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社評-兩會應解決民工荒問題
旺報2012-03-04
社評-兩會應解決民工荒問題

大陸媒體報導,正在召開的人大及政協兩會,關注的經濟熱點之一是「用工荒」。「用工荒」就是過去說的「民工荒」,自2004年在沿海地區出現後,範圍逐漸擴大,衝擊也越來越嚴重,至今政府還沒找到解決辦法。

估計2012年「用工荒」會達到數百萬人以上,依照廣東當局的預估,單是珠三角地區就會短缺一百萬。其波及範圍已從原先的珠三角到長三角,再到中西部地區。更嚴重的是,向來輸出勞工的四川、安徽和河南等省份,竟然也出現了民工荒。以前是技術工人短缺,現在連普通勞工也開始短缺。

「民工荒」的成因,許多大陸學者認為,是因為產業結構失衡,也有人認為與經濟和社會的轉型有關。但是,深入探究外出農民工的家庭及個人生活環境可以發現,外出農民工流動率高的原因,不但在戶籍制度不利勞工移動,鄉土情結強烈也是因素,政府欠缺通盤性的外出勞工政策,更是「民工荒」無法徹底解決的主因。

戶籍制度對民工不公平,但在中央「穩定壓倒一切」的原則及地方幹部自利心態下,改革遲遲難以實現。目前政策只放開縣、鎮級准許外來農民工落戶,但多數外出農民工是在都市中的工廠工作。而大多數城市區域法令偏向排除低收入農民工進城,各地方政府的《外來務工人員積分落戶辦法》只向投資與技術人員傾斜。大陸國務院發改委也擔心地方政府藉機強迫農民「上樓」,造成外出農民工失去家鄉農地,因而不傾向讓農民工移出戶籍。農民工不能在都市落戶得到社會保障,當然會壓低農民工返工率,造成長期「民工荒」現象。

外出農民工在身分上受到歧視,子女的就學也常碰壁,還需負擔「寄讀費」或者「擇校費」。許多單位的醫療保險,不開放給所有未落戶的農民工,他們被迫回到原戶籍地投保。地方政府更經常以查暫住證為由,驅趕區內的外來農民工,難怪民工會說沒有「幸福感」。外出農民工所面對的除了工廠體制中的工作壓力,還多了離家又無法落戶的徬徨。所以,千千萬萬外來農民工只要在家鄉有一點機會,就不再回沿海或都市返工。

大陸國務院下轄的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以及其中各省市的廳局單位,在中央負責全國的就業安置,並統籌協調規畫各地方政府轄區內的人力資源。面對影響就業市場穩定的「民工荒」,中央和地方都沒有詳細的勞動需求預測,中央沒有勞動力分配的資訊及機制,各省之間沒有跨省合作的機制。只有更下級的地方政府之間,存在一些零星的勞工招聘合作。但是,用工需求資料可以透過社會保險的資料庫輕易取得,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所轄各級單位可以有效運用、預測和調節。大陸政府顯然對「民工荒」這個與政府權力無關的事沒什麼興趣,兩會高調彈得再多,不過是口水治國罷了!

「民工荒」絕不只是工資的問題,也不只影響產業升級轉型的進度。如果兩會真正關心這個議題,就應該督促國務院徹底解決民工戶籍問題,一方面發改委規畫降低跨省勞工流動的經濟發展計畫,另一方面責成人社部建立跨省性的人力資源調節機制,兼顧都市與農村人力需求,「民工荒」或許數年之內就可以不再成為企業和民工的困擾,經濟可以持續增長,企業人力成本也不至於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