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巫毒精神病學研究及後續報導

巫毒精神病學研究
【寇林•沃茲尼奇365Gay.com /2001-05-09日紐奧良電/同志新聞通訊社PC編譯】

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名精神病醫師聲稱,他已經證實同性戀者只要願意,可以變成異性戀。史匹澤醫師(Dr. Robert L. Spitzer)將在美國精神醫學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週三於紐奧爾良舉辦的年會上,發表他的研究成果。史匹澤片面又膚淺的研究,立即遭到美國女、男同志特遣部隊(National Gay & Lesbian Task Force)及其他同志團體的嚴厲抨擊。

這項研究是以電話訪談方式進行,有200位「前」同性戀者接受訪問,這200位受訪者的名單多由宣告同性戀有罪的宗教團體提供。每位受訪者平均電話受訪時間為45分鐘,其中有143位是男性,受訪者聲稱他們從同性戀轉變成異性戀。他們的平均年齡為43歲。受訪者回答了將近60個有關性向改變之前及之後的性感覺、性行為等問題,男性受訪者改變性向的時間平均在14年前,女性受訪者平均在12年前。

史匹澤根據以上訪談總結說,有66%的男性及44%的女性已經達到他稱之為「異性戀功能良好」的標準。但是他小心指出,他無法估算出具高度意願改變傾向的人裡面,能成功改變的佔多少比例。史匹澤週二在媒體的追問之下,坦承他不知受訪者中有多少對他說實話。但是他堅稱,這項研究「顯示有些人可以從同性戀轉變成異性戀,而且我們應該承認這一點。」美國女、男同志特遣部隊華盛頓辦公室發言人艾略特(David Elliot),對於受訪者身份的相當質疑。

「取樣非常糟,全被污名化,完全不能代表女、男同志社群。」即使連美國精神醫學學會也不願跟這項研究扯上關係。應邀在年會中發表的論文是由該會的一個委員會檢選的,「選上也不代表就得到學會的背書,」該會的公共事務部主任布蘭分(John Blamphin)這麼說。曾經發表過同性戀恢復治療評估報告(evaluations of reparative therapy),任教於華盛頓大學臨床醫學系的心理學家哈德門說,這項研究沒有提供任何可信的證據,證明性向可以改變。他說,沒有足以採信的科學證據證明性向是能改變的,「這項研究也沒有提出證據。」他同時還說,受訪者中傾宗教保守派的比例異常偏高,也有許多曾接受過「對同志存有強烈偏見」的治療師的治療。

類似受訪人可能會認為當一個同性戀是不好的,而在壓力下聲稱自己已改變性向,哈德門說。諷刺的是,史匹澤是1973年帶頭決定把同性戀從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的精神病名單上除名的人。在倫敦,同志平權組織《石牆》的政策暨公共事務部主任辜普塔(Debbie Gupta)表示,大家應注意某些將同性戀視為有罪的宗教團體對這項研究的影響。「這些調查,追根究底看到的是我們對於接受差異的無能。」「這項研究不但未能幫我們了解差異性,而且還帶有殺傷力,因為它讓我們誤以為差異不存在。」

相關報導:英國「前同性戀」團體宣告放棄

同性戀者能靠意志「變直」美新研究掀爭議
同志組織﹕不能代表我們
【明報2001/5/10專訊】

美國一項最新的精神病學研究報告指出﹐部分同性戀者可以靠意志改變性取向﹐成為異性戀者。研究結果與主流心理治療機構認為性取向屬固定、不宜強迫改變的想法背道而馳﹐在學界及同性戀組織中引起極大爭議。

部分學者和爭取同性戀權益人士不認同研究結果﹐他們指參與研究的二百名「前度同性戀者」大多是由反對同性戀的宗教團體﹐又或對同性戀有偏見的心理學組織轉介來的﹐缺乏代表性。領導這項研究的哥倫比亞大學精神病學教授斯皮策博士稱﹐他不能估計同性戀者中有多少可以改變性取向﹐但「研究顯示部分人可以由『攣』變『直』﹐我們得承認這點」。

斯皮策訪問了二百名聲稱曾由同性戀變成異性戀的人﹐其中一百四十三人是男性﹐受訪者平均年齡為四十三歲。他們回答了六十條問題﹐都是涉及改變性取向前後的性感覺和性行為。男受訪者平均在十四年前開始努力變回異性戀﹐女受訪者則在十二年前開始。學者﹕沒有可信科學證據大多受訪者表示﹐他們會採用多於一種策略來改變自己的性取向。一半人認為向心理學家尋求協助最為有效﹔三分一人說支持小組也很重要﹔小部分人則說有靠異性戀者指導和書籍幫助。

斯皮策認為六成六男受訪者及四成四女受訪者已到達他稱之為「良好異性戀運作」的地步。所謂「良好異性戀運作」是指在過去一年內擁有一段持久的異性戀關係﹐異性伴侶能給他感情滿足﹐起碼每月一次跟異性伴侶做愛﹐而做愛時也少有或不會想到其他同性。

