耀明,作為壓軸嘉賓現身朝陽流行音樂周(MMAX),並接受騰訊娛樂記者獨家專訪。他告訴記者:『公開這件事就是不希望大家猜來猜去,而連累朋友,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反倒是公開了以後,造成了一些狗仔跟蹤我的朋友,給他們帶來不好的影響,讓我非常生氣。』

『我不是用來娛樂大家的』

騰訊娛樂:今天在MMAX整個狀態自我感覺如何?

黃耀明:本來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但下午接到香港的消息(香港有狗仔跟蹤黃耀明的朋友),心情就不是很好,內心覺得很煩(無奈的笑)。不過,一上台看到粉絲們,立馬(立刻)就好了。

騰訊娛樂:現在是很介意大家在談論你的私生活?

黃耀明:我是覺得那些狗仔在侵犯我朋友的私生活,這是很不道德的行為,所以我會很不開心。

騰訊娛樂:當時願意說出來的原因和初衷是什麼?

黃耀明:我說出來不是用來娛樂大家的,而是想讓以後的人可以坦然面對生活,不需要活在恐懼裡面。但他們(狗仔)跟蹤的舉動,讓我朋友都害怕,這個就跟我當初說出來的初衷是背道而馳,我希望他們停止這種活動。

騰訊娛樂:到大陸演出,有沒有做好了被其他媒體詢問的準備?

黃耀明:有,但是我要說的其實在其他的地方已經全部都說了,講來講去都是那些,沒有新的了。

黃耀明『堅持做創意,音樂不會死』

騰訊娛樂:MMAX出品方羽.泉也表示過,『MMAX大爬梯』不單單是搖滾音樂節,更是一種充滿創造力的生活方式,在這個理念上,您今晚的選歌方向是什麼?

黃耀明:其實不論參加任何音樂節,我都是在用自己的方法去處理,因為我的音樂本身就是蠻有創意的,也算是和這次的理念不謀而合吧。

騰訊娛樂:在音樂節上,您所希望達到的預期是?

黃耀明:50分鐘娛樂之餘,還有一些人,能夠從我們的音樂裡面,得到一些新的啟發,一些人能夠在心靈上、頭腦中留下一點東西。雖然很多時候是很抽象的,需要大家自己去感悟。

騰訊娛樂:早上劉歡老師告訴媒體『稿酬太低,把歌手都榨幹了』,您會有同樣的感覺麼?

黃耀明:我覺得還好,可能我比較少來大陸,我經歷的還是比較合理的。不過我也希望能夠提高一點,因為我們現在真的不靠賣唱片過活,而演出成為主要收入,我們也希望能夠維持一個好水平。

騰訊娛樂:現在真的到了『唱片已死、音樂猶在』的地步了?

黃耀明:我覺得大家不必要太過悲觀,還是可以做專輯,但是可以以數碼(網路)的方式。大陸數碼音樂市場還是蠻好的,但是數碼音樂的版稅分配方法還需要考究,看似賺了很多錢,但是沒有分到創造者手上多少。因此,我覺得中國的版稅條例真的需要合理化。所以,唱片已死,沒有關系,但是音樂不會死,音樂我們還會努力做下去。大家可以一起去找一個新方向,到底怎樣去發行音樂。

騰訊娛樂:在如此不景氣的現狀下,您在創作上會不會對現實稍微做一下妥協?

黃耀明:沒有這個必要,你再妥協,他們就更不喜歡。我始終認為真心喜歡你的人,就是希望你做自己,如果你繼續做好你自己的音樂,他們一定都會支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