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醫二三事╱人人有座斷背山

聯合新聞網2012/01/27
醫二三事╱人人有座斷背山

【聯合報╱記者張耀懋】
「同志是異數」、「如5%的偏離值」…。同志議題,在大選期間因副總統候選人林瑞雄的談話起波瀾。

從精神醫學的發展,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正式將同性戀排除在疾病種類外;1980年,精神疾病診斷標準更新時,從疾病診斷手冊中完全剔除。也就是說,精神醫學界確認:同志並非一種疾病。

納粹視為疾病 強制治療
同性戀被列為疾病起源,有不同說法。1930年代,德國納粹的種族衛生學明訂,同性戀,尤其男男戀是精神病,且將過度手淫、精神萎靡等,都認定為精神耗弱的病態現象。治療手法更是千奇百怪,包括改變生活態度和懲罰性的強制治療都被主張過,激烈者還主張電擊。

諷刺的是,納粹軍官團強調健與美的亞利安男性形象,卻常是當時同性戀者幻想對象,納粹軍官與高階政治成員間也一直存在撲朔迷離的同性戀傳聞。從193040年代納粹與蘇聯的宣傳品中,對同性戀者的撻伐,除了道德枷鎖,還有對未來生育率及勞動力下降的恐懼,這與當時部分國家強力禁止男子手淫的理由相近。部分類似的論述均植基於這時期下的產物。

單性論 性別不重要
嚴格說來,早期同性戀並不一定連結到不道德與病態。這與希臘與羅馬時期的生理學主張「單性論」有關。所謂單性論,是從哲人亞里斯多德所提出的「胚胎發生論」衍生,如公雞、母雞都是從同樣的蛋而來。至於為何最後分雄雌,說法很多。當時的通說認為,胚胎發育時受熱不同,而決定出生時的性別:高溫變男、低溫就變女。

羅馬帝國時期曾有詩文如此描述:某位牧羊女因追趕一隻羊,導致體溫上升、器官膨脹,在她大步跨越欄杆的那一瞬間,「她」短暫的變成男生。從這觀點來看,性別並不全然由器官決定,交媾對象的性別也不重要。但基督教的聖經就不認同,同性戀被視同犯淫戒,違背上帝分造男女的目的。

5%框架 可信度待琢磨
至於5%同志的比喻,雖然只是林瑞雄要解釋「異數」在統計學上的意義;不過,這5%的數字來頭不小,1948年的《金賽報告Kinsey's report》就提出這比率。唯後來研究下修數字,甚至認為不到全人口的1%。

但是,這些比率均指較固定的同性戀族群,若考量曾有過同性行為或傾向的比率,就會高出甚多,有些估計達510%。只是這類研究多仰賴面訪問卷,面對「性」這敏感議題,資料可信度還待琢磨。

另外,更多人主張,同志並非「0100%」的非黑即白,而是像一條斜線般,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只是這座斷背山或大或小而已。據此,同性戀者的比率更難以「5%」框架。

基因決定性向?無一致結論
過去常用心理因素來說明同性戀成因,特別著重早期孩童經驗及父母態度等;後來也有以生物學研究主張,同性戀在某種程度上受基因影響、並有遺傳傾向,唯結論並不一致;一個強而有力的反撲是,若是,同性戀如何透過下一代遺傳?同性戀者人數應會因孕育下一代的障礙,愈來愈少才對。

其實同性戀除了議題敏感隱諱外,同性間的性行為也因時空背景,看法殊異。羅馬帝國時代的男性間性行為及男妓,以及明朝的孌童,當時或普遍認可,但似與現在同性戀有一段距離,孌童或更像現代的戀童癖?

對「同性戀是異數」的命題,林瑞雄以「outlier」解釋「異數」。統計學上,outlier是當某幾個資料值偏離其他資料值甚遠時稱之,一般稱為「離群值」。林瑞雄稱之為「異數」;這翻譯與知名作家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的書名《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相同,中譯本就翻成《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

離群值 可能是測量失誤
統計上「離群值」(outlier)的出現,可能代表兩種意義,一是測量錯誤,代表這離群值的測量出現觀察失誤或編碼誤植;另一可能性是,若測量無誤,則可能表示是較特殊的資料。以同性戀者佔人口比例,是否可被稱為outlier,還待商榷。

重要的是,在「同志是異數」中,到底要測量甚麼數值?若是測量人的藝術氣質,而認為同志會給人較優異的印象時,或許同志在藝術氣息上,是可被視為outlier;但是同志是否較具藝術氣質,則要有實證資料來佐證。

政治人物的發言或有其考量,但是,科學有一定邏輯與推演;科學家在評論社會問題時,冰冷的統計術語外,也許可以帶一些溫度。

(諮詢:雙和醫院精神科主任李信謙、中研院台史所副所長劉士永、政治大學公行所教授陳敦源、陽明大學醫學系副教授、北市聯醫松德院區精神科醫師陳映燁、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江東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