不過有學者認為﹐斯皮策的研究沒有提供可信的科學證據證明性取向是能改變的。心理學家霍爾德曼指出﹐四成三受訪者均由「改變同性取向組織」轉介給斯皮策的﹐而這類組織主要支持者正是保守宗教人士﹐而協助他們的心理治療師亦有「很強的反同性戀偏見」。這些受訪者可能會認為同性戀是錯的﹐在四面受壓下只好聲稱自己已不是同性戀。

受訪者多由保守宗教組織轉介另外﹐霍爾德曼亦指﹐還有二成三的受訪者是經全國同性戀研究及治療協會轉介﹐該會大部分會員均視同性戀為發展性失調症。全國同性戀者行動組發言人埃利奧特亦批評受訪者沒有代表性。斯皮策亦承認﹐他不能證明受訪者有沒有說謊﹐不過多項研究均認為不能隨便抹殺他們的經歷。

同志擺脫罪惡變態標籤
【明報2001-05-10專訊】

同性戀古已有之﹐但在不同時代卻受不同對待。在本世紀前﹐不少人將同性戀和邪惡、淫亂、罪惡劃上等號﹐許多同性戀者遭到火燎、去勢、入獄等刑罰。在歐洲中世紀「黑暗時期」﹐同性戀者會遭處死。另有傳納粹德國甚至將三十萬同性戀者送進毒氣室。

一八六九年﹐匈牙利精神病醫生首創「Homosexuality」這個字﹐來界定同性之間的性吸引現象。從那時起﹐同性戀由「罪惡」過渡到「遺傳性疾病」﹐不再需要懲罰﹐而是治療。

美國軍方在二次大戰期間選取士兵時﹐將同性戀者列入「疾病」一欄﹐不予錄用。五十年代﹐心理學家胡克發表文件﹐宣布同性戀男子和異性戀男子﹐在心理結構、心理情緒方面無異。這是史上首度由專家證實同性戀不是一種病。

一九七三年﹐「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將同性戀從「精神錯亂」中除名﹐只界定為「性向困擾」﹐不再視作「不正常」﹐同性戀才逐漸和變態、病態的字眼劃清界線。

巫毒精神病學研究後續報導
「同轉異」的論文引起大風暴
【DataLounge/2001-05-09日紐奧良電/同志新聞通訊社PC編譯】

紐約時報指出,兩份結論完全相反的研究報告,讓美國精神醫學學會(APA)再次陷入同性戀議題的風暴中心。哥倫比亞大學的精神病學家史匹澤在一份極具爭議性的論文中說,精神病學界「一向相信一旦作了同性戀就不能再改。」

「總的來說,研究對象就改變傾向部分做的自我陳述,是足以採信的,沒有誇大其詞,沒有被洗腦,想法也不會很片面。」史匹澤的論文摘要中如是寫道。這篇論文發表於APA上週於紐奧良舉辦的年會上。

「如果有人想改變性傾向,而且不是在受到壓力的情況下想改變,就不應該自動假設說這麼做是不理性的,或說是向社會屈服。」史匹澤在接受訪談時說。有143位男性和57位女性分別接受了史匹澤45分鐘的電話訪談,這些受訪者曾尋求過所謂的「前同志神職人員」的協助,並以其他恢復性治療的方法來改變自己的性傾向。

史匹澤和他的同事在結論中說,有66%的男性及44%的女性受訪人已經達到他稱之為「異性戀功能良好」的標準。這樣的結論立即遭到其他精神病學專家及同運團體的譴責,他們認為史匹澤的研究嚴重謬誤。他們指出,兩百名受訪者中,有43%是由前同志神職人員提供名單,另外23%是由反同志團體《美國同性戀研究與治療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NARTH)所推薦,而NARTH 一向主張同性戀者應進行恢復治療。

「很多受訪者是治療師向史匹澤推薦的,所以這些人是怎麼找出來的就很有問題。」哈佛醫學院的精神病學家佛爾斯坦(Marshall Forstein)告訴華盛頓郵報說:「會不會也有一群人沒有被推薦,因為他們的治療失敗了?」史匹澤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承認,能夠改變性傾向者可能「非常少。」也承認說,他的受訪者「異乎尋常地虔誠信教」,而且,就美國大部分的女、男同志來說,也不一定具代表性。參與計畫者中,有78%的人曾公開倡言支持讓同性戀者變成異性戀;另有93%表示宗教是他們生命中「極端」或「非常」重要的事。

然而,同樣在年會上發表的另一篇論文,卻有著孑然不同於史匹澤的發現。由紐約的兩位心理學家胥德洛與史駱德(Dr. Ariel Shidlo & Dr. Michael Schroeder)共同主持的一項研究計畫中發現,在202位曾接受「同轉異」治療的同性戀者中,有178位表示治療「失敗」,有許多人因為嘗試改變而受到傷害,只有6人完成研究者口中的「異性戀轉移。」史駱德醫師說有18位聲稱自己「成功」過渡到異性戀生活的人,並不符合「社會大眾定義下的那種成功,」意思是說,他們還沒有完全清除對同性的慾望;他們只是壓抑下來、不加理會或是不去遵從心之所欲。

