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商圈保衛戰中…師大 你在哪?
【聯合報】2012.03.02
商圈保衛戰中…師大 你在哪?

近日師大商圈「巷弄保衛戰」局勢升高,也提醒政府與社會大眾,應認真看待它所燒起的文化野火。

師大商圈的問題,遠遠超越居民和商家之間的鄰里衝突,而是台灣城市的共同問題。它代表台灣都市獨特的「混合使用」生活方式,與來自西方的「土地使用分區管制」法規之間,嚴重水土不服,但政府卻渾然不覺、視而不見。

師大周邊聚集了台灣各地小吃和世界各國的美食料理,是認識台灣在地生活的重要櫥窗,也是國人體驗國外飲食文化的重要管道。就地方全球化的文化資產角度而言,師大商圈是台灣在地生活與世界文化接軌的最佳橋梁、反思過去的鏡子和探索未來的窗口,其重要性絕對不亞於北京的四合院(例如南鑼鼓巷)或上海的弄堂(例如田子坊)。所以,這次師大商圈的危機讓許多問題浮上檯面,反而是台灣城市的最佳轉機。

師大商圈也面臨許多商圈的共同問題─「成功的自我毀滅」。那是因為某些類型商家的成功,使得其他商家起而模倣,彼此競爭激烈,店租也就愈漲愈高,進而排擠其他商家,最後變成只有幾種類型的商家存活。這也是為什麼全台各地的夜市都大同小異的原因之一,而這才是值得吾人關切的文化危機。

所以,當務之急絕對不是只在鄰里社區的地方尺度,「解決」師大商圈的問題,而是從台灣城市與文化生活的宏觀角度,重新「設定」師大商圈的生活城市命題。

筆者呼籲,居民自救會可以更為寬容和耐性,讓居民的努力產生更大的效果。其次,商家也應展現更大的誠意和反省力,讓住戶感受到商業活動是有可能符合住宅的寧適條件,甚至比純住宅區更加宜人。

最後,筆者必須提醒,在此爭議中,師大和政府的所應扮演角色與功能。這些年來幾乎看不到師大對於周邊夜市的正面影響,反而是夜市不只入侵住宅區,也大舉進攻校園。

例如:師大綜合大樓和樂智廣場的店家,和一般夜市的店家有什麼不同?師大是否應挺身而出,收留或創造類似政大書城等與大學文化契合的優質商家;甚至主動出擊,把師大的歷史建物如文薈廳、梁實秋故居、小禮堂等改成商業經營的書屋、茶坊、小劇場、藝術電影院等,為師大夜市帶來文化綠洲的活力泉源。

政府方面,最有問題的就是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本身,既無視於台灣傳統都市脈絡,又跟不上時代潮流,還有都市計畫通盤檢討從未落實,或社區總體營造只是政策口號等,才是師大商圈會演變成今日窘況的重大因素。

政府應該用爭世運、辦花博的精神和資源,來面對這波文化的野火,讓城市的公寓巷弄有機會成為超越北京四合院和上海弄堂的文化資產,將台灣變成一個結合生活文化與文化生活的美麗之島。

 

【聯合報】2012.03.02
吵雜+髒亂=庶民美學?

島內夜市文化鼎盛,來去「踅」夜市,不僅深深融入常民生活,且屢為熱門觀光景點,但其光環長期樹立於公權力不彰與薄弱法治基礎之上,卻少有人重視,無怪乎師大夜市與居民生活品質對立衝突愈演愈烈。

觀諸所有夜市,無論是販售商品、特色小吃與異國美食等商業型態,其實大同小異;牴觸之建管、消防法規、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廢棄物清理法、噪音管制,及廣告物管理等亦不無雷同之處。只要公權力繼續沉睡,民眾無所覺醒都不足為論。

但是我們卻不能不針對南北兩個頂著「國立師範大學」與「國家公園」金字招牌的「師大夜市」與「墾丁大街」,給予較高標、更剴切的針砭。

不錯!昔日小家碧玉般的師大路牛肉麵,曾經讓多少阮囊羞澀的學子大快朵頤,但肯定不是今日充斥滿街的商家與攤位,擁擠與喧嘩。也非少數師大學生抱怨,用餐不便即可昧於法令與居民生活而存在,未來的為人師表,理應要以更負責、更理性的心態,面對師大夜市的問題。北市府雖已更正站牌,仍期待其持續依法行政,嚴正作為。

墾丁大街的攤販,始作俑者也是公部門問題搬家下的產物,將原據於小灣五星級飯店前的攤販移置當地,形成時下以台廿六線通衢為夜市的亂象,且其光怪陸離的猛男秀、夜店PUB等更嚴重悖離國家公園的規範與宗旨,也無疑是對以「墾丁」為國家公園之名,最大的反諷。我們不知主政者是否正視於此,然管家婆婆眾多,法令繁雜,何時得還墾丁的寧靜與純淨?

