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鐵窗之愛 黃淳豐治愛滋者牙疾
中央社2012/2/21
鐵窗之愛 黃淳豐治愛滋者牙疾

矯正機關收容人看牙不易,台北看守所更人滿為患;牙醫師黃淳豐長期為「弱勢中的弱勢」愛滋感染者治療牙疾,受病患歡迎,甚至將愛心延伸到泰國監獄,感動異域國人。

有牙醫師在北所為死囚裝假牙,傳出佳話;台北看守所今天表示,對牙醫需求殷切;目前,3000餘名收容人中,有94名愛滋感染者,收容人的就醫權益都受保障與照顧。

社團法人台灣露德協會長期探訪監獄內感染愛滋的受刑人,並結合志工訪視台北看守所、台北監獄、桃園監獄等矯正機關。

協會認為,愛滋病毒的主要傳染途徑,是經由性行為或共用針頭,一般共同生活接觸並不會傳染;但是,由於莫名的恐懼或偏見,在監所內許多愛滋受刑人仍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監所收容人為醫療照顧的弱勢,愛滋病感染者更是「弱勢中的弱勢」;在沒有全民健保下,一般醫療人員多不願意進入監所為收容人看病,更遑論愛滋感染者。

但黃淳豐一看診就是10年,他長期從事社會福利,今天下午剛為八里愛心教養院的心智障礙、腦性麻痺、自閉症、唐氏症等中重度障礙院民看診。

「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北所副所長葉碧仁感謝支援的牙醫師,也感激100餘名教誨師與團體,適時給予收容人輔導與矯正。

黃淳豐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說,台北市性病防治所(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院區前身)民國91年為愛滋病患開設牙科門診,他開始投入,當時普遍認為牙科算是比較高危險性的醫療行為。

但這樣的先驅概念,卻對愛滋感染控制有大功效;他回憶,當時北所病患需在手銬、腳鐐的戒具下就診,不但不方便,戒護人力也是負擔;民國95年起,他就定期到北所看診,讓牙疾患者不再有口難開。

與愛滋病患接觸的過程中,黃淳豐感受難得的特殊醫病關係,看牙時,也做好相關的防護措施與消毒;他說,一般醫療人員對愛滋感染者視為畏途,多仍是心理作用造成排斥。

其實,黃淳豐與楊忠和、張樹福3名牙醫,也多次赴泰國監獄義診;他說,泰監台灣受刑人,因長期營養不良等因素,幾乎都有口腔疾病;他們為受刑人洗牙、拔牙、根管治療、口腔衛教,「可惜,時間太短,無法製作假牙。」

尤其,繫獄異邦的台灣人,常因語言隔閡在監獄求助無門,需隱忍3個月至6個月,才有機會治療牙疾,因此,衛生教育相對重要,也發揮功效。

在北所固定約診與安排下,黃淳豐一次為67名愛滋病患看診,也降低壓力,減少醫療風險。「其實,我以平常心看待,做好必要的防護措施,收容人與外界病人一樣。」他說,投入愛滋牙科醫師的行列,主要是希望能為弱勢的就醫權益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