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阿根廷變法 准許變性和尊嚴死

中央社2012/05/14
阿根廷變法 准許變性和尊嚴死

【中央社╱布宜諾斯艾利斯13日綜合外電報導】阿根廷是中南美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本週又通過法律,賦予人民合法權利接受變性手術,以及親人有權決定臨終病患終止治療,料將掀起新風波。

這些措施也是中南美首見,阿國所以能通過相關法律,是因為保守派反對力道疲弱,而且獲得都市民意支持。

國會通過幾項法案,其中之一允許異性裝扮癖和跨性別者(transgender,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別不一致者)自行決定法律文件上的性別身分,包括身分證、駕駛執照和護照。

另一方面,「尊嚴死」法律則賦予臨終病患及其家人更大權力,可拒絕接受治療與使用維生系統。然而,此法明文禁止使用安樂死。

活躍人士指出,阿根廷因開放人民可隨自身意願改變法律上和生理上的性別身分,無須事先經過法律、心理和醫療程序,而成為全世界跨性別人權的先驅。

阿根廷國會參議院是於9日晚以55票對0票通過了性別認定法,這是阿國政府在社會問題上日益採取大刀闊斧作法的行動之一。阿根廷兩年前已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

紐約「全球跨性別平權行動組織」(GlobalAction for Trans Equality)負責人之一艾斯菲德(Justus Eisfeld)說,阿根廷這項法律也是開放人民無須改變生理性別即有權改變法律性別的第一項法律。

法新社報導,執政的正義黨(Justicialist Party)參議員艾斯古德羅(Sonia Escudero)表示,這幾項措施「重新肯定了人的自主和個人權利」。

阿根廷的異性裝扮癖社群不大,共約22000人。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阿根廷民眾平均壽命75.5歲,不過異性裝扮癖的平均壽命卻只有35歲。

異性裝扮癖中許多人很早就被迫離開學校體系,因而缺乏正式教育,超過90%成為性工作者。

阿根廷長期以來有保守的傳統,4000萬居民中91%自稱天主教徒,這樣一個國家為什麼會推動這種自由派的作法呢?

文學和文化批評家薩羅(Beatriz Sarlo)說:「首先,貝隆主義(Peronism)一開始就不是意識形態,而是一個運動,反映時代的變化。」

執政的正義黨信守貝隆主義,貝隆主義政治運動立基於三大理想:社會正義、經濟獨立和政治主權。

在前總統基西納(Nestor Kirchner20032007年任內,與其妻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繼任總統並於2011年連任迄今,天主教會也喪失了不少力量。

薩羅表示,此外,阿根廷的民意大體上是「都會區的,這使阿根廷能通過其他地方很難通過的法律」。「如果在法國或其他國家,民意植根於鄉村社會。」

根據官方資料,阿根廷都市人口在1970年占全國70%,到2001年已占將近90%之高。

中央廣播電台2012/5/10
阿根廷參議院通過安樂死法律

阿根廷參議院9日以55票贊成、零票反對的壓倒性表決結果,通過一項「有尊嚴死亡(dignified death)」的法律,讓末期病患和他們的家屬擁有更多的權利,來決定如何度過最後的日子。

阿根廷眾議院已經在去年通過這項法律。

這項法律適用於末期病患、罹患不可逆轉和無法治癒病症的人或受傷者,他們有權拒絕接受外科手術以及維持生命系統等。

今後在阿根廷,病人家屬毋需再苦苦尋求法院判決,命令醫生停止對垂死的、或呈現永久性植物狀態(permanent vegetative state)的病人採取生命維持措施。他們只需要準備一份醫療照護事前指示(Advanced Health Care Directive),並且在一位公證人、2位見證人的面前,簽署這份指示。

所謂醫療照護事前指示,是當病人無法表達自己意願或希望別人代言時,讓自己的醫療意願為人所知的一種方式,包括指定一位醫療法定代理人和說明醫療意願。

在許多國家,要通過有關安樂死的法律非常困難,特別是在拉丁美洲,因為天主教教會強烈反對這項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