史駱德指出,這18名「成功」案例,仍在與自己的慾望奮戰,或是選擇獨身。胥德洛與史駱德的研究個案裡,有許多人花了5到15年的時間進行同轉異的治療。當最後治療失敗時,這些研究者說他們有一種「極度的失落感。」

APA當局力圖與史匹澤的研究劃清界線,宣稱他們的立場並未改變:同性戀既不是精神疾病,也不是一種需要「治療」的狀況。APA會長,同時也是加州洛杉磯分校精神病學教授的伯倫斯坦(Daniel Borenstein)告訴華盛頓郵報說,「有一群人認為所有同性戀行為都必須改變、應該改變、可以改變,他們強加自己的價值於同性戀者身上,很不適當。」

各方賢達爭辯「去除同性戀」研究
【葛瑞格•尊克瓦特PlanetOut 2001-05-11日電/同志新聞通訊社PC編譯】

某研究論文因肯定「去除同性戀」治療,而引發了女、男同志、保守份子和醫界的情緒反彈。正當史匹澤的研究報告在媒體和GLBT同志圈裡發酵之際,APA發出一份新聞稿,和這項研究劃清界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聲言,迄無科學證據可證明恢復治療的療效;恢復治療乃改變性傾向的一種治療。」

APA的醫療小組主任米林(Dr. Steven Mirin)在聲明中說。米林是針對哥倫比亞大學精神學家史匹澤於上週三在APA年會上發表的論文,作出此項聲明。史匹澤的研究旨在證明,200名接受過恢復治療的同性戀者中,有相當比例的人最後轉化成「異性戀功能良好」,而且,具「高度動機」的女、男同性戀者可以在「性傾向測試的多重指標上,做出實質的改變。」米林為澄清APA的立場,除了在新聞稿中援引該會過去就同性戀一事發表過的聲明,還加入其它幾個要點,包括APA對恢復治療的立場和關切:「恢復治療的潛在危險或許會強化患者的自我厭惡感。」

保守派為史匹澤叫好保守派一干博古通今的賢達對於史匹澤的偉大發現讚賞不已,左手寫專欄恭維他的成就,右手忙著批駁GLBT平權運動者的抨擊。保守派專欄作家卡爾•湯姆斯(Cal Thomas)指控主流媒體和GLBT陣營犯了「政治正確」的毛病,他寫道:「史匹澤醫師現在必須噤口,不然就會被那些把同性戀平權奉為『聖杯』的人,弄得名譽掃地。」

華爾街日報的論壇上有人承認說「大多數同性戀者滿意於自己的性傾向,」但是接著卻問:「難道不該讓那些想改變的人去改變,而不必受到毀謗?」CNN在上週三晚間的時事辯論節目裡,邀來宗教保守派份子法威爾(Jerry Falwell)與《人權鬥陣》(HRC)的執行長蓓爾區(Elizabeth Birch)對談——HRC是美國最重要的同志政治團體。法威爾說同性戀「在上帝的眼中是邪惡的,」還說同性戀是「一種選擇的行為……人類所有在道德領域的行為都是選擇的結果。」

嚴詞抨擊者GLBT陣營的評論家和精神醫學界是站在同一陣線上,他們對史匹澤的研究方法和研究動機有許多質疑。HRC說:「本研究的合法性值得懷疑,因為作者本身不認同同性戀,又與右翼政治團體關係密切,而且缺乏客觀數據。」在同一場會議上發表的另一篇論文,其結論卻恰與史匹澤背道而馳。

這份由紐約心理學家胥德洛與史駱德主持的研究裡發現,在202位接受過性傾向治療的人士中,僅6位完成「異性戀轉移」。胥德洛在接受美國新聞週刊訪問時說,部分女、男同志在接受轉變傾向治療時,會停止與同性發生性關係,或轉而抱持獨身主義,但是,想要與同性親密接觸的那種慾望完全是另一回事。「幾千年來,同性戀者改變自己的行為以適應社會、以為掩藏……這是合理的……但是改變慾望,那太難了。」胥德洛說。在胥德洛與史駱德的研究中,除了有6位完全轉化成異性戀外,還有其他幾個自認轉化成功,但還在接受治療者。

「就像是說正在節食的人,體重成功減輕,真正的問題是,等你停止節食,長期下來結果還會一樣嗎?」史駱德說。胥德洛補充說:「當妳聽到有什麼東西是可以選擇的時候,這表示人們可以選它或不選它,從我們的研究結果來看,這個說法顯然是錯的,我們訪問了182個努力想要改變傾向的人,風險對他們來說是很高的,有些人真的認為如果他們不改就會活在地獄裡,可是他們還是失敗了。」

相關報導:美心理醫師研究 心理治療 同性戀會轉「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