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安樂死到府服務 荷蘭首創
【聯合晚報】2012.03.01
安樂死到府服務 荷蘭首創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31日開始,荷蘭將有六支專門團隊巡迴全國,挨家挨戶提供安樂死到府服務,為合乎安樂死法律規定但他們的醫師不肯協助的病人效勞。

機動服務團 名為「往生診所」
這些機動服務團隊叫「往生診所」 (Levenseindekliniek),由荷蘭的「死亡權協會」 (NEEV)成立,成員是一位受過安樂死專門訓練的醫師和一或兩位護士組成。NEEV表示,團隊成員平常有其本職,由於支持安樂死的信念而為NEEV擔任安樂死志工。許多醫師基於個人的宗教或倫理信仰,不願涉及此事。

NEEV表示,要求安樂死的病人通常希望在家中辭世,因此機動隊在病人家裡提供合法的往生服務,協助病人走得「尊嚴、無痛」。

已接到70位病人要求服務
荷蘭每年執行大約3100件安樂死。NEEV表示已接到70位病人來電要求往生診所服務。NEEV估計往生診所每年會接到大約一千通服務要求。

往生診所計畫2月上旬已先公布,獲得荷蘭衛生部長希柏斯在國會力挺,但民間有質疑的聲浪。皇家荷蘭醫師協會(KNMG)說,病人長期看病,和他們的醫師產生密切關係,他們的醫師才能為安樂死提供比較健全的意見,往生診所臨時上門,和病人的關係夠不夠密切,恐有問題。

荷蘭在20024月立法,成為全球第一個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荷蘭安樂死有嚴格規定,NEEV服務隊所說的合法,就是病人的安樂死要求必須是神志清醒提出的,他們面臨的必須是「無法忍受、沒有止境的痛苦」,必須病人及其醫師都同意那是不治之症 (醫師必須徵詢第三方的見解)

所有安樂死的要求必須向五個委員會之一申報,每個委員會都由一位醫師、一位法學家、一位倫理專家組成,負責驗證安樂死的申請案符合所有規定。

荷蘭安樂死的執行方式,大致是對病人施以藥力強大的鎮靜劑,使之昏迷,然後施藥停止呼吸。NEEV協會目前有131000名會員,約150名志工。會費17.5歐元(約台幣686),捐款給NEEV可以抵稅。

 

【聯合晚報】2012.03.01
6
個迷思 安樂死,談何容易?

「荷蘭世界電台」網站報導,荷蘭20024月安樂死合法化以來,外國民眾和媒體常有誤解,有些迷思必須澄清。

•迷思1:在荷蘭,安樂死真的很容易。

真相:病人罹患的必須是不治之症或無望治癒的心理問題,遭受無法忍受、永無止境的痛苦,而清醒、明確要求安樂死,每件安樂死都要經過專門、嚴格的審核,否則即屬非法。違規為人實施安樂死者最高12年徒刑。

•迷思2:荷蘭老人寧可出國住院,以免無端被荷蘭醫師安樂死。

真相:荷蘭醫院不許任意自行實施安樂死。荷蘭人出國住院另有原因。

•迷思3:子女為了繼承財產,用安樂死擺脫父母。

真相:荷蘭人只能要求自己安樂死,沒有任何權利決定其父母要不要往生。當事人必須不止一次以口頭和書面向一位和當事人有專業關係的醫師表明不想活下去。

失智症者已神志不清,不能要求安樂死。民眾可在失智前立生前遺囑,表明在特定情況下要安樂死。

•迷思4:你不想活,就找死亡權協會31日開業的往生診所。

真相:你還是必須查清楚安樂死法的規定。只因今天心情低落就找NEEV,他們也幫不了忙。你提出要求,有醫師和護士和你面談,確定你符合相關病痛規定,以及接下來一切程序合法。

•迷思5:誰不想活,都可以到荷蘭結束生命。

真相:中國的新浪網如是說。你必須是受荷蘭司法管轄之人,才有資格申請安樂死。外國人不能單單純純入境荷蘭,就可順利安樂死。

•迷思6:父母用安樂死擺脫殘障子女。

真相:這不可能被視為安樂死,因為年紀很小、重度殘障的兒童,或存活機率極小的孩子不可能自己要求結束生命,也不可能同意別人結束他們的生命。

1216歲的孩子得決定要安樂死,但仍需父母或監護人同意。1617歲者,法律承認其已夠成人,可以自行決定。

聯合新聞網 2012/03/01
支持安樂死/荷比盧 安樂死合法化

西方國家20世紀曾致力改變安樂死的政府政策,但並沒有太大的成功,到2011年為止,主動的安樂死只有在荷、比、盧三國是合法,但「協助自殺」 (assisted suicide)在瑞士以及美國的華盛頓、俄勒岡與蒙大拿三州是合法的。以下是這幾個國家的相關政策:

西方國家20世紀曾致力改變安樂死的政府政策,但並沒有太大的成功,到2011年為止,主動的安樂死只有在荷、比、盧三國是合法,但「協助自殺」 (assisted suicide)在瑞士以及美國的華盛頓、俄勒岡與蒙大拿三州是合法的。以下是這幾個國家的相關政策:

比利時:比利時國會20029月底通過安樂死合法化的法律,2010年調查顯示,選擇安樂死的人通常比較年輕,而且男性、癌症患者居多,傾向在家中死亡。而且,幾乎所有的案例都涉及無法忍受的身體痛苦,非末期病患接受安樂死的案例極其少見。

盧森堡:國會2008220日通過安樂死法案的一讀,2009319日完成二讀,成為繼荷蘭、比利時之後,第三個同意安樂死合法化的歐盟國家。按照法律,末期病患在獲得兩位醫生與專家小組同意後,可以結束其生命。

瑞士:瑞士允許開立致命藥物的處方給瑞士人或外國人,再由取得處方的人主動處置藥物。但一般而言,根據1918年擬定、1942年生效的瑞士刑法115條,如果動機是自利的,協助自殺仍被視為犯罪。

美國:主動的安樂死在美國各地仍是非法,但協助自殺在華盛頓、俄勒岡與蒙大拿三州則屬合法。

 

聯合晚報2012/03/01
反對安樂死/安寧制度 就能善終

荷蘭安樂死組織「死亡權」積極推廣安樂死,但安樂死在台灣仍屬違法行為,被認定為「加工死亡」,而非「自然死亡」。衛生署醫事處處長石崇良認為,協助他人安樂死等同於殺人,觸犯刑法「加工自殺罪」,萬萬不得嘗試。

我國於2002年修正通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醫師在末期或瀕死病患自主意願下,可終止或撤除醫療維生措施,讓病患自然死亡。立法院去年1月通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修正案,親屬如簽署「終止心肺復甦術同意書」,醫師就可移除呼吸器,讓病人安寧離去。

當時部分法界人士認為,這是安樂死立法在台灣制度化的一大進展。不過,衛生署並不這樣認為,石崇良指出,安寧緩和醫療目的在於不做無謂醫療處置而延長生命,本意與加速死亡的安樂死截然不同。衛署一向堅決反對安樂死。

長期致力於推廣安寧緩和的台灣安寧照顧協會理事長陳榮基強調,安樂死是透過一個動作,來終結當事人生命。而醫師不執行無效且可能增加病患痛苦的醫療處置,這並不算是安樂死。

陳榮基指出,他個人不贊成安樂死,透過安寧緩和制度,就能讓末期患者可以順其自然地死亡,獲得善終。