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扶養爭議/不滿判決 殘父哽咽:死活交給天
聯合報2012.03.03
扶養爭議/不滿判決 殘父哽咽:死活交給天

講到和子女打官司,邱錦員昨天激動哽咽。他說,供兒子讀到大學,妻兒卻趁他臥病在床,悄悄搬家,他截肢求助,兒子卻連下樓看一眼都不肯,還透過對講機說「田無交,水無流」。

小學只讀到二年級、不大識字的邱錦員,昨天收到判決書,聽鄰居越唸越難過。他說妻兒指控的內容全是胡扯。

邱承認過去確實有小老婆,但早在卅多年前就不再往來。

他說當年因為有水泥工的本領,接了不少工程,存錢買下一間店面,讓妻子經營五金行,進貨成本由他付,經營所得全給妻子。一九八五年,施工材料大漲,導致他欠款,想與妻兒討論用五金行收入周轉,妻兒竟連夜搬家。

他認為法官沒有證據就相信他會家暴,直說「這種恐龍判決,以後我的死活就交給天了」。

 

聯合報2012.03.03
家暴父爭扶養費 子女只須月付1052

七十五歲的邱錦員當年外遇離家,如今要求子女給扶養費;子女以他未盡父親義務、且曾家暴等理由拒絕。台灣高等法院認為邱行為不當,減輕子女扶養義務,判決每月僅須給他新台幣一千零五十二元,全案定讞。

前年民法修正通過,如果父母有家暴、性侵、殺人未遂等行為,子女可免除或減輕扶養義務,讓子女扶養父母不再是天經地義,近來這類案件陸續出現在法院,不時可見子女向法院提起免除扶養父母義務的訴訟。

邱錦員向法院坦承,早年和元配生下一子、一女,元配與子女同住,他又跟「小三」生下兩個兒子。如今他左腳傷殘,在台北租屋,生活無以為繼,要求元配生的一對子女負起扶養責任。

邱錦員主張,台北市平均每人每月支出約兩萬五千元,扣除他出租販售彩券執照及社會津貼,要求子女按月給他四千七百多元。

邱的子女向法官表示,父親當年未對他們盡扶養責任,四十年前就有外遇、幾乎未回家;偶爾回家就對他們施暴,甚至拿武士刀、虎頭鉗攻擊親生兒子,更將原本供家人擋風遮雨的房子變賣。

邱錦員的女兒不滿地說,她十八歲就到美髮店賺錢,弟弟入伍服志願役後,才和母親展開新生活,弟弟現在同樣面臨中年失業,有時還靠姊姊接濟。這對姊弟說,父親甚至比較有穩定收入,因此他們不願扶養。

高院根據邱家鄰人證詞認定,邱錦員早年曾有正當工作,分擔家計,但確實曾對家人施暴,且離家後與元配及子女已逾廿年不相往來。合議庭因此判決應減輕子女扶養義務,一個月只須給他一千零五十二元確定。

 

聯合報2012.03.03
扶養爭議/減輕子女扶養責任 前年修法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隨著越來越多虐兒家暴等案件發生,這種觀念早被打破。民法在二○一○年作出重大修正,父母未善待小孩,等到老年才要求子女扶養,法院可判決免除或減輕子女扶養責任。

實際案例不少。一位陳姓男子離婚後,不管妻女死活,廿七年後,女兒長大成人,陳姓男子年老一身是病,突然向法院提出要求女兒盡扶養責任,每個月要給他一萬元生活費。

他的女兒向法官說,從小被父親拋棄,即使父親站在面前也認不出來,她的生活從來沒有父親存在。法院最後認定,陳姓男子從未盡為人父的責任,導致女兒從小沒好日子過,判決免除女兒扶養父親的義務。

台北市李姓男子早年棄養子女,到了七十歲,卻要求三名子女負扶養責任,扶養項目還包括「每周洗一次三溫暖」。

法院調查發現他不但常打老婆、小孩,老婆過世後,還一度要將女兒賣到私娼寮,兩個兒子也因家暴陰影不敢成家,判決免除子女扶養義務。

新北市八十幾歲的婦人也曾打官司,要求子女盡扶養的責任。

原本法院判收入最高的么女每個月要付一萬多元,但么女上訴強調母親從她兩歲就離家,從小沒有母愛,長大要求她盡扶養責任並不公平,法院改判她每個月只要給兩千元定讞。

 

聯合報2012.03.03
扶養爭議/子女奉養父母法 立委已提案

子女應該如何奉養父母,再成社會話題。國民黨立委賴士葆認為,現行法律對親屬間雖有互負扶養義務的規定,但僅止於「原則」規定,有必要制定「子女奉養父母法」作更明確、細膩的規範。

賴士葆已經完成「子女奉養父母法」草案的連署,預計下周就可在院會通過付委,進入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討論。

賴士葆早在十一年前就提出「子女奉養父母法」草案,當時是參考新加坡一九九五年通過的「贍養父母法」。新加坡規定,不贍養父母可罰款一萬新加坡幣或處一年徒刑。

這項草案在第七屆立法院雖獲多數立委支持,但最後仍差臨門一腳。主要是行政部門認為民法已定有扶養義務,且立委前年才修法通過減免子女扶養責任的新規定,再提相關修法似有矛盾。參與討論的前立委賴坤成也認為「子女奉養父母」不須立法,否則也可制定「夫妻恩愛法」。

不過,賴士葆表示,很多立委的選區都曾接到相關案例,如果沒有透過法律明定,父母子女為了扶養爭議打官司,法官可能各有見解,當事人只能碰運氣。他提案的目的,就是希望讓條文的規範可以符合實際需要。

他的草案授權父母與政府單位得提請法院核發「扶養命令」,度量父母職業、健康與財產狀況,強制子女於一定期間與金額奉養父母;若能舉證遭父母遺棄、虐待或其他犯行受害者,可減免子女扶養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