加上眾多遊客撐腰,如果吵雜與髒亂是庶民生活美學被認同的一環,夫復何言!

 

中國時報2012-03-04
師大商圈爭議 北市府別掛無事牌

 

「都會新興階級的需求當然必須得到滿足──劇院、美術館、音樂廳、高格調的酒館、餐廳、沙龍等等,可是那個獨坐廢墟的老婦人的需求,可能不是美術館音樂廳而是與鄰居聲氣相通的小巷弄,可以打太極拳的小公園,可以大聲笑鬧的戲園子。她的文化權誰在照顧?…這不是商人可以回答的問題,卻是政治家必須思索的問題。」

這段話,是文建會主委龍應台說的。當年的龍應台是台北市文化局長,她的市長是現任總統馬英九,在馬英九的支持下,龍應台發展了一套庶民城市文化,讓台北人到現在都驕傲的一套城市邏輯:「都市改造不只是拆房子建房子…,老屋代表著生活方式、處世態度,甚至生命哲學。」曾經有那樣的台北市主政者,所以,我們有了特殊的台北「巷弄文化」,而不是權力者界定的「廣場文化」。

不可思議,當沒有人會這麼想的時候,因為台北市的主政者願意用不同的思維思考城市的文化與傳承,同意了他的文化局長一個最簡單的概念:「沒有一個值得愛的城市不從市民的情感開始。」一個只有北市府百分之零點八預算的文化局,用心展開了台北市的「巷弄文化」,於是我們有了社區經營,我們有了「康青龍」文化旅遊路線,讓大陸和外籍觀光客驚艷的城市風貌,這代表了台北人、台灣人的生活品質或者用檔次更高的說法:文明。

多麼尷尬啊,「康青龍」就是現在鬧得不可開交的「師大商圈」:永康街、青田街、龍泉街…。

龍應台不再是文化局長了,如今是文建會主委、未來文化部長。在師大商圈爭議中,誰還記得她說過那麼動人的話:「一個歷史古城,應該讓每一條深巷橫渠都被溫柔地保留。」發出勒令停業通知的北市府都發局,還記得他們通知停業者的店家,當年曾經被北市表揚得到老街活化獎勵嗎?

不可思議,龍應台還在北市府的時候,每一顆老樹要被連根拔起的時候,都還有人注意老樹不能輕易搬離,遑論砍伐;龍應台離開之後,師大的老樹被砍了,此刻,連郝龍斌曾代言引以為傲的師大商圈都面臨瓦解命運,那麼請問:台北市要建立的城市文化還能傳續嗎?

師大商圈爭議沸沸揚揚之際,龍應台噤聲了,「康青龍」所依的「南村落」被議評為「落難的村落」,舒國治消失了、韓良露消失了、為台北社區文化奉獻心力的夏鑄九教授消失了。但是,郝龍斌還是台北市長,現任文化局長劉維公教授當年也是建構「康青龍」文化的重要知識分子,總還在吧?當北市府都發局發出一紙又一紙公文的時候,還在的人不能親自前往師大商圈再看一次嗎?

台北市政府不能忘記師大商圈曾經是北市府重點推動的政績之一,住商爭議風暴中,政府不可能不扮演一點角色。現行營建法規,師大商圈泰半在六米巷道內均屬非法,但不要忘了這些商家九成是北市府核發營業執照的合法業者,如果此刻違法,那麼當年呢?公務員可以裁罰店家關門,店家是否也應狀告政府國家賠償?

巷弄文化是台北市特殊的城市文化和景觀,如果師大商圈違法,很抱歉,中山北路六條通、八條通…全部違法,甚至這幾年才開始老街新生的大稻埕可能也要面臨同樣的問題,請北市府拿出同一套標準:依法行政!

如果我們的城市文化與其他一般國際都市不同,那麼請北市府負起責任,建構一套合乎現在需求的都市管理法規,與消防安全相關者強力稽查、干擾住戶安寧者要求提早打烊、油煙氣味不堪忍受者禁用明火改用電爐…,師大商圈爭議沒有一樁不是不能找出解決辦法的,釀成問題的根本原因只有一個:北市府不肯負起責任!

我們曾經有一位創造出巷弄文化的台北市長馬英九,他成為了我們的總統;相信郝龍斌不會希望自己成為扼殺、甚至消滅巷弄文化的首都市長,不要再躲避了,問題沒這麼困難,站出來,解決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